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告別成為禮物》:別對孩子說「他長眠了」或「離開了」,好好解釋死亡

《讓告別成為禮物》:別對孩子說「他長眠了」或「離開了」,好好解釋死亡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大人想要保護孩子是很正常的,我們不想要他們悲傷,也不想讓他們經歷臨終和死亡的困難時期。然而委婉隱喻反而更模糊了我們的焦點,讓小孩子感覺到你想隱藏祕密,其實對他們沒什麼幫助。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凱西・科特斯-米勒(Kathy Kortes-Miller)

以年齡來看孩童對死亡的理解

我曾經在研討會上遇見悲傷和死亡哲學家湯瑪斯.艾提格(Thomas Attig),當時他正好在研討會主講悲傷的學習。他分享了一句話:「如果你長大到懂得去愛,你就懂得悲傷。」這句話對大人小孩都適用。一個不到兩歲的小孩,不會真的了解死亡代表著什麼,但他們仍然受到死亡的影響。舉例來說,如果一歲半的小孩,失去了其中一位父母,他們不知道其中一位已經死了,但他們會知道他或她不見了,他們很想她/他。在這個時期,他們會需要回到日常生活,並且有其他對他們很重要的大人,依然在他們身旁。而大人們需要有耐心,讓孩子們安心,知道自己仍會被好好呵護,好好愛著。

當孩子到三、四歲的時候,他們開始懂得,死亡代表著有重要的事發生在人的身上,改變了人的生活。通常他們還不理解死亡就是終點,他們以為人死了只是暫時離開,還會再回來的。這種信念多半歸因於大人,大人常告訴孩子說「阿嬤去很遠的地方旅行了」,這個年紀的孩子還不太明白人終將一死,他們以為死是個不小心發生的事情,是可以預防或避免的。我的小姪子尼克似乎了解祖爺已經死了,可是他也仍然覺得,他還會再見到祖爺,雖然這種信念,是因為家中的宗教信仰,認為我們還會在天堂相見,但這也是因為這麼小的孩子還不能認知到,死就是結束。尼克的爸爸需要跟他解釋很多遍,祖爺不是在睡覺,祖爺也不會出現在聖誕節或其他家族聚會,祖爺沒有去旅行,他就是身體已經不行了,他已經死了。

到了五、六歲時,一個小孩對於死亡的完整概念,已經可以掌握到大部分,包含死亡就是終點,就是結束。他們知道一個人死後,是不會再回來了。雖然他們可能明白,死是永久的,但他們卻覺得那只會發生在別人的身上,舉例來說,他們的祖父母,因為阿公阿嬤們已經很老很老了。這個年紀的孩子還不曉得,每個人都會死,包括他們自己,有一天也會死,他們需要一位對他們很重要的大人,來回答他們許許多多的問題,讓他們覺得安全。

當孩子長大到九歲與十二歲之間,他們對死亡的所有面向,應該都有完整的理解了。他們知道死亡是一切的結束,也知道死亡不可避免。而且,他們所愛的人總有一天都會死。在這個時期的孩子,會對臨終的生理變化,提出挑戰性的問題,而且也會對死後的身體何去何從,感到興趣。他可能會喜歡閱讀一些有關臨終的書,也想要有機會跟醫護人員聊聊,人死的時候究竟會發生哪些事情。

當一個人進入青少年時期,他們體認到有一天,他們自己也會死。也許是一種防禦機制,也許是一種叛逆的表現,他們會裝成一副毫不在意的樣子,還會做出一些荒唐或危險的舉動。青少年有時候會對死亡進行理性的探討或將死亡浪漫化。當跟他親近的人去世時,他為了保護自己,常常故意表現得不在乎,雖然他們完全了解死亡是怎麼一回事,但要經過很多年,他們才會深刻明白臨終和死亡對他們的意義,以及他們在生命裡終將扮演的角色。青少年會想辦法將他們與死亡接觸的經驗正常化,在朋友團體中也反應良好,父母可能應該另外尋找一位值得信賴的、非權威性的大人,來跟青少年進行對話。

拆解迷思

關於孩童對臨終和死亡的理解,我們的社會充滿了迷思和誤解,我們需要一一拆解:

• 小孩什麼都不懂:孩童其實很仔細的觀察,他們信賴和親愛的大人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這是他們學習的方法。他們會感覺到,周遭的大人有些改變。他們會開始發揮想像力,依他們的年齡而有所不同,而且他們想到的畫面可能比實際的更可怕或更有害心靈,尤其是三、四歲的孩子,想像力更豐富。

