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學生對電玩「組合技」倒背如流,卻記不住一個簡單公式?

為什麼學生對電玩「組合技」倒背如流,卻記不住一個簡單公式?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每位教師都曾有以下經驗:你自以為課上得精采絕倫、深入淺出,你舉例生動、設計問題讓學生去解,中心思想清楚明確,但是隔天學生除了你講的一個笑話和你岔題聊到的自家事之外,什麼都不記得......那麼,為什麼學生有些事記得,有些事卻記不得?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丹尼爾.威靈漢

問:記憶很神祕。你可能會失去15秒前出現的記憶,比如你站在廚房裡卻想不起進來是要拿什麼東西;但看似微不足道的回憶(如廣告)卻可能一輩子都記得。為什麼有些事情會留在記憶裡?又有哪些事情容易忘記?

答:人無法把每件經歷過的事情都儲存在記憶裡,太多事情了。那記憶系統該儲存哪些內容?一再重複的事情?那像婚禮那樣極其重要的單一事件該怎麼辦?還是該記住引發情緒的事情呢?可是那你就不會記得重要但不帶感情色彩的事件,如大部分的學校作業。記憶系統如何知道你未來需要記住的事情呢?你的記憶系統是這麼估量的:如果你仔細思考某事,你就很有可能會再思考此事,所以應該儲存起來。因此,你的記憶不是你想記住的事,也不是你努力要記住的事,而是你所思考的事。

曾有教師告訴我,教到4年級課程「地下鐵路」(美國南北戰爭前,協助南方黑奴逃往北方的脫逃網絡)單元時,他要學生烤餅乾,因為那是當時逃亡黑奴的主食。他問我對於這個功課的想法,我指出他的學生花在想餅乾和「地下鐵路」之間關係的時間大概只有40秒,其他40分鐘都在量麵粉、拌酥油等等。學生所思考的內容就是將來會記得的內容。本章所根據的認知原則如下:

記憶是思考的殘餘物。

要達到有效教學,你必須仔細留意作業會讓學生實際思考到什麼(而非你希望他們思考什麼),因為那才是他們之後會記得的。

記憶的重要

每位教師都曾有以下經驗:你自以為課上得精采絕倫、深入淺出,你舉例生動、設計問題讓學生去解,中心思想清楚明確,但是隔天學生除了你講的一個笑話和你岔題聊到的自家事之外,什麼都不記得;或是情況更糟,當你竭力保持聲音冷靜,說道:「昨天課程的重點就是一加一等於二」,學生竟然不可置信地看著你說:「啊?一加一等於二?」顯然,如果第二章的要旨是「背景知識很重要」,那我們就必須謹慎思考該怎麼讓學生學到背景知識。那麼,為什麼學生有些事記得,有些事卻記不得?

我們先來想想為什麼你會記不得某些事。假如我對你說:「你可以歸納簡述上一回你參加的專業研習嗎?」而你爽快地回答:「沒辦法耶。」為什麼你記不得?

圖3-1是我們之前看過的大腦示意圖,不過稍微複雜一點,4件事中發生了一件事。你還記得工作記憶是大腦儲存事情的地方,也就是意識的位置。環境中有許多訊息,多半我們都沒有察覺。舉例來說,當我在寫這行字時,冰箱正發出嗡嗡聲,外頭鳥兒啁啾鳴,我所坐的椅子正給我的背部施加壓力,但這些都不在我的工作記憶(也就是我的意識)中,除非我對此加以關注。如圖3-1所示,事情要進入長期記憶中,必先進入工作記憶。簡單來說:不專心就學不會!如果你研習當時在想別的事情,當然不會記得內容。

IMG-8347
Photo Credit:久石文化

訊息不只從環境中進入工作記憶,也會從長期記憶中進入工作記憶;那就是我所謂的「回想」,如箭頭上所標示。所以你想不起來還有另一個可能原因,從長期記憶提取訊息的過程失敗。我會在第四章討論原因。

第三個可能是,訊息不存在於長期記憶中,也就是被遺忘了。此處我不討論遺忘,但值得花點時間來澄清一個常見的迷思。你偶爾會聽到這種說法:大腦像一部錄影機,會鉅細靡遺記錄下所有發生在你周遭的事物,但是大多數的訊息你無法取得,也就是說,不復記憶其實是提取記憶這一環出了問題。這個理論認為,如果有恰當的提示,曾經發生在你身上的所有事都能找回。比如說,你可能以為自己對童年時的家全無印象,但當你重回故居,院子裡山茶花的香味會突破歲月的隔閡,你以為已經失去的回憶又被拉了出來,像拉出項鍊上的小飾物一樣。這樣的經驗讓你覺得任何你以為遺失的記憶都有可能追回。催眠情況下成功憶起過去種種的經驗,常用來當作支持這個理論的證據。如果找不到恰當的提示(如山茶花或其他可能事物),催眠可讓你直接探究記憶的殿堂。

