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不是一條船》:台灣人民如何建國與制憲

《這裡不是一條船》:台灣人民如何建國與制憲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宣布獨立」是台灣建國的起點不是終點,「宣布獨立」之後,還須制憲、加入聯合國、得到國際社會承認,才能完成獨立建國,使台灣「成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目標實現。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許慶雄

台灣人民如何建國與制憲

自從「維持現狀」成為選舉口號之後,已經變成台灣各界認同的主流。事實上現狀不僅不可能維持,維持現狀的中華民國,還是阻礙台灣成為國家的最大因素。當年中華民國政府代表中國是聯合國常任理事國,美、法、日本等主要國家都在台灣設大使館,目前的現狀又如何?

由此可知,所謂維持現狀根本不可能,而且中國北京的追殺、封鎖持續強化,繼續維持現狀將使台灣陷入香港化的處境。所以現狀的中華民國是不是國家、台灣是否已經成為獨立國家等問題,台灣人民都必須明確地依國際法理論自我反思。

更重要的是,絕對不能再誤導台灣人民相信「維持現狀就是獨立」。一個國家對自己的國家獨立地位、主權,都必須「一貫持續不斷的堅持」。若是偶爾提一下兩國論、一邊一國,立刻又自認為台灣是經貿體而非國家,面對中國恐嚇,又立刻說不會宣布獨立。如此的現狀使國際社會都認為台灣不是國家。何況中華民國自我主張是政府不是國家,維持現狀就是維持漢賊不兩立的「一個中國」現狀,台灣根本無法以國家身分加入國際組織。

台灣維持現狀就是維持「一個中國」

一九一二年的中華民國,與一九四九年中華人民共和國,都自我主張是新政府,並非建立新國家。中華民國是五千年中國歷史改朝換代的「政府」之一,法理上,一九一二年中華民國的建立,是打倒了中國舊滿清政府的一個新政府,而不是脫離中國獨立,更不是消滅大清皇朝所代表的中國,建立一個名為中華民國的新國家。中華民國從來沒有主張分離獨立建立新國家,一直是一個推翻腐敗帝制的滿清政府,建立民主共和的「新政府」。

維持現狀的中華民國體制,使台灣不能成為國家,最殘酷的事實是來自於台灣內部的自我主張:一是《中華民國憲法》,二是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

民主化以後,台灣人還是依《中華民國憲法》選出中華民國的總統、立法委員。然而,依據憲法學理,《中華民國憲法》是一九四六年由包括中國大陸人民與蒙古人民在內的憲法制定權力所制定。這些人民有權制憲,當然有權廢除這部憲法,實際上也早已宣布廢除。

這一部《中華民國憲法》,不但沒有正當性、合法性,而且即使是戒嚴時期也沒有在台灣真正實施過:對內,中國國民黨一黨專制統治下,一再違反法律,竊盜公產為黨產、圖利吾黨、拿台灣人的稅金給婦聯會與救國團花用,並累積巨額財產、操控司法打壓人民,完全未把憲法放在眼裡;對外,國際社會也因為台灣擁抱著《中華民國憲法》,而認定台灣屬於中國,台灣不是國家,台灣人卻毫不在意。

民主化之後修改的《中華民國憲法》,內容仍然規定台灣不是國家,是中國的台灣地區、自由地區,修改後的憲法無法證明,台灣是與中國不同的國家。即使經過民主化之後的歷次修憲,也未曾在憲法中宣稱台灣是一個國家,中國的自由地區怎麼能夠成為一個國家。政治人物說台灣是一個主權國家,主流民意認為台灣已經獨立。但是《中華民國憲法》上明明就清楚地寫著:台灣是中國的一個地區,說得更清楚一點的話,應該說是中國的一個叛亂的自由地區,是在實施共產主義的中國之下,叛亂的一個自由地區。所以台灣若繼續實施這一部《中華民國憲法》,台灣就會繼續是中國的一部分,無法真正成為國家。

台灣政府的外交政策,一直是維持漢賊不兩立的「一個中國原則」,外交部也一直是要求世界各國,承認中華民國是合法代表全中國的政府(包括中國大陸及十多億人民),而非承認中華民國是與中國無關,是在台灣的另一個國家,實在荒謬又矛盾。

所以,兩岸的外交戰,仍然抱持著一個中國、漢賊不兩立的態度,停留在中國國家內部的「合法、非法」政府之爭。如此一來,台灣當然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的政治人物或學者專家,即便反對「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主張「台灣法地位未定」、「台灣不屬於中國」,又有何意義?

