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歐協議沒過、倒閣也沒過,英國肥皂歹劇還要拖棚多久?

脫歐協議沒過、倒閣也沒過,英國肥皂歹劇還要拖棚多久?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站在歐盟的立場,英國脫歐派只說明了「不要什麼」,卻沒辦法清楚告知「要什麼」,因此後續的談判也很難有新的交集。現在版的「脫歐協議」已是歐盟的最大讓步,梅伊如果再到歐盟來談判,歐盟也不會再做讓步。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9年1月15日全世界的目光都放在英國國會,這一天英國下議院對梅伊和歐盟談妥的「脫歐協議」(Brexit Deal)進行表決,這項歷史性的決定將影響英國是否能夠在表定時間2019年3月29日準時脫離歐盟。其實,這項「脫歐協議」是在2018年11月24日簽訂,本來計劃在2018年12月11日進行表決,但當時反對聲浪高漲,示威群眾眾多,首相梅伊(Theresa May)見勢不妙,因此將表決日往後移到2019年1月15日,希望多點時間與黨內外議員溝通以獲得支持。

但事與願違,梅伊慘敗,英國國會以432票反對、202票支持的巨大差距(相差230票)否決梅伊的「脫歐協議」,成為95年來執政黨法案表決最慘重的失敗(1924年相差166票)。「脫歐協議」遭到重擊後,工黨領袖柯賓(Jeremy Corbyn)立刻提出「不信任投票」,企圖藉機奪權,但英國國會卻以306票支持、325票反對,否決了柯賓的不信任投票案,放了梅伊一馬。這樣的發展讓大家感到驚訝,未來英國脫歐這齣戲要怎麼演下去,受到各界高度關注。

梅伊通過不信任投票的三大意涵

照理說,梅伊的「脫歐協議」遭逢史上最慘的挫敗,應該過不了不信任投票這一關,但梅伊還是挺了過來,這樣的結果有三個點值得觀察:

第一、政黨政治原形畢露,保守黨與工黨在玩權力鬥爭

儘管梅伊的「脫歐協議」遭到羞辱式的失敗,街頭反脫歐的聲勢浩大,近期民調反脫歐派略佔上風,但在決定梅伊去留的不信任投票時,保守黨議員還是全員歸隊,力挺自家人,為守住保守黨執政而團結在一起,十足展現了政黨以取得執政權為目的之政黨政治精神。

北愛爾蘭民主統一黨(DUP)的貢獻亦不容小覷,悉知,目前保守黨在下議院只有317席,未達過半的320席,因此找來擁有10個席位的DUP組成聯合政府;DUP黨魁佛斯特(Arlene Foster)公開表示「會支持梅伊政府,讓梅伊有更多空間和歐盟談判出一個更好的脫歐協議」,這樣忠誠的小夥伴成為梅伊保住首相大位的關鍵少數。

第二,在Brexit亂局下,英國需要強人領導

這兩年半來,英國脫歐的發展可以用一個「亂」字來形容,而「亂世出強人」的明言卻在這個時候應驗了。英國政治菁英似乎有這樣的體認,要打強人牌,以便在脫歐談判中創造更多英國利益。在這種氛圍下,素有「現代柴契爾夫人」之稱的梅伊當然是首選。在短短的34天內,梅伊經歷了兩次不信任投票,除了這次的「國會不信任投票」外,2018年12月12日保守黨內的不滿份子就曾發動逼宮案要梅伊交出領導權,結果117票支持、200票反對,梅伊保住了黨魁和首相的位子。

「保守黨」與「國會」接連對梅伊提出不信任投票,當然這對當事人來說是奇恥大辱,但換個角度想,能通過兩次不信任投票的人實在不多,所以梅伊應可以釋懷地做下去,在史無前例的Brexit亂局中,她能有這樣的表現已經很不容易。熬過兩次不信任投票的梅伊,未來在英國政壇上的權力將更加鞏固,其與歐盟「再談判」新脫歐協議的籌碼可望增加。

