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決定簡單的生活2》:鈴木一朗從來不努力?村上春樹的努力是只做喜歡的事?

《我決定簡單的生活2》:鈴木一朗從來不努力?村上春樹的努力是只做喜歡的事?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們一直認為努力有兩層意義,所以才會看不清努力的本質。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佐佐木典士

用習慣解讀努力

我父親以前都會對自己養的貓說「你真好命」,貓整天都在睡,有時看牠這樣,確實很羨慕。不過,小鳥天生就會唱歌,不用別人教也會跳求偶舞,但人類必須努力學習彈奏樂器、記住舞步。

為什麼人必須努力才能學會某件事?過去的我認為人生是一場吃苦耐勞大賽,唯有比別人更努力才能勝出,享受勝利的果實。不過,在我養成習慣後,我才發現努力真正的本質。

第一章與讀者們分享人在什麼情況下會湧現意志力,什麼情況下會喪失意志力;第二章闡述了何謂習慣;第三章則詳細說明將行為轉換為習慣的具體方法。

如此深入思考關於習慣的種種,讀者們或許已經可以分辨出努力和天分的本質差異,這與一般人認為的意義截然不同。

鈴木一朗從來不努力?

我們通常會用費盡心血、嘔心瀝血這類的表現來形容一個人很努力,但事實真的是這樣嗎?

鈴木一朗從小就比別人認真練習,他曾在小學六年級的作文中寫道:「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我有三百六十天都在努力練球。」他在歐力士時代,其他選手只花二、三十分鐘練習打擊,但他每天花兩到三小時。總教練仰木彬看到他如此辛勤練球的模樣表示:「這麼認真練球當然打得好,一般選手根本無法跟他比。」

就算他進入了美國大聯盟,成為頂尖好手,仍在其他選手放假的休季期間,一個人到球場練球。儘管二○一八年球季他已不再出賽,但他依舊持續練球。看在外人眼裡,他是一名辛勤努力的球員,鈴木一朗卻總是說「我並不努力」。

村上春樹的努力是只做喜歡的事?

第三章時我介紹過好幾次村上春樹的個人習慣,他在寫長篇小說時,每天都會寫十張稿紙,每天花一小時慢跑或游泳。

他曾在一篇長訪談中表示:「無論是工作或其他事,我只做自己喜歡的事,而且以我喜歡的方式去做。我並非無欲則剛,刻意隔絕外界的誘惑,我只是不做自己討厭的事而已。做自己喜歡的事當然會努力去做,這沒什麼特別的。」

這兩位被世人認為是每天努力不懈的天才,一位說自己一點也不努力,另一位則認為自己的努力沒什麼特別的。我一直以為這是一流選手和天王作家的謙遜之詞,雖然無法想像他們有多努力,但我稍微可以體會他們想要表達的意思。

我們一直認為努力有兩層意義,所以才會看不清努力的本質。

努力不等於忍耐

努力,這個詞蘊含著「努力」和「忍耐」兩層意義,但或許應該將這兩個意義區分來看。我認為兩者的意義差異是:

  • 努力:是付出多少代價就有多少回報
  • 忍耐:是付出多少代價卻沒有相對應的回報

社會上最常誤用的是忍耐這層意義。上班工作的回報是薪水,許多人為了拿到薪水付出各種代價。例如,為了獲得薪水,首先付出的代價是時間,其他包括:

  • 無法自己決定何時上班、何時下班
  • 遇到討厭的主管、廠商與客戶,不能視而不見
  • 每天工作得很累,即使必須照顧小孩也很難請假
  • 工作上沒有決定權,只能執行主管交代的事情

以上種種是一般公司常見的現象,員工必須付出不同形式的代價。另一方面,工作帶來的回報不是只有薪水,也包括:

  • 工作表現受到同事與主管讚賞
  • 團隊合作完成工作時的一體感
  • 自己的工作可幫助別人,意義重大

不過,明明不想去公司,卻不得不每天出門上班,這種情形就是忍耐。如果付出的代價有合理的獎勵,人才會願意繼續往前走。但如果付出的代價超過獎勵,人就會想放棄。

一切取決於你的選擇

除了從付出的代價與獲取的回報是否平衡,來辨別努力和忍耐之外,「是否是你的選擇」也是判斷重點。

在胡蘿蔔實驗中,只能吃胡蘿蔔的學生,感覺意志力變弱了。但我們也能換個角度來看,在這些學生的面前有巧克力脆片餅乾和胡蘿蔔,實驗小組卻告訴他們「只能吃胡蘿蔔」。如果他們不是被他人禁止,而是自己決定只吃胡蘿蔔的話,他們的意志力絕對不會下降。當別人禁止你做任何事、命令你做什麼事,當自己沒有決定權時,就會產生壓力。

科學家曾經將兩隻大鼠放進不同籠子裡,對他們施予電擊。實驗人員讓其中一隻大鼠按壓控制桿,只要控制桿往下壓,兩隻大鼠就能逃過電擊的命運。結果發現另一隻無法按壓控制桿的大鼠,出現慢性壓力現象,體重減輕、潰瘍、致癌率大增。雖然兩隻大鼠遭受電擊的時間相同,但可以按壓控制桿的大鼠,認為自己有能力避免電擊,因此承受的壓力較少。

