不戰而敗的兩岸心理戰(十二):台灣的心防工作,都是中共自家豬隊友幫我們做的

不戰而敗的兩岸心理戰(十二):台灣的心防工作,都是中共自家豬隊友幫我們做的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臺灣的心戰部門做得那麼失敗,那臺灣的心防工作到底都是誰在建立的?就是這些中共自家的豬隊友在幫我們做的,都是他們在鞏固臺灣人的心防。只要他們一激怒臺灣人,臺灣人就會短暫地團結起來對抗外侮。 

如果今年還是2012年,有台灣人說想要和胡錦濤和溫家寶領導下的對岸進行一國兩制、和平統一,無論我統獨立場為何,我都會尊重他的意見、聆聽他所提出的配套措施、接納這個選項在民主社會中被討論的空間──只要這一切不是被迫的,只要確保我們有憑自身意志選擇的空間。

胡溫時代的中國,民主開始在基層鄉鎮萌芽、言論自由在網路上有默契地被一定程度保存、地方立法機構正嘗試著要監督政府、經濟發展沒有碰壁、對外關係還在韜光養晦中穩步推行。如果把這個巨大的國家拿到放大鏡底下看,當然會看到無數的弊病,但中國當時正在用自己的方式不斷變好。

2012年,是對岸距離台灣人理想──一個「民主化」的中國──最接近的時刻,縱使當時的水準仍與我們的理想有很大一段落差。那時候的中國不需要用虛偽浮誇的口號去自吹自捧,那是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最好的時代。

然而,這個「最好的時代」已經被習近平結束了,我們「目送」了中國改革開放以來的巔峰時期。時至今日,如果有人想和習近平領導下的中共推動一國兩制,我要打一個天大的問號。

RTX3K78O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這篇要談的依然是台灣心防工作的核心問題,但會偏重對岸那一側。這篇討論的也是中共散播虛假訊息的問題,但這是一個存在時間更久、籠罩範圍更巨大的假象:2010年代下半葉的中國榮景,以及習近平被吹捧出的統治能力。

筆者寫的不是嚴謹的學術文章,但會把一些經得起檢驗的實情用淺顯易懂的話語敘述出來,大家能從海內、外對於中國的學術研究中得到驗證。以下將從兩岸、政治、經濟、外交等四個面向來逐步探究習政權的問題,首先就由最近當紅的《告台灣同胞書》事件來切入。

兩岸:台灣人的心防不是自己人構築的,都是被中共的豬隊友激怒出來的

最近中共領導人習近平在《告台灣同胞書》40周年談話,有些人形容這是習版的《告台灣同胞書》。明眼人很快就能發現到一個事實:習版的《告台灣同胞書》不是講給「台灣同胞」聽的,他是講給自家黨、政、軍人士與民眾聽的。

你從兩岸反應的差異可以很明顯看出來:習對台態度強硬,讓很多對岸網友為之叫好;但台灣這一側呢?台灣人被這段談話激怒了,原本被中共心戰工作打得萎靡不振的政府支持度,竟然被習近平給救援起來了。「領導人對台講話」這種對中共而言如此重要、需要穩健處理、必須縝密計算受眾反應的政策工具,北京實際上考量的卻不是台灣民眾的觀感,而是自家人的爽度與對執政當局的支持度。

從結果來看,習版《告台灣同胞書》的「心戰目標對象」竟然不是台灣民眾,反倒是對岸民眾。這位領導人(與其幕僚、文膽)寧願讓中共近一年來苦心經營心戰工作的成果倒退,寧願實質推遲和平統一的進度,只為換取自家人觀感的上升。這不是對台灣的攻略,而是一種對內統馭的術數。

RTX6J09K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就是心知肚明現階段的中國不能付出巨大代價去實現武力統一,才會一再強調和平統一。和平統一就是「太陽與北風」的邏輯,冷冽的強風(欺壓與恫嚇)吹不掉台灣人身上愈抓愈緊的國家外衣,和煦的陽光(讓利、包裝與挑撥)卻能讓人自願脫下國家外衣,更加情願接受統一。