縱然這個想法很吸引人,但其實是錯的。我們知道催眠並不能幫助記憶,這點很容易就能用實驗證實。只要給受試者一些東西去記,然後將半數催眠,再比較被催眠者和未被催眠者的記憶。這樣的實驗已經做過數十次,典型的結果如圖3-2所示。催眠對記憶沒有幫助。雖然催眠確實能讓你對自己的記憶有自信,但卻不能讓你的記憶更準確。

IMG-8348
Photo Credit:久石文化

另一方面的證據──恰當的提示,如山茶花香,可以找回佚失已久的記憶──就很難用實驗來證實了,不過大部分記憶研究人員相信這類記憶恢復是有可能的。但即使我們讓佚失的記憶用這種方法回復,也不代表所有看似忘卻的記憶都可以找回,只代表部分可以。總而言之,記憶研究人員找不出有任何理由相信,所有記憶都可以永久保存。

現在回到我們對於遺忘的討論。有時候你的確專注於某事上,於是訊息在工作記憶裡活躍一陣子,但卻從來沒進入長期記憶中。根據我自己的經驗,我舉幾種這類的訊息,見圖3-3。「側線」這個詞我查過不只一次,但我還是說不出那是什麼意思。你一定也有過相同的經驗,有些東西你確定你應該知道,因為你查過或聽過(所以才會存在於工作記憶內),但這些東西卻從未進入長期記憶。

IMG-8349
Photo Credit:久石文化

奇怪的是,有些事情會存在長期記憶裡好多年,儘管你根本無意去學習,而且那些事也沒有特別吸引你。比方說,為什麼我會記得1970年代大黃蜂牌鮪魚罐頭的廣告歌呢(見圖3-4)?

理解圖3-3和圖3-4之間的差異,是教育的核心問題之一,這點你絕對可以振振有詞。我們都知道,學生如果不專注就無法學習。比較弔詭的是,當學生真的專心了,卻有時候能學習,有時候不能。到底除了注意力之外,還需要什麼呢?

合理的猜測是,我們記得能引發情緒的事情。你不也比較容易記住開心雀躍的時刻,如婚禮;或是非常悲傷的時刻,如聽到911恐怖攻擊的噩耗?事實上,如果你請別人說說自己最鮮活的記憶時,他們提到的事件多半都帶有感情色彩,如第一次約會或是慶生會(如圖3-5)。

IMG-8350
Photo Credit:久石文化

我們自然地會特別注意帶有情感的事件,也可能在事後談論那些事。所以科學家進行了非常仔細的研究,結果顯示能提升記憶的真的是情感,而非一再重複想到這些事件。情感對於記憶的影響是確實存在的,研究人員也找出背後的一些生物化學機制,但情感必須要夠強才能對記憶產生影響。如果記憶必須仰賴情感,那我們對學校裡的事情應該沒什麼印象。可見只有引發情感反應的事情才會進入長期記憶,這樣的說法不太對。比較正確的說法是:引發情感反應的事情比較容易記得住,但是情感並不是學習的必要條件。

重複是另一個有助於學習的明顯方式。也許我記得30年前大黃蜂牌鮪魚罐頭的廣告歌(見圖3-4),是因為我聽了很多遍。重複非常重要,我在第五章會加以討論,但其實不是所有的重複都有用。有可能內容重複無數次,但仍無法留在你的腦海裡,舉例來說,你這輩子已經看過一美分硬幣數千次了,那可是數不清的重複。然而,你可能和多數人一樣,不太知道一美分硬幣長什麼樣子。

所以,單有重複也不夠。此外,純粹想要記住也沒有用。要是記憶真的如此該有多好:學生只要拿著書本,對自己說:「我想要記住這些內容」,然後就能如他所願,過目不忘!若真如此,你就能記住所遇過的每一個人的名字,也從不會忘記車鑰匙放在哪裡。很遺憾地,記憶並非如此,這點從一個經典實驗可以知道。受試者坐在螢幕前,螢幕上一次出現一個字,然後受試者要對每個字做出簡單的判斷(有些受試者必須說這個字是否有A或Q字母;有一些受試者必須說這些字詞是否讓他們有愉快或不愉快的聯想)。這個實驗有一點很重要,一半的受試者被告知在全部單字出現完畢後,他們須接受測驗,看看記住多少單字。實驗結果顯示,預知之後會有測驗並不能提升受試者的記憶,這點相當值得注意。其他實驗也顯示,告訴受試者他們每記一個字就能得到獎金,也沒有多大幫助。可見只是想要記住並沒有效果,或甚至根本無濟於事。