第三,梅伊的勝利,就是柯賓的失敗

「軟弱的柯賓」是英國政壇給柯賓的標籤,但英國脫歐過程讓柯賓的氣勢上揚,不過工黨不能夠延續1月15日三分之二議員反對梅伊脫歐協議的氣勢,一舉將梅伊扳倒,相當程度上反映了柯賓的領導力不能服眾。長期以來柯賓在工黨內的領導一直是被檢討的議題,2016年6月23日Brexit公投的失敗,以及2016年7月13日英國國會大選失利,都全部算在柯賓頭上。因此,在風雨飄搖不確定高的Brexit時期,領導力不夠強的柯賓很難被委以重任。所以說,這次由柯賓發起的不信任投票案,其實也是一種對柯賓自己的不信任投票,柯賓亦應深自檢討。倒閣失敗後,工黨的要奪回政權的機會更加渺茫。

RTS2B16N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英國脫歐選項有五,硬脫歐可能性大增

對於英國脫歐議題,歐盟一貫的立場就是「速戰速決」,以減少Brexit對統合動力造成影響。在歐盟眼中,有兩個時間點特別重要,一是2019年3月29日,二是2019年5月26日,前者是預定的英國脫歐時間,後者則是歐洲議會(European Parliament;EP)選舉的日子。在這兩股期限壓力下,歐盟相當期待2019年1月21日梅伊能夠提出一個能夠讓英國國會滿意的B計劃,以讓英國脫歐進程明朗化。原則上,梅伊的可能選擇有五種:

(一)舉行第二次公投:梅伊可以順應工黨或示威群眾的意願舉行第二次公投。但如果採取這個方案的話,那麼梅伊所主張的「329準時脫歐」就會破功,因為公投程序相當繁複,必須成立公投委員會、設定議題、準備票務、規劃投開票所等,最快也需要3、4個月的時間,這將使英國不能在329脫歐。此外,梅伊一直強調「將尊重2016公投結果,履行英國脫歐」;況且如果舉行第二次公投,那結果是「脫歐」還是「留歐」,誰也說不準;萬一又是脫歐派勝出的話,那不是白忙一場,又要再把現在發生的過程再走一遍嗎?所以我們可以合理判斷,梅伊應該沒有再度舉行脫歐公投的意願,是故,這個選項出現在B計劃中的可能性不大。

(二)重新大選:在與歐盟談判的過程中,出現了許多障礙,梅伊政府也陣前換將,脫歐大臣接連換了三個人,讓人覺得梅伊政府不斷地鬧內鬨,沒有一致的談判策略,因此應該換新政府,以求新的突破。再加上,梅伊的「脫歐協議」未能過關,因此又在英國政壇掀起倒閣風潮。但在柯賓倒閣失敗後,梅伊還是倫敦政治菁英眼中的最佳領導人。此外,梅伊毅力過人、戰鬥力堅強,在「脫歐協議」慘敗後,梅伊馬上宣佈「在完成英國脫歐之前,絕不下台」,這種抗戰精神讓我們更加篤定認為重新大選不是梅伊的選項。

(三)不脫歐(No Brexit): 走到現在,英國還是有懸崖勒馬放棄脫歐的可能,但前提條件是,英國國會要通過放棄脫歐的決定。悉知,英國是一個「議會至上」的國家,任何政策或法案都必須國會通過才能頒布施行,而英國政府與第三國或國際組織所簽訂的條約或協議都必須經過英國國會的追認才能生效施行。在這樣的政治制度下,英國國會是可以用英國脫歐影響國家利益的理由,撤銷脫歐申請,讓英國留在歐盟。

對於No Brexit的選項,歐盟是樂見其成,歐洲高峰會主席(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Council)圖斯克(Donald Tusk)就曾多次表達「英國可以隨時撤銷脫歐申請,留在歐盟」,一來可以立刻恢復歐盟的平靜與團結,二來可以馬上消除市場不確定性重振歐洲經濟。不過,英國是議會民主之母,議會的決定至高無上,因此,既然決定脫歐,當然沒有道理回頭推翻脫歐的決定。準此以觀,No Brexit似乎行不通。

