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肚子已經大了,還能過勒緊褲腰帶的日子嗎?

中國人肚子已經大了,還能過勒緊褲腰帶的日子嗎?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去一年以來,關於中國消費降級的話題不絕於耳,中國人似乎在政府呼籲過緊日子之前就提前勒緊褲腰帶了。俗話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今天大手大腳慣了,肚皮滾圓的中國人,真的能勒緊褲腰帶過苦日子嗎?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2018年12月28日,中國財政部長劉昆在全國財政工作會議上表示:「2019年將會實施更大規模的減稅降費,各級政府要帶頭過緊日子,大力減少、壓縮一般支出,嚴控三公經費預算,取消低效率及無效率的支出。」

2019年1月9日,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國務院常務會議上決定為小微企業減稅6000億。對此,李克強表示:「此次減稅力度最大,減稅的目的就是要直接讓利於企業,更大激發市場活力。每年減這麽大一塊稅,財政收入自然也會吃緊,各級政府和部門要把一般性支出堅決壓下來,牢固樹立過『緊日子』的思想。」

財政部長和總理先後提到了2019年政府要帶頭過緊日子,可見未來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很大。近期,中國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稱,中國能較好實現2018年經濟增長6.5%左右的預期。而在近期的一次演講中,中國人民大學國際貨幣研究所理事兼副所長向松祚稱,他看到「一個非常重要的機構的研究小組的內部報告」,兩種測算方法分別顯示,中國2018年GDP增速為1.67%甚至負值。

在經濟寒冬的背景下,中國的企業經營壓力持續增加,「活下去」成為不少企業的相互勉勵語, 大面積裁員的現象非常普遍。中國國務院為此祭出「穩就業」四大政策,即減少企業倒閉裁員、百萬青年見習計劃、協助農民工就業、財政減稅政策。

1月15日,李克強在聽取專家學者和企業界人士對《政府工作報告(徵求意見稿)》的意見建議的座談會上,對與會代表說:「不管是『刺耳』的話,甚至『扎心』的話都沒關系,請敞開來講。我們今天開這個座談會,就是要坦誠相待、暢所欲言。」他還特別強調:「我們允許經濟增速有一定的彈性浮動,但不能大起大落、更不能斷崖式下跌。」

不難發現,中國政府對未來經濟的衰退有一定認識,經濟斷崖式下跌造成的社會動蕩,無疑會威脅到中共的統治,這是他們決不能接受的。

過去一年以來,關於中國消費降級的話題不絕於耳,中國人似乎在政府呼籲過緊日子之前就提前勒緊褲腰帶了。俗話說:「由儉入奢易,由奢入儉難。」 今天大手大腳慣了,肚皮滾圓的中國人,真的能勒緊褲腰帶過苦日子嗎?

以中央政府為例,大撒幣行為一直沒有收斂

中共建政後,第一次勒緊褲腰帶過日子是在大躍進運動失敗後的三年困難時期,當時還趕上了中蘇交惡,可以說內外交困。毛澤東為了與全國人民共度難關,聲稱今後不吃肉,但是卻悄悄吃海鮮、西餐,在中央特供制度的保障下,高官們的吃穿用度依然沒有絲毫縮減。與此同時,中共繼續大力援助社會主義陣營兄弟國家。根據《中國對外經濟貿易年鑒》的數據顯示:1957年中國出口糧食209.26萬噸,而饑荒最嚴重的1958年和1959年,分別出口糧食288.34萬噸和415.75萬噸。

2018年,中國經濟增速明顯放緩,國內消費降級,社保資金缺口嚴重,農村地區有很多像「冰花男孩」這樣上學難的學生,有楊改蘭這樣的真正貧困戶得不到幫助……

但是中共依然秉持著「先人後己」的世界共產主義情懷大手筆援外,完全無視國內人民的困苦。2018年9月召開的中非第七次合作峰會上,習近平承諾再向非洲提供600億美元支持。此外,「一帶一路」計劃繼續向全球大撒幣,孔子學院依然無私為他國辦教育,國際留學生在中國繼續享受超國民待遇……

RTR3Q2SS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再以地方政府為例,既要馬兒跑得好,又不讓馬兒吃草是不可能的

中國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可以分為稅收收入和非稅收收入,地方政府的土地財政一直以來是地方財政收入的重要組成部分,但是隨著有限土地資源的枯竭,土地財政收入占比在不断降低。未來中央的減稅措施,無疑會對地方政府的財政收入造成影響。但是根據經濟學原理,政府的減稅措施有時會帶來乘數效應,即稅收減少時,對國民收入有加倍擴大的作用,從而產生宏觀經濟的擴張效應。在如今很多人持悲觀預期的背景下,這樣的乘數效應能否實現還是未知數。

