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張鹽田野鳥照,令人反思「濕地種電」的適宜性

一張鹽田野鳥照,令人反思「濕地種電」的適宜性
(本圖為示意,非實際畫面)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一張黑面琵鷺在工地旁覓食的照片,挑起了濕地種電事宜性的討論,能源局雖表示已排除生態敏感區,但我們真的需要開發只佔極少配比的溼地太陽光電嗎?

環境資訊中心記者 陳文姿報導

繼去(2018)年一張鹽田光電施工前大片鳥群停留飛翔的照片,遭外界指責破壞生態後,4日,相同地點的另一張施工照片也被挖出來,前台大醫院副院長王明鉅張貼在社群媒體,以此指證濕地光電的政策錯誤。照片拍攝者、嘉義縣生態保育協會總幹事蘇銀添除了表達反對濕地光電的立場,他也澄清,拍攝地點並非施工位址,而是自附近魚塭所攝,正值冬季「曬池」所以引來大量野鳥覓食。

能源局則說明,選定濕地光電示範區時已經排除國家重要濕地、環境敏感區、以及野鳥密集區。施工廠商也都承諾進行環境生態監測。組長陳崇憲表示,希望以長時間的科學數據來檢視鹽田光電,而非用照片聯想。

鹽田光電生態監測進行中 能源局盼數據說真相

能源局選定的鹽田光電示範區位在嘉義布袋,總面積102公頃,分為80公頃、22公頃兩個區塊,分別由韋能能源與天泰能源得標,前者就是屢次被拍到施工的地點。

蘇銀添解釋,他拍照的位置是在施工地東邊的魚塭,而拍攝時位在動工處的鳥其實並不多。由於魚塭正在「曬池」,水已經被放掉,吸引鷺科鳥類前來覓食。可能因為一旁的施工干擾,鳥群不時會整片飛起。

布袋生態紀錄者邱彩綢指出,冬季西南沿海成為水鳥棲息地,與傳統養殖習慣有很大的關聯。水深太高時並不適合水鳥棲息跟覓食,冬天魚塭的「曬池」會將水排出,在魚塭尚未乾涸前,池底的小蟲、小魚蝦都是鳥類最佳的食物來源。此外,從魚塭排到濕地的水裡也有下雜魚等小魚,加上水位適合,所以更加吸引水鳥造訪。

陳崇憲解釋,照片附近很多濕地,廠商整地造成土壤擾動,野鳥增加。這與採稻機經過後的土地吸引野鳥覓食類似。

他說明,鹽田光電廠商都承諾進行施工前、施工中到營運階段的長期環境生態監測,這些資料也都上網公開。他希望大家可以用長期性的科學數據來檢視鹽田光電,比較施工前到營運後的變化,而非用照片畫面來聯想。

在地建議:與其延後施工 不如盡早完成

陳崇憲說明,廠商是因為申請施工許可時須要拿到水土保持等文件延誤,而讓施工期與候鳥季撞期。是否可能再延後施工以避開候鳥季?陳崇憲回答,開發商、地方政府、能源局與地方團體已經在討論避開部分時段的可行性,但這並不容易。

邱彩綢則持不同看法,她指出廠商已取得合法文件,與其要求延後施工,反而應該讓工程如期完成,以免車輛、機具持續進出,干擾到下次(今年10月後)的候鳥季。

濕地光電惹爭議 能源局:會再評估地面光電占比

為發展地面型光電,能源局盤點國有鹽業用地計4314公頃,排除國家級重要濕地、環境生態敏感區、已有其他用途區域後,剩下803公頃。不過,許多國家濕地以外地區的鳥況也相當良好,規劃之初遭到中華鳥會等團體抗議。

能源局表示,已徵詢過農委會特生中心、野鳥協會及在地團體,並避開野鳥棲地熱區後,才選定這102公頃作為示範區。此外,也特別要求得標廠商必須保留30%作為生態區、進行環境監測、採防眩光模組、加上鳥踏、木樁等友善環境措施。

蘇銀添認為,重點不在照片,他反對的是濕地開發。濕地光電只有極少部分,不發展濕地光電也不會影響台灣能源。

能源局則表示,各類型能源發電都有優缺點,太陽光電可提供電力系統的尖峰用電。在地面型與屋頂型光電的發展上,能源局會重新評估增加屋頂型光電,減少地面型的可行性。

本文經環境資訊中心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