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委王定宇專訪:脫節的行政院、友柯的兩難,民進黨「錯」在哪裡?

立委王定宇專訪:脫節的行政院、友柯的兩難,民進黨「錯」在哪裡?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關鍵評論網國際版在選後專訪民進黨立法委員王定宇,從民進黨選後改組計畫談到是否與柯文哲結盟的兩難,兩個月後,哪些事情成真了?又有哪些情勢發生了改變?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譯者:許睿洋

2018年11月29日,在蔡英文總統趕赴高雄收拾民進黨大敗殘局的同時,關鍵評論網訪問了民進黨籍的立法委員王定宇。王委員是民進黨深綠票倉(台南市第五選區)的重要一員,目前為立法院外交及國防委員會的成員。

我們與王委員在他辦公室進行了一場「知無不言」的討論。其中,王委員談到了關於2019年1月行政院「大整頓」的必要性,並從民進黨內找出下一屆總統大選的候選人,並修補與台北市長柯文哲及其團隊的關係。最後,則是民進黨與支持者溝通脫節的問題。


  • 關鍵:民進黨計畫如何在大選挫敗後重新贏得選民的信任?

王定宇:本次選舉的結果是一個嚴重的挫敗。相較2014年國民黨的大敗,這是截然不同的情況。民進黨已經推行了我們想要的政策,然而人民的需求與他們的滿意度之間卻有著偌大的差距,這是我們需要解決的。國民黨2014年的敗選是因為貪腐及對中國意識形態上的問題——這些理由與本次的選舉大不相同。

舉例來說,《勞動基準法》中工時的改變,或是婚姻平權的議題,我們想要做的或許是對的,但我們並未與人民好好溝通。我們開啟了太多戰場,有太多議題是我們需要防衛、需要與人們溝通我們的理念,並取得他們的支持。當我們在一項議題上失去了30%的支持率,又在另一項議題失去30%,一個接著一個。綜合起來就會演變成上周我們所見的選舉結果。

  • 關鍵:所以你的意思是,選舉的失敗是來自溝通的失敗嗎?

王定宇:不僅僅是溝通。如果你試圖教育選民什麼是對的,而不是傾聽他們的心聲,那你的態度便出了問題。

  • 關鍵:你認為行政院與立法院之間是否有脫節的問題?

王定宇:立法院應該代表人民的聲音,但過去兩年來它卻成了行政院的聲音。台灣有許多立法委員,他們該如何接受這般的混亂、誤解和人民的不滿?他們每天都在經歷這些,不只是在選舉後才如此。當你收到這樣的回應,你就必須重新檢視行政院是否需要調整他們的政策與策略。

  • 關鍵:這讓我想起了東尼•布萊爾(Tony Blair)擔任英國首相時人們對英國政府的批評,當時的他掌握了巨大的權力,使得個別的閣員難能影響政策。

王定宇:確實很像。我們成了立法院的最大黨,而當我們試著推行我們想做的事,卻不聆聽人民的聲音,對國會來說,你就失去了選民的情感。

  • 關鍵:蔡總統周一表示她認知到了自己需要改變。你認為她會改變嗎?

王定宇:本周一,我與蔡總統私下進行了一場會談。她改變的決心非常強,而為了進行年金系統改革、國軍改革、促進我們與美國及英國的關係,蔡總統一路上克服了諸多障礙。但她明白,在她與數百萬選民之間有著一條巨大的鴻溝。

蔡總統已經辭去民進黨黨主席一職。而目前掌權的這群人會有大幅度地變動,但這個月我們正在處理預算的問題。如果行政院長賴清德及所有資深官員現在遭到更換,預算審理的程序就必須從頭再開始。

一月將是蔡總統展現她認為如何弭平我們與選民之間鴻溝的最佳時機。同時,她也能檢討自己的施政以及整個行政院團隊出了什麼問題,並於一月展現出她對施政方向的重新組織。

  • 關鍵:賴院長在第一時間請辭,卻遭到慰留。關於2020年總統大選,你認為民進黨內部會有其他挑戰者嗎?

王定宇:或許吧。賴院長的部分,我知道他想要請辭,但如同我說的,這個月正值總預算審理的重要時期。賴院長將於一月對本次選舉的結果表示負責,可能透過某種形式吧(王委員笑了笑)。內閣閣員也將會有顯著的改變,而且規模將會相當龐大。但目前為止,總統大選還不是問題。如果我們現在在黨內提出這個問題,民進黨將會分裂。

  • 關鍵:但總統大選其實也沒有離得那麼遠…

王定宇:首先,我們因為地方選舉的結果而有5席的立委需要進行補選,而這將在3個月內進行。

蔡總統與柯文哲聽取西區門戶計畫簡報(1)
Photo Credit: 中央社
  • 關鍵:今早我在評論中讀到,你認為民進黨應該與柯文哲合作,以支持民進黨的候選人爭取姚文智留下的立委席次?

