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夜魔俠與制裁者為例,探討「私刑制裁」尋求正義是否合理

以夜魔俠與制裁者為例,探討「私刑制裁」尋求正義是否合理
圖片來源:https://comicstore.marvel.com/The-Punisher-2016-2018-219/digital-comic/46795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義憤填膺、高喊「私刑制裁」的偽英雄,說穿了其實只是一群無法克制自己情緒衝動、放任暴力傾向蔓延的暴民;這與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情緒而施加暴力於親友的家暴者,根本是五十步笑百步的情況。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最近由於「肉圓爸」家暴事件所引起關於「私刑制裁」的討論,很多人都援引DC漫畫經典人物──蝙蝠俠,作為合理化「私刑制裁」的藉口。正反雙方論述的文章多不勝數。但今天筆者同樣想利用Marvel漫畫的經典人物──夜魔俠(DareDevil)與制裁者(Punisher),來作為探討「私刑制裁」尋求正義是否合理。

左手持法典,右手持利刃──「地獄廚房的惡魔」夜魔俠

夜魔俠(DareDevil)本名麥特.梅鐸,自小因為一場意外而失去了視力,卻因此而得到了其他感官超人般的進化。白天作為律師維持正義,到了夜晚就化身為紐約「地獄廚房」的惡魔,令為非作歹的惡人聞之喪膽。

未命名
圖片來源:https://www.marvel.com/comics/issue/66538/daredevil_2015_600

筆者非常喜歡Netflix中夜魔俠影集開頭曲的意象,其中有一幕是正義女神的身影。古羅馬代表公平正義的女神,是作為法律基礎的公正道德的象徵。蒙眼,因為司法純靠理智而不靠誤人的感官印象,不單純只靠表象來斷定事實;天平,比喻裁量公平,在正義面前人人平等,不因任何其他背景、條件而有所不同;利刃,表示嚴厲制裁,決不姑息。

很巧的是,夜魔俠本人麥特.墨鐸,在白天的時候正職就是一位辯護律師,有如「天秤」一般,利用法學、法典等既有體制,以法律「系統」來給予壞人制裁。但他所在的「地獄廚房」,早就已經被各種黑幫、貪官滲透了整了司法體制,而使得「系統」大規模的失靈,因此光靠法律刑罰根本沒辦法讓壞人罪有應得。

只有在「系統」失靈的情況下,無法對付組織化、集團化的大規模惡勢力時,盲人律師才不得不在夜晚披上了夜魔俠的戰袍,以武力、拳頭,以他心目中能維持正義的「利刃」,進行私刑制裁。

夜魔俠之所以令人耐人尋味,除了有自幼喪身在黑幫惡人手中的父親(蝙蝠俠更慘,雙親)的背景設定,再加上他是一位虔誠的天主教徒,卻甘願為了尋求正義與保護自己熱愛的城市,而墮落成「地獄廚房的惡魔」,時時受到良心與信仰的譴責。

其實進行私刑制裁的超級英雄都飽受心靈的煎熬,因為喪失在惡人手中的親人使他們走上了獨行俠之路。但滿腔的憤怒要怎麼與追求正義的崇高理念平衡呢?到底是報仇的憤怒驅使他們前進,還是對於正義的渴望呢?夜魔俠與蝙蝠俠的原則一致,「不殺一人」。透過這樣最後的底線,維持著自己不至於墮入對於嗜血的瘋狂、渴求報仇的暴戾。

「寬恕是上帝的事,我只負責將你帶到他面前」──制裁者

但對於制裁者(Punisher)來說,夜魔俠的原則只是小孩子扮家家酒,把事情做一半而沒有真正解決任何問題。他則不一樣,「選擇是否寬恕是上帝的事情,我只負責把你帶到祂面前」。

未命名
圖片來源:https://comicstore.marvel.com/The-Punisher-2016-2018-219/digital-comic/46795

制裁者原名法蘭克.卡索,是原美國海軍陸戰隊出身的軍人。在與妻兒某日在公園聚餐時因目睹黑道私刑事件而一家三口當場慘遭黑道開槍滅口,僥倖傷重未死的法蘭克在出院後,運用自己的情報系統找出殺害妻兒的兇手並訴諸法律。

但黑道卻以各種管道和法律漏洞逃過制裁,對司法徹底感到絕望的法蘭克為了替妻兒報仇,決定以自己的方式訴諸武力來替妻兒討回公道,並且對於任何罪犯都採取殺無赦的制裁手段。

但細細檢視,制裁者也是先從訴諸體制內的「系統」著手,是因為認知到整個「系統」失靈後的問題後,才選擇最極端的「以暴制暴」的手段。何況他對抗的都是那些集團式、擁有龐大資源,既有體制難以撼動的大型組織與財團,跟「肉圓爸」這種無法克制自己情緒衝動的個體家暴者,有天差地遠的區別。

「私刑制裁」與你想的不一樣

「法律雖然不是萬能的,但至少是現存制度下最能仰賴的系統;就跟民主政體一樣。」一個國家人民素質很大的指標,就是看人民仰賴「系統」相較於「個人(或少數人)」運作的程度。我們都知道沒有完美解決的方案,但願意放棄一部分的權力來換得整體社會的和諧與穩定,這不是構建成現代國家的基本契約嗎?

而為什麼會產生私刑?為什麼會有暴力制裁?其中最關鍵的部分,在於人們仰賴的「系統」已經失靈,而必須靠的「個人(或少數人)」出面靠一己之力力挽狂瀾、進而喚醒人民對於「正義」或「公平」的訴求。

但這裡最關鍵的地方,是「系統」失靈的案例。這些無法透過「系統」制裁、獲取公平正義的情況,通常制裁對象都屬於集團式、組織式的大財團、黑幫、官商勾結貪污的集體舞弊等等。「系統」出狀況時,通常是無法制衡一些社會詬病的大型毒瘤,而不是無法制裁單一個體。

許多漫畫人物中的英雄,是因為在既有現存體制已經千瘡百口、已經被貪污腐敗的蠹蟲給滲透時,才選擇使用這樣的方式來以一己之力、整肅社會。

反觀台灣近來高喊「私刑制裁」的民眾,若真的想要援引超級英雄的案例來背書,則應該把這些「私刑制裁」的矛頭對準向賣毒油的黑心企業、官商勾結的黑道政治勢力,或是將黃賭毒無所不包的地方黑幫連根把起;而不是只在警察已經抓到犯人的情況下落井下石、對人拳腳相向,這樣跟對已被綁在十字架上的犯人丟石頭的遠古暴民有什麼區別?

義憤填膺、高喊「私刑制裁」的偽英雄,說穿了其實只是一群無法克制自己情緒衝動、放任暴力傾向蔓延的暴民;這與沒有辦法控制自己情緒而施加暴力於親友的家暴者,根本是五十步笑百步的情況。

不論是蝙蝠俠、夜魔俠或制裁者,他們對抗的是整個體制的漏洞與弊病,他們想靠一己之力解決的是已經被高層滲透的司法體系與人類價值,而不是在既有體制仍能運作的情況下,恣意的將「自己覺得應當的懲罰」、「以牙還牙的憤怒」發洩在所謂的「加害者」身上。這樣的舉措,只是在種下下一串暴力輪迴的種子,為社會體制、司法系統帶來更多的動盪,順便降低整體台灣人民的素質。

本文經周詣授權刊登,原文刊載於此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2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周詣/Daniel Chou』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