更荒謬、矛盾的現實是,中國北京政府不是要消滅中華民國,而是要繼承中華民國。由中國北京政府在聯合國的地位與世界各國的往來都在在證明:北京政府可以代表中華民國。事實上,中華民國名號對北京政權並非禁忌,依據《聯合國憲章》第二十三條,中華民國仍為中國之國號,北京政權在聯合國就是堂堂正正代表中華民國出席開會。中華民國的一切,包括國旗、國號、外匯、大使館及財產,北京政府都有權繼承使用。

更嚴重的是,在台灣維持中華民國現狀,北京政府就有權合法主張領有台灣,北京政權甚至很歡迎台灣繼續維持中華民國體制,只要是中華民國的一切,北京政權就有權利繼承,屬於中華民國的就是北京政權的。北京政權對於台灣內部維持現狀的中華民國體制,就是維持一個中國、必然無法獨立成為國家的種種理論與事實,一清二楚。北京政權之所以表面反對,只是自信滿滿地認定:台灣人會因為北京政權反對,而繼續在台灣捍衛中華民國。

因此在台灣內部捍衛中華民國,就是幫北京政權看守台灣,北京政權求之不得。一方面中華民國體制也可以阻擋台灣成為國家,台灣使用中華民國名號,北京政權也可以阻止台灣以國家身分加入國際組織,也可以要求視同港澳一樣,認定是中國台灣、中華台北。台灣維持現狀,延續中華民國體制,自我主張「一個中國」,台灣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才是最嚴重的現狀。

由此可知,台灣繼續維持《中華民國憲法》、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台灣當然無法成為國家。台灣維持現狀的中華民國體制,台灣就是中國的一部分,台灣就不可能成為獨立的國家。

建國意志是決定性關鍵

台灣要成為國家,台灣人民宣布獨立,建立國家的意志是核心中的核心。「台獨只能做不能說」是錯誤的,要完成台灣獨立,不可能全世界都不知道,只有台灣人民自己知道,國家不可能在神不知鬼不覺之中完成獨立建國。

國家必須具備領土、人民、政府等要素,但像中華民國在台灣這樣具備支配某些地域、人民,且有政府的組織型態,自行選舉總統,卻不一定是國家。因為即使具備這些成為國家的要素,如果沒有「意志」建國,積極、主動、持續的向國際社會「宣布獨立」,表明建國的決心,就不可能成為國家。

所以,英國劍橋大學國際法學者詹姆士克洛福(James Crawford)教授在其論文中指出:「雖然台灣事實上已滿足,除了國家承認以外的其他一切國家成立要件,但因為台灣政府從來沒有對外明確表示『台灣是一個有別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獨立國家』(宣布獨立),造成世界各國無法承認台灣是一個獨立的國家,所以台灣並不是一個國家。」

台灣人民要建國,首先必須廢棄一中憲法、一中外交政策的中華民國體制,之後「宣布獨立」才具備正當性合法性,才可以追求獨立成為主權國家。「宣布獨立」是台灣建國的起點,不是終點。就如同北美十三州,發表「獨立宣言」只是美國建國的起點,美國人民宣布獨立之後,一再的克服諸多的困難,才得到當時國際社會的承認,完成獨立建國。世界各國獨立建國的過程,也都是如此。

「宣布獨立」的真正意義

一、宣布獨立之後,政府仍然必須持續不間斷地,堅持表明獨立國家意志,積極持續地維護台灣的國格,每天都必須在各種場合,以各式各樣的方式,不斷強調台灣是獨立國家,直到獲得國際社會的承認。

二、當國際社會出現否認或反對台灣是國家的說法,政府應該立即提出反駁並抗議。台灣的政府與人民必須堂堂正正的公開修正錯誤說法,再一次強調「台灣是獨立國家」,如此才有國際法上宣布獨立的效果。

三、政府不再對外自我否認台灣是國家,也不再默認台灣不是國家。當然更不可以因為各種理由:為了加入國際組織、世界貿易組織、為了參加運動比賽、為了與中國交往等,而自我否認。

台灣要成為國家,主要問題在台灣的內部、台灣人民的意志,其次才是國際社會的支持。目前最重要的是如何使台灣人民應理解,中華民國危害台灣的理論,獨立成為國家的種種理論與必要性。如何傳播這些理論,使軍人、警察、各級公教人員、各行各業人士理解,主張廢棄中華民國不是情感上不喜愛中華民國,而是中華民國已經危害到台灣的生存,威脅到下一代的前途與希望。

必須讓台灣人民了解,維持現狀就是讓中國有合法性、正當性來併吞台灣,台灣人民的建國意志自然就會展現出來,勇敢地宣布獨立,開始建立自己的國家。

獨立的柔性策略

「宣布獨立」是台灣建國的起點不是終點,「宣布獨立」之後,還須制憲、加入聯合國、得到國際社會承認,才能完成獨立建國,使台灣「成為一個主權獨立國家」的目標實現。

以下提出幾項台灣如何成為國家柔性可行之策略:

