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螞蟻變成「寵物」,走私的防檢漏洞也隨之大開

當螞蟻變成「寵物」,走私的防檢漏洞也隨之大開
Photo Credit:Ares Hsu@Flickr CC BY 2.0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螞蟻逐漸變成「寵物」,許多玩家多在網路上交易外來種螞蟻,雖知屬非法走私進口,但卻無法源依循,也難以追溯物種源頭,形成後續管理上的法律漏洞,讓外來種螞蟻買賣雙方有機可趁,更可能造成生態浩劫。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張庭瑋、江玟(國立台灣大學新聞研究所)

隔著透明飼養箱,看著螞蟻們小小的身軀,在模擬巢穴彎曲的通道裡,忙碌地走來走去,畫面驚奇又帶著幾分療癒。近年來,螞蟻飼養蔚為流行,除了台灣原生種,許多外來種透過地下走私,在玩家之間交易。看似不起眼的螞蟻,卻能窺見台灣對於走私外來昆蟲檢疫的弊端,以及查緝、法律規範上的層層失守。

螞蟻為何會變成寵物市場新星?

對一般人來說,飼養寵物的選項中很少會出現螞蟻,心裡或許會疑惑,「那我隨便抓幾隻不就可以養了嗎?」螞蟻寵物業者王秉誠解釋,螞蟻飼養的特質是一般寵物無法取代,牠們是一種社會性動物,族群內部有階級、工作的劃分。飼養螞蟻五年的資深玩家洪胤庭舉例,螞蟻會分工,工蟻要負責外出採集食物,把食物存在肚子裡,帶回巢內傳給其他同伴,可觀察的行為很多,具有高度觀賞性。

這類的螞蟻飼養箱通常不大,洪胤庭說,在不佔用許多空間且不吵鬧的情況下,能夠觀察到完整的巢內族群生態,是養螞蟻最大的樂趣。王秉誠也表示,螞蟻雖然在日常中隨處可見, 可是一般常見的是在外工作的工蟻,很難找到並觀察完整的螞蟻生態,包含蟻后、雄蟻、兵蟻等等,讓養螞蟻這件事具備獨特性和市場。

王秉誠說,目前遇到大部分的客人,共同特質是喜歡接觸大自然,但可能礙於工作或學業因素,沒有足夠的時間和適當的環境,所以想藉由養螞蟻,隨意的擺置在辦公桌上或抽屜裡,讓生活中保有「生態」的小角落。一部分有家庭的客人,會將養螞蟻視為對孩子的生態教育,寓教於樂,親子共同透過觀察、照顧一巢螞蟻,教給孩子們生物知識和觀念。另部分的玩家,則是喜歡布置蟻巢的樂趣,加上觀察牠們忙碌、辛勤地爬來爬去,與現代年輕人繁忙的生活容易產生共鳴,許多玩家認為很療癒。飼養螞蟻5年的資深玩家洪胤庭說,螞蟻像是新一代的紓壓小物。

2
王秉誠為台灣唯一一間螞蟻寵物專門店創辦人,他認為螞蟻寵物近年來蔚為流行,與產品開發貼近現代人需求有關 | 攝影:江玟

王秉誠說,螞蟻寵物市場近幾年開始流行,以他實體店面的銷售量來看,2017年賣出的巢數將近是2016年的兩倍多;他所創立的「螞蟻討論社—台灣」,是全台最大的螞蟻討論社群,加入人數也從原本的400多人增加到4000多人。他說,因為媒體的報導,以及飼養箱等相關產品符合現代人需求:小巧、精緻、可愛,漸漸克服玩家們飼養上經常遇到的飼養空間不夠的難題,吸引越來越多想嘗鮮的人投入。

(螞蟻是一種完全變態的昆蟲,經歷卵、幼蟲、蛹、成蟲不同的階段;族群內部有階級、工作的劃分 | 攝影:江玟)

風險低獲利高,外來種螞蟻走私越見興盛

在這個看似「迷你」的螞蟻市場,其實背後藏有意想不到的龐大商機。一般販賣的試管內裝有蟻后以及數十隻工蟻,以實體店面販售的價格大約1000元起跳;然而網路平台上的販售價格少從幾百元,貴達幾萬元不等,市場上價差如此巨大,除了物種的稀有性,販賣管道的差別也是原因之一。

目前唯一的實體店面僅販售台灣原生種螞蟻,但洪胤庭說像他們這種高度熱愛者,不會只喜歡一種螞蟻,一定會對每種螞蟻都很好奇,想自己養牠、了解牠。螞蟻寵物市場的蓬勃,帶動了稀有外來種走私地下市場的活絡。