如果能避免用些粗糙拙劣的方式打壓我方的國旗、國號、藝人、商家、邦交國,避免放任一些在台灣不討喜的人物(諸如黃安、劉樂妍)說出更多會惡化台灣民眾對北京觀感的言論,只要等台灣民眾對北京的好感度到達一定程度,接受對岸影視、文化、用語、流行的新世代(尤其是看對岸節目、聽對岸歌曲、使用抖音的九年級生/00後)陸續成年後,台灣自然而然會走上與北京的談判桌。

統獨民調會隨著藍綠執政而起伏,但真正讓促統民調數十年來未隨著對岸經濟成長而明顯爬升的,正是因為「中共有太多自己人在幫倒忙」:明明知道應該避免讓台灣人反感,但底下的執行者還是會過於教條式地做出一些讓內部民眾自爽、讓台灣民眾強烈反感的強硬舉措。

台灣的心戰部門做得那麼失敗,那台灣的心防工作到底都是誰在建立的?就是這些中共自家的豬隊友在幫我們做的,都是他們在鞏固台灣人的心防。只要他們一激怒台灣人,台灣人就會短暫地團結起來對抗外侮。

RTS1Y2C2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但整體來說,他們的對台統戰部門還是有記取教訓的,努力避免在台灣大選前節外生枝、激怒台灣選民,努力避免再生出一個幫李登輝助選的台海飛彈危機,努力避免再生出一個周子瑜事件。如果他們小心謹慎一點,不要一直犯下低級錯誤激怒台灣民眾,其實光靠滲透與虛假訊息就能「溫水煮青蛙」,讓台灣在不知不覺中喪失抵抗力。關於這一點,中共內部一直以來都做得不好,一直「沉不住氣」,總是在犯低級錯誤。

這不是故意的,這只是低層執行者缺乏策略宏觀而已,是各部門手腳不協調而已,他們想不到自以為的「促統」行為反而會「促獨」。只有一點變了:2000年以來,給統戰工作幫倒忙的每每都是底下的執行者;到了2019年,給統戰工作幫倒忙的,竟然是國家領導人自己。

我們都說「中共打壓台灣」,其實「打壓」本身是一門精細的藝術,是「霸凌的藝術」,是「欺負弱小的藝術」。「精湛的打壓」可以引導台灣民眾去抨擊政府的兩岸政策,造成台灣內部恐慌、分歧與混亂;「拙劣的打壓」則會一口激怒絕大多數台灣民眾,把仇恨拉到中共自己身上。對岸的心戰部門近年來一直在避免後者,他們對台灣各界分化、拉攏的統一戰線工作正在漸入佳境,但沒想到這一切努力會被自己的國家領導人給損耗大半。

九二共識」最好用的地方在於它的模糊空間,習近平卻自信滿滿、自以為理所當然地把這個模糊空間給抹煞掉,讓九二共識本身顯得難堪。習展示出一套對台灣強硬的戲碼給自家人看,想讓人覺得自己有在積極推動兩岸統一;但這種作法本質上是在讓兩岸和平統一的進程開倒車。表面上催促統一,實際上是打亂促統佈局、忽悠自己人。 正因此,無論你支持統一還是獨立,你都不該對專制、昏昧且反改革的習政權抱有任何期待。

到了這個時間點,我們該正視這個問題了:習近平作為中共的最高領導人,無論內部治理或涉外戰略、無論能力或大局觀,都存在很大的問題,往往是只要面子而不要裡子。習政權在很多層面上都舉措失當,只有兩件事幹得特別出色:對於中共內部的派系鬥爭,以及對於台灣的滲透與操作。前者是他本人的手腕所致;至於後者,目前看來大概不是他本人的功勞。

習雖然暫時打亂了中共對台攻勢的佈局,但相信對岸各心戰部門很快可以恢復對台灣局勢的掌控與引導──畢竟他們已經找到對付我們的辦法了,而我們還沒準備好應對。

RTX13546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政治:中國曾擁有過一點基層民主與言論自由,但是被習近平碾碎了

中國剛剛告別了一個盛世。我們只知道對岸這些年來變得有錢了,大樓蓋得高了,武器造得多了,手筆愈來愈大了。但這些是最膚淺的東西,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最令人驚艷的成就不在這些,它表現在經濟改革下的政治氛圍與社會活力上。現在的習近平當局不會想強調這些成就,以至於我們不會知道這些剛被他糟蹋掉的前朝美好。