不成文憲法:無視《中華民國憲法》,將沒有正當性、合法性的《中華民國憲法》虛化,並排除其適用,成為沒有《中華民國憲法》的台灣,實行類似英國的不成文憲法。
明確要求承認:廢棄一個中國的外交政策,任何可以使台灣成為獨立國家的外交才有意義。外交部必須明確的要求各國,承認台灣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同國家,要求對台灣作國際法上的「國家承認」。

以台灣之名申請加入聯合國:台灣如果要成為國家,取得各國承認,那麼以申請方式加入聯合國是最柔性可行之策略。當台灣外交部以新國家身分,向聯合國祕書長提出「申請加入」的時點,就是台灣向國際社會「宣布獨立」的重要時刻。

堅定立場獲取國際輿論支持:「聯合國憲章」、「賦予殖民地及人民獨立宣言」、「友好關係原則宣言」中,均清楚揭示「人民自決原則」。台灣人民站起來,主動積極地從事獨立建國運動,則世界各國的支持就不是干涉中國內政。台灣只要一貫堅持宣布是獨立國家,要取得國際社會支持並不困難。目前甚至野生動物、森林環境都予以保護重視的國際社會,怎麼可能縱容中國武力犯台,任意傷害台灣人民。

台灣要成為國家、要推動建國運動,最重要的是讓人民了解:台灣的中華民國體制是中國的叛亂體制,維持現狀就是讓中國有正當性來併吞台灣。何況台灣地區並沒有人民解放軍,台灣人民要表達建國意志很簡單,只要勇敢地對國際社會宣布就可以。

建國有愈多人支持當然愈有力量,事實上在台灣,無論國民黨、親民黨、民進黨台灣大多數人都認為台灣已經獨立,或以為中華民國在台灣是獨立國家 ,可見台灣人要有一個國家的意願是占極大多數,只是沒有認清中華民國體制是叛亂體制的事實而已。

由此可知,我們建國理念的宣揚做得還不夠,這才是重點。一般而言,台灣人只要有堅定的建國意志,建國就可以成功。因為台灣早已擁有土地、人民、政府、軍隊,可以說是人類歷史上擁有最強的獨立條件。當年印尼只憑幾百支步槍,就能脫離荷蘭獨立建國,如果像今天台灣這樣的條件都無法建國,那麼過去與現在世界上其他地區的建國運動根本不可能成功。

因此,如何運用更多的人力與資源來說明、分析台灣目前的困境與危機,促使台灣人民思考台灣及子孫未來前途,共同形成堅決的建國意志,做出宣布獨立、建國、制憲、申請入聯的明確決定,是有志於建國的台灣人民必須承擔的責任與使命。

許慶雄

畢業於台灣大學政治系,日本近畿大學法學博士,專攻憲法。現任教於淡江大學國際學院日本研究所,現職台灣憲法學會理事長。著有:《社會權論》、《憲法入門》、《憲法入門2:政府體制篇》、《憲法入門1:人權保障篇》、《國際法概論》、《憲法概論:日本政治與人權》等書。

相關書摘 ►《這裡不是一條船》:修憲或制憲?如何以法律的手段建國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這裡不是一條船:新國家運動三十週年紀念專書》,逗點文創結社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鄭南榕基金會

有人把台灣當作一塊跳板、反共基地,
甚至是海撈一筆就可以揚長而去的藏寶船,
但對更多人而言,
台灣是家,是國,這裡不是一條船。

「坐船心態與深耕心態,
這裡不是一條船,
這裡是固定在地球上的土地。」——鄭南榕

對你來說,台灣是什麼?
原本自外於大國傾軋的悠然草莽
在歷經被發現、被收編、被殖民、被割讓、被接管、被統治,甚至被屠殺的慘烈歷史後
島上的人們一度對自己的身世迷惑,以為自己應當是誰的一部分,應當是誰的跳板、誰的基地
然而當島上有人覺醒,揚旗掀起振聾發聵的新國家運動,高喊:「我是鄭南榕,我主張台灣獨立。」
卻在以自身燃起的烈焰中成為壯志未酬的英靈

在那句吶喊之後三十年,這座島上處處飄盪回聲
本書收錄三十年前曾參與新國家運動的前人憶往、島上各種不同族群的新國家期待,
以及世界各國邁向獨立的他山之石,與歷史、法律、軍事、文化、教育等各層面考量,
一次完整回答「為何獨立」與「如何獨立」的重要提問。

讀完,或許您會驚覺:
那個禁忌的字眼,也許就是因為可能成真,「他們」才會那麼害怕。

本書特色

  1. 收錄新國家運動的相關珍貴歷史照片,與近日風起雲湧的「東奧正名公投」連署小記,互相輝映。
  2. 完整收錄包括新國家運動前輩、正活躍的中生代,與年輕意見領袖的碰撞火花。
  3. 全方位取經他國獨立運動,剖析台灣獨立的可行與不可行。
getImage
Photo Credit: 逗點文創結社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