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婚修法路上的三項困境:人工生殖、收養制度與通姦定義

同婚修法路上的三項困境:人工生殖、收養制度與通姦定義
Photo Credit: AP / 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就台灣的同性婚姻之路而言,無論是以「專法」或「民法」的形式對其進行制度的建立與保障,都勢必至少要面對關於人工生殖、收養與通姦的三項難題和困境,但卻彷彿在主流輿論中仍缺乏著深入與細緻的討論。

文:牡羊座(國立台北大學法律學系,主筆)、蛇夫座(智庫研究員,修訂)

2018年,立法院給了台灣人民一個大大的「新年禮物」,即修正公布了《公民投票法》,不僅提案、連署與通過門檻的標準都下修,還將投票權人由20歲降為18歲。而隨之而來的是,公投提案與連署一波接著一波被送入中選會,直至同年10月中旬,就有10案得以進入投票階段。其中與「同性婚姻」有關的有3案,若加上同性教育相關的公投,就佔了公投案的半數之多,且對此議題持支持與反對立場的公民團體更各自提出公投,在該次選舉中形同「正面對決」,堪稱台灣民主發展史上的一大重頭戲。

而在同年11月24日公投結果出爐,就「同性婚姻」的這個爭議性頗大的議題,多數台灣人民選擇了「以專法處理」的這項作法。而行政院亦於11月29日也表態「尊重公投結果」,且將在3個月內提出同性婚姻的「專法」草案,送交立法院審議。這也意味著在台灣,「同性婚姻」將會以「專法」的形式出現,只不過內容仍然要依照大法官解釋第748號的意旨。但是專法的內容到底要「如何」處理同性婚姻這項制度,其實沒有想像中的簡單,縱使是以「民法」來規定也同樣會遇到許多難題——同性婚姻的這座「彩虹橋」,其路途與未來依舊充滿著坎坷與變數:

(一)「人工生殖法」的配合

說到「婚姻」或者「家庭」,其實不僅僅只是兩個人的相互結合,同時也可能包含了「親子互動」的這項價值。但也不是所有人在「生育」這件事情上都可以如此的心想事成,因此政府於民國96年通過並公佈了人工生殖法,開放了「人工生殖」這項制度。人工生殖法允許人工生殖的原因在於,夫妻一方有「事實上」的生育困難,而同性婚姻的雙方在現今的醫學技術下恰好也欠缺此種「事實上」的自然生殖可能。所以如果要達到所謂的「實質平等」,人工生殖法也必須接納同性婚姻的當事人,而不可以將之拒於門外。

目前人工生殖法仍然使用「夫」或「妻」這樣的用語,因此立法首要面對的形式問題就是修改這些對於同志不友善的詞彙。其次,現行人工生殖法是禁止「代理孕母」的,所以當事人中必須至少有一人可提供子宮。也就是說,在現行法的框架下,男同志們如果想以婚姻為前提建立與子女的法律關係,仍然必須仰賴民法的「收養」制度,但這卻是未來實務上的另一項大問題。

(二)收養制度的守門人——法院

同性婚姻在建立親子關係的方法上雖然有人工生殖的這個選項,但大多數的人應該都還是會選擇透過「收養」這個途徑來建立親子關係。尤其在現行人工生殖法的框架下,男同志們只有收養這唯一的選項,所以男同志們的收養權利是否得以落實,將取決於收養這項制度是否友善。

依照現行民法的規定,收養必須經過「法院認可」(民法第1079條第1項),而且目前收養實務上最難以預測的也是法院所下的判斷。其中對於未成年人被收養時,法院所依循的原則是「子女最佳利益」(民法第1079-1條);而成年人被收養時,所審視的上位原則則是「本生父母的利益」(民法第1079-2條)。但是這些原則都過於「抽象」而欠缺明確的指導原則,所以必須要透過法官自己的「主觀」來具體化這些原則的內容。至於這些具體化的過程其實不會出現在法院的裁定之中,通常都是將事實說明一遍,然後說自己審酌諸多客觀事實所以做出同意或不同意的結論。甚至在成年收養的限制中,只要被認為「有重大事由足認違反收養目的」,法院就可以不認可收養。但是可能連立法者自己都不知道到底什麼是「收養的目的」,更遑論法官對於收養目的的理解。所以在審酌是否許可收養時,法院的操作是非常「主觀」的,而這正是收養制度套用在同性婚姻下會遇見的最大一項難題。

