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代健保收入穩健?醫界:不該視為「盈餘」

Photo Credit: Cecilio Hsieh CC BY SA 2.0
唸給你聽
powerd by Cyberon
Photo Credit: Cecilio Hsieh CC BY SA 2.0

中央健保署今於健保會公布的保費收取情形,據統計,從今年1月至8月,國人共繳納逾248億元,已高於原預估的全年總收入206億元。而今年結餘共可望超過800億元,衛生福利部認為,這樣的結餘數字,應可保證馬政府「保費在2016年前不漲」的承諾不會跳票。

二代健保補充保費由一般民眾、僱主與政府共同負擔,取自一般民眾的來源包括兼職薪資所得、執行業務收入、股利所得、利息所得、租金收入、超過當月投保金額4倍的獎金等6大類。根據健保署統計,今年取自一般民眾的補充保費總收入約110億元,其中以股利所得佔最大宗、近42億元。

扣除取自民眾的補充保費110億元,健保署另向僱主收取約108億元、向政府收取約30億元,總計已逾248億元。由於補充保費收取情形優於預期,健保整體財務狀況相當穩定,預計今年將結餘804億元;若明年維持今年的費率,即一般保費費率4.91%、補充保費費率2%,明年將節餘超過千億元,即健保財務最快可能在2017年才會出現短絀。

然而風光背後,許多一代健保時期留下的問題仍未解決。例如「診斷關聯群」(DRG,又稱「包裹式給付」)給付措施就是其中之一。DRG原本定民國99年上路、預計在5年內分成5階段實施,卻在第2階段停滯近3年。

DRG是指透過病情分組,再依照病人年齡、性別、病情複雜程度來細分,總共將所有住院疾病分成967組,採同病同酬的概念,希望能夠減少醫院「報越多領越多」造成醫療浪費的情況。

不過立意雖然良善,但卻面臨醫界抵制,主因是DRG壓縮了醫院透過自費新藥增加收入的空間,導致協商過程無共識。

二代健保最主要的變革是促成負責法規諮詢、收入費率的健保監理委員會,以及處理預算支出的費用協定委員會「兩會合一」,建立「收支連動」的機制。

醫改會研發組研究員沈珮涵表示,監理會與費協會每年7至9月時會展開健保總額協商,就當年度健保支出的情況,討論明年度西醫、中醫、牙醫、醫院、洗腎等5大部門的分配比例及總額成長率;也就是今年的健保收支,是去年兩會分立時期決議的結果,因此必須等到明年,才能真正評估收支連動機制的成效。

「收支連動運作的基本概念,就是透過縮減給付面或提高費率,維持收支平衡。」民間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表示,新藥及新療法日新月異,健保給付項目幾乎只增不減,縮減支出難以達成,但馬政府傾向不再調漲健保費率,因此只能增加政府負擔比例,以因應未來繼續提高的總額。

醫勞盟副秘書長林秉鴻則指出,今年健保創造高額「盈餘」,未來即便啟用收支連動,也難以再造榮景。台灣醫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蘇清泉表示,各界實在不應該把一代健保時期提高費率,以及二代健保時期收取補充保費,所得到的300多億元視為「盈餘」,因為「300億元其實還不夠,頂多是避免債留子孫而已。」

另外,台灣醫療資源水準高、費用相對便宜,有不少僑胞認為花機票錢回台看病都划算,導致僑胞返國定居人數增加。但根據健保署統計,近5年健保投保人數整體無明顯成長(成長率都在0.5%以下)。

健保署承保組專門委員程穆說,很多僑胞就算長年人在國外,仍會按月繳健保費,不會辦停保。如果僑胞被追查到在台灣設籍卻沒有繳保費,會被追繳近5年的保費。如果是返國定居後才重新投保,今年二代健保規定,返國後必須有6個月的等待期,住滿半年才能加入健保、享受健保資源。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健康』文章 更多『羊正鈺』文章

此篇文章含有成人內容,請確認您是否已滿 18 歲。

  • 我已滿 18 歲
  • 我未滿 18 歲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