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品味這件事》:為什麼市面上沒有更多高雅品味取向的脫口秀?

《品味這件事》:為什麼市面上沒有更多高雅品味取向的脫口秀?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要怎麼找出是哪些元素使我們的屁股律動起來?對劍橋大學心理學研究員大衛.格林堡而言,這是一道專業難題。他的研究主題就是音樂偏好與人格或思考特質之間的關係。為了研究,他和同事首先必須知道大家喜歡怎樣的音樂,然後再想辦法問出他們之所以喜歡的真正原因。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班傑明.艾雷特

回到舌上探索口味與品味的祕密

第一,你喜歡哪類音樂?第二,你知道前面那個問題多麼沒用嗎?

這是第一次約會的時候用來破冰的話題,或者該說是只有電腦才會問的問題。這種問題把重點放在過時的分類方式,而非探討你天生會受到何種協調感吸引。一旦聊天上了軌道,我們就不會繼續在喜歡哪種音樂類型的問題上打轉。畢竟音樂本身並不是讓我們隨之律動的要件。

或者就像雪莉.貝西(Shirley Bassey)與螺旋槳頭樂團(Propellerheads)在〈歷史重演〉(History Repeating)裡唱的那樣,「有些人如果不知道是誰在唱歌,就不會跳舞/何必問你的腦袋?搖擺的是你的屁股。」

那麼,要怎麼找出是哪些元素使我們的屁股律動起來?對劍橋大學心理學研究員大衛.格林堡(David Greenberg)而言,這是一道專業難題。他的研究主題就是音樂偏好與人格或思考特質之間的關係。為了研究,他和同事首先必須知道大家喜歡怎樣的音樂,然後再想辦法問出他們之所以喜歡的真正原因。

「以音樂類型為基礎的研究方式有一個問題:類型是根據人的理解方式制定出來的,」他說,「每個類型都有很多流派,風格各自不同。光是搖滾樂團就包含金屬製品(Metallica)(註1)、瓊妮.蜜雪兒(Joni Mitchell)(註2)、電台司令(Radiohead)(註3)、酷玩樂團(Coldplay)(註4)、討伐體制樂團(Rage Against the Machine)(註5)。所以如果你只是聽有人說:『嘿,我真的很喜歡搖滾樂』,那其實有說跟沒說差不多。」

此外更不用說,當代每個著名的音樂家都會用某些形式跨界結合好幾種不同的音樂類型。泰勒絲(Taylor Swift)從鄉村樂跨至流行樂;肯伊.威斯特(Kanye West)從嘻哈跨到電音;「怪人奧爾」揚科維奇(“Weird Al" Yankovic)更先從波爾卡舞曲(polka)(註6)跨到饒舌,再跨回波爾卡舞曲。這些音樂家全都樹立了自己的音樂類型,而且如果你喜歡泰勒絲,無論她接下來要做怎樣的嘗試,你很可能都會繼續買帳。

況且還有一種可稱作斯隆效應的影響因子。加拿大樂團斯隆(Sloan)在〈哄我吧〉(Coax Me)這首歌中有一句著名的歌詞:「我討厭的不是那個樂團,而是他們的粉絲」。無論你有多喜歡新世紀音樂(New Age),你可能都不想成為「一個喜歡新世紀音樂的人」。你在劍橋研究員面前未必會誠實回答自己在沖澡時唱什麼歌。

最後一點就是:音樂無所不在。在地方新聞台從體育新聞切到氣象預報時,你可能就會跟著哼唱背景播放的迴響貝斯樂(dubstep)(註7)。休旅車廣告也經常變成著名樂團首播新歌的管道。如果你還是地方上雜貨店的常客,你甚至還可能把整張愛黛兒(Adele)(註8)的專輯聽過一遍。即使你從來都不聽歌,你對音樂的偏好也早已比自己想像的更多樣化。

為了避免這個問題,大衛.格林堡用了一套系統來研究,這套系統認為「一個人對音樂的偏好,是基於他喜愛音樂中的特定屬性,同時他又具備了特定的心理特質;因此,不能用音樂類型來劃分」。

這個系統是彼得.倫弗羅(Peter Rentfrow)、路易斯.哥德堡(Lewis Goldberg)和丹尼爾.列維廷(Daniel Levitin)設計的。目的是打破既有的音樂類型,然後再重新分類。

他們一開始問了數千人那個方向錯誤的問題:你最喜歡哪種類型的音樂?最喜歡其中的哪些子類別,分別舉例其中的哪些作品?他們從這些答案中分出了26個類別,然後再從每個類別中找出兩首相對罕見的歌(這是為了避免受試者發現自己在高中舞會時聽過),從這52首歌分別摘錄15秒,播放給另一群人聽,讓他們根據每首歌的喜好程度,分別給出1分至9分的評價。接下來透過一連串統計分析,他們找到了五個可以定義每一種音樂的因子:

