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刑民眾真的在乎「正義」嗎?他們只是滿足自己施暴的慾望而已

私刑民眾真的在乎「正義」嗎?他們只是滿足自己施暴的慾望而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私刑與正義的討論跟相關言論,有如是對這個社會的一種考驗,考驗著我們究竟有多在乎「解決社會問題」,還是只在乎「個人不滿情緒的抒發」。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你有看到肉圓爸媽的新聞嗎?」A女問。

「有,我覺得肉圓媽很可憐。家暴這種事,對被施暴者來說,不管是大人或小孩,都會造成一輩子的心理傷害。而且因為施暴者是自己的『親人』,在心理上會有很多很複雜跟矛盾的感受。因為是『親人』,就會期望被愛,但被希望愛的人用暴力傷害,不是只是『能不能逃』的問題,很多時候能不能逃,不是只是你要不要的問題,而是在那個當下你有沒有能力逃的問題。所以我對有些人那種『那你為什麼不逃走』的說法很嗤之以鼻,人不是自己面對那種情況,就會以為逃走是很簡單的事。

還有即使你成功逃走,也還是要一輩子揹負『施暴者是我的親人』的痛苦。加上華人親族的那種束縛,等到這個施暴者老了,又會有人說『天下無不是的父母』要小孩一定要跟父母和解跟原諒這種父母,那個痛苦不是外人可以體會的。

但我覺得更可怕的是那些自以為正義,真的跑去『私刑了斷』的民眾。」B女說。

「認真說,雖然對虐待小孩這件事很憤怒的當下,我也會有『想要把壞人打死』的念頭。但是讓自己稍微冷靜之後,就會想到『你揍了他只是讓他身體上受苦,但並不能解決被施暴者的困境,也不能幫助被施暴者後面要怎麼面對生活』,但我很清楚我比較希望是那要怎樣幫助有這些遭遇的人,而不是單純的『壞人應該遭受制裁』。

所以說到底『想要揍壞人』而且真的跑去揍的,與其說是一種正義,不如說這樣的行為,只是一種『滿足自己想教訓壞人』的心態,但他實質上根本稱不上是什麼正義。因為揍完以後,除了抒發『自己對壞人的不滿』以外,根本沒有真的解決任何問題。」A女說。

肉圓沒加辣打妻兒 施暴男出面頻道歉(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對啊,我可以理解『想要揍扁壞人』的念頭,這種念頭甚至我自己都會有。但是我覺得真的跑去揍的,特別是那些本身跟當事者完全無關的民眾,他們之所以去私刑的動機,比較像是為了要私刑而私刑而聚集。」B女說完喝了一口咖啡。

「為了要私刑而私刑?我不太懂你的意思。」A女問。

「我舉一個例子喔。妳有沒有常常在陣頭看到很多的國高中生?」

「喔,有啊。」

「你覺得他們喜歡去陣頭是因為對宗教信仰有熱忱嗎?」B女問。

A女皺了皺眉頭。「誒,老實說我不覺得...我覺得那比較像一種同儕團體,就有點像有的人喜歡打online game,有時候不是因為遊戲本身多好玩,但是在遊戲裡面他們可以揪團打任務順便聊天。」

「對,那個心態是類似的。但是打online game畢竟是虛擬的,還不至於對現實生活的治安有什麼影響。

在陣頭遊街的時候,你有時候會看到這些人不戴安全帽狂飆機車,但是因為在陣頭的包裝下,警察也不太敢管。所以他們等於是在這個活動的保護傘下,去做平常不能做的事。但做這些事並不是基於什麼信仰的理由。

那些會真的群聚去私刑的人,說到底他們自己本身就有潛在想要施暴的慾望。而虐待兒童這件事確實也會激起大多數人的憤怒。所以他們只是趁著這樣的『憤怒』底下,打著正義的大旗去施暴。

因為群眾是憤怒的,所以大多數甚至也會贊成這樣的施暴是有正當性的。而警察在這時候會很為難,警察代表的是國家的力量,所以必須要去制止這樣的施暴,但是憤怒的群眾卻可能因此認定警察在保護施暴者。

但實際上這些跑去執行私刑的人,真的在乎『正義』嗎?我覺得他們只是抓到機會滿足自己想要施暴的慾望而已。」

AP16278113224254
泰國1976年的大規模流血衝突中,一位右翼學生,正要出手打一位正被警察帶上救護車的左翼受傷學生 Photo Credit: AP Photo/達志影像

A女嘆了口氣。「唉,每次看到這種新聞跟相關言論,我都會覺得,這是對這個社會的一種考驗,考驗著我們究竟有多在乎『解決社會問題』,還是只在乎『個人不滿情緒的抒發』。

因為後者只要上網嘴砲抱怨甚至真的跑去打人就好,但前者,其實很需要我們好好花時間抽絲剝繭地慢慢的去想。

我承認看到這樣的社會新聞,第一的反應也是很情緒上的感受,這是人之常情。但如果我們希望社會真的可以變得更好,那就不能讓自己的思考只停留在情緒抒發上。」

「是啊,但這真的不容易。畢竟很多時候你仔細想想,會發現解決問題的方法,要牽涉到很多人,然後牽涉到制度的改造,牽涉到現有觀念的扭轉,想完就會發現自己可以做得好像很有限。

但是如果只是要抒發不滿的情緒,並沒有真的那麼在意問題要解決的話,那在網路上嘴砲就可以了,這不是容易得多嗎?」

延伸閱讀

本文獲蒂瑪小姐咖啡館授權轉載,原文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