這表示,選擇自己想做的事時,一定會心甘情願吃苦耐勞,這就是努力。但從事自己無法選擇的、不想做的事時,絕對不會心甘情願地接受,這就是忍耐,所以一切取決於是否是自己的選擇。大家常說喜歡的事就能堅持下去,這是因為不論吃多少苦,這條路都是自己選的,受苦心甘情願。

P281
Photo Credit: 三采出版
習慣,需要經過忍耐

忍耐就像是被迫爬上一座沒有下坡、只有上坡的山。但努力不一樣,上坡儘管走得辛苦,但抵達山頂的那一刻充滿成就感,付出的努力獲得相對應的獎勵,因此下坡時也走得很暢快。

我剛養成習慣時,最初也經歷過忍耐的階段。剛開始覺得痛苦、身體緊繃,付出的代價比獎勵大,所以經常三分鐘熱度。第三章介紹了克服忍耐期的方法,只要度過忍耐期,就能進入努力區。一旦進入努力區,習慣便不再痛苦,而是可以獲取豐富的獎勵的行為。

用自己的標準努力就夠

有時看到別人的努力,難免會羨慕嚮往。看到別人咬著牙、大聲吼叫地舉起一百公斤槓鈴,便忍不住回想自己是否不夠努力。不過,我認為比起健身老手輕易舉起一百公斤槓鈴,那些剛上健身房,完全不清楚鍛鍊肌力的祕訣,便成功舉起二十公斤槓鈴的新手,付出的努力更多。如果要判斷運動時付出的努力是否夠多,最簡單的方式是測量心跳。

《運動改造大腦》中,有一則與心跳有關的小故事。我很喜歡這段內容,在此和各位分享。美國某個中學的體育老師菲爾・勞勒(Phil Lawler)在評估體育成績時,加入測量心跳數這個項目。

有一回,他讓一名不善運動的十一歲女學生,戴著心率監測器跑步,這位學生原本就不擅長運動,所以跑步成績很差。但如果打分數時看的不是跑步時間,而是心跳率,結果就會截然不同。最大心跳率的計算方式是,用二二○減去自己的年齡所得到的數字。勞勒看到該名女學生的心跳數,簡直不敢相信,因為心率監測器記錄的平均心跳數為一八七下。

以十一歲的年紀來說,最大心跳率約為二○九下,該名女學生在抵達終點的那一刻竟高達二○七下。換句話說,她幾乎用盡全力在跑。勞勒回顧當時的情景,如此表示:「天哪!我忍不住脫口驚呼,這一定是在開玩笑!若是以前,我早就走過去跟那位同學說,妳給我認真點跑!」

「仔細想想,不知道有多少學生因為沒受到老師稱讚而討厭運動。事實上,那位女學生每次上體育課都比其他學生認真。」疾速奔跑與盡全力奔跑是完全不同的。每次讀這這個故事都不禁讓我熱淚盈眶,那名討厭運動的女學生,使出全身的力量,跑得比任何人都用力。

相關書摘 ►《我決定簡單的生活2》:「熱情腦」、「冷靜腦」與棉花糖實驗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我決定簡單的生活2:50個不勉強就做得到的習慣》,三采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佐佐木典士
譯者:游韻馨

「《我決定簡單的生活》,讓我不再對金錢和物質感到自卑。
這次我要告訴你,只要養成習慣,不用努力和天分,也能活得簡單自在富足!」 ——佐佐木典士

  • 《我決定簡單的生活》全球版權狂賣23國、總銷量突破500,000本、2016年台灣年度百大暢銷書
  • 全球NO.1的極簡主義者,沉潛3年後,從極簡進化到習慣養成

35歲時的我,在出版社擔任編輯,明明沒結婚,卻也沒存下什麼錢。
年輕時那一點也不值錢的自尊不但沒了,對工作失去熱情、連女友也跑了。
直到「極簡」後,我看見了減少後才看得見的重要。

極簡生活的我

  • 6套衣褲穿1年
  • 浴室→1罐洗潔精、1條毛巾
  • 廚房→1人份碗盤、咖啡壺
  • 只要有iPhone、Mac就能與世界連結

38歲現在的我開始專注習慣養成,我懂得人能改變的唯一方法,
不是努力也不是天分,而是「習慣」。
8年來的極簡體悟+心理學+行動經濟學+腦科學,50個「這樣就好」的習慣,
從此刻開始人生不再出現比較和自卑!

極簡+習慣化後的我

  • 05:00 起床→做瑜珈
  • 05:30 冥想
  • 06:00 寫書或寫部落格
  • 07:00 打掃→淋浴→洗衣服→吃早餐→做便當
  • 08:00 寫日記→說英文→看新聞或上社群網站
  • 09:10 能量補眠(戰略性睡回籠覺)
  • 09:30 到圖書館「上班」
  • 11:30 午餐
  • 14:30 從圖書館「下班」
  • 15:00 能量補眠
  • 15:30 上健身房
  • 17:30 到超市購物、回覆電子郵件、上社群網站
  • 18:00 晚餐後看電影
  • 21:00 拿出瑜珈墊做伸展操
  • 21:30 就寢

戒掉的習慣

  • 喝酒吃甜食

養成的習慣

  • 早上5點起床做瑜珈冥想
  • 寫日記、部落格、文章
  • 肌力訓練
  • 10K馬拉松等
getImage
Photo Credit: 三采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