2012年以前的中國,「一帶一路」還沒開始喊、「中國夢」還沒開始做、「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還沒踏入所謂「新的發展階段」、遼寧號才剛下水、中國沒有海外軍事基地,但那是中國改革開放時代的巔峰時期。之所以稱之為「顛峰」,不代表真有那麼好,純粹只是因為後面開始走下坡了。

2012年以前的中國,政經狀況依然是亂七八糟的,胡錦濤根本管不動各方勢力,溫家寶像個民主國家政客一樣作秀搏版面。正因為統治者弱勢,所以給予整個社會更多的彈性。雖然搬不出太多豐功偉業,但中國老百姓那時候過得比較好,官員、企業和異議人士都比現在有活力;經濟成長是相對紮實的、不需要被過度灌水;政府給人的印象是比較溫暖、親和的,而不是竭力控制一切、推行個人崇拜、打破自身任期限制的冰冷獨裁機器。

成千上萬名能在胡溫時代安居樂業、養家活口的普通老百姓,卻在習近平時代死去了。他們有些是弱勢農工,有些是少數民族,有些是知識份子──這些人本來不用死的,他們被新政府的政策殺死了。這些都是人命,人命背後是一個又一個破碎的家庭。

我們以為隨著中國愈加富有,人民一定會對民主更加渴望。但這個想像是錯的,中國民主發展最蓬勃、人民參政動機最強烈的地方,有時候反倒是窮困的農村地區,因為手中的一票可以決定當地資源的分配。

胡溫時代,已經萌芽的基層民主在中國的窮鄉僻壤、深山幽谷裡快速地成長,四川、雲南之類的地方產生了許多令人振奮的民主實驗。有些地方可以用選票選出村長或村黨支部書記了,部分地區甚至一度可以直選鄉、鎮長了。就算不敢讓所有公民參與政治,很多地方至少嘗試了「黨內民主」與「黨員投票」。雖然只是第一步,雖然只是半調子,但邁向民主的早期階段當時確實在中國發生了。而這樣的空間,卻在習近平時代被限制與扼殺

Voting_in_Wukan_2012
Photo Credit: VOA @ public domain
烏坎村民2012年3月2日投票選舉村委會

胡溫時代,城市裡的人民代表大會雖然不是真正經由民主選舉產生,但也開始試著去監督行政機關,有些人大代表甚至自願開始從事「選民服務」、接受民眾陳情。在城市的一個個小區裡,公民意識開始覺醒,居民開始組織起來爭取權益,律師能夠為維權而活動、靠維權營生。到了習近平時代,維權律師卻被政府大規模抓捕而「失蹤」,維穩的恐怖襲捲而來。

胡溫時代,中共中央編譯局敢出書高談民主,人權不再是敏感詞。縱使人權表現仍然不好,但「人權」二字在2004年終於被寫進《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讓律師與各級法院得以引用。溫家寶敢在西方媒體面前坦言中國人權有進步空間、應該發展民主選舉制度,據傳他還曾經在黨內會議中提到要為六四平反。

到了習近平的時代,集中營蓋起來了,各種酷刑玩起來了,天羅地網般的監視器也裝起來了。公權力沒本事抓到真正的穆斯林恐怖份子,就虐殺無辜的穆斯林婦孺來湊人頭、灌水反恐績效。貨真價實的凌虐與屠殺正在上演,在阿爾泰山脈與喜馬拉雅山脈之間的廣大土地上,每天都有家庭破碎,每天都有小孩淪為孤兒。

胡溫時代,雖然有網路審查制度與防火長城,但對岸網友總有無數漏洞可以鑽,可以用隱晦的方式抨擊政府,這種不完整的言論自由空間在官民互動中被默許,網路使用者不必生活在恐怖裡。曾經,有些對岸網友還敢於嘲笑台灣的言論自由是「容不下中國大陸網友意見的一言堂」,並自信能在對岸網路上擁有更大的實質言論自由空間。

到了習近平時代,各大論壇刪帖頻頻、風聲鶴唳,微信群組更是人人自危,因為國家制訂出愈來愈多用來對付網友的刑責、展示愈來愈多手段來恐嚇網友。無關乎政治的平台也遭殃,純屬娛樂取向的App「內涵段子」被永久下架,難以事先審查的直播也開始遭受監看。