王秉誠表示,營運成本除了實體店面的經營,也包括螞蟻物種採集的人力、時間成本,團隊需要在交配季時,勤奮的駐點採集和長期培養,一巢螞蟻所需的時間和人力、精神成本不容小覷。反觀走私外來種,透過網路跨境購買,賣家只需動動手指,按下訂購鍵,螞蟻就會寄到家中,過程不需付出時間、人力成本培育,之後以「高風險引入」為由,轉手高價賣出;網路販售的成本也因此相較實體店面來的低。

洪胤庭說,走私外來種的價格,沒有實體店面的市場機制相制衡,因為物種稀有,他們可以隨意開價。洪胤庭舉例,之前曾聽過同好玩家從南美洲偷渡當地害蟲——切葉蟻(Acromyrmex)入台。彰師大生物系教授林宗岐說,這種螞蟻具高度入侵性,若飼養不善可能造成台灣生態浩劫,農業經濟也會因為切葉蟻的食葉性重創。那名玩家坦承,一窩在當地售價2000元的切葉蟻,回台竟被喊價30000元,直接淨賺28000元,之中獲利的倍數可以窺見龐大商機。洪胤庭認為,只要市場有需求,就會有人願意冒走私的風險。

3
彰師大生物系教授林宗岐說,外來種螞蟻源頭管制鬆散,在暗處走私入台並不難 | 攝影:江玟

走私螞蟻入台,若被海關查驗,適用的法條以《野生動物保育法》及《植物防疫檢疫法》為主。防檢局《植物防疫檢疫法》第15條:「禁止輸入有害生物」,最高可處3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是併科新台幣15萬元以下罰金;野保法第24條「未經中央主管機關之同意輸入、輸出、買賣、陳列、展示一般類海洋哺乳類野生動物活體及產製品」,最高可處新台幣10000元以上,50000以下罰鍰。但這樣的刑度對於一次就可以獲利上萬的走私玩家來說,欠缺一定的嚇阻作用,走私玩家仍願意冒著風險進口外來種。王秉誠說:「才罰一萬,我賣個十窩就賺回來了」。他說,同樣的事情若發生在日本,是要罰好幾億的。過輕的罰則,讓許多走私客仍願意鋌而走險。

洪胤庭透露,若想買外來種,可以在臉書社團中找到賣家,在隱匿性高的社團裡,賣家會用「特殊管道」引進,賣給需要的玩家。洪胤庭說這種特殊管道,不外乎是與海關或官員套交情、給好處,或直接放在身上隨人入關。這類的走私賣家為了維持自己在市場上的貨源稀有性,不會輕易透露「進口」的方式。林宗岐分享曾參與過的查緝現場,一個案走私前科累累,多以郵寄的方式進口螞蟻,但即便海關將他列為列管對象,他仍可透過親朋好友的掛名,躲避海關的抽查,凸顯查緝走私時的防不勝防。

海關只罰「未經申報檢疫」,有如變相默許走私

爬梳相關法規,可以發現任何節肢動物都難以寵物或販售的名義合法輸入台灣,通常只能以學術研究、防治政策等名義申請成功。王秉誠說:「以目前來說,螞蟻要進口的合法管道,沒有一種物種是申請成功的。」法規在訂定上,沒有正視台灣現存的昆蟲寵物市場,變相導致外來種昆蟲的引進只能走向非法輸入一途。

2013年,經濟部國貿局與農委會林務局公告「禁輸入動物名錄」,列出18類、501種禁止輸入台灣的物種。在這波生態黑名單當中,關於蟻類僅列出三大項:紅火蟻(Solenopsis invicta)、收穫蟻屬(Messor spp.)、巨山蟻屬(Camponotus spp.),其他蟻類都不在此規範中,前文所提之切葉蟻,以及入侵台灣百年之久,甚至造成墾丁陸蟹生存危機的長腳捷蟻(Anoplolepis gracilipes),都沒有出現在這份名錄中。沒有明文禁止的情況下,黑名單無法有效從法源上阻絕輸入,等於間接默許外來種螞蟻的進口一直在檯面下運作。林宗岐說,針對有在名錄中的物種,防檢局可以向中央爭取更多經費和人力,做更精密的查驗,否則依現有的人力和經費,常有漏網之魚。

防線拉到國境,在第一線查驗的海關卻因人力不足、缺乏鑑識專業,導致職責失靈。海關面對每日龐大的貨櫃量,很難逐一查驗,為求通關效率,勢必採取隨機抽驗,至於如何提高檢查的嚴密程度,問題仍懸而未決。不僅如此,防檢局植物防疫組病蟲害管理科技正王堂凱說,走私螞蟻會偽裝成不需經申報檢疫的物品,海關人員欠缺對於物種鑑識專業,容易忽略包裹中小小的螞蟻。

