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列寧在火車上》導讀:一列火車,改變俄羅斯與世界的局勢

《1917列寧在火車上》導讀:一列火車,改變俄羅斯與世界的局勢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不僅描述列寧在火車行駛的八日旅程,作者先把時間拉回到大戰期間:俄國參戰、二月革命和臨時政府等相關背景,更敘述德、英、法、美等國在戰爭期間進行情報蒐集與各懷鬼胎的活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周雪舫(輔仁大學歷史學系教授)

一列火車,改變俄羅斯與世界的局勢

一九一七年四月九日(俄曆三月二十七日),列寧等一行三十二人從蘇黎世乘坐火車,其後穿越交戰國德國和中立國瑞典,經由芬蘭轉到目的地俄國首都彼得格勒(今聖彼得堡),前後共計八天八夜、三千多公里的旅程。這一列火車與普通火車無異,沿途停靠站有乘客上上下下,列寧乘坐的車廂也並非傳說中遭到封閉,只是在和其餘車廂分隔開的地板畫上一條粉筆線,示意他們不能跨越到其他車廂。列寧下車過數次,也在德國柏林的旅館住了一夜,以便第二天搭船前往瑞典。就像是數百萬人曾渡過盧比孔河(Rubicone),不過,在公元前四十九年冬天當凱撒越過這條河流,「一個時代結束了」;列寧搭上這列火車可說是:「開啟一個新時代」。

大戰爆發後,列寧譴責戰爭,視其為資產階級的戰爭,對無產階級毫無益處。其後在一九一六年二月,列寧自伯恩搬遷到蘇黎世,每天埋首於中央圖書館,同年六月完稿而於次年九月出版《帝國主義:資本主義的最高階段》一書,指稱大戰的雙方都是帝國主義,為了瓜分世界而戰;帝國主義具不可改良性,是垂死的資本主義;呼籲各國無產階級將帝國主義戰爭轉為內戰,推翻資產階級政權。

一九一七年二月發生在彼得格勒由工廠女工上街爭取麵包與和平的示威遊行,卻意外演變成革命,從而結束了羅曼諾夫王朝的統治,政權暫時交給「臨時政府」,這是國際上承認的新政府,待年底舉行立憲會議後決定新政府的形式。不過掌握實權的是「工人和士兵代表蘇維埃」,形成雙元政權並存的現象。臨時政府畢竟帶來新氣象,被流放到西伯利亞的革命份子可以回到首都,流亡在國外的革命份子亦紛紛回國。

問題是長期流亡在國外的列寧如何回國?臨時政府不歡迎極端份子,英國不願意幫助他們取道北海回國,又拿不到假護照,急著回國的列寧只能接受德國助其穿越該國領土,這是要冒著叛國者的罪名,臨時政府宣告以這種方式回國的流亡人士會在邊界被捕。無論如何,四月十六日(俄曆四月三日)晚間,列寧歷經艱辛但安全返抵國門且有一場群眾熱烈歡迎的場面。其後,引起反對者一連串的猜測:列寧接受德國提供鉅款的資助,是德國的間諜,德國的目的在於加速俄軍癱瘓,使德軍儘快撤離東線戰場而全力在西線戰場對付英、法軍隊。

列寧在回國的第二天便前往塔夫利宮向蘇維埃提出著名的〈四月提綱〉,對列寧來說,回到國內不是要支持資產階級的臨時政府,而是宣傳當時連布爾什維克黨同袍都覺得是天方夜譚的主張:一切權力歸蘇維埃、不再與臨時政府合作、要進行社會主義革命、沒收地主土地、土地國有化、所有銀行收為國有,以及退出戰爭。這一切還要等待半年才會實現。

「十月革命」是由列寧領導布爾什維克有計畫的奪權行動,成功地推翻臨時政府,逐一實現〈四月提綱〉,也與德國簽訂停戰條約而退出戰爭。新成立的蘇維埃政府立即面對內戰:白軍的反抗,協約國不滿俄國退出戰爭,英、美、法三國軍隊分別進入俄國。內戰期間,列寧實行嚴苛的「戰時共產主義」(一九一八至一九二一年),人民過著比沙皇政府時期還要艱困的生活,還出現一九二一年饑荒,造成數百萬人死亡,內戰結束後改行較開放的「新經濟政策」(一九二一至一九二八年)。列寧於一九二四年一月二十一日去世後,黨內鬥爭的結果是史達林獲勝,在一九二九年開始實行全面農業集體化,「富農」被剝奪財產或流放至遠方,受到影響的富農家庭約五百萬人;一九三二年大饑荒更是造成數百萬農民死亡。

史達林排除異己的恐怖統治始終沒有結束,從黨內反對派擴大到知識份子,至一九二二年年底,約有兩百多萬人被驅逐或被迫逃亡國外。其後在一九三○年代進行「大整肅」,反對者不是入獄,就是遭受處決或被遣送到遠方的勞改營,多半也不得好死,造成一千多萬人犧牲。這一切的一切是當年的革命份子和廣大民眾始料未及。實行獨裁恐怖統治的史達林,成功地建立起人類歷史上第一個社會主義社會,又在二戰中抵抗納粹德軍獲得勝利,戰後,東歐諸國成為蘇聯的附庸國,世界分成資本主義和社會主義二大陣營,進入由美、蘇二大強權對峙的冷戰時期。到了一九八○年代末,東歐劇變,紛紛脫離蘇聯的統治,不久之後的一九九一年年底蘇聯解體,蘇聯體制走入歷史。令人關心的是自二○○○年以來由普亭執政的俄羅斯聯邦能否走上自由、民主之途?