胡溫時代孕育出了韓寒這種敢講真話、敢評論公眾事務的作家,韓寒甚至還能獲得官方的肯定。韓寒在胡溫的時代掀起浪潮,卻在習的時代走向沉寂。韓寒不再針砭時事,或許可以解釋為他個人的轉變;但一整個中國公知(公共知識分子)世代在進入習近平時代以後迅速消退,這就真的解釋不過去了。公知對公眾事務的批評未必總是正確;但公知存在的空間大小,本身就代表著一個國家接受社會檢視與監督的空間有多大。中國公知的全盛時期結束了,意謂著那個還容許一些評論、思想自由的時代結束了。

到了2015年,中共可以直接派人去泰國綁架出版禁書的香港銅鑼灣書店老闆;到了2018年,不只民主、維權的右傾言論會被打壓,連大學裡面主張維護工農權利的馬克思主義研究社團都要被拒絕註冊。

胡溫時代,香港的反國教運動、反23條立法雖然不合中共的意,但是中共與港府也沒有去強力壓制。香港2003年的七一遊行,官方與建制派大抵上也只能消極地目睹一切發生而無能為力。到了習近平時代,香港的言論自由與自治權利不斷遭到壓縮,雨傘革命與魚蛋革命相繼爆發,這不是偶然的。

曾經有那麼一瞬間,「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民主政治與公民社會」幾乎真的要萌生了,中共差點就要以自己的方式邁向「還權於民」的道路了。但在習上任後,這樣的空間被不斷壓縮、接近窒息,政治改革道路上的「中國夢」破碎了,中國終究走向衰退。

台灣有些幫中共辯護的人會說:對岸沒有民主、沒有言論自由,所以社會才不會亂,經濟才能發展得那麼好。這種論調是錯誤的,是對中國認識膚淺的表現:在習近平主政以前的胡溫時期,對岸曾經擁有早期民主的雛形、曾經擁有低度言論自由,地方官員試圖在既有體制下改革政治、接受民意監督,這樣的空間保持了民間活力、調劑了黨國體制下的社會,為中國創造出一段最好、最風調雨順的時代。

如果你歌頌中共的改革開放,那你怎能同時也歌頌當今這個倒行逆施的中共當局?

關於經濟與外交層面,將於下篇談到。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從小打底美感力!babybabycool 100%有機棉童裝用愛創造安全永續新美學

從小打底美感力!babybabycool 100%有機棉童裝用愛創造安全永續新美學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你摸到、穿到面料好的衣服,身體會記住那種舒服的觸感。」孩子的美感力無須刻意培養,而是讓孩子有意識地沈浸在美的環境裡。

很多大人很早就遺忘自己曾經是個孩子,直到我們孕育出自己的孩子。

據幼兒教育研究者Petr G. Grotewell和Yanus R. Burton的書籍出版觀察,「嬰幼兒」比任何人類其他年齡層更能夠全面體驗生活。這歸咎於2歲前的孩子大腦正處於快速開發期,這階段同時也是兒童建構自我的關鍵時期。若能讓孩子處於探索和嘗試新事物的環境,不僅有益於孩子的身體發育,也有助於培養、形塑孩子的美感。

沈浸式教育,幫孩子的美感從小打底

「當你摸到、穿到面料好的衣服,身體會記住那種舒服的觸感;當你吃到美味的食物,嗅覺和味覺會記得那個味道;當你看見美的東西,你會用五感記住那種感覺。」魏羣芳於2016年創立有機棉童裝品牌寶貝友(baby baby cool,簡稱bbc),她擁有廣告造型師的身份,更是一位在意孩子美感教育的母親。

創立bbc即是她的回答:「我們無須刻意培養孩子的美感,而是讓孩子有意識地沈浸在美的環境裡。」

bbc的設計理念相當簡單,就是健康、舒適及美。聽起來簡單,實際上做起來卻相當不容易,除了好看好穿,魏羣芳更在乎的是孩子的感受;不僅要讓孩子穿起來好看,更要同時穿得舒服又健康安全。

