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守派逆轉成功,美國最高法院5:4通過川普的「跨性別者從軍」禁令

保守派逆轉成功,美國最高法院5:4通過川普的「跨性別者從軍」禁令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2018年11月,美國司法部為避免案件審理造成長時間拖延,繞過上訴法院、直接提請最高法院就地方法院的臨時禁令作出裁決,高院隨後受理此案,因為加急審理、未就此案聽取辯論。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在美國前總統歐巴馬任內通過的允許跨性別族群從軍政策,川普上任後就揚言要改變這項政策,理由是「鉅額的醫療開銷與分裂」,當時也引發熱議,美國最高法院今(22)日投票通過川普針對跨性別族群從軍的「禁令」,其中4位自由派的法官反對,5位保守派的法官贊成,這被視為川普上任後的一大勝利。

跨性別者在美國從軍的政策

美國過去數十年來對跨性別者採取「不問不說」(Don't ask, don't tell)立場,直到前總統歐巴馬在2016年決定撤銷跨性別者不能從軍的禁令,2016年6月,時任國防部長卡特(Ashton Carter)宣布,軍隊中的跨性別人士不用再隱藏身份,可以名正言順繼續從軍。

《中央社》報導,當時美國國防部也同意自2017年10月起,現役軍人跨性別者,可獲准接受變性手術、更改性別註記,醫療費用由國防部核銷。但美軍徵募新兵時,只接受已完成變性手術滿18個月的申請者,以確保其性別認同已足夠穩定,此措施在2018年1月才剛剛正式上路。

《關鍵評論網》報導,卡特當時表示,關鍵在挑了最適合的人,假如挑選軍人不是以其軍事能力考慮,而是其他考慮,則這是個社會政策。目前軍隊中已經有跨性別者,他們具備才能且做得很好。

不過後來接任總統的川普不這麼認為,2017年7月,他在Twitter連發好幾則動態,表達他的不滿,並強調自己諮詢過軍事專家後,決定所有跨性別者不能以任何身份從軍,「我們的軍隊必須決斷、專注於勝利,不能負擔跨性別者帶來的龐大醫療開支和混亂。」

這個「政策轉彎」引發熱議,不過川普仍執意往這方向進行,《新頭殼》報導,2018年3月,川普正式簽署備忘錄,下達跨性別者參軍禁令,但是特殊情況者除外。等同逆轉歐巴馬政府的政策。

跨性別者適合當兵嗎?

《ETtoday》報導,根據公共政策非營利組織Palm Center分析,美國防部數據顯示,目前共有8980名跨性別者為美軍現役人員,約佔總人數的1%。

川普2017年宣布不允許跨性別在軍隊服役後,當時的國防部長馬提斯(Jim Mattis)也隨即制定相關規則讓這項政策更加完善,包括限制有性別焦慮,或生理性別與外在身分並不匹配的人從軍,不過當時他表示,已在服役的跨性別者可以繼續留在軍中。

根據備忘錄,馬提斯當時認為,從本質來考量,服兵役必須願意犧牲,這些人自願接受「自由上的限制」。

雖然川普以醫療支出為理由,不過《路透社》報導,美國8月有一份研究報告指出,跨性別族群在軍中,並未如川普所想的,比一般軍人花費更高的醫療支出,該報告分析美國疾病管制中心(CDC)管理的年度電話健康調查系統「危險行為因子監測系統」(BRFSS),在2014至2016年間,蒐集超過50萬名回覆的成年人當中,有6萬6677名順性別老兵、320名跨性別老兵、44萬8644名順性別一般民眾以及1898名跨性別一般民眾。

研究作者原本預估,跨性別退伍軍人的健康情況會比順性別老兵差很多,不過後來卻發現「跟本來的主要假設和先前的研究都相反,我們發現老兵之間的健康情況只有極少差別。」唯一明顯差異是,雖然獲得同樣的醫療照護,跨性別老兵比順性別的較大可能出現至少一種殘疾。

在一般民眾方面,跨性別者較難獲聘用、獲得醫療保險承保的機會也較小,自然有較大機率身體較差。研究並發現,跨性別退伍軍人比跨性別一般民眾健康,顯示「服役可能是(他們)健康的獨立社會因素」。

