敘利亞手作,在異鄉的土地:社會創新如何做到戰後復原與婦女賦權?

敘利亞手作,在異鄉的土地:社會創新如何做到戰後復原與婦女賦權?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因為在伊斯蘭文化中,男性並不習慣女性在外工作,「婦女工作」在其觀念裡本質上即不被肯認,但Muhra的運營不會刻意改變婦女的生活型態,而是透過讓婦女能兼顧家庭又可以增加收入的方式,逐步改善婦女的地位,亦達到難民家庭經濟自立的良性循環。

文:李姿萱

第一時間提及敘利亞,大部分人心裡浮現的畫面即是戰爭,孩子的臉龐沾染著風乾的血和著塵土成了頭條的封面圖片,體無完膚的廢城印象深深刻畫於每個觀者的腦海,只要一丟出名為「敘利亞」的石子,盪起的波波漣漪便成「悲憫」。

戰爭,然後呢?

2018年是敘利亞首都大馬士革七年來第一次沒有槍聲的夏天,不過依照目前的國際政治情勢並無法斷定戰爭不會再起,部分區域仍有零星的衝突,所以短時間內已逃出敘利亞的人民有意願返國重建生活的比例並不高。

而根據聯合國難民署的統計,目前土耳其政府總共安置了362萬的難民,為全世界收容難民數量最高的國家,這不僅因土耳其與敘利亞有地緣關係,也由於歐盟與土耳其在2016年簽訂歐土協議(EU-Turkey statement),並透過資金挹注的方式協助土耳其安頓更多難民,此舉也象徵著歐盟將東巴爾幹路線封閉,避免更多尋求庇護者入境希臘等歐盟會員國。

大部分的敘利亞人在2011年內戰剛開始時都認為戰爭應該一陣子就會結束,在土耳其的日子只是短暫地避難,只是沒想到隨著局勢越演越烈,回家的時間也遙遙無期,離根的人便開始需要思考如何在異地重新展開新生活。

關於逃出的人,你必須知道的事實

首先,從國際法與國內法在難民資格的認定上必須先瞭解的部分是,土耳其國境內的敘利亞人即使擁有可被1951年《難民地位公約》認定的難民資格之實,其在土耳其並不能擁有真正的難民地位,而是「尋求庇護者」的身份,原因在於1967年《難民地位議定書》旨在擴大《難民地位公約》的效力範圍,從以二戰後的難民為保護核心至後來適用於全球各地,不過在擴大效力範圍的同時,也允許已批准1951年公約的簽約國家,可自行選擇保留「地域限制」的效力。

而土耳其即是其中一個保留「地域限制」的國家,意為母國為歐洲地區的難民才適用土耳其境內的庇護政策。即使於2014年土耳其政府因尋求庇護人數快速增加而制定「外國人與國際保護法」給予境內尋求庇護者享有與難民資格同等保障的教育權、醫療權、工作權等權利,但在實際生活中,難民要找到穩定的工作仍相對困難。因此也凸顯「創造工作機會」這件事之於難民重建生活的重要性。

AP_735754499151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敘利亞手作,在異鄉的土地

Small Project in Istanbul(以下簡稱SPI)為一駐點在土耳其伊斯坦堡難民社區中的社會新創組織,旨在提供心理社會支持(psycho-social support)的友善環境,並開放各式課程讓難民有機會增進能力,重建在異地的生活,融入語言、文化相異的社會。其中,SPI於2017年打造婦女社企品牌Muhra,透過培力難民社區中的敘利亞婦女製作耳環等手作品達到重建難民家庭的經濟自立為目的。

「在敘利亞的傳統文化中,婦女沒有工作也不需要工作,因為她們被賦予的角色與責任就是照顧家庭,養育孩子,但逃難之後婦女不得不要開始學著工作,因為她們必須想辦法增加收入以支持家庭開銷。」Summer娓娓道著當時拜訪SPI駐點社區的觀察。Summer為「來自敘利亞手作禮物」的創辦人,也是SPI在台灣的合作夥伴,他於2018年至土耳其訪談時因緣際會接觸到當地組織,便萌生可以將這些手作商品引入台灣販售的想法,「如果能透過美麗的手作商品進而讓更多原本對議題不熟悉的人們認識這群正在異鄉努力生活的難民家庭,我想這會是一件很棒的事情。」Muhra的系列耳環名為「drop earrings, no bombs」,而每個製作耳環的婦女也透過耳環的樣式設計,傳達他們背後想要訴說的故事。

營造婦女友善空間為什麼重要?
woman
Photo Credit: Small Project in Istanbul

「在Muhra工作的婦女相對更有自信,因為她們以前沒有投入工作過, 但現在不僅可以靠自己的力量支持家庭,製作的商品更是賣到世界各地,讓她們感受到自己是有能力的。」Summer解釋著Muhra的運作時提及的這段話令我印象深刻,也點出在戰後復原的實務上,營造一個讓婦女感到安心的場域的重要性。

Muhra不僅邀請專業老師培力婦女學習新技能,其提供給難民婦女的工作室是為婦女友善空間,它創造了一個語言相通的社群,讓婦女們在工作上可以互相教學與認識彼此,工作過程中也能更放鬆地與他人交流,排解離開母國後在生活上所面臨的憂鬱和壓力,透過社群的建立達到內在的心理支持;也於空間內設置兒童教室,讓婦女在工作時能確保孩子有人照顧,進而更專注地投入手作品的創作。更重要的是,婦女友善空間的設立讓有家庭的婦女在第一時間有機會走出家庭,因為在伊斯蘭文化中,男性並不習慣女性在外工作,「婦女工作」在其觀念裡本質上即不被肯認,但Muhra的運營不會刻意改變婦女的生活型態,而是透過讓婦女能兼顧家庭又可以增加收入的方式,逐步改善婦女的地位,亦達到難民家庭經濟自立的良性循環。

台灣在難民議題的參與:TaiwanCanHelp

近年來由於媒體的傳播與影響,關心中東事務或是難民議題的台灣人亦不是少數,雖然2015年這波難民潮看似離我們遙遠,但在全球化的架構之下,地緣的界線並非資訊取得的疆界,而透過上述的商業模式,讓台灣每個關注此議題的人可以透過購買成為改善世界另一端人們生活的一員。關心難民議題不僅是看見戰爭底下的「人」,也是學著如何看見他人的困境,如此我們所發現的不再只有「苦難」,而能涵存「同理」,進而共創新的契機。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