孩子的肢體語言,決定衣服是否生產

魏羣芳強調,「觀察孩子的表現非常重要,無論孩子是否會說話,都會用肢體語言和表情告訴你,他們喜不喜歡、舒不舒服。」她分享bbc的設計過程,每個服裝款式平均修改二到五次,因為必須讓每款設計都通過孩子的試穿考驗。

「試穿的目的是讓孩子忘記有穿衣服,而一件衣服的最終定案,經常是孩子穿上後喜歡到不想脫下來,才算是完成設計進入生產階段。」

她分析無論大人小孩,好的服裝版型穿起來就是有精神和有自信。bbc從打版到生產皆Made in Taiwan,在設計上運用成人時尚的拼接概念,呈現兒童服裝的玩味設計感,跳脫傳統卡通圖案或兒童內著感的設計。在實用性上,除了更符合身體曲線的立體剪裁,更以燙標取代車標,不傷害孩子稚嫩的肌膚,也在領口、褲口等處增加彈性織帶及皺褶設計,大幅提升嬰幼兒服飾的美觀及耐用度。

螢幕快照_2022-08-09_下午1_02_22

安心健康的第一道防線,來自母親的愛

服裝是接觸孩子肌膚的第一道防線,健康安全卻是最容易被忽略的環節。bbc特別採用安全無毒、100%日本進口的頂級有機棉作為面料,更通過全球公認最嚴格、符合歐盟最高標準的GOTS有機棉紡織認證;以確保bbc使用品質最穩定的有機棉,且無殘留農藥、落葉劑等神經毒,金屬副料如金屬釦、拉鍊和織帶,也同樣使用經過檢測安全無鎳、無重金屬的安心材質。

在商品面如此講究,就是因為魏羣芳同時也是一個母親的身份,讓bbc不單只是一件衣服,更象徵著一位媽媽如何愛孩子的實際行動。自創業初期,她從驚嘆布料分級的數十倍價差,一直到發現棉花農藥是一般農產品的8倍,布料上殘留的毒化物和化學藥劑,還會透過皮膚囤積在寶寶的肝腎肺腦,甚至引發皮膚過敏或氣喘症狀,從而決定以「100%有機棉」作為品牌面料。

螢幕快照_2022-08-09_下午1_02_57

然而少了化學纖維,100%純棉衣物容易變形;為解決支撐度的問題,魏羣芳最後決定採用相當費時耗工的「3D立體剪裁」工法製作。不僅讓bbc的衣服剪裁和比例更好,也連帶延長了衣物壽命,為孩子打造出舒適、立體且時尚有型的服裝。

螢幕快照_2022-08-09_下午1_01_13

一衣多穿,bbc創造精品童裝的永續價值

「很多媽媽跟我們說,小朋友很快就長大,衣服要一直買很浪費。」孩子成長速度快,買貴了怕浪費、買便宜又擔心品質,魏羣芳對於天下母親都有的隱性擔憂,提出的解法最令人激賞。bbc希望倡導「一衣多穿」的觀念:「一樣的錢不用買很多件,買三件不如買一件好的,好好的穿、在不同場合穿,而且可以穿很久,讓衣服發揮最大效益。」魏羣芳自己很多衣服都穿10年以上,與bbc品牌理念的交疊處,就是經典設計和耐用的優質面料。

經典設計和耐用面料,讓bbc的童裝創造出更多永續價值;其經典時尚的設計元素,讓孩子的同一件衣服擁有多場合搭配性,正式或休閒風格都可駕馭。甚者,以往孩子穿大一號衣服時容易顯得像在「穿布袋」,bbc讓大一號看起來像在穿洋裝,一直穿到看起來是件上衣。而新生兒的包屁衣,其他品牌只做3、5公分一段,bbc做到10公分一段;讓原本只有3個月至半年使用年限的衣服,拉長至一年或超過一年,兼顧美學與實用性。

螢幕快照_2022-08-09_下午1_01_49

bbc更將嬰幼兒的衣服效益發揮到最極致,「我常說我們的衣服要做到這麼好,就是大的穿完小的穿,小的穿完還可以送給別人穿。」bbc更與社福基金會合作,將顧客汰換的衣物捐給育幼院的孩子,顧客也能獲得購物金回饋。bbc真正打造出精品童裝的永續價值,且不造成資源浪費,讓每位父母都能一同守護孩子的未來,珍惜保護地球環境。

babybabycool 官網連結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