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當勞、可口可樂都靠他們,2018年「環境金害獎」頒給哪些汙染大戶?

麥當勞、可口可樂都靠他們,2018年「環境金害獎」頒給哪些汙染大戶?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黃筱歡 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環保團體查閱2018年環保署公開的違規企業,針對違規嚴重性、產業代表性、違規次數與裁罰金額等原則,挑出汙染水與空氣最嚴重的十大企業。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環保團體綠色公民行動聯盟今(21)日召開「年度環境金害獎」記者會,揭露去(2018)年汙染環境最甚的十大企業,其中不乏得過行政院國家品質獎的知名廠商,更有廣受消費者喜愛的速食供應商,環團呼籲負起企業責任,「不要只顧著拚自己的經濟,不管台灣環境!」

綠盟查閱過去一年裡環保署公開登記有案違規企業紀錄,針對違規嚴重性、產業代表性、違規次數與裁罰金額等原則,挑出汙染水與空氣最嚴重的十大企業。

綠盟研究員柯乾庸說明,去年環保署共有1853筆違反空氣汙染、2584筆違反水汙染的裁罰紀錄,空汙違規裁罰金額最高是被稱為是瓶蓋股龍頭的「宏全國際」2030萬,裁處次數最多的則是金屬業「德光熱處理公司」的20次;水汙染裁罰金額最高是永豐餘集團旗下「中華紙漿」的2161.8萬,裁處次數最多是中油的11次。

柯乾庸指出,空氣汙染多半是石化(塑膠)、金屬等產業在製作過程中違規,而這些製造空汙的企業多數落在高雄市的石化園區,可以想見對高雄環境造成很大的危害。

空汙入圍企業名單(依裁處金額排序)
空汙篇 違規企業 裁處金額 地區
1

宏全國際
(國內知名飲料包裝大廠,為可口可樂、茶裏王、原萃等公司製造瓶蓋、標籤、瓶身等)

2030萬 台中市
2

東碱(蘇澳總廠)
(肥料大廠)

620萬 宜蘭縣
3

新格發
(鋁製造業)

570萬 高雄市
4

林園先進材料
(台泥集團,合成橡膠)

520萬 高雄市
5 中油 360.6萬 高雄市

綠盟研究員曾虹文指出,飲料包裝大廠「宏全國際」在空汙裁處金額上排行第一,主要是因為有單筆2000萬的罰單,裁罰原因是繞管偷排廢氣,因此遭到重罰,而這也是《空汙法》修法後的最高裁罰金額上限。

曾虹文表示,「宏全國際」年營收175億,每年淨賺12.6億,生產據點遍佈台灣、中國、非洲、東南亞等9個國家,還獲得行政院頒發的「國家品質獎」,是國內最高品質管理榮譽,「這麼大的企業,卻在空氣汙染上沒有做好防治管理,甚至在《空汙法》修法後第1家裁罰到上限2000萬的公司。」她進一步指出,環保署公布的資料,除了裁罰之外並沒有紀錄其他懲處方法,「(宏全國際汙染被發現後)有沒有勒令停工過?我們也不知道。」

得過「永續諾貝爾獎」,中華紙漿卻是花蓮的汙染大戶

而在水汙染上,多半違規企業是金屬處理業,諸如傳統的電鍍業或是電子零件製造商。其中裁罰金額最高的「中華紙漿」(華紙),花蓮居民可能「一點也不陌生」,曾虹文表示,中華紙漿屢次因違規排放廢水上新聞,「會在水汙空汙雙雙上榜一點也不意外」。

根據綠盟統計,中華紙漿同時在水汙染和空氣汙染上,裁罰次數排行第3高 — 水汙染方面,華紙去年違規被了6次,僅次於中油的11次、台電的10次;空氣汙染也被罰了11次,僅次於「德光熱處理公司」的20次、「中油石化事業部」的16次。

不過,中華紙漿過去曾得過具代表性的「台灣企業永續獎」,更得過有永續諾貝爾獎之稱的「亞洲企業社會責任獎」,曾虹文批評,中華紙漿環境紀錄很不好,竟然能拿到這2個獎項,政府應重新思考企業責任的要求,是否包括環境汙染的考量?