(四)提出修訂版的「脫歐協議」:我們認為梅伊不會再拿原本的「脫歐協議」再度表決,因為近期梅伊一再要求國會議員說出心中的想法與願望,以讓梅伊能夠設計出一個能讓國會滿意的「修訂版脫歐協議」。至於新版脫歐協議的內容為何,學者專家認為「挪威附加協議模式」(Norway+)可能是個選擇。「挪威模式」是指「挪威加入以單一市場四大自由流通為內容的歐洲經濟區(EEA),享受和歐盟會員國一樣的四大自由流通待遇;然而,挪威只能參加EEA會議,但不能參與表決」,換句話說,挪威沒有決策參與權,只能照單全收。這對一向主張「奪回主權」的英國脫歐派來說,是不可能的合作模式。而「挪威附加協議模式」就是在「挪威模式」的基礎上稍做調整,希望能夠讓英國享受投票權,以滿足英國脫歐派的訴求,這直接挑戰了歐盟「不讓Brexit影響歐洲制度與利益」的基本立場,所以我們可以合理推論,歐盟不會破例對英國讓步,而接受Norway+方案。

(五)無協議脫歐(No Deal): 越來越多人認為「無協議脫歐」是英國最後的選擇,這當然有它的道理。從上述4個選項的分析中,我們可以清楚看到,英國脫歐議題涉及到梅伊的意志、國家主權的維護、英國國會的角色、政黨權力的角逐、以及各政黨內部的意見等,在多方錯綜複雜的較量後,第二次公投、重新大選、No Brexit與 Norway +等4個選項的可行性並不高,最有可能的結果可能是「無協議脫歐」。

站在歐盟的立場,英國脫歐派只說明了「不要什麼」,卻沒辦法清楚告知「要什麼」,因此後續的談判也很難有新的交集;況且,套一句法國總統馬克宏(Emmanuel Macron)的話「也許歐盟可以再對英國做一、兩項讓步,但我真的不認為應該要這麼做,因為我們已經對英國脫歐協議做了最大的讓步,所以歐盟將不會因為要化解英國國內的政治問題,而放棄維護歐洲的利益」,也就是說,現在版的「脫歐協議」已是歐盟的最大讓步,梅伊如果再到歐盟來談判,歐盟也不會再做讓步。

與此同時,圖斯克和歐洲執行委員會主席(President of the European Commission)容克(Jean-Claude Juncker)也預警式地表示「歐盟將持續準備因應各項可能的結果,包括無協議脫歐」;而德國外長馬斯(Heiko Maaß)也堅決地表示「德國已經準備好接受無協議脫歐。」

RTS2ARGT
Photo Credit:Reuters/達志影像

誠然,「無協議脫歐」是兩敗俱傷的高成本交易。英國毫無保障地脫離歐盟,以一個與歐盟「零關係」的第三國身份,從頭開始和歐盟發展關係,這中間關係到現今在英國投資之歐陸企業的撤離,也影響到英國各行各業的原物料供給問題,這些棘手議題將直接衝擊英國經濟,造成巨大成本。對歐盟來說,英國走了,少了140億歐元的預算收入,少了6500萬左右的人口,GDP總額也跟著少了15%左右,這些損失都讓人相當有感。

未來,英國如果真的走上「無協議脫歐」這條路,是可以考慮採取「瑞士模式」積極與歐盟建構雙邊合作關係,以迅速改善英歐關係。悉知,瑞士是一個相當重視自主權的國家,因此雖然瑞士和挪威一樣都是「歐洲自由貿易協會」(EFTA)的會員國,但瑞士卻因不想放棄決策權,而選擇不和挪威一起參加歐洲經濟區。但是,獨立於歐洲經濟區之外的瑞士,卻能夠根據自己的國家偏好與規劃,就自己有興趣的議題和歐盟談判合作方法,一年一年地累積下來,瑞士已經和歐盟簽訂了兩百多個合作協定,舉凡經貿投資、邊境管制、人員交流與警察合作,都有符合雙邊利益的合作辦法,而讓瑞士持續從歐洲統合中獲利,也讓瑞士成為歐盟重要的合作夥伴。「瑞士模式」也許是熱愛獨立主權的英國最佳的選擇。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張福昌』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