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喊台獨又要在大陸做生意——看柯文哲兩岸論述的「十年挑戰」

別喊台獨又要在大陸做生意——看柯文哲兩岸論述的「十年挑戰」
Photo Credit: 柯文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近很流行「#10yearschallenge」大家對於十年來的變化都很好奇,不如我們來看看,這些年,柯文哲在兩岸論述上的「變化」又是什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北市長柯文哲在18日晚上播出的電視專訪中談美中台關係,但光是台視獨家預告中的「強盜說」就引起熱議,柯文哲也認為如今的兩岸關係不像8年前「很好做」,因為美中台3方底線都已與之前大不相同,像他提「兩岸一家親」,就被K得滿頭包。我們來比較一下這幾年柯文哲對兩岸的態度的轉變。

(2019.1.21更新)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在臉書用伊索寓言「一隻眼睛的鹿」,諷刺柯文哲的兩岸態度忽略中國威脅。今天柯文哲受訪表示「算了,不想批評他們」,隨即又說「不要在台灣喊獨立,然後在大陸做生意,我最討厭這種人」。

而對於桃園市長鄭文燦說柯對於美中台關係的說法一定會再修正,柯文哲則說,「未來15年,國際局勢中美對抗是個大局,台灣要思考怎麼夾縫中求生存,我們跟任何一邊交好,都要注意另一邊的反應,我要講的只有這樣。」

而起因就是,柯文哲日前接受台視《翻轉台灣市長有約》節目專訪,這是2018年「驚險」選上台北市長後柯文哲第一次上電視專訪,節目上下集分別在18日與19日兩日晚間播出,《關鍵評論網》則是在看過上集1小時完整版後整理柯文哲對於美中台關係的發言。

在43分39秒才開始主要談及兩岸及美中台三分關係。柯文哲先分析了8年前三角關係:

美國底線:美國就是台灣不可以變成中共的軍事基地。
台灣人底線:你不可以實質統治我,過慣現在這種生活還不想被管,也不希望戰爭。
中國底線:台灣不可以實質搞獨立,像是法理台獨、變更國旗國號。

柯文哲提到,8年前的馬英九時代,那時候的兩岸關係很好做,美國因反恐戰爭而有求於中國,只要台灣不要惹事、不要製造麻煩就好,「你要跟大陸怎麼叫,美國不太管」,不過現在,美中對抗情勢下,美國對台灣要求提高,因為他是老大,他在跟中國吵架的時候,「你不是只有不惹事就好,你要硬起來,你要稍微表態一下,你要支持我一下。」所以現在台灣的「活動空間」變小了。

美國現在的底線是:台灣對中共要有一點態度,要硬起來,要表態支持一下。
中國現在的底線是:不是只有不搞(台獨),還要表示將來願意統一。
台灣現在的底線是:要表示對中國有點抗拒,不太願意合作。

接著是主持人林益如提出不同意見與柯的對談:

主持人:親美派、像綠營就覺得跟美國的關係好一點、親密一點,像我們看到美國近期通過3個很重要的法案,像國防授權法、台灣旅行法、亞洲再保證法案,美國給我們更多的支援,有機會再把空間拉大。

柯文哲:這條可以馬上回答你。有一個強盜去搶銀行,當然就被逮捕,送到法院去,那個法官就問那個強盜說,你搶錢的時候你沒看到旁邊一大堆警察嗎?那個強盜怎麼回答?他說,我那時候只有看到錢,沒有看到警察。是這樣,妳這個理論是對,可是妳忘記還有一個中國。

主持人:對藍營的人士來講,如果繼續談九二共識,像韓市長也講了,我們或許可以創造更多的機會,增加跟大陸交往的空間、經濟上交流的機會。

柯文哲:你要是有辦法同時說服美國跟中國,那你不是聖人,那就是太了不起了。

主持人:所以這是不可能的事?

柯文哲:不是不可能,這就是智慧,所以有一句話,「惟仁者能以大事小,惟智者能以小事大」(編按:「孟子.梁惠王」下篇),後來也聽過一個,「中國可以不仁,但台灣不可不智。」你講的都對,但是操作上很困難。

節目中還有幾個快問快答:

如果川普跟習近平今天掉進水裡,你要救誰?柯文哲:我會請他們兩個出價。
兩岸考卷你覺得可以拿幾分?柯文哲:那要看他們出哪一張考卷給我。
你覺得美國考卷你可以拿到幾分?柯文哲:美國人倒是真的比較好商量,美國人的特色就是比較「務實」,意識形態的限制比較少。

最近很流行「#10yearschallenge」,大家對於十年來的變化都很好奇,不如我們來看看,這些年,柯文哲在兩岸論述上的「變化」又是什麼?