不過,這個實驗還有另一項重要發現。受試者看到每個單字時,都必須做出判斷,第一組判斷單字裡有無字母A或Q,第二組判斷單字能不能讓他們聯想到愉快或不愉快的事情。結果,第二組記住的單字量幾乎是第一組的兩倍。現在我們似乎有點頭緒了,我們發現可以讓記憶大幅提升的情況。但是為什麼去想單字給人愉快與否的感受會有所助益呢?

因為判斷愉快與否會讓你思考這個單字的意義,並思考其他與該意義相關的字詞。因此,當你看到oven(烤箱)這個字時,你可能會想到蛋糕、烤肉和你家廚房那不太靈光的烤箱等等。但如果你只需要判斷oven這個單字裡有無字母A或Q,你就完全不會想到意義。

因此,我們好像可以放心地說,針對意義進行思考對記憶有益。這種說法很接近了,但還不完全正確。1美分硬幣的例子就不符合這個原則,而且還恰恰相反。我說過,你已經看過硬幣至少幾千次,多數時間裡也都想著這枚硬幣的意義,也就是硬幣的功用,作為貨幣它所代表的價值。即使只有1美分,但對於硬幣意義的思考並不能幫助你記起硬幣的樣子。

此外,還有另一思考的角度。假設你走過學校的走廊,見到一位學生在打開的置物櫃前喃喃自語,你聽不見他在說什麼,但從他的語調可以得知他氣呼呼的。有幾件事情你可以注意:這個學生的聲音、長相,或是這個事件的意義(為什麼學生會生氣,該不該和他談談之類的)。你所想的內容會影響隔天你對這件事情的記憶。如果你只想著學生的聲音語調,隔天你大概會比較記得他的聲音,而非他的樣貌。如果你專注於視覺細節,那隔天就會記得這部分,而對學生的聲音沒印象。同樣的,如果你只想著一美分硬幣的意義,卻從來沒注意硬幣的圖案,你自然不會記得視覺細節,即使硬幣在你眼前出現幾千次。

你想什麼就會記住什麼。這麼一來,記憶是思考的殘餘物,這個結論就再清楚不過了,這其實是建立記憶系統相當合理的方式。既然你無法儲存所有事物,你該怎麼決定什麼要儲存、什麼要捨棄?你的大腦是這麼盤算的:如果你沒有用力思考某事,那你大概不會想要再想起那件事,於是就沒有儲存的必要。如果你努力思考某事,那麼未來你很有可能會想要以同樣方式再次思考。如果我看到學生時注意了他的長相,那麼他的外表就是我之後再想到該生時會想知道的部分。

關於這個顯而易見的結論,還有幾個小重點在此必須提出。首先,在學校教育中,我們通常希望學生記住事物的意義。有時候事物的外表也很重要,比如說帕德嫩神廟的外觀、貝南共和國的國土形狀,但多半時候我們希望學生去思考意義。學生在校學習的內容,有95%和意義有關,而非事物的外表或聲音。因此,教師的目標幾乎都是讓學生去思考事物意義。

相關書摘 ►「反覆練習」一直背負著惡名,到底該不該鼓勵學生這麼做?

書籍介紹

《學生為什麼不喜歡上學?認知心理學家解開大腦學習的運作結構,原來大腦喜歡這樣學》,久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丹尼爾.威靈漢
譯者:謝儀霏

大部分教師都會感到困惑,學生為什麼對課堂上的知識學習興趣缺缺,卻熱中於打電玩、滑手機,對偶像劇的劇情記得一清二楚?本書作者是美國知名認知心理學家,專攻學習和記憶,為了解開這些迷題,他透過認知心理學的研究和實驗,試著揭開人類大腦是如何習得知識和儲存記憶,以及對什麼知識有學習的偏好。

本書中作者清楚闡述了教育工作者與學生思考和學習的方式,透過大量圖表協助讀者了解大腦的運作結構和記憶程序。當教育工作者可以掌握大腦背後的運作原理,將有助於教學技巧的磨練和增進,也能提升自身的教學方法。

本書不是一本枯燥乏味的認知心理學的科普書籍,而是一本有趣又實用的指南,不只適合教師在教學上的參考,更能幫助自學者掌握學習和記憶的運作,以提高學習效能。

學生為什麼不喜歡上學_立體書封(300dpi)
Photo Credit:久石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