節流似乎成為如今地方政府防範財政風險所能掌控的措施,但是真的能做到嗎?自從中國實行分稅制以來,地方稅收收入減少,但是地方公共服務方面的支出卻不斷增加,地方財政入不敷出的現象很普遍。2018年,湖南耒陽市政府負債累累,因为不能提供足夠的公辦教育資源,將一部分學生分流到民營學校,引發了學生和家長的大規模抗議活動。

近些年,中國地方群體性事件頻發,自從2010年,維穩經費首次超過軍費後,每年依然不斷增加。根據中國財政部公布的數據,2011年「維穩」經費預算是6244億元,國防預算為6011億元;2012年「維穩」經費增至7018億元,國防預算6703億元;2013年「維穩」經費預算達7690億元,國防預算為7201億元。後來,中國政府不再公布維穩經費總體預算。

習近平上臺後,大力推動反腐,縮減三公開支,但是隨後也出現了矯枉過正的現象。公務員的正常福利被取消,一些地方官員因此開始懶政、怠政,行政效率低下。今年一些地方政府財政吃緊,拖欠公務員工資幾個月到半年以上不等。公務員除了是中共口中為人民服務的高尚職業,也是一個人養家糊口的職業,如果連正常的收入來源都沒有,我真的很懷疑誰還能無私為人民服務。

中國有句俗語:「水至清則無魚,人至察則無徒。」廉潔奉公、政治清明固然是理想的官場狀態,但是在中國這樣一個特殊國情,公務員的獎懲制度不是很公平合理的情況下,節流可能會在其他方面造成更多損失。

再以普通的社會大眾為例,大魚大肉慣了的人真的能吃糠咽菜嗎?

中國湖南衛視有一檔生活類角色互換真人秀節目《變形記》,裡面不少家境優渥、養尊處優的城市主人公滿懷憧憬來到農村,但是現實生活的巨大落差令他们不能忍受。剛開始一段時間,他們想方設法逃跑,不惜一個人冒險走幾公裡山路,有時甚至為了一支煙打攝像組人員。

如今,在中國真正能勒緊褲腰帶過苦日子的人,應該是50歲左右,上有老下有小的那群人。大部分90後、00後出生在一個物質生活寬裕的社會,不知道勒緊褲腰帶過日子,也沒有準備好過苦日子。

最近,中國網路流傳一篇熱文《「偽精致」,正在掏空中國年輕人》,引發了很多人的共鳴。文章稱:「不知何時,精致和儀式感成了一些人的生活標準。光鮮表象下,是把物質和外表變成了生活好壞的標尺。『偽精致』,正變成擺在年輕人眼前的陷阱。」作者引用了江西大學生花上萬元改造仙女宿舍的案例,批評了如今的年輕人為了凸顯自己的價值,「打腫臉充胖子」,也要偽裝過得很好。哪怕只承擔得起B,卻非要負擔A。同時分析了「偽精致」背後是消費主義陷阱,最後呼籲年輕人看輕旁枝末節,轉換安全感來源。

一個過了一輩子苦日子的人,看到別人也和自己差不多,不會覺得自己苦日子過夠了。就像今天的朝鮮人一樣,他們依然認為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國家。而那些從苦日子過來的人,突然有一天又讓他們過苦日子,或是看到和別人的巨大差距,他們才會覺得苦日子真的過夠了。

還記得當年蘋果手機風靡中國的時候,很多人都希望有一部可以在別人面前炫耀。一位家庭不寬裕的學生,竟然悄悄將自己的腎賣了來換錢買手机,從此以後蘋果手機也被中國人戲稱為「腎機」。

一個人為了追求物質的享受,可以賣自己的器官來還錢,他傷害的是自己,暫且沒有對他人造成傷害。但是我們不能保證其他人為了不過緊日子,不會做一些傷天害理的事,尤其是在這樣一個道德嚴重滑坡、人性越來越惡的社會。

今天我們看到有人為了自己過好日子,可以拐賣婦女兒童,可以偷摘別人器官,可以將過期的疫苗打在孩子身上。

1984年6月30日,鄧小平在會見外賓時說:「社會主義要消滅貧窮。貧窮不是社會主義,更不是共產主義。」 同理,過緊日子不應該是社會主義,更不應該是共產主義。

在西方民主國家,政府不敢讓人民過緊日子,因為那是政府無能的表現,會被人民用選票趕下臺。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