去年適逢十月革命一百週年紀念,相關著作紛紛出爐。本書作者梅里杜爾教授自二○一四年從倫敦瑪麗王后大學退休後成為自由作家。她鑽研俄國史,著有多本俄國史專書,獲獎多次,本書以二○一六年十月在英國的版本入選《泰晤士報》、《金融時報》和《經濟學家》雜誌的年度圖書。梅里杜爾教授親自體驗列寧乘坐那列火車的始發日期與路徑,當然,歷經百年之後,作者所看到的沿途景觀不同,更不用擔心會遭受盤查。

本書不僅描述列寧在火車行駛的八日旅程,作者先把時間拉回到大戰期間:俄國參戰、二月革命和臨時政府等相關背景,更敘述德、英、法、美等國在戰爭期間進行情報蒐集與各懷鬼胎的活動。今日有許多的「假新聞」,實則百年前出現的假新聞(當時叫做謠言)不但眾多且不遑多讓,書中多處著墨,如「《早晨郵報》宣稱:『列寧的真名是齊德布魯暗』……《每日電訊報》也插嘴說:『據說列寧的真名是米頓布拉達姆』」。(見第二三五頁)

列寧拿德國黃金之說甚囂塵上,作者細心考證的結果是沒有,但毫無疑問的是德國在俄國投入了大量的金錢。在梅里杜爾筆下的列寧栩栩如生,其他出現的人物超過百位,個個描述深刻入微,他們都活靈活現地躍然紙上。這不僅是一部俄國歷史的著作,也涉及國際政治與外交事務,是一部非常值得讀者細細品味與引人入勝的好書。

相關書摘 ►《1917列寧在火車上》:列寧不需要一大群聽眾。他對任何人都可以侃侃而談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1917列寧在火車上:載著蘇聯創建者的列車正駛入歷史之中,準備掀起翻轉世界的紅色革命》,貓頭鷹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梅里杜爾(Catherine Merridale)
譯者:梁永安

列寧,第一個共產國家的創建者,從下著冷雪的火車站起始掀起滔天紅浪……..

「德國像投放生化武器那樣,用一輛密封的車廂把列寧從瑞士運到了俄羅斯。」——邱吉爾

1917年4月9日復活節這一天,一戰的法國戰場死了十六萬英國士兵,相隔600公里外的蘇黎世車站,一個矮小禿頭的男人,帶著老婆搭上開往俄羅斯的火車。他花了三天穿越德國,搭船越過波羅的海,在瑞典與芬蘭邊界火車遭遇嚴格盤查,終於在八天後抵達彼得格勒。蓄積已久的他,此時準備好了,在該年結束以前,他將成為一個新國家的主人,此後的一百年更會使得中國、越南、加勒比海陷入前所未見的共產風暴。

第一次世界戰與舊帝國的崩解

二十世紀初舊帝國紛紛瓦解:大清、鄂圖曼、奧匈以及俄羅斯,而後三者的崩解都與第一次世界大戰直接相關。1917,大戰邁入第三年。不論是英法俄等協約國,或是德奧等軸心國,皆兵困馬疲,急於尋求突破。不久前,德方有人出了個主意想扯協約國後腿,他們打算煽動俄羅斯境內的革命份子,動搖俄國人繼續參戰的意願。出乎所有人意料,一場發生在俄國的革命輕易推翻了沙皇政權。流亡在外的列寧聽聞消息後急於返國,他無法忍受向資產階級靠攏的臨時政府。但,前提是他得能穿越重重阻礙回到俄羅斯。

一場讓俄羅斯繼續參戰的拔河

俄羅斯政權大轉換,對盟友協約國可不是好消息,英法想方設法維持俄羅斯臨時政府的參戰意願,一方面派了知識分子進入俄羅斯,鼓舞人民的愛國心。但更重要的是,他們必須阻止列寧回家,必要時得殺了他。

軸心國則喜於俄羅斯的解體。為了讓俄國退出戰場,解除東方戰線的壓力,德國決定幫助原是敵方的俄國革命份子回家。他們派遣一輛列車和德國士兵護送列寧,但為了怕回國遭遇叛國罪名,列寧拒絕德國的資金,還在列車地板上畫出一條界線,以示與德國士兵毫無瓜葛。

火車之旅帶出世紀變革

1917年4月16日,列寧抵達俄羅斯首府彼得格勒,10月份推翻臨時政府,建立布爾什維克政權。這場列寧革命,讓世界的軌道就此轉向。即使今日列寧不再是俄羅斯的精神象徵,從備受敬愛到遭人唾棄,即使欲重反帝國路線的普亭指責列寧破壞俄羅斯和烏克蘭等民族認同。但每年,列寧的屍體依舊定期花600萬元保養,象徵他對於世界的影響無法抹滅。列寧發揚馬克思主義,成為世界上第一個共產帝國的建造者,他是整個蘇聯時代的精神指標,其做法與理念啟發全世界的馬列主義者,中國、朝鮮、越南、東歐、南美......世上少見一個思想可以傳播如此之遠,且實際動員如此多國如此多人,一切都起始於這趟火車之旅。

本書作者親自沿著列寧的火車路線,花費同樣八天穿越四個國家,全書以列寧急於趕回俄羅斯的火車之行貫穿全書,生動刻劃列寧的人格特質,他堅忍的強人性格與手段,無不令人想到百年來多位政治強人為世界帶來的變局。透過列寧此行,也描繪出一戰中各國的處心積慮與局勢的詭譎多變。當時各國紛紛祭出各種手段,間諜、宣傳戰或是把列寧像投放炸彈一般丟到俄羅斯的土地,這些方式,經過一百年,依舊在世界各地的區域性戰場中,不斷重演。

  • 中文版特別新增列寧的火車日程表,請和列寧一同穿越第一次世界大戰的歐洲,來一趟最漫長的八日火車行。
getImage
Photo Credit: 貓頭鷹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

2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國際』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