貼近觀察印尼身後事的瀟灑:緬懷親人像開派對、短短3日內須出殯

貼近觀察印尼身後事的瀟灑:緬懷親人像開派對、短短3日內須出殯
本圖僅示意圖,並非當事人。|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婆婆停棺的三日倏忽即過,其實很嚮往這樣處理身後事的瀟灑與效率。往者已矣,有些時刻會長存於心。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住在印尼十多年來,參與的婚喪喜慶已不在少數,但月前因婆婆離開人世,因而對於在印尼身後事的處理首次有更多的參與,以及更貼近的觀察。

從婆婆往生到入土為安,整個過程也只有短短3日。印尼有將近9成的穆斯林,奉行的幾乎都是24小時內瀟灑完成身後事的處理。在此的印尼華人或受伊斯蘭教的影響,身後事的處理比起我們在台灣需要看日、擇日,感覺明快俐落許多。就連殯儀館也只提供停棺「3日」或「5日」套裝選擇(package),也就是往生後最多也只能在館內停放5天就必須做最後處理。

殯儀館的入口大廳設計裝潢有如六星級飯店,高調奢華,如飯店般站在門口「迎賓」與大廳服務台的皆是美麗亮眼的年輕女子,再加上當時是聖誕節前夕,這些女子竟一個個都穿著鮮紅的連身短裙聖誕裝,再加上踩著的高跟鞋,讓我想起有年名模林志玲參加五月天在小巨蛋的聖誕演唱會裝扮,感覺真是如出一徹。再加上大廳內高大璀璨的聖誕樹與許多聖誕紅盆栽的點綴,有那麼一刻我真是恍神了一下,以為自己要參加的是聖誕晚會。

靈堂的佈置如同我在小作《那些你未必知道的印尼》所述,整體的設計與規格就好比是在飯店舉行婚禮一般,公公說婆婆喜歡紫色,所以整體佈置都是浪漫的淡紫色系,還有各式各樣的鮮花,各式菜色的自助餐點飲料(Buffet),以及到此來來往往致意的親友們。

他們或站或坐,邊吃邊聊,若非見到靈堂內側停放著未關的靈柩,實在跟一般喜慶的派對沒有兩樣。更別提在我們隔壁間以98歲高齡往生的老太太,她的家人竟然還請了一個弦樂隊到現場演奏古典樂曲,整體佈置是亮眼的大桃紅色,若非是在殯儀館內,真會讓人誤以為是盛大的結婚典禮呢!

在這三天內,家屬們幾乎都是從早到晚在現場「招呼」前來致意的親友們。我所謂的「招呼」,不是僅止於鞠躬致謝,是致謝後張羅著邀請賓客入座(現場擺滿許多桌椅)、吃吃桌上的小點,一般而言每桌桌上擺的都是瓜子、龍眼和橘子。

印尼華人相信,嗑瓜子、剝開龍眼,隱含著讓往生者突破困難、一路好走的寓意,此外,橘子也代表著讓往生者順遂之意。因此前來致意者,大多會坐下、或多或少吃一些。

除了小點,正餐的供應也是源源不絕,自助式餐點、便當、甚至請有名的小吃攤(如印尼的雞肉麵Bakmi Ayam、薑黃雞湯Soto Ayam)來做外燴,像是園遊會的攤位,讓到場的人絕對可以吃飽喝足。

「招呼」還包括聊天,聊彼此近況、聊政商局勢、甚至講講笑話,時而聽到「哈哈哈」的大笑聲總是讓我心驚,但放眼一看,心驚的大概也只有我一人了,現場所有人都是談笑自若,似乎什麼顧忌都沒有。

但老實說最讓我難以接受的,是有些來致意者,離去前會與家屬在靈柩前合影,有請人幫忙拍照的、有自拍的,感覺就好像是在什麼景點前留影,只差沒有比「Yeah!」、按讚、或比愛心了。

這也讓我想起不只一次,有公司的印尼同事發訊息向我請假,說是奶奶過世了。接著下一個訊息就是拍了一張她過世奶奶躺在棺木內安詳的臉龐,或是寄上在棺木旁與往生家人的「合照」給我。我膽子小,常常想立即逃避退出溝通軟體,但總不敵他們寄訊息的速度,結果常是硬生生地被迫著看著這些照片,感覺全身發冷,卻需給予溫暖的回覆訊息,當下真是會感覺身心失調。

在台灣,參加這樣的身後事,總覺得有許許多多的忌諱,原則上是能避則避,但在這停柩的短短3日內,我也才驚訝的發現,在印尼的文化有些不同,有些來致意者,會來2次(天),甚至3天都前來致意。通常來的次數越多、待的時間越久,就越顯示對往生者或對家屬的情深義重。對於這樣的氛圍,看來我是後知後覺,因為連與我們工作上有合作的日本商社的日本籍員工,竟也是連著3天都穿著整齊的全西裝到場致意,情義讓人動容。

image1
Photo Credit: 賴珩佳

在台灣長大的我,總覺得後事該低調,並以不叨擾朋友為好,所以婆婆離世一事,我心中打定主意要等一切處理後,再告知當地的好友們。沒想到即便如此,仍有當地的好友間接聽聞消息。或是看到報紙上的訃聞等,沒有事先與我聯繫即前來致意,甚至連音樂班的音樂老師也來。她們其實不認識婆婆,卻特地跑這趟,無預期卻見到她們時,我心中真是滿滿的感動,給了她們大大的擁抱,謝謝她們願意在這樣的場合讓我感受到溫暖的情誼。

另有些朋友較晚得知以致錯過能夠致意的三日,除了一直向我致歉外,竟多有責怪我沒有在第一時間告知,我以為我是護友心切,不願打擾,她們卻認為我這樣是不把她們當朋友,心中不是滋味。

三日倏忽即過。我個人其實很嚮往這樣處理身後事的瀟灑與效率。往者已矣,有些時刻會長存於心。比如第一個帶我坐印尼特有交通工具Bajaj、第一個帶我上印尼傳統市場的人,就是我的婆婆。對於她示現教導於我的人生功課,我滿懷感激。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李牧宜
核稿編輯:吳象元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賴珩佳』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