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覆練習」一直背負著惡名,到底該不該鼓勵學生這麼做?

「反覆練習」一直背負著惡名,到底該不該鼓勵學生這麼做?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在教育現場,精熟和鍛鍊技巧這兩個原因都很有道理。學生會練習長除法,直到熟練,可以正確解出答案。其他技巧,如寫一篇論說文,即使學生具備基本能力,也應該繼續練習,不斷精煉,以臻美善。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丹尼爾.威靈漢

問:反覆練習一直背負著惡名。反覆練習的英文「drill」原本是軍事用語,之所以拿來取代較為中立的「practice」(練習)一詞,意味著反覆練習是打著紀律訓練的旗號,而非對學生有益為出發點,進行不用動腦、討厭的操練。「drill and kill」教學法指不停操練,扼殺學生內在學習動機,亦有貶意。另一方面,教育傳統派論者認為,學生必須練習,才能遊刃有餘地掌握他們所需的事實與技巧,如5+7=12這樣的數學計算。很少教師會認為反覆練習增強了學生的動機、提高學習的樂趣。反覆練習在認知上的好處,真的值得我們冒犧牲動機的風險嗎?

答:認知系統有其瓶頸:我們腦中可以應付多種概念的範圍是有限的。比方說,心算19×6不難,但是心算184930×34004就幾乎不可能。計算步驟一樣,但計算後者時你的大腦會「空間不夠」,無法記錄數字。大腦有幾個技巧可以解決這個問題,最有效的就是練習,因為練習能降低腦力活動所需要的「空間」。本章所根據的認知原則如下:

沒有充分練習,腦力活動幾乎不可能熟練自如。

如果你連續帶球時,心裡還在想要用多大力道、該用腳的哪一面等等,那你絕不可能成為優秀的足球員。這類低階的程序一定得在不假思索下進行,給大腦騰出空間,留給如球賽策略這類的高階重要事項。同樣的,你沒辦法心算簡單的加減乘除,就不可能學好代數。有些東西學生必須練習,但不是所有內容都需要。本章我將闡述為什麼練習這麼重要,我也會討論哪類內容重要到值得練習,還有怎麼練習才能讓學生覺得最有用又有趣。

為什麼要練習?因為透過練習可以得到最基本層次的能力。兒童在父母師長的協助下練習綁鞋帶,直到可以獨立綁好鞋帶。我們也會練習既有能力,以求精益求精。職業網球選手能夠每次都發球到對手的場地,但他還是會不斷練發球,因為他想提升球速和球的落點。在教育現場,精熟和鍛鍊技巧這兩個原因都很有道理。學生會練習長除法,直到熟練,可以正確解出答案。其他技巧,如寫一篇論說文,即使學生具備基本能力,也應該繼續練習,不斷精煉,以臻美善。

練習是為了獲得能力和不斷精進,這兩大主因顯而易見,沒什麼爭議。比較參不透的是,即使你看似精熟某事,卻仍然要練習,而且練習也沒讓你更進步。怪雖怪,這類練習在學校教育中卻是不可或缺。練習能帶來三個好處:強化學習進階技巧必備的基本技巧;防止遺忘;提升知識應用能力。

練習是為了進一步學習

要瞭解練習為什麼對學生的進步那麼重要,容我提醒你思考運作的兩個事實。

圖5-1(你在第一章也看過)顯示,工作記憶是思考的場域。用新的方式組合訊息時,思考於焉產生。訊息可能從環境或你的長期記憶中提取,或兩者皆有。舉例來說,當你嘗試回答「蝴蝶和蜻蜓有什麼共通點?」這類問題時,這兩種昆蟲的特性出現在你的工作記憶裡,供你思索回答問題的比較點。

