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為你好」的家暴台灣,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我是為你好」的家暴台灣,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依照官方統計,每年有10幾萬家暴案件。而隱藏在表面上的官方數字背後的,是不知道多少幾倍的龐大黑數。所以我才說,最危險的地方既不是酒店也不是賭場,而是學校及家裡。家,對很多人而言並不是什麼最後的避風港,而是監獄、牢籠。

前些日子,我的一位朋友遇上了家暴。基礎背景如下:獨女、單親、雙親自幼離婚、父親曾再婚、繼母已逝。父親為老二,上有大哥下有小弟;父親與其現任女友有酗酒習慣。嗯……隨處可見的基本款。而她的那位叔叔就是這次事件的主角。

她叔叔就是俗稱的「七逃郎」,說「兄弟」或「流氓」還太高估他了,既沒那個腦袋也沒那個實力,純粹就是個欺善怕惡的俗辣罷了,因為犯罪而坐過幾年牢大概是那傢伙唯一的人生成就。

我沒有跟她叔叔面對面接觸過,事蹟倒是聽聞不少。我朋友有一台汽車,登記在她名下,確實是屬於她的汽車。但長年以來都被那位叔叔給「借走」,借去幹嘛不知道。只知道我朋友要用車的時候幾乎都要不回來:叔叔不還,而且「爸爸腦弱」,總是勸說我朋友:「妳就讓他用又不會怎樣。」

我朋友因為叔叔借車以及父親女友的事情,與她爸產生過多次吵架,我曾介入處理過幾次。那位「阿姨」常常去她家、住在那裡過夜、跟她爸喝酒,喝完酒之後就會起酒瘋,尤其是在「她爸不在」的時候(老爸上班去),會對我朋友謾罵、挑釁、酸言酸語。

直到我親自殺去她家,跟她爸稍微講解一下什麼叫作《家庭暴力防治法》,外加看她們父女雙方大吵、各自崩潰了1、2個小時後,才達成讓那位阿姨不再住在她家,而是偶爾前來的共識。也就是說,在我眼中,她爸以前就有「縱容其它家庭成員對自己女兒施行家暴」的不良紀錄和印象在。順道一說,在那位「阿姨」的問題解決前,朋友曾「避難」在我家住了大概半年左右。

Depositphotos_80334234_m-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說回來那位叔叔。他大概是在外面跑路跑到沒得跑了,或者是躲仇家、債主什麼的……無所謂,反正那位叔叔前陣子就這麼住進了我朋友家。誇張的是,她爸讓出自己的房間,自己則非常委屈地睡在客廳(2房1廳)。

事情是這樣開始的,我朋友領養了一隻貓,一隻曾經被領養後又被「多次退貨」的貓。那隻貓常常喵喵叫(不然你要牠汪汪叫嗎),叔叔因為非常討厭那隻貓一直叫,以及「他認為我朋友對長輩(爸爸和自己)態度不好」,所以用「代替老爸教訓妳」的態度,譙了我朋友……不只一頓。過程幾乎都有錄音下來。

總共加起來將近半小時的錄音,當中有87%都在譙髒話。我很努力地聽,試圖找有沒有符合〈刑法第305條〉(恐嚇罪)構成要件的語句,很可惜的是,他嗆人都嗆一半,通通「擦邊球」,也沒有出手打人。對於沒辦法讓他「再度」享受全套刑事訴訟程序,我感到非常扼腕。

但這對我朋友而言,已經夠恐怖了,因為她本身就是曾長期就診的雙極性情緒障礙(雙相性情感疾患、或更為人知的:躁鬱症)患者。她面對的是一個因犯罪而坐過牢、情緒控管能力很差、會起酒瘋、滿口髒話威嚇、「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扁她」的叔叔。

她感到非常害怕而不敢回家,來我這裡尋求庇護,但我自己這邊最近家裡也是風波不斷;資金、人力也短缺,目前暫時喪失庇護所功能,沒辦法像以前那樣提供各種受害者或有需要者的短期或長期安置的幫助。在討論過後,我打了傳說中的113保護專線。

由於我朋友狀況差到沒辦法講電話,所以一開始由我上場代打。我要詢問的重點其實只有一項:她是否能獲得緊急安置。我對113本身並沒有什麼不滿,長達43分57秒的通話,對方那邊問了很多問題,問得很詳細,對我的各種問題也很耐心回答。不過,最終答案也毫不意外地是:沒辦法。

Depositphotos_10852661_m-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因此,當晚我安排她先暫居我女朋友家。

沒有「立即性生命危險」,不符合緊急安置條件與資格。畢竟她叔叔沒有出手打人、沒拿凶器,雖然飆罵內容……我對他如此貧乏的詞彙運用能力感到惋惜,他可以再罵更多更好的,這樣我就可以順利送他進地檢署。

113那邊最後表示會請社工與我朋友聯繫並安排訪視,然後結束通話。只是,事發到現在也超過半個月了,「並沒有任何社工訪視」。113是通報社會局了沒有錯,社工也聯繫了我朋友沒有錯,但也只是交代她持續蒐證之類的。嗯,好喔,持續蒐證。然後呢?然後就沒有然後啦!

