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大叔murmur系列】專訪台灣娛樂教父王偉忠

【中年大叔murmur系列】專訪台灣娛樂教父王偉忠
Photo Credit:游千慧拍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不只人有魂,創作也有魂,當創作少了七魂八魄,就只剩下行屍走肉。」王偉忠不諱言,也許是年紀到了,面臨初老大叔的身心變化,加上2個女兒先後出國,正式邁入空巢期,對親情的感觸也變多了,他開始學著當個成熟的老人,找出自己看得順眼的「老樣」。

「我沒辦法對不起別人,我很嚴格但絕不會害人。」

王偉忠是台灣最知名的節目製作人,製作或監製的《連環泡》、《康熙來了》、《超級星光大道》、《2100全民亂講》、《全民大悶鍋》、《光陰的故事》、《寶島一村》、《瘋狂電視台》等節目都引起風潮,被喻為華人娛樂圈教父,人出名、作品出名、連要求嚴格也是出了名的。

生長於嘉義市建國二村的王偉忠,自小就在空軍眷村到處跑跳,加上個人的性格、習慣、勇氣與膽量,養成擅於察言觀色的本事。「成長環境就像自己的指紋,別人無法取代。在眷村出生從小就看盡人生百態,在巷弄玩遊戲學會觀察人,幫大家安排角色時,美麗的演太太,醜的就當妹妹,因為人要放對位置嘛!」

王偉忠向來以創意著稱,他認為應該是學校、家庭等成長環境的影響,物質的匱乏不足,卻成為創意的來源。

「無中生有是我最重要的能力,我是穿草鞋長大的,小時候因為沒有玩具,就會自己製造、自己想像、自己去發現有趣的地方,如果環境過於優渥,反而不會有驚人的創意展現。現在的小孩什麼都不缺了,就很難激發創意與爆發力。」

從綜藝、戲劇、舞台劇、電影、寫作到音頻,都是王偉忠跨足的範圍,縱橫娛樂圈40年,每樣事業都經營都風生水起。「事業是做自己有興趣的東西,又能賺錢;職業則是做自己沒興趣的東西,又能賺錢。我做的事,就是透過觀察政治時事與社會脈動,用漫畫的方式,呈現想傳達的人情世故。只要有感情、有溫度,再另類的事都能夠變成主流。」

「任何人的人生規劃都不一樣,我覺得計劃趕不上變化,我們做節目的人都比較走自由路線,想做什麼就做什麼,基本上我想做有興趣又好玩的事,我一直都是這樣子,做自己想做、喜歡做的事情,就是服務大家,娛樂,好玩嘛!」

王偉忠自豪從來沒有跳過槽,也不挖角,都是自己培養訓練新人,坦言新人會聽從製作人的idea,比較好操作,大牌有自己想法反而不好做。「我從不迷信大牌,我欣賞沒有包袱,企圖心強的新人。我這裡像是新人培訓班,幫助他們自我實現,在磨練中成長。我常跟年輕人說:酸甜苦辣都嘗過,才是人間一富翁。」

王偉忠還喜歡挖掘藝人的其它潛能,像是找林宥嘉蕭敬騰主持《聲林之王》、模特兒演舞台劇等,「把一個高高在上的人從神壇上請下來,親近人性。」他認為人有多種可能性與不同面向,不怕碰到瓶頸。「是個人才的,都有些難搞的怪毛病,我們要合作的,是那個人的優點。」

王偉忠直言喜歡偶超過人,孫小毛更是難忘的代表作。他喜歡提拔新人,也不認為是因為新人才像偶容易操控。「你知道嗎?其實每個人心中都有個偶,只要給一個偶,就會自己跟自己對話,呈現出內心的另一面,很可能是邪惡或純真或是其它。」

自認從斜槓青年到老年,王偉忠同時斜槓進行多樣截然不同的挑戰,涉獵各種型態的表現方式,最喜歡與擅長政治喜劇、家庭喜劇及悲喜劇。深刻的觀察社會現象,與獨特的敘述故事功力,讓他的作品直指觀眾的內心深處,傳達出平凡人物在大時代下的悲歡離合。