IMG-8352
Photo Credit:久石文化

然而,工作記憶有個特點,就是容量有限。如果你要同時應付太多事實,或是比較太多層面,就會忘了你在做什麼。假設我問:「butterfly(蝴蝶)dragonfly(蜻蜓)、chopstick(筷子)、pillbox(藥盒)和scarecrow(稻草人)有什麼共通點?」這個問題要比較的項目過多,你在思考藥盒和筷子之間的關聯時,可能已經忘記其他項目是什麼了。

工作記憶空間不夠是人類認知最根本的瓶頸。你可以幻想一大堆認知系統待改善之處──記憶力更準確、專注力更高、眼光更敏銳等等,但如果神燈精靈讓你許一個願來改善大腦某部分,務必要求更大的工作記憶容量。工作記憶容量大的人思考力較佳,至少是學校裡需要的那類思考。很多證據顯示這個結論為真,而且多半都遵循一簡單邏輯:測量100人工作記憶的容量,再測量他們的推理能力,看看他們在兩項測試的分數是否一致。結果令人驚奇,工作記憶容量大者,推理能力測試也得高分;工作記憶容量小者,推理測試分數較低(雖然工作記憶只是因素之一,別忘了第二章我強調過背景知識的重要)。

當然,你不可能從神燈精靈那裡獲得更大的工作記憶空間,而且因為本章討論的是練習,你可能以為我會建議學生作可以擴大工作記憶空間的練習。很遺憾,這樣的練習並不存在。根據我們所知,工作記憶容量或多或少是固定的,有多少就是多少,練習也不能改變其容量。

不過,還是有方法可以耍點花招。我在第二章用許多篇幅討論如何讓工作記憶區塊保存更多訊息,方法就是壓縮訊息。透過意義組塊,可以將數個獨立事物視為一個意義單位。不要把c、o、g、n、i、t、i、o、n字母分開儲存於工作記憶,而要把這幾個字母組合成一個意義單位,也就是「cognition」(認知)一字。一個單字在工作記憶中所占空間和一個字母是相同的。而要把字母組成單字有個前提,就是你得認識那個單字。如果字母是p、a、z、z、e、s、c、o,而你碰巧知道「pazzesco」是義大利語中「瘋狂」一字,就能有效合併字母,形成一意義單位。但如果你的長期記憶中沒有這個單字,就無法將這幾個字母拼起來。

因此,透過事實型知識,我們可以耍點心機,騙過容量有限的工作記憶。還有第二個方法:你可以讓工作記憶中處理訊息的過程更有效率,甚至有效率到不費吹灰之力處理訊息。回想你學習綁鞋帶的過程。一開始,你必須全神貫注,用盡了所有工作記憶,但隨著練習,你可以不假思索地綁鞋帶(見圖5-2)。

IMG-8353
Photo Credit:久石文化

過去占滿全部工作記憶的事情,現在幾乎不占空間。已經是大人的你,可以一邊聊天一邊綁鞋帶,甚至一邊心算數學(雖然這麼做的需求不高)。另一個常見例子我之前提過,就是開車。剛學開車時,開車占用了你所有的工作記憶。就和綁鞋帶一樣,你正在做的事占用了大腦空間,比如檢查後視鏡、注意油門或剎車踩多深以調整車速、看時速表、判斷和其他車輛的間距。請注意,此處不是要同時把很多東西(如字母)放在腦海裡,那種情況你可以藉由意義組塊增加腦力空間。在這個例子裡,你是要快速地連續做很多事。當然,有經驗的駕駛似乎完全可以應付這些事,甚至還能同時和乘客聊天。

思考過程若變得完全自動,這種不假思索的過程不太需要,甚至完全不需要工作記憶容量。這類過程發生速度快,彷彿下意識就知道接下來該做什麼。如資深駕駛瞄一眼後視鏡,檢查視野死角,就能變換車道,不用刻意去想:「好,我現在要換車道,所以得看看後視鏡,檢查盲點有無來車。」