這就是為什麼我自己對於處理這類型的事情從來不走「體制內處理程序」,因為「沒有用」。不,我對於社會局並沒有任何怨懟,身為前司法行政基層公務員,我很清楚體制的缺陷,我們人力「超級嚴重不足」,身在公門裡面的大家都是苦不堪言。軍公教醫護警消都死那麼多人了,我自己好幾次差點也猝死在辦公桌上(或下班回家路上),我當然知道。

在家暴案件上,「沒死人就不會動」,簡單來說就是這樣。並不是說公務員們不想動,而是沒辦法動。法規擺在那裡,條件、資格等等的規定、限制就擺在那裡。還有上面講到的公務員缺額沒補滿、人力嚴重不足問題最重要的:我們死到快沒人了。

我們的法警實際人數只有法定編制員額該有的不到1/4(嘿,知道嗎?我們的法官和檢察官人數加起來比法警人數還多喔),我們的警察還缺數千人,醫護與病人比例相差大到嚇死人。我們用錄事做書記官的工作,然後用工友和司機做錄事的工作。

嗯……雖說約聘和派遣是個很糟糕的東西,但最近的傾向則是連約聘和派遣都不找了,找「志工」,免錢的最讚,台灣人的最愛。不過這個以後再說。我們回到家暴。

Image of a despair teenager on the chair while the parents’s silhouettes fighting in another room on the foreground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朋友的叔叔沒有觸犯刑法,但符合〈家庭暴力防治法第2條第1款和第4款〉對於家暴的定義,家暴確認。我有問我朋友要不要聲請保護令,她說這樣就會讓她爸難做人,而她不想再讓她爸更難過。據朋友所述,在她奶奶過世時,她爸曾經答應過自己母親會照顧這個小弟。

客觀來說,她爸的人生並不好過,離婚、低薪、超時工作、過勞、慢性疾病纏身、與親族相處不融洽……。是,她爸有她爸的苦衷,但很抱歉,在本案上,本人選邊站,我站在我朋友這邊。多年以來,他的各種爛攤子總是自己的女兒在處理,弄到女兒得精神疾病,然後又縱容自己的女友和弟弟對自己女兒家暴,這嚴重讓我嘴角抽動到抽筋。

先前處理那位阿姨的事情時,我就有跟她爸提醒過:「精神傷害也算傷害,無論是故意還是過失。」單純只是我朋友體貼自己父親,不然只要我朋友同意,我就會毫不猶豫地協助她用〈刑法277(傷害罪)和284(過失傷害罪)、305(恐嚇罪)〉送他們進司法程序。

是的,傷害不分肉體和精神,只是精神上的傷害要證明其客觀可歸責性或相當因果關係有其困難。司法必須是看證據,而不是看心情,尤其是鄉民們的心情。

最近因為又死人了,很多人義憤填膺,還包圍警察局、殯儀館、地檢署。嘛,人家犯罪是人家犯罪,你們這些傢伙在做的事情也是違法甚至犯罪啊!不如先朝你們自己腦袋開上幾槍如何?反正腦洞都這麼大了,也沒差用子彈再多開幾個。

想「執行正義」?請善用〈刑法第23條(正當防衛)以及第24條(緊急避難)〉,還有〈刑事訴訟法第88條(現行犯及準現行犯逮捕)〉。但你們不會去看〈刑訴第89條跟90條〉,而「比例原則」到底是什麼大概也不懂。正當防衛跟緊急避難的眾多「爭點」更不可能知道。說是為了正義,還不如說是「吃飽太閒、藉機鬧事」才是相對精確的。

已經進入到司法程序的,就讓程序跑吧。如果真的有那種正義感跟閒功夫想為社會貢獻心力,建議先從市面上各種法普書籍和網路上的教學影片開始入手(想要更進階的,可以去大學旁聽或修學分、或購買各國考補習班的課程)。不然那不叫正義,那只是純粹的暴力!   

要做,請提昇自己的常識和知識、提高敏感度、拿起雞婆的勇氣,不要每次都等到人進了兩廳院(醫院、法院、景行廳)才開始發揮「機掰的脾氣」,自以為捍衛正義,實際上只是脫褲子放屁。

依照官方統計,每年有10幾萬家暴案件。而隱藏在表面上的官方數字背後的,是不知道多少幾倍的龐大黑數。所以我才說,最危險的地方既不是酒店也不是賭場,而是學校及家裡。家,對很多人而言並不是什麼他媽的最後的避風港,而是監獄、牢籠。家人,對很多人而言並不是什麼他媽的溫暖懷抱,而是恐懼的來源。

被害人不敢報案或者警察吃案當然非常多,但在我介入的家暴案件中,最多的其實是這種狀況:認為自己是「管教小孩,理所當然」。「我是為你好」,這面家長最愛打出的大旗,是產生家暴的最主要原因之一,比例佔最高的。

當我講解法律規範,說明他們的行為已經超出民法所賦予的懲戒權,離開了合理管教範圍,而來到家暴法的定義、甚至成為觸犯刑法的犯罪行為,通常那些家長無一例外的都惱羞成怒地對我大吼:「我是長輩!」

還有一定會出現的這句,我個人認為最經典,最能體現出「正港台灣精神」的台詞:

不要跟我講法律!

是的,親愛的朋友們,這就是台灣。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

本文經Objection-蕭奕辰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