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對安全保證書》顯示反疫苗分子如何誤解「風險」

《絕對安全保證書》顯示反疫苗分子如何誤解「風險」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反疫苗組織草擬《免疫針絕對安全保證書》,要求醫生、護士確保「絕對安全」才為子女接種疫苗,這反映了他們對「風險」這概念並不熟悉。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有博客發現本地反疫苗組織「香港免疫針關注協會」草擬了一封《免疫針絕對安全保證書》,希望要求醫生或護士簽署後才為其子女接種疫苗,認為該會旨在令醫生「知難而退」。

此外,「免疫針關注協會」的網站上亦提供一些「不同意子女注射疫苗意願書」樣本,以便家長向醫生及校長反映不為子女接種疫苗的意願。[1]

這個「免疫針關注協會」的《絕對安全保證書》及其他信件樣本,顯示出反疫苗分子如何誤解「風險」這個概念——也許更準確的說法,是對風險的誤解令他們傾向反疫苗。

要求「絕對安全」的無理

首先,根本沒有「絕對安全」的治療方式,任何有效的醫療手段都會帶來改變,自然會附帶風險。

醫療安全可影響健康甚至生命,值得以高標準嚴格對待,這一點相信所有人都同意。但如果要求「絕對安全」,結果就是,即使有一面倒的證據顯示疫苗安全,質疑者仍可以反問「你怎樣保證未來不會有事?」。

換言之,只要「免疫針關注協會」繼續認為「絕對安全」才可接受,再多的研究結果也不可能說服他們疫苗安全。提出這種無法達成的標準,其實從一開始就拒絕了改變立場的可能,也顯示他們無意分析、思考證據。

而且我相信,他們在其他事情上都不會採取「絕對安全」的標準,否則根本無法正常生活——你怎能夠確定趕上的巴士、餐廳提供的白飯絕對安全?

平衡利弊要合比例

比較合理的思考方向是,如何平衡帶來的好處和風險?

假設你患了一種「ABC」病,有人建議用藥物「XYZ」治療,而資料顯示這種「XYZ」能夠令人立即痊癒,同時顯示藥物有副作用,那麼應否服用?

答案是——單靠以上資料無從判斷。如果要全面平衡「XYZ」的好處和風險,我們得先知道有關的比例及機會率。例如實驗之中,到底有多少人立即痊癒?又有多少人出現甚麼副作用?

我們當然希望痊癒比率越高越好,因為這代表藥物越有效;另一方面,副作用自然是越輕微、越少機會出現越好。至於副作用怎樣才算嚴重,也是跟要治療的病症相符——例如跟治療輕微症狀的藥物相比,癌症藥物的副作用可能嚴重得多,但跟癌症的後果相比則相對可以接受。

Depositphotos_144938547_xl-20152
Image Credit: Depositphotos

另一個例子是X光檢查。X光的游離輻射會增加患癌風險,雖然增幅輕微,仍不應無事亂照X光檢查。與此同時,假如檢查後能得到重要資訊,及早治療增加存活機會,那麼這個好處便能抵消輕微增加的患癌風險。

如果不看比例及機率數字,單看潛在後果的話,很容易會錯判風險及好處。我們平日不會因為見到飛機失事、交通意外而拒絕坐飛機、汽車,正正是因為我們知道發生嚴重事故的機率極低,風險及不上帶來的便利。我們固然要慎防意外,但也不能杞人憂天。

了解研究方法

接下來的問題是,我們如何得知醫療手段的好處及風險?這就需要了解醫學實驗和研究結果。

以下講解一些最基本的概念。假設我們想知道一種新藥的效用和副作用,不能單靠觀察病人服藥後有否好轉、出現其他症狀等,因為這樣無法得悉變化是否源於該藥物。所以研究時最起碼需要有對照組——不服用新藥的病人——以比較藥物帶來的變化。

為令結果更加可信,研究人員還需要令服藥的實驗組和對照組盡量沒有差別,以免一些與藥物無關的因素影響結果(例如年齡、性別、病歷等),因此研究通常會把參與者隨機分配到兩個組別。

然而,病人只是「期待新藥有效」也可能會令病況稍為好轉,這種「安慰劑效應」的影響同樣需要在研究中排除,研究人員通常不會讓參與者知道自己屬於對照組抑或實驗組。在對照組的參與者也需要服用沒有療效的安慰劑或現時正在使用的藥物,以比較新藥是否更加有效。

這種對照實驗能夠讓研究人員找出特定因素的影響,不過實驗需要時間、金錢和人力,令到參與人數及實驗時間受到限制。[2]

相比之下,觀察研究透過收集統計數據,再進行對比分析來作出推論,好處是能夠分析數以十萬甚至百萬計的數據,或能看到一些小型研究無法觀察的結果,缺點則是統計上的相關無法推論出因果關係。[3]

全面比較數據,比個別故事可靠

不少反疫苗組織通常宣揚一些「孩子接種疫苗後出現症狀」的故事,意圖說明疫苗危險。缺乏全面數據比較的話,其實我們無法判斷有關症狀到底是否源於疫苗——因為有可能沒接種疫苗的人亦有一定比率出現有關症狀。

他們最常宣傳「疫苗導致自閉症」的流言。在「免疫針關注協會」的保證書中,也特別提到自閉症,顯然認為只要接種疫苗後出現有關症狀,就一定是疫苗引致。

假如疫苗真的會引起自閉症,肯定會在數據中顯示——接種疫苗者自閉症的比率應會較高。不過醫學界早已有多項大型研究,並未發現這個情況,相反,證據顯示接種疫苗跟自閉症無關。[4]

訴諸直覺、恐懼都很簡單快捷,不幸的是現實往往複雜,科學家發展出各式各樣的研究方法,都是為了在種種限制中盡可能了解真相,擺脫偏見的影響。[5]

為子女做最好選擇

疫苗可預防的疾病當中,包括麻疹這類傳播能力極高的疾病,假如沒有疫苗保護,就有可能導致這種傳染病在社區爆發。

近年不少地方都出現多宗麻疹個案,其中一大原因是疫苗接種率下降。早前世界衛生組織(WHO)列出2019年十大全球健康威脅,包括空氣污染和氣候變化、全球流感大流行、細菌病毒出現抗藥性等等,而「猶豫或拒絕接種疫苗」亦是其中之一。[6]

家長希望為子女做最好選擇,這一點不難理解,但如果因為害怕疫苗的風險——當中更包括一些被誇大甚至不存在的副作用——而導致本可預防的疾病回歸,只會是大家一起受害。

相關文章︰

註︰

  1. 詳見該會網頁,另外該保證書能否保證醫生負責亦成疑問
  2. 關於「隨機分配-安慰劑對照組-雙盲實驗」,可參考這篇文章的介紹。
  3. 觀察實驗也有極多不同種類,以處理不同的問題,亦各有其限制。
  4. 例如這項研究。
  5. 當然,人傾向相信個案,而不是數據,我們要意識到自己的限制。
  6. 詳見世界衛生組織網頁

核稿編輯︰王陽翎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Kayue』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