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問外傳:張天志》:如果沒有導演技術上的疏失,足以跟《師父》相提並論

《葉問外傳:張天志》:如果沒有導演技術上的疏失,足以跟《師父》相提並論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葉問外傳:張天志》講的是一個自我放逐的武林高手,最後重新崛起的故事。在這個套路上,路線已然比傳統「大俠鋤奸伏惡、小子習武有成」的功夫片更進一步,但在電影敘事上,卻犯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葉問》三部曲,為香港近期最賣座的系列電影。《葉問3》之中的反派角色,由張晉飾演的詠春傳人張天志,相當具有存在感。在票房與口碑的催化下,以張天志為主角的外傳故事《葉問外傳:張天志》,也就應運而生。

《葉問外傳:張天志》由武行大師袁和平擔任導演,這是蠻特別的一個選擇。袁和平雖是知名的功夫片導演,但年逾七十的他,近幾年的作品雖然武打場面自是獨到,但在電影敘事上,不免缺乏新意,帶了點老舊感。而《臥虎藏龍:青冥寶劍》由於有李安的《臥虎藏龍》在前,顯得狗尾續貂的窘境。在這種狀況下,來拍攝葉問系列,是有一點口碑風險的。

但《葉問外傳:張天志》問世後,這個疑問倒是可以消除。雖然本片不算是什麼經典作品,但也頗有可觀之處。

《葉問外傳:張天志》的故事很傳統,非常的簡單。講述詠春傳人張天志被葉問打敗後,選擇退出武林,自我放逐。他先是自暴自棄,成了替黑幫辦事的地下打手,後來從良開設雜貨店,卻又因故捲入黑道糾紛。最後走出陰霾,打倒外商毒販,重喚詠春精神。

從故事的套路來看,這是個了無新意的傳統功夫片模式,七○年代所有的功夫片都以此為主。但在洪家班成家班開創功夫喜劇之後,新式的功夫片著重在「把功夫融入現代生活」。以警匪片為主的故事,讓傳統以南北兩派武術為主的動作呈現,轉化為「將武術融入搏擊之中」。電影著重在人物之上,武打只要精彩,卻不用重視由來跟套路。

但葉問系列畢竟是一個前現代的背景。在共產中國成立後,許多繼承中國武術的師傅匯集到香港,展開了一個武術流亡的局面,所以功夫招式的存在也有其必要。葉問系列除了處理香港人逃難心態之外,另一個層面也抓回港英初期,香港黑白不分、貪汙腐敗的社會情境。

而延續《葉問3》的時間點,張天志在敗於葉問之後,失去了人生目標。他放棄詠春拳,自暴自棄,背棄了「俠之大者」的武德,淪落去當黑幫打手。但他過不了內心的榮譽感,選擇當雜貨店老闆。

後來在某次見義勇為的遭遇中,他得罪了大幫派的少主,因而被捲入了黑幫的鬥爭之中。陸續發生的事件激化下,張天志重拾武德,最後為民除害。

《葉問外傳:張天志》講的是一個自我放逐的武林高手,最後重新崛起的故事。這個劇情路線已然比傳統「大俠鋤奸伏惡、小子習武有成」的功夫片更進一步,但在電影敘事上,卻犯了一個很大的問題。

電影葉問外傳張天志 張晉與楊紫瓊對戲
Photo Credit: 中央社

電影背景設定在六○年代香港,對於黑白兩道勾結的狀況和街景文化的懷舊,都做得很到位,武打場面也占了不少,這些都是影片的亮點。但問題也就出在這些亮點之外的文場。對於人情世事、張天志的處境,還有人物的描寫,都相當老套。

不管是張天志父子情深、張天志與酒吧兄妹的情義,全都用一種連續劇式、傳統套路般的場景調度來呈現。雖然功夫片自不需要講究意識流、蒙太奇、對位剪輯之類的電影藝術手法,但單就講一個故事的方式來說,幾十年來功夫電影也早有相當程度的進化,其中最大的差別就在於節奏。