美國前陸軍部長曾投書《TIME》公開對川普的禁令表示反對,他認為,軍事政策應是經過周延和理性的過程來審視,但川普的調整完全沒相關的軍事理由。

他並指出,2015到2016年,五角大廈進行了調查,評估跨性別者公開服役對整體軍事實力的影響,根據調查結果,可以直接向國防部長報告,允許跨性別者在美國公開服役,對國防準備、單位凝聚力、士氣、或良好秩序和紀律,並不會造成任何重大的成本傷害或是風險。在海軍和空軍的同僚各自也有相同的結論。

翻盤關鍵:現在最高法院是川普的了

《新頭殼》報導,這次最高法院進行裁決,事前就有媒體預料禁令將過關。因為目前最高法院的9名大法官中,有5人被視為保守派、4人是自由派;果然5名保守派法官都投下贊成票,支持解除下級聯邦地方法院暫停禁制令的決定,而4名自由派法官則予以反對。

原本在川普於2018年3月頒布新禁令後,就遭到華盛頓、加州等聯邦地方法庭反對,不但下令暫停臨時禁制令,也上訴進入加州的聯邦第九巡迴法庭,《ETtoday》報導,法院曾駁回川普的禁令,司法部去(2018)年1月也曾表示不會上訴至最高法院,也不會繼續阻擋跨性別者從軍。

不過《大紀元》報導,2018年11月,美國司法部為避免案件審理造成長時間拖延,繞過上訴法院、直接提請最高法院就地方法院的臨時禁令作出裁決,最高法院隨後受理此案,因為加急審理、未就此案聽取辯論。通常,最高法院不會在程序上跨過聯邦上訴法院。

美國法界人士曾預測,最高法院形成保守派大法官占大多數的格局後,2019年可能成為具歷史性意義的一年,某些爭議性案件的審理將為未來指明風向,有望讓美國在未來幾十年堅守回歸傳統價值的方向。

最高法院的保守派法官分別是:首席大法官約翰·羅伯茨(John Roberts)、克拉倫斯·托馬斯(Clarence Thomas)、塞繆爾 ·阿利托(Samuel Alito)、尼爾·戈薩奇(Neil Gorsuch)和布雷特·卡瓦諾(Brett Kavanaugh)。

自由派法官包括:魯思·金斯伯格(Ruth Ginsburg)、斯蒂芬·布雷耶(Stephen Breyer)、艾蕾娜·卡根(Elena Kagan)和索尼婭·索托馬約爾(Sonia Sotomayor)。

其中,大法官金斯伯格現年85歲,近期接受癌症手術治療後疑仍存健康問題,現改為在家工作。外界認為川普可能有機會再次推舉一位保守派大法官。川普任期前兩年已推選了兩名保守派大法官。

這次最高法院的最新裁決引發爭議,但法院並未頒下判詞解釋原因。跨性別陸軍退役軍人克萊瑪(Charlotte Clymer)表示,「這是一種仇恨與懦弱的政策。」不過也有人力挺川普,認為該政策只是代表跨性別從軍也得符合服裝與身體上的規範。

《上報》報導,法院通過表決後,美國國防部和司法部皆分別發表聲明,表示歡迎最高法院的決定。國防部強調對跨性別人員的政策是基於專業判斷,需要確保所有軍人都可以隨時成為戰力。

目前有多起挑戰相關規定的官司,還在較低級別的法院審理,都可能會上訴至最高法院。雖然美國最高法院此次裁定川普政府勝訴,不過聯邦地方法院仍然可以繼續就政策的合法性進行審理。

《中央社》報導,目前,全球計有18個國家允許跨性別者入伍從軍。這18個允許所有性別取向認同者、在軍中「公開做自己」的國家分別是:澳洲、奧地利、比利時、玻利維亞、加拿大、捷克、丹麥、愛沙尼亞、芬蘭、法國、德國、以色列、荷蘭、紐西蘭、挪威、西班牙、瑞典、英國。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李秉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