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虎的「10年挑戰」:有些事經過10年,卻沒有變得更好

石虎的「10年挑戰」:有些事經過10年,卻沒有變得更好
圖片來源:高速公路局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失去這個物種,或許對台灣的人們來說沒什麼分別,太陽還是會升起,每天還是要吃飯睡覺。但我們是不是要等到我們的後代指著書上的圖問我們「那是什麼動物」的時候,才會驚覺原來台灣曾經有過這麼美麗的生物?

文:王作城

最近Facebook上颳起一波「10年挑戰」的旋風,雖然江湖上傳言可能是祖克柏為了收集照片的陰謀詭計,但大家還是對此趨之若鶩,紛紛放上自己過往的舊照。

絕大多數人放照片都是想讓別人稱讚自己過了10年,變好了。但有些事情,經過了10年,卻沒有變得更好。

比如台灣現存唯一的原生貓科動物,石虎。

2008年7月2日,石虎被從「珍貴稀有野生動物」調整至「瀕臨絕種野生動物」,也就是從二級保育類,變成一級保育類。象徵牠的處境更為艱難,更需要我們的幫助。

然而10年之後呢?苗栗花大錢,蓋了個沒有石虎、只有石虎圖案的石虎公園,那裡甚至是過去常紀錄到石虎的地方。等於斷了牠的生路,然後再立個紀念碑,告訴後人牠曾經來過這裡。那墳上的土,還是前瞻計畫親手填上的。

還有呢,今年(2019年)才剛開始沒多久,已經有4起石虎路殺事件,等於平均5天一次,其中一次甚至離南投的特有生物研究中心不遠。

當然,我們可以這樣想,是因為民眾對於石虎的保育意識提升了,所以看到就會通報,並不是因為被撞死的石虎變多。但也可以這麼想,因為開發地更多,把石虎的棲地切割得更破碎,牠們在想要回家,或是試圖要打獵,甚或是鞏固地盤的時候,沒有其他的路可以走,只好踏上危險的柏油路,稍不注意(或許就算注意了也沒用),過快的車速讓牠們來不及反應,就這樣連即將到來的新春都見不到。

1940年,日本著名博物學者鹿野忠雄,曾經記錄過石虎廣泛分布在全台灣的低海拔山區。全台灣1500公尺以下的區域,都可以見到這美麗的身影,那時牠是台灣小型脊椎動物最深的夢魘。到了1974年,美國學者Dale McCullough的描述中,已經改為雖然仍是全島可見,但已不普遍,在南部較常發現。歷經70年的光陰,我們今日幾乎只能在苗栗、台中、彰化、南投這幾個地方,勉強發現牠的蹤影。

科博館石虎的美麗家園特展
Photo Credit: 中央社

為什麼?花蓮台東不是都沒有開發嗎?為什麼看不到石虎了?原因在於石虎生活的地方,需要極其複雜的棲地構成,包括水源、丘陵,不是找到一片廣大的草原,就可以把石虎丟下,那是遠遠不夠的。甚至在牠的棲地內,可以些許容忍人類的存在。我們現在把這樣靠近人類,而又加上一些天然地景的環境,叫做「里山」。石虎就是生活在這樣的「里山」裡,牠們跟人類如此接近,乃至於不時會有石虎去吃雞舍的雞,或是聽到有人在哪裡「撿到」一隻石虎。

而且,石虎在外生活遇到的挑戰,遠不止於過馬路而已。走在森林裡好不容易抓到一隻獵物,結果旁邊放著捕獸夾,不小心被夾到之後,從此就少了一隻腳。或是看到地上有現成的大餐,也不顧其他的馬上吃了下去,結果越吃越不對勁,眼前一黑,牠到了天堂可能都還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中毒而死的老鼠。又或者是在路上散步,結果旁邊突然衝出幾隻狗,開始對牠狂吠狂叫,甚至群起而攻之。又或者一切看起來都好好的,但牠身上的犬小病毒,卻引牠走向死亡的車頭燈。就算牠僥倖逃過上述的這些,獵人的獵槍也還正指著牠。

作為一隻石虎,也是台灣現存唯一的原生種貓科動物,這就是牠們獲得的待遇。

目前石虎的數量不可確知,不過估計也只有500隻。最多最多,就是1000隻,岌岌可危。失去這個物種,或許對台灣的人們來說沒什麼分別,太陽還是會升起,每天還是要吃飯睡覺。但我們是不是要等到我們的後代指著書上的圖問我們「那是什麼動物」的時候,才會驚覺原來台灣曾經有過這麼美麗的生物?才又來吶喊「為什麼保護不早一點開始」,又要空自悔恨流淚?

徐耀昌縣長,把石虎當吉祥物當然很好,但是我真心希望石虎不只是吉祥物,可以真的保育。林明溱縣長,您知道特生中心就在集集吧?至於盧秀燕市長,前任林佳龍市長任內沒通過的《石虎保育自治條例》,您有辦法嗎?

各位,或許下次在撫摸路上的貓,對牠說好可愛的時候,可以想到台灣也有原生的貓科動物。而且,牠需要我們每一個人的幫助。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