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告別成為禮物》:如何留下你的數位遺跡?臨終與死亡的網路禮節

《讓告別成為禮物》:如何留下你的數位遺跡?臨終與死亡的網路禮節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想一想你怎麼在數位世界裡道別,就像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生前計畫葬禮和紀念會,寫自己的訃文一樣。人們也可以把自己在社群媒體的道別內容或死訊先寫好,這些以後應該都會是很普遍的事。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凱西・科特斯-米勒(Kathy Kortes-Miller)

死亡禮節和網路禮節

我們對於在網路上談臨終、死亡、悲痛與失去,仍然在試水溫的階段,如何能做得更適當呢?我們在「真實世界」(這不是雙關語,譯者註:作者不是要暗指網路就是虛擬世界)所用的標準,經常也適用於社群媒體,以下是我的一些建議:

正視失去的事實。一般來說,在死亡或生病的發文下留言是可以的,若有人願意在網路上公布對他很重要的人過世了,那你應該正視這則訊息。理想上,你可以留言安慰他,請他節哀順變。舉例來說,你可以寫:「蘇實在是個活力充沛的人,我們的讀書會一定會想念她,我致上我的敬意,請知道我一直把你放在心裡。」

如果不知道要說什麼,也是OK的。當得知有人去世的消息時,許多的我們經常會一時語塞,不知該說什麼。情況如排山倒海一般的來,我們會感覺無法言語,所以承認你自己辭不達意是很正常的。舉個例子,你可以寫:「我聽說你爸的事了,我很遺憾,我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可是我想讓你知道,我在想著你,我的愛與你同在。」這種回應讓對方知道,你很想在他身旁陪伴他,你也很關心發生在他周遭的重要大事。坦承自己不知道該說什麼,總比一些常用的隻字片語,甚至是接近陳年老套的話語來得好。像是「至少他已經安詳了」,或是「你的孩子太完美了,上帝想要把他帶在身邊」。

如果你還是詞窮,你可以選用某些臉書最近提供的表情符號,包括讚、紅心、微笑、驚訝、哭泣或生氣。

許多的我們對於死亡的貼文可能不想(也不該)按讚,因此選用其他的表情符號可能比較有幫助。這些符號傳達的意義當然見仁見智,但多數人應該會選擇哭泣的臉來表達自己的哀傷。其他人會選用紅心,來向死者或公布死亡消息的人傳遞關愛。

後續。根據你和死者的關係,或你和發文者的關係,你可以考慮直接傳簡訊給他們。分享一些你的回憶,或提出支援的意願。例如:探訪他們,參加喪禮,或帶些食物過去。很重要的,請記得你的網路留言,無論是私人或公開的,都應該跟實際面對面的接觸一樣,遵守共同原則。例如,當你聽到你好友的父母過世時,你會想要給他一個擁抱,你在網路上也可以這麼表示,可以很簡單地這麼寫:「聽說你母親的事了,我想要給你一個我的擁抱,希望很快能見到你。」

你不是主角。當你想要留言回應某人的貼文時,記得你不是在凸顯自己。若你強調自己震驚不已,甚至崩潰到無法工作,這可能對發文者一點用都沒有。也請你盡量避免提及,你知道的某個人也正遭逢巨變。悲傷是很個人的,雖然你自己可能經歷過喪親之痛,但你想要幫助的人有他自己的獨特經驗感受。一開始請把你的經驗留給自己——直到別人請你分享為止。

不是你的貼文,先別分享。如果某人剛過世,先看看與他最親近的人如何發布這個消息,讓他們選擇是否要在社群媒體上公開,並尊重他們的選擇。若他們已經在網路發文了,你還是要徵詢他們的同意,是否讓你轉貼在自己的臉書上。

請用「死」這個字,更為直接了當。不用拐彎抹角,或試圖沖淡氣氛,像是——過期了,流逝了,或消失了,想要故意忽略死亡的真實。我冰箱裡的牛奶過期了,跟某人死去了——完全是兩碼子事,不要害怕用死這個字——死亡、死去、死了。尤其是你想用貼文或推特溝通時,這些平台需要清楚簡短,甚至看起來近乎生硬冰冷。請用直接的語言來形容事實,你不會帶給哀傷者更多的苦痛,相反的,這是一種尊重。