舉個不假思索的例子,請看看圖5-3,並說出線條勾勒出的物體名。不要理會上頭的文字,直接說出圖案為何。

IMG-8354
Photo Credit:久石文化

你一定也注意到了,有些文圖一致,有些文圖不符;不符合的時候要說出圖案名稱通常比較難,因為閱歷豐富的讀者看到印刷字時,很難不去注意。閱讀是不假思索的。因此「褲子」這個單詞和你試圖要提取的文字「上衣」不一致,這樣的衝突拖慢了你的回應速度。才剛學習閱讀的小孩不會受此干擾,因為對他來說,閱讀還不是不假思索的過程。孩子看到p、a、n、t、s這些字母時,必須費盡心思(因此緩慢)找出每個字母的發音,全部拼湊起來,最後辨識出這些音組合起來形成「pants」一字。對有經驗的讀者來說,這些過程在瞬間完成,也是說明不假思索的最佳例子:

  1. 這個過程很迅速,有經驗的讀者在四分之一秒內就能讀懂常見單詞。
  2. 這個過程受到環境裡的刺激物驅使,若刺激物存在,不管你願不願意,不假思索的過程都會出現。因此,你知道若不去讀圖5-3的文字,會比較容易說出圖案的名稱,但你就是不由自主。
  3. 你不會意識到不假思索過程的每個環節,也就是說,閱讀過程的各個環節(比方說辨識字母)從來都不是有意識的行為。

「pants」一字最後進入意識中,但是要思考出「這個單字是『褲子』」所經歷的腦力過程,卻是在不知不覺中完成的。對於閱讀新手來說,這個過程大大不同,每一步都要動腦筋(「那是字母p,發『ㄆ』的音……」)。

圖5-3的例子讓我們理解不假思索的過程如何運作,但這個例子並非常態,因為例子中不假思索的過程會和我們的思考目標互相干擾。多半情況下,不假思索的過程是有助益,而非幫倒忙的,因為這種過程能給工作記憶騰出空間。之前占據工作記憶的過程現在幾乎不占空間,便能容納其他的思考。拿閱讀來說,「其他」思考包括想想字詞的真正意義。閱讀初學者緩慢費力地

讀出每個字母,再將讀音結合為單字,於是工作記憶便沒有多餘空間可以思考字詞意義(見圖5-4)。

IMG-8355
Photo Credit:久石文化

同樣的事也會發生在老練的讀者身上。我朋友高中時,老師請他朗讀一首詩,朋友朗誦完後,老師問他詩要傳達什麼意思,朋友一時茫然語塞。後來才說他都專注於朗誦時不要出錯,根本沒注意到詩的內容,他就像個小一新生,心思都放在單字讀法而非內容上。當然,當時全班哄堂大笑,雖然尷尬,但此事完全可以理解。

相關書摘 ►為什麼學生對電玩「組合技」倒背如流,卻記不住一個簡單公式?

書籍介紹

《學生為什麼不喜歡上學?認知心理學家解開大腦學習的運作結構,原來大腦喜歡這樣學》,久石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丹尼爾.威靈漢
譯者:謝儀霏

大部分教師都會感到困惑,學生為什麼對課堂上的知識學習興趣缺缺,卻熱中於打電玩、滑手機,對偶像劇的劇情記得一清二楚?本書作者是美國知名認知心理學家,專攻學習和記憶,為了解開這些迷題,他透過認知心理學的研究和實驗,試著揭開人類大腦是如何習得知識和儲存記憶,以及對什麼知識有學習的偏好。

本書中作者清楚闡述了教育工作者與學生思考和學習的方式,透過大量圖表協助讀者了解大腦的運作結構和記憶程序。當教育工作者可以掌握大腦背後的運作原理,將有助於教學技巧的磨練和增進,也能提升自身的教學方法。

本書不是一本枯燥乏味的認知心理學的科普書籍,而是一本有趣又實用的指南,不只適合教師在教學上的參考,更能幫助自學者掌握學習和記憶的運作,以提高學習效能。

學生為什麼不喜歡上學_立體書封(300dpi)
Photo Credit:久石文化

責任編輯:朱家儀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