2009年1月1日,《吿台灣同胞書》30週年,時任中共總書記胡錦濤發表「胡六點」,但就在胡錦濤發表前夕,過去應中國邀請講學多次的柯文哲被拒發簽證,柯受訪表示是旅行社通知台胞證無法加簽,理由是「身分特殊」。他強調,過去陳水扁執政,投稿說台灣「總被冠上中國」,換成馬政府,卻連去都去不成,真的很諷刺。

之後柯就再沒去過,直到2013年,時任台大醫院創傷醫學部主任的柯文哲在一場北京研討會發表專題演講「蔣渭水與白求恩」,當時柯文哲提到,「船堅砲利不足以救中國,思想文化制度更重要」,「文化認同比國家認同更優先」。

「國家存在的目的,是為了讓老百姓過好一點的生活,而不是人民為了國家這種虛無縹緲的概念而犧牲。」他還對中國學者說,「如果讓你們去美國住個五年十年,你們還相信現在自己講的話嗎?」柯文哲說,中國常說國情不適合民主選舉,「但是台灣舉行總統大選幾次了?」他強調,人類的普世價值:自由、民主、法治,而國家存在的目的,即在落實這些普世價值,「大陸要有同理心、同情心,才知道如何與台灣相處!」

2014年,六四天安門事件25週年,參選台北市長的柯文哲在臉書貼文,並引用中國民運人士陳光誠的一句話:「不把民主送過去中國,中國會把獨裁送過來。」

2014年九合一選舉結果,柯文哲高票當選台北市長。

2015年1月20日,柯文哲接受美國雙月刊雜誌《外交政策》(Foreign Policy)的專訪,提出兩國一制(Two countries, one system)的論述,談到台灣與中國的關係時指出,兩岸明顯有文化差異,與其談「一國兩制」,不如談「兩國一制」來縮小彼此的差距。

如果你問我,一個中國是只有一個公認的中國,雙方同時允許,中國大陸和台灣都主張他們是公認的中國;那我想問,什麼是一個中國?你要跟我說一個中國長什麼樣子;假設一個女生要嫁到別人家庭,你要跟她說那個家庭長什麼樣子。合作比統一更重要,若在沒有合作下達成統一,將會毫無意義;我們必須互相認識、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我們必須說服中國大陸,一個自由民主的台灣比統一更符合中國的利益。

我曾說過,當99%的中國人上廁所都學會關門的時候,我們才可以開始討論統一;這句話傷到許多中國人,但是,中國大陸和台灣之間的文化差異就在這裡,官員搭地鐵並沒有錯,為何是不尋常的事?我覺得大家討論一國兩制時,或許應該改成討論兩國一制,嘗試縮短彼此的差異。

2015年3月30日,柯文哲欲參加上海跟台北的雙城論壇,但因不承認「九二共識」,受到中國方面抵制。

柯文哲重新提出兩岸論述,認為「九二共識」距離現在已經22年,很多時空背景都已改變,不如大家來談「一五共識」也被稱為「四個互相」或「五個互相」,還有第一次提出「兩岸一家親」。柯文哲接受新華社、中央電視台和中評社三家媒體聯合採訪談兩岸問題。31日中評社發表採訪全文。採訪分四個部分,第一部分柯文哲表達自己對「九二共識」和「一中」的理解:

事實上,在當今世界上並沒有人認為有兩個中國,所以「一個中國」並不是問題,但更重要的是所謂一個中國,它的內容是什麼?這才是整個世界比較關心的。以台灣的現況,事實上不少台灣人民對九二共識的內容仍然是不太清楚的,包括過去的我。我想兩岸來往重要的是內容,而不是符號。因此我認為,尊重兩岸過去已經簽署的協議和互動的歷史,在既有的政治基礎上,以互相認識、互相瞭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讓兩岸人民去追求更美好的共同未來,這是兩岸領導人必須要去做的。我認為不必太去強調某一個詞句或某一個符號,更應當重視實質的內容,這是我目前的一個看法。

而第四部分,柯文哲應記者要求對他的「一五新觀點」進行總結:

尊重兩岸過去已經簽署的協議和互動的歷史,在既有的政治基礎上,以「互相認識、互相了解、互相尊重、互相合作」的原則,秉持「兩岸一家親」的精神,促進交流、增加善意,讓兩岸人民去追求更美好的共同未來。

到了2018年8月,競選連任的台北市長柯文哲拜會前總統李登輝,李登輝建議以「特殊國與國關係」取代「兩岸一家親」的論述。柯文哲重申,兩岸一家親是現階段的基調,只是該準備的經濟、國防力量還是要有,他是外科醫師出身,所以相當務實。

「兩岸一家親」我認為還是現階段的一種基調,因為第一點,這不涉及政治,那在文化經濟交流,所有城市交流層面,我們還是表達一個善意。你不會把整個國家的前途是寄託在人家的善意上面,所以經濟上該準備的,國防上該準備的我們還是做,所以勿恃敵之不來、恃吾有以待之,但是我們還是表達一個善意,也不主張說,兩岸之間大家互相講狠話你知道,然後越搞越僵,這個是我目前看到的,這也不好嘛。

對於這些年,柯文哲在兩岸關係上的「變化」,每個人可能有不同的看法。

不過在台視專訪節目中的15分34秒,當被主持人問到民進黨、蔡英文四年前後對他態度轉變的看法時,柯文哲這樣說道:「我倒覺得環境不一樣,本來就每個人就會改變,所以我覺得這很正常,每個時代有每個時代的想法。」

柯文哲昨天也在臉書貼文提到,最近在流行「十年挑戰」,「對我來說,這十年其實一樣。」

相關報導:

核稿編輯:楊之瑜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