2018年11月24日台灣進行全國性公投的結果,無論是反對民法同性婚姻的第10案或者是反對國中小實施同性教育的第11案,同意票的人數都衝破700萬大關。除了2008年外,這個數字都超越台灣總統直選歷屆當選人的得票數,也超過了有投票權人的三分之一。這700多萬票並非只有它數字上的意義,它的背後更代表著無數的反同意識型態擁護者。在這些擁護者中,「一夫一妻的婚姻型態」、「反對小孩了解多元性別知識」、「家庭的傳統面貌」等等都是他們的核心價值。而這不僅僅是一種藏在心裡的「主觀」意識形態,筆者認為這次公投結果已經很明顯的足以表示台灣大多數人在同性議題上的「抉擇」。同樣的,我們自然也可以相信有三分之一的法官不認為由同性所建立起的婚姻關係能夠擁有收養小孩的權利。而這也代表著,未來在三對同性伴侶申請收養許可時,至少會有一對將遭遇到否決的命運。更可笑的是,否定的原因竟然不是與收養有關的具體事實,而是他們成家的形式。

如果未來的收養制度無法處理這項問題,法院仍然會以各種「藉口」來包裝自己的意識形態,進而拒絕同性伴侶收養,但這完全是出自於自我的價值判斷,而可能與開放同性婚姻制度的目的有所扞格。或許有人會說,過去收養制度一樣有上面提到的問題,但筆者認為在現行法的框架下,收養只是作為親子關係建立的「輔助」制度而已;但對於同性婚姻而言,收養制度絕對是他們建立親子關係的「主要」橋樑;甚至對於男同志伴侶而言,收養是「唯一」能建立親子關係的途徑。

所以,同性婚姻與異性婚姻本質上的差異所導致的制度問題,並非如表面上看似單純,兩者之間的不同可能會使制度的問題量變產生質變,進而架空本身制度的目的,而這也是同性婚姻修法後必須正面對決的一項難題。如果無法消彌法官們偷渡意識形態到收養裁定之中,那同志們的收養之路可能連盡頭都看不到。

(三)「通姦」的修法命運


猜你喜歡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生活,就用科技來實現吧——你需要的健康照護服務,現正上線中
photo credit:先進醫資AdvMed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後疫情時代,零接觸服務的需求,使得智慧科技的角色愈發重要,智慧城鄉計畫與先進醫資共同推動人工智慧影像辨識技術,擴大既有的共照雲服務,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為民眾建立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

在科技不斷進步的過程中,許多過去不存在的工具,到今日已成為現實。2008年「智慧地球」的概念出現後,全球便開始推動智慧城市的發展。臺灣向來以科技之島自居,自然也不例外。在政府多年來力求數位轉型的政策下,臺灣進入了「智慧城鄉」的時代;所謂智慧城鄉,是運用大數據、物聯網、AI人工智慧等科技,串連市民、產業與地方,以創新的方式讓彼此有效溝通,並針對地方的特色和需求提供客製化服務,進而改善人民的生活品質。

把問題當作燃料,用科技強化服務力

然而,城鄉發展必然會有不均的問題,藉由科技介入、釐清現實痛點的立意雖良善,卻也無法忽視城鄉間的數位落差。在偏鄉地區因為人口流失、高齡化、科技產品使用率較城市低,數位化的腳步自然較為緩慢,向來是各項服務設施鞭長莫及之處。

先進醫資從2018年開始,在經濟部工業局「普及智慧城鄉生活應用計畫」的支持下,在高雄、屏東與澎湖發展「雄健康打造智慧樂活社區共照應用服務」(以下簡稱「雄健康」)。當時總經理黃兆聖就非常清楚,首先要解決的就是資源不足、人力不足、缺乏回饋三大問題,而數位化、智慧科技等創新力量,正好可以有效的連結偏鄉生活需求與痛點,讓在地化、客製化的服務與設施,全面提升民眾的醫療照護品質。

