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多變的婚姻危機中找出路》:85歲老太太為了小三鬧離婚

《在多變的婚姻危機中找出路》:85歲老太太為了小三鬧離婚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愛情真是令人欲生欲死,連八、九十歲的老先生、老太太都因而心情改變,甚至命運轉折呢!然而先生出軌,夫妻同床異夢,一端是春色無邊,另一端是秋風蕭瑟,夫妻倆心境各不相同。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蘭天律師

銀髮閨怨

週末正與女兒守在電視機前,看著《文茜世界週報》新聞節目,深入分析近日香港「占中」抗爭運動,從英國殖民時期到六四天安門事件,再進入一九九七回歸中國的各歷史階段,剖析香港民眾對於民主的渴求及抗爭遊行。電視畫面從天安門的坦克車與數日前香港警察的催淚瓦斯,場面令人心驚膽顫,突然擱在客廳桌上的手機響了,女兒趕緊遞給我,一看手機螢幕顯示「+86852-」,來自香港的區域號碼,心頭一緊,莫非住在香港的當事人參加「占中」活動出事了?可是後面的號碼又不像似他的手機號碼,接通了電話,傳來陌生的聲音:

「黃律師,您好!有位電影製作公司的製片介紹我來向您諮詢法律問題,是關於遺產分配及遺囑的問題,不曉得下週是否有空,我從香港飛到台北來拜訪您。」客氣地說明來意,聽得出來是位有教養的中年女士。

「您好!下禮拜三或四,我的時間沒問題,早上或下午都可以,請您班機訂了再告訴我具體來台時間。噢!對了,這幾天香港的『占中』對機場交通有沒有影響?搭機沒問題吧?!」既然是老客戶介紹的,當然沒有理由拒絕,立刻給出諮詢可能時間,並稍微關心他們當地的交通狀況。

「不影響的,搭飛機完全沒問題,我提早出門就好,而且說不定下星期活動就結束了。我等一下就訂機票,順便連絡我媽媽,她住台北,到時候我陪媽媽去請教您,稍晚訂到班機,傳簡訊告訴律師,非常感謝您!」依舊平和有禮的語氣。

不到十分鐘,手機響起「噹噹」簡訊提示音,一看是約定下週三下午兩點,立刻回傳「會面時間OK,下週見!」,把會議時間登載iPhone行事曆之後,就不再去想這件事,因為執業二十幾年來,常常處理遺產的案子,這個案子可能當事人只需要瞭解遺囑的寫法而已,沒想到見面後才知道伴隨著遺產問題,居然牽扯銀髮夫妻為了小三鬧離異的事。

到了星期三,當事人陪同母親一起來訪,女兒一身名牌精品的打扮,精明幹練,母親雍容端莊,淺綠旗袍外罩同色小外套,一串珍珠項鍊與銀色眼鏡相映,更顯優雅氣質,絲毫看不出已屆齡八十五歲,當女兒說出母親歲數時,我心裡想著自己到這般年歲是否仍保有這一份高雅迷人的氣性?

女兒三言兩語勾勒出來訪的主題,母親在旁欲言又止,女兒逕自述說心中的疑問:

「我爸爸已經九十歲了,上禮拜受了風寒住院,醫生說可能轉為肺炎,我們五個子女很擔心父親能否順利康復回家,因為今年過完農曆年開始,爸爸就小病不斷,每個月都掛病號,有幾次是半夜叫救護車送急診,這個月以來他身體折騰得非常虛弱,上星期住院我就問過主治大夫,他有暗示我可能要開始準備後事了,可是我爸爸觀念很傳統,一點都不想談身後事,而我在家裡是老大,性子又急,前幾天問他財產分配的事,他勃然大怒,認為我不孝,居然詛咒自己的父親,氣得不跟我講話。不過我媽媽很開明,所以今天帶我媽媽來,請教律師萬一父親往生,他的股票、房地產、銀行存款,怎麼處理?我爸爸是不可能寫遺囑啦!問他要火葬或土葬,他就罵我大逆不道了,是我媽媽想立遺囑,免得日後我們子女傷腦筋。」

我還來不及說明法律上關於繼承人處理遺產的規定及注意事項,當事人的母親怯怯地開口問女兒:「我要不要先說那件事?這樣律師才會知道我們真正要問的問題。」女兒連忙搖頭,勸阻母親:「媽,您別急嘛,我們先搞清楚子女的權利,再問外面的事啊,不然一下子搞在一起,律師會莫名其妙啦!」

