委內瑞拉政治危機各國「選邊站」,中國為何呼籲「尊重人民選擇」?

委內瑞拉政治危機各國「選邊站」,中國為何呼籲「尊重人民選擇」?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2018年訪中照片。|Photo Credit: Reuter/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聯合國26日針對委內瑞拉召開會議,會議中美國國務卿譴責力挺現任總統的中、俄兩國,說他們「支持這個失敗的政權,是為了取回多年來因思慮欠周而砸下的數以十億計美元。」

委內瑞拉總統「被逼宮」越演越烈,意外挑起國際間的敏感關係。反對派領袖35歲瓜伊多獲得美國強力支持,不過現任總統馬杜洛仍有中、俄兩大強國做後盾,有分析認為,反對派的崛起,可能是讓中國擺脫被委內瑞拉石油經濟綁架的機會。

南美洲大國委內瑞拉去年選舉結果飽受爭議,在1月5日才就任國會主席的反對派領袖瓜伊多(Juan Guaido)在23日自行宣誓就任「臨時總統」,取代現任總統馬杜洛(Nicolas Maduro),擬成立過渡政府並舉行大選,立刻獲得美國、加拿大、巴西、阿根廷等11個國家的支持。

歐盟26日也對委內瑞拉下達最後通牒,限令在8天內舉行新選舉,德國、法國與西班牙政府也做出8日的限期聲明。委內瑞拉外交部長阿雷亞薩(Jorge Arreaza)予以拒斥,堅稱儘管美國領銜施壓,馬杜洛依然是合法總統。

而為了處理委內瑞拉的政治危機,聯合國安理會昨(26)日應美國要求召開會議。

聯合國;委內瑞拉
Photo Credit: Reuter/達志影像

美國國務卿蓬佩奧(Mike Pompeo)說:「現在是各國家選邊站的時候了。不要再拖延,不要再耍花招。要麼選擇與民主勢力站在一起,要麼就是和馬杜洛及他造成的混亂結盟。」

蓬佩奧呼籲所有國家終結與馬杜洛政府的金融交易。委國雖蘊藏豐富的石油資源,政府仍負債累累。他也譴責力挺馬杜洛的中、俄兩國,說他們「支持這個失敗的政權,是為了取回多年來因思慮欠周而砸下的數以十億計美元。」

中國代表:從不干涉別國內政

針對蓬佩奧批評,中俄兩國為金錢利益而支持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對此表示堅決反對。

中國常駐聯合國代表馬朝旭表示:「眾所周知,中國一貫恪守聯合國憲章的宗旨和原則,尊重別國的主權、獨立和領土完整,從不干涉別國的內政。」

馬朝旭強調,中方支持委內瑞拉政府為維護國家主權、獨立和穩定所做的努力。委內瑞拉局勢屬於一國內政,沒有對國際和平與安全構成威脅,希望各方多做有利於委內瑞拉穩定的事情。

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瑩25日也指出,委內瑞拉的事務必須也只能由委國人民自己選擇和決定。她說,「我們呼籲各方尊重委內瑞拉人民選擇,支持委各方在該國憲法框架內通過和平對話方式,尋求政治解決方案」。

中俄若不力挺馬杜洛,下場可能更慘?

中國和俄羅斯是委內瑞拉的2個主要債權國,他們一直是維持馬杜洛政權的經濟力量。

《今周刊》報導指出,中國是委內瑞拉最大的債權國,更是主要的石油出口國。委內瑞拉被世界各國視為風險最高、最無保障的投資地區;但是北京挾著龐大的資金與石油需求,從2007年開始以「貸款換石油」的模式,源源不絕借貸給前任總統、反美獨裁者查維斯(Hugo Chavez),以及他的繼任者馬杜洛。不過,中國的貸款沒有成功協助委內瑞拉的經濟轉型,反而越陷越深。

《洛杉磯時報》則指出,截至2016年以前,中國在這十年內借給委內瑞拉大約620億美元(接近新台幣1.9兆元),其中大部分是用石油償還。俄羅斯在過去幾年則借給委內瑞拉170億美元(約新台幣5202億元)的貸款和投資,2018年12月,俄羅斯將再向委內瑞拉的石油和黃金部門投資60億美元。

關注中拉關係的清華卡內基全球政策中心學者陳懋修近日撰文表示,中國與委內瑞拉的關係起初雙贏,但隨著委內瑞拉石油產出崩盤,政府無法履行石油換貸款協議,這給中國帶來巨大的政治經濟風險。陳懋修認為,查維斯和馬杜洛沒有以可持續的方式發展石油資源,促進本國經濟成長,多年來是依靠來自中國的資金支撐政權。委內瑞拉目前出現經濟危機,中國得負部分責任。

《聯合早報》報導,有分析認為,委內瑞拉政權更換,可能給中國帶來擺脫被委石油經濟綁架的機會。報導也指出,中國近年已逐漸減少對委內瑞拉的投資,例如2018年自委內瑞拉進口的石油占總石油進口的3.6%,比2017年的5%少。

《衛報》報導,卡內基國際和平基金會委內瑞拉專家Moisés Naím憂心忡忡表示,「我主要憂慮在於委內瑞拉變成了世界強權賽中的一顆球,委內瑞拉本身的利益倒是成為次要的了。」

委內瑞拉下一步怎麼走?

委國政治危機加劇,接下來的局勢發展端看美國和委國軍方態度。

《中央社》整理了4個版本的可能劇本:

  • 過渡階段:委國軍方迄今仍忠於馬杜洛。如果軍方倒戈,事情進展就會快得多,但如果軍方繼續忠於馬杜洛,未來情況能否改變,就要看反對派能否繼續團結一心,接受「更長期的過渡」,但美國對委內瑞拉石油施加制裁、重創委國經濟,也可能加快過渡期。​​​​​​
  • 馬杜洛繼續執政:如果反對派不能團結,軍方又繼續支持政府,可能的情況就是馬杜洛繼續掌權。而馬杜洛或能仰賴中國、俄羅斯和伊朗等盟邦金援,但馬杜洛接受盟邦金援是兩面刃,因為他們也可能要求馬杜洛離開,讓「不那麼讓人不快的政治領袖」取而代之。
委內瑞拉總統馬杜洛
Photo Credit:AP/達志影像
  • 軍方掌權:如果軍方不再支持馬杜洛、而反對派繼續分裂下去,軍方就可能掌權「至少一段時間」。最壞的狀況或許是,軍方掌權後會帶來「更多的鎮壓,內亂因此更加嚴重」。
  • 談判:部分國際社會偏向以談判解決委內瑞拉問題,像是歐洲聯盟(EU)雖認為馬杜洛總統地位不合法,卻也尚未承認瓜伊多為總統,而是呼籲兩方陣營成立「接觸組織」,這會是政府和反對派自2014年以來,第5次嘗試談判。如果談判順利,可能促成大選。

而根據《路透社》,為了遊說政府官員重新選舉,反對派領袖瓜伊多已和政府官員秘密會晤。委內瑞拉日前發布一段影片,稱影片證明瓜伊多和總統馬杜洛左右手卡貝友(Diosdado Cabello)及政府高層貝納爾(Freddy Bernal)私下在旅館見過面。

瓜伊多也向一小群支持者證實他確實和政府官員見了面,但沒有特別指出對方身分和見面時間。他說,只要支持終結他所謂馬杜洛的「篡位」,任何人他都樂於接觸,無論是平民還是軍方人員,都歡迎來討論政府的過渡和自由選舉。

瓜伊多
Photo Credit: Reuter/達志影像

相關文章: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楊之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