• 孩子還太小:孩童其實很早就在學習臨終和死亡,我們需要依照他們的年齡和成熟度來跟他們對話,但我們必須尊重他們的問題和好奇心,例如:當小鳥死掉的時候,就是一個教學良機,讓我們就地取材,討論這個主題。

• 如果小孩子不提,我們就不講:有時候家長和大人想要保護孩子,不想讓他們傷心,而孩童對於老人,心態也是一樣。其實,孩子很有可能是在等待大人的允許,來說出對臨終和死亡的想法。他們也想確認,爸爸媽媽是願意討論這個話題的。大一點的孩子,尤其如此。他們已經觀察大人的世界很久了,他們知道在家人臨終和死亡時該說什麼、該做什麼。

孩子們可能有很多問題,也可能只有幾個問題,這些問題大致圍繞著三個主題:原因、避免之道和照顧。他們會想知道,是不是他們本身或他們做了什麼事,才造成死亡。在五、六歲的年紀,他們會很擔心,是他們的行為,讓他們惹了「麻煩」。一直到九歲或十歲,他們經常煩惱自己也會「得到」之前死者的死因,然後也死掉。他們會想要被再三保證,自己是安全的。

而最後,他們也會問問題,想了解別人的死亡對自己會有什麼影響。孩子想要覺得安穩,不管是誰去世了,都還會有人照顧他們,大人會繼續支持他們、扶養他們。

• 與其說錯話,還不如什麼都不說得好:當我們用愛與尊重跟孩子說話,其實是很少會說「錯」話的。沉默不說話對小孩來說,也是一種溝通傳達。當我們打開心胸,談論臨終和死亡時,我們會讓小孩知道,談這主題是OK的,孩子可以覺得很安全,來跟我們聊一聊。

• 有一天自然會是「對」的時候:這些對話,從來都不是容易的、直接了當的,如果正好可以機會教育的時候,請好好把握。但有時候我們不能等到孩子自然發生好奇心,我們必須主動開始。

• 孩子經常在睡覺前才問大問題:對某些孩子來說,這是拖延戰術,但對其他孩子,他們覺得躺在床上既安心又舒服,所以這是他們問問題的好時機。

當然,也有孩子什麼都不問的,他們會等信賴的大人先開始說。睡前的確是個聊天的好機會,因為感覺溫暖又安全,可靠的大人可以開始這麼說:「最近家裡發生很多事,你可能有很多疑問,有沒有什麼要問我的呢?」如果小孩默不作聲,你可以用正常的口吻,說出自己預期小孩會有的感受。「當我看到你媽媽生病,我真的很難過……」

• 小孩不應出現在臨終者的床邊:小孩子邊看邊學,我們如果正常地看待臨終和死亡,讓孩子探望我們所愛的臨終者,陪在旁邊,他們甚至可以做一些細膩的呵護工作,例如朗讀,或帶些心愛的東西來陪伴臨終者。

當然,很重要的,第一次探訪前我們要做好準備工作,大人要跟小孩解釋,等一下會看到、聽到,和聞到的東西,他們該怎麼表現,如果別人家庭或安寧病房/醫院有「規矩」的話,要如何遵守。

• 我們需要保護小孩:我們若不跟小孩談臨終和死亡,我們不是在保護他們,我們能給他們最好的保護,是用溫柔關愛的方式,給他們誠實的訊息,讓他們安心的問問題,並表達情感。

• 最好等到確定要死的時候再說:如果我們一直拖延,有可能會來不及了,我們需要在日常生活中把握機會,碰到適合的時間就可以開始對話。

• 小孩會迷上死亡:小孩會問很多問題,直到他們能開始有些理解。然而孩童也很容易被生活或其他正在進行的事物吸引而分心,他們能夠比大人更容易且不中斷地把臨終和死亡跟日常生活接軌,我們有很多的地方要跟他們學。

我們會有這些誤解,是因為我們想保護他們,我們有機會讓下一個世代,比我們更能安然的面對死亡,如果我們能做到這點,他們會比大多數的我們,準備得更完善。

注意我們使用的語言

有時候,雖然我們出發點很好,但我們講得很失敗。我們出錯的其中一點就是我們的用字遣詞。我們用委婉的、而非直接和坦白的方式說話,來隱藏我們的不安,小孩聽了經常很困惑,我們也等於教他這是個禁忌的主題,大人想要保護孩子是很正常的,我們不想要他們悲傷,也不想讓他們經歷臨終和死亡的困難時期。然而委婉隱喻反而更模糊了我們的焦點,讓小孩子感覺到你想隱藏祕密,其實對他們沒什麼幫助。