用社群網路來強化支援,不是取代支援。對有些人來說,透過社群媒體來面對死亡和悲傷,比生活中實際互動容易得多。臉書、推特和其他網路平台,允許他們在比較控制得住的環境裡,分享資訊和獲取支持,但不是所有人都如此。有些悲傷中的人,感覺不到網路社群給予他們足夠的支援,或許是他們未能得到預期的回應,或許是回覆的文字看起來不如面對面一般的關切。

尤其是跟你親近的朋友和家人,別讓社群網路平台取代了我們需要的真實接觸與對話。想想若是你自己失去所愛的人,你會期待什麼,渴望什麼,然後你就知道該如何給予。

喪禮與告別式

在悲傷的過程裡,我們會想保有跟死者之間持續的連結。現今的科技提供我們很多的選擇,可以在虛擬世界裡進行。

舉例而言,現在禮儀公司幾乎很普遍的會舉行喪禮的現場直播,讓不能到場的人也可參與影音致敬、網路簽到簿,以及網路告別式等,給人們很多機會來表示哀悼。這些網路空間讓人們隨時可以分享故事,照片及影片等,幾乎不花錢,還能經常更新。它也讓我們只要按下滑鼠,隨時可以捐錢,它是一種新的象形文字,一種壁上的寫作,讓我們能訴說死者的傳奇。

如果科技已經改變我們聚集與追憶死者的方式,它也反映出我們悲傷的儀式,經過不同時間和文化的洗鍊,已有些轉變。舉例來說,在墨西哥,祭台上放些烤好的甜點和死者喜愛的物品是一種尊敬的習俗。

這就像臉友在臉書上分享跟死者之間的珍貴照片,故事、和回憶等。讓我們用新科技來擴大我們的儀式,延續與死者的連結,並允許自己悲傷。但請記得,對多數人來說,科技仍無法取代人與人的實際接觸與關心。

你的數位遺跡

去年我的一位朋友無預警的去世了。在事情發生的一個星期後,他的個人網頁成為朋友、同事、和認識的人得知消息的媒介。他們在上面表達支持和關愛,朋友死後,這個網頁也成為大家分享回憶、故事,互相安慰,並討論喪禮的地方。

今天,當我再度造訪朋友的臉書時,我看到朋友們留言紀念他逝世週年,在原本應是他生日的那一天。大家溫馨地問候朋友太太,有個人甚至提到他很想分享自己最近的一點成就,以慰死者在天之靈。雖然朋友的臉書已經不再更新了,我也不常上去瀏覽,但我偶爾會想再看看他的照片,讀讀他以前的貼文,想著他、念著他,我不知道為何朋友太太尚未關閉朋友的臉書,但我很感謝還有機會讓我回顧一番。

即便某人死後,維持他的臉書、推特、IG和其他社群媒體帳號活躍,可能有諸多好處。這些帳號可以成為一種紀念或紀錄,它們就像虛擬剪貼簿一樣,集結了回憶、人生重要大事,及朋友間的往來互動。

對很多的我們來說,這種虛擬紀念站,比真正的墓園方便得多。不需要開車長途跋涉,只要有台電腦,動動手指,朋友微笑的模樣就近在眼前。

有些人認為,當某人過世後,不應再留著他們的個人網頁,因為網頁偶爾會出現在「你可能認識的朋友」功能選單上;死者的朋友還會收到生日快到了的提醒,這種提醒對他們有點難受,甚至是詭異——好像是死者發給他們的一樣。還不知道朋友死訊的人,可能想試著聯絡,或送上生日祝福,這種情況不只是很尷尬,有時候還讓人很受傷。

許多住在北美地區的人,還沒開始想,當他們死後,或病重到無法管理自己的社群媒體帳號時該怎麼辦。少數的我們已經有計畫委託我們的愛人來刪除、管理,或紀念我們的帳號。不論什麼理由,我們都可以開始思考自己的和所愛的人的數位遺跡。當你死後,你希望如何處理你的個人網頁?你的網路遺跡會是什麼?就像我們開始考慮自己的資產,擁有物品該如何處理一樣,我們也該想到我們的網路足跡。

在這個快速變化的時代,我們可以做幾件事,讓負責清算我們遺物的人容易一點。首先,給執行者一些方向,寫下你所有的社群媒體帳號及密碼,詳述你死後希望如何處理每一個帳號。你也許希望你愛的人或你信任的朋友、同事,以你的名義發出最後一則推特,或者你想要請人幫你把LinkedIn帳號改成「永遠退休」的狀態。