又轉過來示意:「律師,不好意思!沒事,請您先告訴我們繼承遺產的狀況,好嗎?」

「噢,好!如果你的父親往生,你們五個子女跟母親可以一起繼承父親的所有財產,分為六份,辦理繼承手續,至於細項怎麼分配,再由你們六位繼承人協議,不一定要每一項遺產都分成六等份,可以商量有些人繼承銀行存款,有人過戶不動產,只要繼承人約定清楚,寫好遺產分割協議書,就可以執行,去國稅局繳遺產稅,再去地政機關辦過戶,或到銀行申請變更帳戶。」我先說明繼承的民法規定及實務作法。

「可是我妹妹幾年前就過世了,有個女兒,她女兒可以繼承嗎?還有離婚的妹婿可以回來分配我爸的遺產嗎?」當事人急著想知道法律上繼承人的範圍。

「如果繼承人早於被繼承人亡故,他的直系血親卑親屬可以主張『代位繼承』,所以你妹妹的女兒也有繼承權;可是妹婿已經離婚,就不能出面幫妻子或女兒爭取遺產,除非女兒未成年,他可以監護人的身份幫女兒處理;如果沒離婚,也不能主張對岳父遺產有繼承權,因為他跟你父親只是『姻親』關係。」

我嘗試著用淺白的方式解釋法律規定,『代位繼承』的用語對一般當事人而言,已經有點艱深難懂了。不過這位活躍在商場的女兒似乎一聽就懂,應該是事先有做功課了。

媽媽忍不住,直接提問:「律師,如果我先生在外面有人,那麼她跟她的小孩可以來分財產嗎?」看來心事重重的母親真正想瞭解的是這個非婚生子女的法律問題,我先看了女兒一眼,猶豫著要不要回答,女兒臉上表情很複雜,有微慍、無奈及一絲困惑,但沒再阻止母親的發問了,於是我先反問:

「『外面有人』是指外遇嗎?外遇對象的小孩確定是你先生的孩子嗎?有沒有登記到你們的戶籍裡?」我先弄清楚基本資訊,如果「小三」生下的孩子是別人的骨肉,也不用多討論了。

「是啊!很多年了,我先生以為我不知道,其實七、八年前有一次我先生突然跌倒,住院治療,那次很嚴重,頭部動了一次大手術,差點走了,那個婦人直接打電話給我,說她有幫我先生生一個兒子,希望能認祖歸宗。其實任何人都看得出來,她是想來分財產…」,老婦人拿下眼鏡,握著手絹兒拭淚。到了老年還要承受感情背叛的打擊,莫怪她急著說出這段傷心事。

「您答應她了嗎?」我輕聲地問,推了一下桌上的茶杯到她面前,請她先喝一口熱茶,舒緩情緒,女兒走過去輕摟著母親肩頭,給她一點依靠。

老婦人搖搖頭,哀悽地說:「我當然不會答應,誰知道那是誰的種?拒絕了之後,那個女人又撥了幾次電話來,我都沒接,也沒跟我先生提到這件事。不過我知道他們都有在往來,因為我先生常常半夜躲到書房講手機,有一次我偷偷地跟到書房聽,他講的聲音很溫柔,他已經很久沒這樣對我講話了。他問道:『你下午去哪裡了,我在樓下的茶館等你很久,電話一直沒接…,喔,去買中藥噢,累不累?下午沒見到你,我失魂落魄地回家,又看到我們家那口子擺臉色給我看,心情更不好,…明天你開車來載我去陽明山,好不好?我喜歡看你泡溫泉的樣子,雖然不能跟你一起泡,幫你擦身體就很滿足了』,律師,你說這個老色鬼不讓我生氣嗎?我聽了這些心都碎了,可是又不能跟他吵,醫生說我心臟病不能發脾氣,不然一心肌梗塞,豈不讓這個女人稱心如意!」

愛情真是令人欲生欲死,連八、九十歲的老先生、老太太都因而心情改變,甚至命運轉折呢!然而先生出軌,夫妻同床異夢,一端是春色無邊,另一端是秋風蕭瑟,夫妻倆心境各不相同。