另外廣受消費者歡迎的麥當勞,這次也是榜上有名。在水汙染方面,麥當勞合作的公司「碁富」雖然食品受到大家的肯定,但去年偷排廢水也被罰了953.7萬元。

水汙入圍企業名單(依裁處金額排序)
水汙篇 違規企業 裁罰金額 地區
1

中華紙漿(花蓮廠)
(所屬的永豐餘集團,生產五月花、柔情、得意等衛生紙)

2161.8萬 花蓮縣
2

金像電子(中壢廠)
(印刷電路板製造商)

1001.7萬 桃園市
3

三聖諦企業
(電鍍及電鍍器材製造商)

983.4萬 新北市
4

岱勝企業
(印刷電路板製造商)

954萬 桃園市
5

碁富食品
(食品製造業)

953.7萬 彰化縣

曾虹文表示,麥當勞作為台灣餐飲界龍頭,應該要求底下廠商負起企業環境責任。她也指出,碁富食品是多家速食連鎖品牌、美式連鎖賣場、各大零售通路的供應商,也擁有包括網路「紅龍冷凍食品」與暢銷賣場Costco的「鮮煮藝」在內的自有品牌,麥當勞的愛好者、 這些下游廠商應該一起要求碁富,負起環境保護的責任。

國營企業帶頭汙染,中油、台電雙雙上榜

另外這次得獎的企業中,也包含中油、台電等國營事業,中油及相關事業部違反空汙法次數高達40次、違反水汙法13次,空汙違規原因多是「設備異常」,或未裝置收集惡臭氣體及粒狀汙染物的處理設備,導致附近居民長期聞到惡臭及黑煙。水汙染方面,則因各加油站汙染地下水,中油的澎湖油庫去年也發生漏油事件導致地下水受汙染的事件。

綠盟副祕書長洪申翰指出,這些得獎的產業界龍頭、最大製造商,最應該帶頭做好汙染防治,也是最有條件做好環境管理的,呼籲企業不要只顧著拚自己的企業,讓外界承擔這些環境成本。

洪申翰也說,上述整理的資料都是來自政府公開的資訊,但他也表示,這也是因為民間這幾年不斷的推動,環保署才分別在前年和去年公布裁處事由,對這些企業的汙染細節才有進一步了解。

但他也指出,還有不少縣市在裁處事由上,理由寫得非常簡略,看不出來為什麼被裁罰?像是高雄林園過去曾發生失火事件,但進一步去看過往紀錄,裁罰次數雖多,但因地方政府填寫不確實,很難進一步知道企業表現,這部分要求地方政府改進。

雲林台西鄉六輕自救會會長黃源河也特地北上,表示從台北辦公室窗戶看出去,都還看得到山的顏色,但昨天回雲林,過了濁水溪,到了虎尾一帶,卻看不到斗六古坑的山,「小時候看得到綠色的山,那裡完全看不到,再往西往台西一帶更是慘,空氣汙染非常嚴重。」

黃源河說,以前大家不曉得六輕的空汙,但現在有公民監督,很多科技協助把事實釐清,請大家繼續關心這些汙染,六輕的汙染必須正確的處理,他也向雲林縣的政治人物喊話,「你們可以繼續把六輕和台塑當提款機,也可以選擇如何監督六輕,協助他們改善。」

而台塑六輕過去一向否認對地方造成汙染,不過從裁處紀錄可以看到,整個六輕廠區在過去一年被因環保法規裁處45次,其中有29次違反空汙法、4次違反水汙法。

綠盟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黃筱歡 攝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環境』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