臉書現在可讓用戶選擇讓帳號「被懷念」或永遠刪除,臉友生前可以透過「遺跡聯絡」功能來指定某人來管理自己的帳號。

我們的網路身分一直在改變中,有些討論區、平台現在比較流行,而有些則已銷聲匿跡(還有誰在用Myspace嗎?)經常更新你的清單,讓你的負責人確知你比較活躍的地方。

想一想你怎麼在數位世界裡道別,就像越來越多的人開始生前計畫葬禮和紀念會,寫自己的訃文一樣。人們也可以把自己在社群媒體的道別內容或死訊先寫好,這些以後應該都會是很普遍的事。漸漸的,人們會習慣在這些平台上揭露自己不久於世的消息,並跟大家預先告別。

當你開始思考自己的數位遺跡時,以下的問題或許可以幫助你,跟你所愛的人開始對話:

  • 若你的愛人在你的生命結束前後,在社群媒體上貼文公布你的訊息,你感覺如何?你希望他們紀錄你的臨終過程嗎?你覺得貼上你在醫院的照片,或家人的照片是OK的嗎?
  • 你希望在網路上提供有關你的喪禮或告別式的資訊嗎?你的訃文呢?
  • 在你死後,你希望維持你的臉書和其他社群媒體帳號嗎?如果有這個選項,希望把網頁轉成紀念頁嗎?還是徹底刪除?誰能夠使用這些帳號?

當我們在數位平台上分享越來越多自己的訊息時,我們更要努力想想如何在這些平台上溝通臨終和死亡。讓我們再次承認,臨終和死亡是生活和生命的一部分,它在我們的臉書上、推特上,也都應有個位置,就如新生兒的喜訊和度假照片一樣。讓我們互相扶持,有一天我們可能也會貼文或推特有關我們愛人去世的消息,我們也會期待回應和關愛,讓我們向凱特.格蘭傑看齊,繼續讓網路的世界成為一個安全且開放的地方,我們才能在其中學習生病、臨終、死亡和悲傷這些功課,並支持彼此。

相關書摘 ►《讓告別成為禮物》:別對孩子說「他長眠了」或「離開了」,好好解釋死亡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讓告別成為禮物:思索並學習與生命說再見》,健行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凱西・科特斯-米勒(Kathy Kortes-Miller)
譯者:田若雯

現今,國人的平均壽命為八十歲,醫藥和現代科技擁有延長生命的能力,甚至有時候讓人以為,死亡的過程,比死亡還要恐怖。因此,我們需要面對新的挑戰,誰有權力決定我們怎麼死,何時死,現在都是問題。所以,在自己或所愛的人生病前,在悲傷、懼怕、否認將我們淹沒前,我們應該從現在就開始練習面對死亡這門功課。

當面對生命中無可避免的時刻,我們就可以開啟跟所愛的人的對話,談談臨終時,什麼對我們是重要的。讓我們有機會為自己的死亡做準備,去完成任何心中遺願,例如好好說再見,說聲我愛你。

這本書不是什麼處方單,也不是要我們完成一份死前必做的事項清單,更不是告訴我們要做什麼,或者需要做什麼決定。而是在進行這樣的深思熟慮後,會讓我們更完整地擁抱生命,比較不會害怕與不安,死亡不僅只是一個醫療過程,人生這最後一程也需要擁抱情感及意義。

本書作者邀請你找回生命的主權,以下問題會幫助你開啟這個過程:

  • 為自已和親人爭取先進的照護政策
  • 如何與親人討論臨終遺願
  • 如何與孩子討論死亡
  • 如何打造富同情心的職場
  • 為同事打氣的實用策略
  • 如何與照護人員溝通
  • 親人過世後如何安度家中的改變
  • 醫療協助臨終(Medical assistance in dying,MAID)的具體內容

這些對話一點也不可怕,而且還充滿人生意義——以及了解自己和親人想要的是什麼所獲得的解脫。讓告別成為禮物,由此而學習的信心和方法,來適應人生必經的歷程,並從中成長。

本書特色

  • 安寧療護教育家兼研究者凱西.科特斯-米勒告訴讀者如何以幽默及悲憫認識並改變對死有限的既有認知。
  • 直面仍被許多人視為禁忌的死亡話題,並探討應該如何公開、坦誠地談論這個話題。
  • 教導讀者如何以有意義的對話討論死亡及臨終,以確保生命最後一段時日的生活品質。
getImage
Photo Credit: 健行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2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生活』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