女兒心疼母親敘述家變,問到:「我們要怎麼知道外面的這個小孩是不是我爸爸的兒子?我媽媽也不想跟她見面,更不想跟爸爸講開了這件事,一講開了就要面對,我想我媽媽是承受不了的。」女兒貼心地再遞上面紙給老婦人。

「你們可以先到戶政機關查看戶籍資料,如果爸爸已經辦認領手續,登入戶籍,這個孩子就享有繼承權,除非經過DNA檢驗,確定他跟你爸爸沒有血緣關係,不過現在你們也還沒走到這一步,不便作DNA檢測,為了預防日後發生血緣關係的爭議,建議現在在醫院先採集父親的毛髮或血液,存放在醫院,如果父親不幸往生後,有進行DNA的檢驗必要,就可以隨時取出。依據我們過去辦案經驗,有些『宣稱』是非婚生子女,經醫院檢測後,發現並無親子血緣關係,所以私生子還是有必要先確認,說不定根本不是你父親的兒子,就沒有遺產繼承的問題了。」進一步分析解決方式給她們母女參考。

「如果驗出來,真的有血緣關係,那麼要怎樣避免他來爭財產?我們可不可以在我爸爸生前先處理?」女兒急著問。

「如果你們現在可以說服父親處理財產,譬如將股票過戶給你們子女,或是將房屋登記給媽媽…,也許還有機會…」我思索著如何在合法的範圍內,達成當事人的目的,還在討論的當兒,老婦人突然冒出一句意想不到的話:

「律師,我想離婚……」,老婦人已擦乾眼淚,眼神堅定地凝視著我。

「媽,你瘋了喲?!老夫老妻了還提什麼離婚,笑死人了,這麼多年你都忍過來了,為什麼這個節骨眼你卻忍不住?爸爸如果聽見你提出要離婚,他不是在病床上活活氣死!」女兒氣急敗壞地反對,進一步企圖拉我一起遏阻母親的傻念頭,她轉過來問:

「律師,您說是不是?您有辦過一個九十歲、一個八十五歲的夫妻來您這裡寫離婚協議書,或是鬧到法院要判離婚嗎?」

我正在思考如何面對眼前母女意見不一致的場面,老婦人繼續幽幽地傾訴心聲:「你不是我,你不會懂的!這麼多年,我為了這個家,為了你們孩子,為了大局,我苦苦忍耐,可是你們知道每次你爸爸打扮得光鮮體面出去約會,把我一個人丟在家裡時,我的心是如何一吋吋地被撕裂,你曉得嗎?前一陣子你爸爸說要賣股票,其實還不是要把錢拿給他們母子,我們結結實實地大吵一架,後來中秋節你們都回來,才勸合。我瞭解你們都很忙,一個個住在國外,都有自己的事業、家庭,所以很少跟你們訴苦,因為怕你們擔心煩惱;可是家裡現在只剩下我跟你爸爸和菲傭,每天他都一早就出去,都不讓我跟,到了晚餐才回來,半夜又跟那個女人情話綿綿,你知道媽媽心中有多苦嗎?這種婚姻有名無實,守著它要做什麼呢?」

女兒聽了沉默不語……。

我說:「伯母,我可以體會您的苦,一個女人一生中最辛苦的不是生兒育女、相夫教子,而是另一半的心裡有了第三者,因為愛情是無法分享的,特別是年少夫妻老來伴,不只是身體相伴相隨,還要心靈相扶持相依偎。如果丈夫一直往外跑,您獨守空閨,那種苦確實是難熬的!」老婦人眼眶又紅了。

我轉向女兒,勸道:「每一個人都有擁有完整愛情的權利,也有忠貞的義務,至死不渝。你們子女真的需要傾聽母親內心深處的聲音,讓她在有生之年獲得心靈的平靜與真正的快樂!現在你們孩子都離巢了,母親唯一的依靠就是丈夫,而你父親的心思只放在那個婦人身上,你教媽媽情何以堪?每天都複習一次被遺棄的感覺,那不是一般人可以忍受的,你們忍心看著媽媽天天在悲傷哀怨中寂寞地過日子嗎?」女兒眉頭深鎖,看得出來心揪在一起……,我再接著分析:

「如果離婚後,媽媽沒有這個苦惱了,生活中可以找到新的寄託與快樂,這不是你們子女所期待的嗎?誰說老年人沒有追求新生活的權利,只要是人,不管他多小或多老,他都可以追尋自己想要的幸福人生啊!你們不能自私地只站在父親或子女的角度來看媽媽的訴求,要求她逆來順受,眼淚往肚子裡面吞,她有這份勇氣想要改變生活,讓自己掌握命運,而不是活在傳統三從四德的古老觀念中,更不是只為丈夫、子女而活,你們要為母親的勇氣喝采啊!」

女兒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看著我,慢慢地似乎想通了什麼,轉過去語氣凝重地望向母親說:「媽媽,過去幾年,我真的沒有真正站在你的立場去感同身受,不過我想如果我老公到七、八十歲還在外面花心,天天出去約會,臨了還冒出一個小雜種,我一定殺了他,絕對不會忍耐,還忍了十年!」又告訴我:「律師,謝謝您的提醒,如果我母親真的作成決定,我一定支持她,以後她可以來跟我們一起住,我先生人很好,會跟我一起照顧母親的。」

老婦人如釋重負,回應說:「我再回去想想看,謝謝你,律師你完全理解我的心情,謝謝~」

望著母女倆離去的背影,忽然佛經的經文浮現腦海:「汝愛我心,我憐汝色,以是因緣,經百千劫,常在纏縛」、「恩愛無常,合會有離」。愛情是每一個人一輩子的功課,誠實地面對,好好地處理,傾聽內心的聲音,才能讓人生了無遺憾!

人生的「自我完成」是可貴的,不論在那一個階段、那一種歲數,只要勇於面對自己,在深度自我覺察後,毅然割捨,才不會留下「未完成」的遺憾!

相關書摘 ►《在多變的婚姻危機中找出路》:抓姦離婚後被告,憂鬱症少婦的債與怨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在多變的婚姻危機中找出路:山盟海誓比不過一張紙》,印刻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蘭天律師

離開婚姻並不是從婚姻中解脫。真的準備好承擔這一切?

俗話說百年修得共枕眠,婚姻是愛情的昇華,走入婚姻後更是一輩子的功課。
是佳偶天成,抑或怨偶孽緣?

「律師,如果離婚,孩子會歸我嗎?」
「我想離婚,但是不希望財產分一半給他。」
「如果離婚,可否不管對方之前借開支票的財務糾紛?」
「我萬萬沒想到是律師函,要逼我交出房子,無條件離婚,我當然不願意!」

十五篇婚姻法律諮詢案例,十五道人生風景——

  • 當婚姻只剩下拳頭時,是否要為了稚齡子女守在牢籠般的家?
  • 若一方已然變節,癡情的一方如何收拾破碎的心,減少身心財產的傷害?
  • 兩人世界如果闖進好幾個第三者,原配情何以堪?各小三又如何自處?當這些人在法庭齊聚一堂時,始作俑者的丈夫如何面對?
  • 遺棄多年的丈夫控告,棄婦是要逆來順受,還是堅強迎戰勇敢反擊?

金錢與權勢毀了山盟海誓,也催毀了情,面對夫妻緣分走到盡頭,該放下或是爭取?要好聚好散,還是繼續待在不對等的關係裡?

身為婚姻當事人的律師,從旁觀者角度提供法律上的意見,解決問題。然而,當事人的人生仍操之在己。請傾聽內心的聲音,問問自己渴想的婚姻圖像,試著尋找幸福的方向。

在淒苦喧擾的家事法庭中,也有溫馨的場景。通常裁判離婚案件,法官循例傳喚未成年子女出庭,調查監護權歸屬事項,審判長會問孩子想跟隨父親或母親同住,這段過程常常是我不忍目睹的傷心時刻,因為要讓孩子在陌生肅穆的法庭作人生的選擇題,真的很殘忍!

唯獨有一次台北家事法庭有位女法官特意準備糖果罐放在審判桌上,母親牽著四歲的兒子走進法庭,法官微笑著招手讓小男孩直接走上審判席,抱起他,給他一顆糖,和煦地問小男孩的名字、歲數、喜愛的玩具後,才開始詢問案件的相關問題。十幾年前的景象至今仍烙印腦海,感謝這位溫柔的女法官,在孩子不得已必須面對父母親的爭吵與破碎的家庭時,願意給小男孩些許安全感與母性的溫暖。——蘭天 律師

getImage
Photo Credit: 印刻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