王定宇:我用的字是我們應該「處理」與柯的關係。

  • 關鍵:請問這是什麼意思?

王定宇:這是一個敏感的用字選擇。我們本次敗選的基本原因就是政府與人民間的鴻溝,但在技術性層面,我們則必須處理各種不同的關係。例如我們與柯文哲團隊的關係非常差,導致年輕族群不願意投給民進黨的候選人,這是我們必須處理的。這5個席次中有一個是姚文智所留下的席次,如果我們不妥善處理這層關係,柯文哲將會派出自己的候選人,而國民黨便能更容易贏得席次。

  • 關鍵:你認為柯文哲會建立自己的政治勢力?

王定宇:他能在接下來的選舉中造成破壞。

  • 關鍵:在選舉過程中,你曾說柯文哲「沒有價值」,並強力支持姚文智。你認為民進黨在台北市長選戰中對姚文智的支持是否不夠?那你有改變你對柯文哲的看法嗎?

王定宇:不,我並沒有改變我對柯文哲的看法。他並不是我們政黨的一員,因此我們無法要求他依照我們的原則行事。要「處理」與柯的關係指的是:我們能否找到可以合作的方式,無論是在一件事上合作,或是永久地合作。我們有爭執,但我們也能找出共同的立場。我支持姚文智是因為他是我們政黨推派的候選人。但黨內高層又想和柯市長保持良好的關係,使得我們的政策變得模糊又尷尬——這是個錯誤。

  • 關鍵:現在既然柯文哲(應該)連任了市長,與他合作是否會變得比較簡單?

王定宇:或許吧,但他勝選的幅度並不大……對柯文哲而言,他必須意識到,如果他失去民進黨的支持,他將會陷入非常艱難的處境。對民進黨而言,如果我們把柯文哲視為仇敵,我們的處境也會非常辛苦。人們已經紛紛開始討論該如何找到彼此的共同點並攜手合作了。

  • 關鍵:高雄的結果相當出人意料,你會把這視為是南台灣深綠勢力台獨運動的重大潰敗嗎?

王定宇:事實並非如此,韓國瑜是個非常優秀的候選人,他知道如何吸引群眾的眼球。他獲得許多的支持,包括透過親中的媒體,或是透過網路。而陳其邁的敗選則應歸咎於過去兩年來民進黨的政策傷害了支持者的感情,就像調漲香菸的價格(每包增加20元),並把這些錢用於身心障礙者的長期照護上。這樣的政策立意良善,但對勞工而言,他們會認為這只是拿走了他們的錢。這一次他們希望能教訓民進黨——我希望也就這一次!舉例而言,過去90%的機車業者都支持民進黨,但現在他們轉而支持國民黨,因為他們認為我們想要以改善空氣汙染的手段來消滅他們的產業。我們需要盡快設法改善與支持者之間的關係。

行政院會  賴揆與韓國瑜握手致意
Photo Credit: 中央社
  • 關鍵:你會怎麼做?

王定宇:首先,更換那些與人民脫節,甚至傷害人民的部會首長;其次,停止或改善那些對人民有害的法規或法律;第三,建立一個新政策,讓支持者感覺到我們確實有在傾聽他們的心聲,而這樣的政策要能在一個會期內推出,我們正致力於這個目標上。最後則是同時審慎處理與柯文哲和年輕世代,以及前總統陳水扁的深綠支持者的關係。

  • 關鍵:如果要選一項政策作為優先政策,你會選擇什麼?

王定宇:對民進黨的支持者、農民、或是在都市裡為了房租而奮鬥的年輕族群而言,我們必須要有具體作為來改善他們的生活。相較於馬英九總統的任期,我們現在的經濟表現非常地好,但人們卻感受不到。因為獲利的是大企業、大財團,而不是他們。我們的股市表現更是18年來最佳,因此現在的主要任務在於把這些利多轉移到藍領勞工的身上。強勁的經濟表現提升了政府的財政狀況,我們的稅收相當可觀,而我們必須將其用來改善年輕人和農民的生活。

  • 關鍵:對於「一邊一國連線」的未來,你有什麼看法?

王定宇:這是一個高度政治性的議題,而這也正是台灣的現實。但就當前來看,聚焦於這個議題在台灣並不是一個明智的策略。人們沒有感受到威脅——它並非立即的威脅,人們不認為在涉及地方政治時要聚焦在這個議題上。人民為民進黨上了重要的一課-我們所認為「對的事」,對人民而言不必然是對的。

  • 關鍵:最後,民進黨強調來自中國的不實訊息(disinformation)與假新聞(fake news)在這次選舉的準備階段中扮演重要角色,你認為「假新聞」是否影響了選舉結果?

王定宇:「不實訊息」在此次選戰中扮演了舉足輕重但負面的角色。民進黨將會也必須要處理這兩項議題,以保護我國的民主體制。然而,我們並不能將其視為敗選的主要原因。

本文譯編自關鍵評論網國際版,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