「不只人有魂,創作也有魂,當創作少了七魂八魄,就只剩下行屍走肉。」

王偉忠喜歡創作創意,新聞系的專業訓練,本能將新聞人的反骨精神及情緒,與對現實環境的感觸投射到節目裡;而喜歡看漫畫產生思慮跳躍的習慣,奠定了精巧的分鏡敘事的基礎與概念。「個性能變興趣,興趣能變工作,因此需要不斷培養新的樂趣。課堂中學到的知識會淡忘,但價值觀會留下來,我覺得人最重要的不是道理,而是想像力。」

興趣廣泛的王偉忠,樂於學習與嘗試,從60歲開始補課人生,重新享受學習的快樂。他自嘲「還是很斜、但好像快槓不起來了」,多次強調「因為沒有留過學」,「我一直是行動派、實驗派,就是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學習會讓人忘掉紅塵,要有興趣才能學習,我對英文很有興趣,人生只會一種語言很無聊,旅行需要用英文溝通,學英文很有趣,還可以跟老外溝通聊天。」

王偉忠接著想學電影,由於娛樂的其它類型都很熟了,本身又很愛看電影,覺得電影很有趣,是藝術品、是詩篇;而電視就像公務員,是消耗品。

「我對電影沒有深入,不熟悉電影語言,我認為電影要做情懷的東西,劇本不需要寫太細,不必太寫實,而是用影像說故事。」他對中老年人的故事很感興趣,表示台灣欠缺中老年人的影視作品,計劃拍部相關的影片。

王偉忠不諱言,也許是年紀到了,面臨初老大叔的身心變化,加上王羚王嘉2個女兒先後出國,正式邁入空巢期,對親情的感觸也變多了,他開始學著當個成熟的老人,找出自己看得順眼的「老樣」,在心態、想法及行為更產生了差異,越來越溫良恭儉讓。

「初老就像另一段青春期,需要時間適應與學習。過了60歲,走過三分之二的生命旅程,人生但求淋漓盡致,可是一路直線加速也有風險,必須隨著年紀與境遇而調整速度,這時候就必須借用馬術中『半減卻』技巧,在內心轉換成另一種態度,才能跑得久、跑得遠、跑得快樂。」

「戰場上最漂亮的鎧甲,絕不是在陽光下光芒四射嶄新的那一件,而是那件身經百戰、被亂箭襲擊、有一堆亂七八糟洞眼的鎧甲。」王偉忠在新書《半減卻:王偉忠盡情吹牛六十年的心得報告》裡,暢談人物時事、娛樂產業、世代職場與家庭親情等議題,用犀利精彩的筆調訴說生活的歷練。「上一代嘮嘮叨叨,無非希望能讓下一代少走點冤枉路。只因為摔跤摔多了,總有點經驗值。」

人生如果可以重來,王偉忠並不想再重過一次。「回到過去是種折磨,曾經做過的事不會後悔,也無法後悔。人生沒有速成方法,這條路還是得要自己走、自己體驗其中的酸甜苦辣。後悔比害怕本身,更讓人害怕。」

「順著天份做事,逆著個性做人。」王偉忠指出,個性決定命運,命運決定一生,順著天賦,就能自在的產生能量,而逆著個性,就可以在挫折中反省,增加人生的可能性,自然的表現出優點。他認為,一個人最需要的能力,是能夠面對挫折。

「老天關了一扇門必定會開一扇窗,有失必有得,順其自然,身心健康、表裡一致,心靈活得自由自在,隨遇而安最重要。」他直指現代人用腦太多,用心太少,就是把自己看得太大,卻不知道應該反省自己,能夠不再徬徨迷惑,就是最大的福氣。笑看人生的王偉忠,更希望每一處都能發揮、一絲一毫都能過得淋漓盡致。「把興趣當興趣,人生比較快樂,也比較圓滿。」

責任編輯:游千慧
核稿編輯:潘柏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