請花點時間想想你過去可能用過的委婉詞語來形容死亡,甚至回想一下你父母跟你說過的話——「回老家了」、「走了」、「不在了」、「去上帝那裡(或其他宗教人物)安眠了」、「越過彩虹橋了」(通常用在形容家中寵物),也許是我們想隱藏自己的害怕,我們以為自己在保護孩子,讓他們免於面對生命中殘酷的事實——生命總會結束。然而我們必需克服自己的不情願,應該要以清楚和誠實的方式跟孩子解釋,直到孩子進入青少年時期,他們的想法都是具體的、黑白分明的,他們需要我們直接了當,即便我們覺得很冷酷尖銳。

以下是一些我們常用的字語,讓我們得以與殘酷的現實保持距離。我們自己知道這些委婉說詞的弦外之音,但孩子卻會覺得模糊不清:

• 走了:這個詞最常被用來代替「死了」,它被廣泛的使用,包括在學校裡或教會裡。大多數的成人當然懂得意思,但小孩子可能常常聽不懂。

• 她去更好的地方了:大人用這句話是出於善意,它代表說的人相信死者到天堂了或死後轉世了,也意指死者不再痛苦或難受。但對小孩而言,他們會覺得死了是去一個更酷的地方,那誰不想去「更酷」、「更棒」的地方呢?即便孩子能理解天堂和死後的概念,他們可能還是不明白或不能想像,有個地方比他們現在的地球好,勝過他們現在的家庭、朋友,和玩具。

• 「他只是在睡覺」或「他長眠了」:有些小孩本來就很難入睡,他們不需要善良的大人再告訴他們,那個死去的人只是睡著了。孩子在晚上睡前,期待自己明早還會醒來,繼續平常的生活。如果我們跟小孩說,那個死去的人只是在睡覺,他們可能因此相信死去的人還會醒來,這是我們要承擔的風險,或是他們會害怕萬一自己睡著的話,就再也醒不過來了。

• 她離開了:很重要的,我們不能告訴小孩,當他們很愛的大人死的時候,只是離開了。這樣會導致他們覺得自己被遺棄了,懷疑自己可能是死者離開的原因,或一直煩惱/擔心死者為什麼要離開/或希望有一天死者還會再回來。無論小孩對這句立意良善的話反應如何,小孩子可能總是想不懂或不確定自己是不是做了什麼事,才讓死者離開,他們也永遠會想著,死者何時會再回來。

相關書摘 ►《讓告別成為禮物》:如何留下你的數位遺跡?臨終與死亡的網路禮節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讓告別成為禮物:思索並學習與生命說再見》,健行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凱西・科特斯-米勒(Kathy Kortes-Miller)
譯者:田若雯

現今,國人的平均壽命為八十歲,醫藥和現代科技擁有延長生命的能力,甚至有時候讓人以為,死亡的過程,比死亡還要恐怖。因此,我們需要面對新的挑戰,誰有權力決定我們怎麼死,何時死,現在都是問題。所以,在自己或所愛的人生病前,在悲傷、懼怕、否認將我們淹沒前,我們應該從現在就開始練習面對死亡這門功課。

當面對生命中無可避免的時刻,我們就可以開啟跟所愛的人的對話,談談臨終時,什麼對我們是重要的。讓我們有機會為自己的死亡做準備,去完成任何心中遺願,例如好好說再見,說聲我愛你。

這本書不是什麼處方單,也不是要我們完成一份死前必做的事項清單,更不是告訴我們要做什麼,或者需要做什麼決定。而是在進行這樣的深思熟慮後,會讓我們更完整地擁抱生命,比較不會害怕與不安,死亡不僅只是一個醫療過程,人生這最後一程也需要擁抱情感及意義。

本書作者邀請你找回生命的主權,以下問題會幫助你開啟這個過程:

  • 為自已和親人爭取先進的照護政策
  • 如何與親人討論臨終遺願
  • 如何與孩子討論死亡
  • 如何打造富同情心的職場
  • 為同事打氣的實用策略
  • 如何與照護人員溝通
  • 親人過世後如何安度家中的改變
  • 醫療協助臨終(Medical assistance in dying,MAID)的具體內容

這些對話一點也不可怕,而且還充滿人生意義——以及了解自己和親人想要的是什麼所獲得的解脫。讓告別成為禮物,由此而學習的信心和方法,來適應人生必經的歷程,並從中成長。

本書特色

  • 安寧療護教育家兼研究者凱西.科特斯-米勒告訴讀者如何以幽默及悲憫認識並改變對死有限的既有認知。
  • 直面仍被許多人視為禁忌的死亡話題,並探討應該如何公開、坦誠地談論這個話題。
  • 教導讀者如何以有意義的對話討論死亡及臨終,以確保生命最後一段時日的生活品質。
getImage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2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