電影敘事不管單線直述或多線交錯,在鏡位的變化上,節奏與30年前的電影都已不同。通常會比較明快或直接趨於複雜。葉問系列在變化上就比《葉問外傳:張天志》快很多。這種觀感也許觀眾的觀影習慣有關。慢條斯理的敘事,除了藝術片之外,通常只有連續劇或影集比較常見。

而袁和平在敘事上卻還是維持他過去電影的「慢」感。也所以每當張天志結束一場非常精采的武打之後,接續的文場就顯得十分沉悶。說趣味沒趣味,要說教也沒什麼內容,純粹成為交代劇情的過場。可說沒有多少的情緒起伏,或鋪陳情節的技術成分。

也因此張天志的表現,就成了左右電影成敗的關鍵。因為故事怎樣都跟著他走,在導演沒有以技術強化觀影體驗的狀態下,觀眾只能期待張天志有所展現。

電影前一個小時,觀眾仍然被一個武學宗師自暴自棄的情境左右,只看前一個小時,在還不知道張天志是否會重回武術精神的狀態下,會看得十分期待。但電影後面的文場,卻把整個氣勢全都減弱。

電影後段,張天志在酒吧老闆的鼓勵下,重新認清學習詠春的真意,但左右這個決定的重要場景,是個十分老套的喝酒談心的場面。照理說前面的情節,不管是跟黑道少主的對立、流離失所,或是否該為民除害等,都在驅使張天志覺醒。但因為文場處理得不夠戲劇化,使得這個重要場景變得毫無張力。但如果看袁和平過去的作品,實在也無法要求太多,單論本片的節奏與新意,已是他的生涯巔峰。

如果沒有導演技術上的疏失,《葉問外傳:張天志》將會成為足以跟《師父》相提並論的功夫片經典。

當然,本片還是有許多優點,特別是不可不看的兩大經典場景。在電影前段之中,張天志得罪黑幫少主,被放火燒雜貨店的那場格鬥。少主請來的黑道高手在大街上與張天志一戰的場面,是近年來難得一見的武打場面經典。張天志在放棄詠春之後,武術的底子還在,面對跟自己實力相近的高手,他的詠春功夫在危急時仍自然使出,但解危後卻又硬是不用詠春。

而黑道高手知道他無法逼張天志使出全力後,便在任務沒達成前就收手放他一馬。這個細膩的場面,實在十分精采,是最能展現袁和平武術指導功力的畫面。

而電影最高潮的地方,是張天志跟世界摔角冠軍巴提斯塔飾演的白粉商人對決的畫面。面對體型與力量的極大差距,張天志以一般武術無法取勝,臨危之際,體悟了酒吧老闆開導他的一席話,重回詠春傳人的身分,用詠春拳的真傳,以巧取勝,力挫堪稱格鬥界最強的職業摔角手。

根據袁和平的看法,他為了凸顯張天志跟葉問的角色差異,將葉問的開手樁「問手」,改為「膀手」,這在畫面上就賦予張天志的特別度。對上巴提斯塔的場景,武學上的日字衝拳,很難對付這種體格的高手,所以用「詠春八腳」來應戰。在詠春拳裡,八腳的用處有三,一是以腿力制敵,二是出奇制勝,攻敵無備,三是能以腿消腿,以腿迎擊敵人下路,拳打上路。

這也讓體型差距很大的兩個對手分出勝負後,仍顯得十分有說服力。畢竟氣功點穴等神話技藝,在功夫片中是很少存在的。以弱勝強,必須經過設計。

《葉問外傳:張天志》的電影成就,就建立在袁和平的武術指導上。對於一個做出《駭客任務》這樣經典動作指導的大師來說,他的每一部動作指導的電影都有不可不看的價值,光看武打場面就值回票價了。

只是這也不免讓人思考,如果把《葉問外傳:張天志》交給其他人執導,而袁和平擔任武術指導,如《葉問3》那樣,本片是不是能更上層樓?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游家權
核稿編輯:翁世航

關鍵藝文週報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