4
被裝在試管中的螞蟻,進口後就能直接轉賣獲利,沒有物種鑑識專業的海關人員,容易忽略 | 攝影:張庭瑋

海關查驗時,會將可疑案件發派到防檢局,身處第二道防線的防檢局,負責評估申報條件和檢疫,其中昆蟲類歸責於植物防疫組病蟲害管理科,但王堂凱表示,他們並非專責處理昆蟲輸出入的問題,而是負責評估該項貨物是否會危害到境內植物,他也說,病蟲害管理科內,各分局只有一名專員,很難在第一線直接檢疫。

針對業務內容,王堂凱說,外來種走私的控管,是林務局的職責。防檢局的權責只能取締任何未經申報檢疫的動植物,「不管是一顆蘋果、一隻外來種螞蟻,或是一隻雲豹,觸犯的法條都是一樣的,就是未經申報檢疫。」他認為,林務局只負責控管「禁止輸入動物名錄」上的物種,將業務限縮。但是林務局保育科野保組,同樣面臨人力不足的窘境。野保組不願具名的曾姓專員表示,該組只有六人卻要處理全國上千百種物種,業務量龐大難以盡善盡美。

從各行政單位設置的背後,可看出政府對於走私外來種的規範仍以片面思考,無法全面性整合各橫向相關單位,形成多頭馬車的窘境。

執法困境:無「法」可循重

針對螞蟻等昆蟲類走私案的查緝,除了相關行政單位的人力不足、權責劃分曖昧不明之外,法律層面也是漏洞百出。

從法律面來看,未經申報檢疫輸入外來種螞蟻確實違法,然而一旦入境,政府在持有以及交易的管理法規上,卻是交了張白卷。以貓、狗、脊椎動物為例,根據動物保護法規定,活體交易須經登記或申請,然而外來種螞蟻卻無法源依循,若無法確實掌握誰是賣家,也難以追溯物種源頭,獲得確鑿的「進口」鐵證,形成後續管理上的法律漏洞,讓外來種螞蟻買賣雙方有機可趁。

王秉誠說,螞蟻玩家多在網路上活躍,交易外來種螞蟻,多數人都知道外來種螞蟻是非法走私進口的。洪胤庭說,如果被抓到跟賣家購買外來種,只有名列在「禁止輸入動物名錄」的外來種和保育類動物,才可能被嚴格追查,在境內交易、持有名單外其他物種都並不違法,讓許多玩家遊走在法律邊緣,難以根除走私市場。

去(2017)年,苗栗縣警方破獲一起外來種螞蟻走私案件,走私業者劉姓男子從淘寶網上訂購6種外來種螞蟻,數量高達千隻。苗栗縣分局刑警大隊科技偵查組黃紹廷表示,辦案過程中,由於透過網路交易,身份隱匿性高,難以核實網路用戶的身份,也不易滲透這類的平台進行取締,只能依賴內部的成員檢舉。除了網路隱匿性讓警方難以採取主動查緝之外,法律的灰色地帶也讓警政單位主動查緝的動機降低。

4
劉姓男子在螞蟻愛好者的臉書社團發文販賣,遭到社團內部檢舉,移送法辦後,判處六萬元罰金 | 圖片來源:苗栗地檢署/作者提供

黃紹廷說,就算接獲檢舉,破案率也很低,因為提供資訊的太少,很難追查。王堂凱則說,這起苗栗的個案,檢舉資訊詳細,連嫌犯地址、進貨時間都完整提供,才得以破案,否則一天幾百萬件的郵包,查緝起來彷彿大海撈針。黃紹廷也說,就算努力查辦走私螞蟻,也容易因為難以舉證定罪,讓警方白忙一場。林宗岐說,甚至有警政、檢疫或農政單位,查緝這些走私犯,但他們最後以「自行繁殖」脫罪,這些承辦人卻因擋人財路,受到威脅、黑函等等。

不管是實體店面的設立,臉書社團的活躍,到地下市場的猖獗,反映出當今螞蟻寵物市場的流行。林宗岐也說,螞蟻寵物市場的確存在,在市場既存且日漸蓬勃的情況下,相關行政單位不該再墨守成規,應該與時俱進,制定更明確的規範。飼養箱裡的螞蟻靜悄悄地爬,小小的身軀牽扯出需要被政府正視的寵物市場商機,透過放大鏡,不只觀察箱內的螞蟻生態,也檢視政府長期以來面對生態保育環境的態度。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環境』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