  • 柔和(Mellow):適用於流行樂、軟搖滾、節奏藍調。特色是緩慢、安靜、直接。
  • 樸實(Unpretentious):適用於鄉村、搖滾。特色是浪漫與放鬆。
  • 精緻(Sophisticated):適用於古典、爵士、世界音樂。特色是伶俐而複雜。
  • 強烈(Intense)適用於喧鬧而強烈的龐克,或者重金屬樂。
  • 當代(Contemporary)適用於饒舌、電音,但也適用於爵士樂。

這五個因子的英文字首剛好拼成了MUSIC(音樂)這個字。開發這個模型的研究員,用它來研究音樂是怎麼呼應一個人的個人特質、認知能力與政治立場。

同一批研究者之中,某些人也嘗試用同樣的模型來實驗各種其他的文化產物。本書正是在這樣的模型框架中誕生的。彼得.倫弗羅、路易斯.哥德堡、蘭.茲爾卡(Ran Zilca)在2011年的論文〈聆聽、觀看、與閱讀:娛樂偏好的結構與相關性〉(Listening, Watching, and Reading: The Structure and Correlates of Entertainment Preferences)中發現,人們的類型偏好有一種「非常清楚的因子結構」,這種結構「與所屬族群與人格特質之間有著獨特的關係」(這套系統沒辦法把英文字首拼成哪個朗朗上口的單字,真可惜)。

他們用同樣的方法,找出比音樂類型更好的分類方式:不要將每一首歌分進不同的音樂類別,而是建立一些橫跨書籍、電視、電影、音樂等各種娛樂文化產物的新分類。MUSIC分類法比音樂類型分類法更優異之處,就在於從細部檢視人們的喜好—你說自己喜歡搖滾樂,但你喜歡說謊專家合唱團(Spin Doctors)(註9)的〈兩個王子〉(Two Princes)嗎?至於倫弗羅與哥德堡的分類法,則用更宏觀的角度檢驗喜好這件事—你說自己喜歡搖滾樂,但你喜歡自然紀錄片嗎?對於謀殺片,或者喜劇小品的感覺又如何?

研究人員先從亞馬遜(Amazon)等零售商的商品類別中整理出108個類型標籤,然後將這些標籤與三位專業裁判列出的類型進行交叉比對。去除重複標籤之後,他們找到了22種音樂類型,34種書籍與雜誌類型,18種電影類型,34種電視節目類型。接下來,他們把這個列表提供給大學生與一般民眾組成的受試者,讓受試者根據對每個類型的喜好程度,從非常不喜歡到非常喜歡,分別給予1~7分的評價。

3227位受試者完成評價之後,研究人員就開始分類。這時候輪到統計學上場了,利用陡坡檢定(scree test)或方差極大化旋轉(varimax rotation)這類複雜的數學工具來整理資料。簡單來說,這些工具可以告訴我們,在每個分類變得無法區別之前,我們最多可以把受試者的回應分成多少不同的類別?

數學給了我們一幅熟悉的圖像。如果將人們的喜好分成兩群,看起來就會像是「低俗品味」與「高雅品味」。情境喜劇與動作片屬於前者,爵士樂與《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屬於後者。

如果分為三群,低俗品味就會分成研究人員所說的「社群型」與「反抗型」:情境喜劇是社群型,龐德電影是反抗型。如果拆成四群,反抗型就會分成「黑暗型」與「驚險型」,丹尼爾.克雷格(Daniel Craig)飾演的龐德是黑暗型,皮爾斯.布洛斯南(Pierce Brosnan)的○○七則是驚險型。如果分成五群,「高雅品味」也會分裂為審美型(例如爵士樂)與理性型(例如《經濟學人》)。

但超過五群之後,分類就會變得太瑣碎而不實用。利用數學方法可看出,三群或五群的分類方式最清楚。研究人員為了保留更多關於人的偏好的線索,最後選了五群的分類法。

我們在這裡暫停一下,像是捕龍蝦人那樣打開籠子,看看裡面有什麼:

  • 社群型(Communal):愛情電影、情境喜劇、日間脫口秀、流行音樂、醫療劇。
  • 黑暗型(Dark):龐克音樂、恐怖電影、嘻哈音樂、情色片。
  • 驚險型(Thrilling):動作片、科幻作品、警匪劇。
  • 審美型(Aesthetic):古典樂、外國片、詩、藍草音樂(bluegrass)(註10)。
  • 理性型(Cerebral):商管書、新聞節目、科學節目。