用最體貼的科技,讓照護範圍沒有邊界

「雄健康」計畫的目標,是在衛生所、醫療院所、長照據點、社區活動中心及商業通路等多元化的據點,設立「智慧健康照護站」,提供血壓機、血氧機、血糖機等生理量測設備的整合服務,同時還支援多種身分識別登入、數據隨身、遠距諮詢、銀髮族健康管理量表等功能,讓市民可以依自己習慣的生活圈,就近接受基礎的照護服務,並且養成定期自主量測的習慣。這些健康紀錄將會上傳雲端、整合數據,不只可以將結果傳送給自己作為提醒,在民眾實際就診時,也能成為醫生評斷的參考,協助醫護人員及早發現異常或是調整用藥,大幅降低醫療資源及人力不足的問題。

同樣對提升醫療資源與人力應用效率有幫助的還包括「雄健康」計畫中的客服機器人腳本。這個功能是針對不同客戶需求,開發多達50種服務的腳本客服機器人,用來即時解決民眾常見的健康問題。只要民眾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有疑慮,就可以詢問線上客服機器人,並獲得最初步的協助。最重要的是,這個客服機器人以國人常用的社交軟體LINE作為平台。有鑒於LINE的普及率高,使用者無需重新下載及適應新軟體,對年長者來說更是友善,使用意願便明顯提高,如此一來,為民眾所建立的個人自主健康照護服務,就這樣一步一步地建立起來了。

立基於「雄健康」在高屏地區和澎湖的發展十分順利,2021年開始便積極與臺南、臺中、高雄、屏東、金門地方政府合作,務求達到更深入、體貼的服務,發展出獨特的「健康共照雲」系統。

靈活因應疫情變化,滾動式修正共照雲服務

原本是為了打造數位醫療照護服務而發展的共照雲,參考了「雄健康」所建立的數位化照護服務內容,同樣使用LINE作為平台,目標同樣是為了解決偏鄉資源和人力不足的問題。沒想到今年五月,在傳染力更為強大的Omicron變異株的肆虐下,疫情擴散迅速,臺南市共照雲的發展也臨危受命,在短短五天之內將服務上線,主要協助民眾獲知疫情訊息、確認自身狀況,另外也提供下載居家隔離單、施打疫苗、申請補助等服務內容。在疫情猛烈的攻勢下,共照雲成為市府、醫療院所與民眾溝通、解惑的最佳橋樑,甚至做到AI快篩辨識服務,協助許多臺南偏鄉地區的民眾不需冒險接觸人群,線上就可以判斷是否確診,後續再由醫療人員介入協助,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擔心和移動。

DSC_8777
photo credit:智慧城鄉計畫
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與先進醫資總經理黃兆聖。

同時,客服機器人,也在疫情期間提供了最佳輔助。在衛生局、先進醫資和醫療院所的共同努力之下,不斷地優化、精進客服機器人腳本。無論市民為確診者、居隔者、密切接觸者⋯⋯盡可能讓每一個人都能在機器人的服務中,找到問題的解答。臺南市衛生局長許以霖表示:「對抗疫情,臺南市的目標很明確,就是要讓就診人數維持在醫療量能之下。客服機器人的出現,減輕了醫護人員疲於接電話、回答民眾問題的瑣碎流程,更能專心在照顧中、重症患者,在疫情大爆發期間不至於崩潰,如此才能真正守住所有市民的健康。」

當然,疫情是一時的,市民的健康才是長久的,「健康共照雲」的目標,是希望可以透過民眾健康紀錄的數據化,成為日常自主照護的重要幫手。下一步,先進醫資希望能跨縣市留存健康資料,成為全國性的第一線照護服務。而這些數據,都將成為中央和地方政府參考的基準,以便未來做到精準打造各縣市的特色照護服務。

以人為本,發展城鄉均好的未來

在2025年即將邁入超高齡社會的前提下,如何幫助國人健康、安心地迎向老年,已是國家與全民必須面對的重大課題。與此同時,臺灣也是一個充滿創新能量、技術發展快速的地方,所以過去所面臨的困難,今日已可以透過科技來解決。

「智慧城鄉計畫」從2018年起,持續針對地方需求,鼓勵業者提出新興解決方案,在推動健康領域方面,不僅是智慧照護,包含遠距醫療、健康量測、智慧運動以及登革熱防治等,都秉持著以人為本的初心,以科技的力量來照顧臺灣這片土地上的每一個人,透過政府和企業攜手合作,協助地方數位轉型,並降低城鄉之間的落差,共同建立一個城鄉均好、全民均享的理想未來。

經濟部工業局廣告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