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岸風電費率太高、開發商賺飽就跑?3個QA看業界如何回應

離岸風電費率太高、開發商賺飽就跑?3個QA看業界如何回應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黃筱歡 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今(28)日表示,在風電議題上,「不能只看到別人努力的成果,而不去了解努力的過程」,若想要有同樣成果,台灣還有很多問題必須克服。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離岸風電躉購費率拍板將在本周拍板,台灣風力發電產業協會今(28)日舉辦論壇,重申躉購費率對產業發展的重要。不過,過去每度電5.8元的躉購費率,並採前10年每度7.1元、後10年每度3.5元這樣「前高後低」的費率模式,外界質疑會讓外國開發商享有暴利、並在前10年以高費率賺飽後提早釋股,風電業界今日也提出不同看法。

《聯合報》今日報導,引用中央大學管理講座教授梁啟源觀點,認為階梯式費率恐讓開發商賺飽就跑,不利離岸風電穩健經營。

梁啟源表示,離岸風電5.1元的躉購價格已經偏高,而5.8元價格更是國際行情2倍,優惠過度讓開發商未來20、30年享有暴利,會使電力成本暴增,未來對民生、物價及經濟成長都會有嚴重的影響。

而針對今年另一個改變為取消「前高後低」的階梯式費率,梁啟源也指出,去年躉購制度每度5.8元是指20年的年平均,業者傾向選擇前高後低型費率,除前期折現值較高外,也有利於提早釋股,賺取資本利得後退場。但業者在開發初期即大幅降低持股,恐不利風場後續穩健經營,也增加銀行專案融資的風險。

​​為扶持再生能源發展,政府以較優惠的費率向業者買電,為期20年,以得到電業籌設許可當年的費率計算。不過,去年經濟部預告2019年的風電費率,除了將費率從2018年每度電5.8元調降為5.1元,也擬取消「前高後低」的階梯式費率,一律採固定20年躉購費率者,引來開發商抗議。

Q1 賺飽就跑?台灣金融研究所長:前高後低,對銀行來說更好

中國信託銀行副總經理李靜婷今日表示,離岸風電無疑是這一兩年台灣銀行界最熱的話題,國內銀行缺乏離岸風電專案基礎,很開心看到有這樣的聯貸機會在台灣開展。

不過,離岸風電的融資金額龐大,李靜婷指出,以目前適用躉購費率、一共3.8GW裝置容量的風場來說,融資金額估計為4000億元,貸款天期約16-18年,對銀行來說是不小的風險,需要現金流來保障銀行端,而「前高後低」2階段的費率機制,前期貸款回收得快,平均償還年限可以縮短到10年以內,比較符合國內融資的習慣,會比平均攤還的固定費率,對銀行來說更有誘因。

李靜婷補充,去年有部分風場拿到前高後低的費率,「前面這樣簽了,後面改變遊戲規則,勢必會排擠到後面的專案。」認為不應貿然改變規則。

台灣金融研訓院所長林士傑會後受訪時也表示,前高後低的費率,讓開發商可以提早還款,以銀行的角度來說,早點拿到錢,是比較好的。

林士傑解釋,銀行每借一筆錢出去,就要有相對的避險機制,像是用其他延伸性產品以承擔借出去的風險,但台灣資金避險的天期最多只有10年,可是離岸風電的專案往往一借就是18年,對銀行來說壓力不小。前高後低的機制下,開發商收入是浮動的(前10年拿每度電7元的費率、後10年拿每度電3元的費率),銀行可以依此設定每個月的還款條件和金額,前面比較龐大的金額還清了,後面要還的金額少,對銀行來說風險也就比較低。

而針對開發商賺飽就走,後面十年沒人要接爛攤子的說法,林士傑認為,「這樣的說法也有點問題」。他認為,某些開發商可能設定了目標,時間到就把錢抽出來、轉看下一個投資計劃,並不代表這個風場出了什麼問題,重點在於,這個開發商走了之後要有人接。

不過,如果依照前高後低的機制,前面的開發商走了,後面接手的開發商是不是只能拿比較低的費率?林士傑承認有可能,但他也指出,並非低價就無投資價值,德國2017年第一次開出0元的得標價,完全接受市場機制,不需要政府補助。

Q2 比國外行情價高?預告費率比歐洲成本還低

針對「5.8的躉購費率會讓台灣當冤大頭,5.1元才是剛好」的說法,中鋼副總經理王錫欽則指出,能源局預告的5.1元躉購費率,計算方式參考的建置成本,每MW為1.55億台幣,比美國和法國的建置成本都還低。

王錫欽拿出中鋼委託驗證公司立恩威國際(DNV GL)做的專案報告,指出美國2016年才完成建置的,建置成本每MW高達3.72億台幣,另外在法國,即使在歐陸能善用當地的產業能量,近期2個風場的建置成本,每MW也需要1.81億台幣,而他針對台電示範風場的開發成本做的分析,平均每MW建置成本為2.27億台幣。

離岸風電
Photo Credit: 中鋼提供,關鍵評論網/黃筱歡 攝

王錫欽也指出,德國前12年躉購費率約每度電新台幣5.1元,英國2017-2020年完工風場平均每度5.7元,日本每度更是高達9.8元,台灣雖然擁有優秀的風場,但離岸風電才剛開始,在供應鏈、海事工程、融資驗證等方面,都還有許多挑戰,需要政府的扶持。

Q3 要「風電」還是要「風電產業」?經濟部次長:風電發展不能只看費率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今日也出席風電協會論壇,力挺離岸風電,他說政府推動離岸風電的決心,就像未來蓋好的風機一樣「屹立不搖」。他也表示,社會輿論多集中在躉購費率上,但推動離岸風電不是簡單的事,希望外界不要把離岸風電面臨的各種挑戰,簡化為躉購費率的問題。

曾文生強調,躉購費率只是一個指標,台灣過去推動再生能源發展,面對的絕對不只是躉購費率的問題,另外還涉及經濟、金融、產業、法律4大面向,包括建立整體架構、扶植產業發展,還需要有效認證組織與金融單位配合推動綠色金融,對台灣的政府、智庫、產業來說,「都是第一次」。

曾文生說,在風電議題上,「不能只看到別人努力的成果,而不去了解努力的過程,更不可能直接採摘別人的成果」,若想要有同樣成果,就必須花費足夠努力,台灣還有很多問題必須克服。

中鋼董事長翁朝建會後受訪也表示,台灣下個產業亮點將是風電產業,台灣是要「風電」還是「風電產業」?如果只要風電,只要外國團隊來做到好就可以;若想要風電產業,那就必須扶持台灣供應鏈,中下游零組件供應商都必須找台灣,挑戰也更大。他也坦言,國外花10年的時間,台灣要5年,確實是比較趕。

2019年再生能源躉購費率草案預告期至29日截止,經濟部將在30日上午召開費率審定委員會,預計當天下午召開記者會,正式對外公布費率。

延伸閱讀:

核稿編輯:楊之瑜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環境』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