接下來,他們整理出落入每個喜好類別中的人的年齡、性別與種族,結果跟你猜的差不多。簡略地說,社群型大致上是教育程度低的女性;審美型是教育程度較高的女性;黑暗型是教育程度較高的男性;驚險型是教育程度低的男性;理智型則是年紀較大的人,可能較會是男性。

即使如此,研究人員表示他們發現「除了人口特徵之外,個性也明顯影響人在娛樂偏好中展現的差異」。

在這裡我們暫停一下,應該不難察覺這所謂新的指南帶我們來到了再熟悉也不過的老地方。這裡的許多「發現」都很像行銷界的老生常談,尤其對於文化產業人士而言更是耳熟能詳,畢竟這些知識攸關他們的收益。年長的人喜歡看「理智型」新聞,所以CNN的電視廣告一大堆都是推銷藥品的。驚險動作片主要是拍給青少年看的,所以在第三幕放一顆大火球,比鋪墊複雜的情節更為重要。而「社群型」的日間脫口秀現場永遠坐滿女性,不是沒有原因的。

這些籠統的說法都多少有一些事實根據,而且還很可能會變成自我應驗的預言。心理學的單純曝光效應(mere-exposure effect)一次又一次指出,我們會愛上自己熟悉的東西。你一旦被劃入某個類別,就很容易覺得自己屬於那個類別。

不過,你的年齡、性別、年度家戶所得加起來,並不等於你。在地圖上發現其中的規則的確有珍貴的意義,但我們還是得親自踏出去探索那片土地才行。這樣一來就能找到有效的方法思考我們目前喜愛哪些東西,接下來又會愛上怎樣的東西。首先,我們會更容易注意到某些混搭方式比較有邏輯(黑暗+驚險,例如《駭客任務》(The Matrix));另外有些就比較出人意表(社群+驚險,例如《星際大戰》)。如果要知道為什麼市面上沒有更多高雅品味取向的脫口秀?為什麼好萊塢非得把已經很有吸引力的外國電影拿來重拍一遍?看看這些分類吧。

除此之外,我們還可以把這五種類別與味覺的五個定義連結在一起,重新思索食物的味道以及對其他事物的品味:兩者之間,到底存在什麼差異?

註釋:

  1. 譯註:著名重金屬樂團,鞭笞金屬樂(Thrash Metal)的開創者。多次獲音樂大獎。
  2. 譯註:1960年代的重要創作歌手,引入許多不同樂風,並開創大量的新吉他和弦。
  3. 譯註:著名另類搖滾(Alternative Rock)樂團。情感強烈,堅持實驗性,經常關注社會議題。
  4. 譯註:見《品味這件事》第二章。
  5. 譯註:著名饒舌金屬(rap-metal)與另類金屬樂團。以左派立場與政治觀點聞名,幾乎所有作品都與批判資本主義、寡占、貧窮有關。
  6. 譯註:捷克傳統舞曲,源於19世紀波希米亞。
  7. 譯註:當代電音樂風。源於1990年代末期的倫敦。
  8. 譯註:當代英國創作流行歌手。
  9. 譯註:當代美國搖滾樂團。〈兩個王子〉是1990年代前期的成名作。
  10. 譯註:1940年代的一種美國鄉村音樂。結合英倫民謠與美國爵士樂特色,曲風較為即興而清新。

相關書摘 ►《品味這件事》:「小馬迷」對《彩虹小馬》是真愛嗎?

書籍介紹

《品味這件事:為什麼你喜歡這個、不喜歡那個,從舌上五味、心理學與文化分析檢視品味的組成,探究我們對事物的好惡》,臉譜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班傑明.艾雷特
譯者:劉維人

如果你認為本書是要為讀者分析性格──飲食喜愛什麼口味的人,會有什麼樣的閱聽偏好或審美傾向?那麼你只猜對一半。當然,根據心理學中「體現的認知」觀點,有時候這兩者間是有些關聯;不過在更多時候,品味這件事遠比我們想像的還要有趣。為了揭開品味的神祕面紗,作者援引心理學、文化分析、市場調查數據等領域最新的研究,再結合目前已被廣泛承認的五大基本味:甜、酸、鹹、苦、鮮作為分類指標,歸納出舌上五味分別對應到哪些文化品味。

從電影、戲劇、文學、音樂、遊戲、話題,甚至是量販商品及名人的行事風格等──本書就四十種以上的文化產物、人物與現象進行層層分析,仔細查看他(它)們之中包含了哪些關鍵要素迎合了受眾的品味?換言之,為什麼這麼合人們的「文化味口」?這些品味因子又能再拆解成哪些細項?而我們又該如何從品味因子的抽絲剝繭過程中,更了解自己以及自己的文化審美?

臉譜12月_品味這件事_立體書封(1116)
Photo Credit:臉譜出版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書摘』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