閱讀新趨勢 「聽」書好過睇?

閱讀新趨勢 「聽」書好過睇?
Photo Credit: BurstCC0 License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有聲書不僅是將文字「讀」出來。透過用不同語調演繹各種角色,甚至加入背景音樂,有聲書可為聽者帶來沉浸式的體驗。

城市人每天都有大量「零碎時間」──排隊、等車、坐車、塞車,佔據了生命中不知多少光陰。如果有辦法利用這些時間娛樂,相信會為生活添上不少色彩。在日常生活中,「滑手機」、睇片、打機,都是頗常見的kill time方式。而隨着科技進步,近年更有一些人選擇趁空檔「聽」書,充實自己──不是上堂聽書,而是聽有聲書。

港人通勤時間長 「聽」書攝時間?

半島青年商會去年訪問了759位年齡由18至65歲的香港白領,發現受訪者平均每天花在交通上的時間為1.6小時。[1]對一些需要「過海返工」的新界打工仔來說,每天花3小時通勤更是家常便飯。[2]

通勤人生流流長,想打發時間,閱讀是不錯的選擇。但在繁忙時段,「文青」不好當。畢竟乘坐巴士、小巴時路途顛簸,閱覽易令雙眼疲累;擠在「前胸貼後背」的地鐵車廂內,也不見得有手捧書籍的空間。掣肘重重下,「有聲閱讀」為「文青」們提供出路。

原汁原味 逐字聆聽 也有表演創作空間

透過「聆聽」資訊充實自己,不算稀奇。在香港,多年來也有電台節目主持人將書本重點,濃縮成數分鐘的精華介紹。[3]在內地,中央電視台的「百家論壇」也會邀請各領域專家,就不同題材向公眾作專題演講。[4]

不過,有聲閱讀與上述形式不同的是,它是原汁原味地將一本書,逐字逐句,完整地說給「讀者」聽。類似古代的說書,不過說書人所使用的「話本」,是說書時的底本,是為配合講唱藝術而設。[5]

而「有聲閱讀」所讀的書,作者撰書時多以文字為預設表達形式,「說書」則純屬衍生產品,甚至是「二次創作」。因其絕不只是將文字「讀」出來,而可以是另一種藝術表達形式──既滿足讀者對原著「不增不減」的情結,又可為文字情節添加背景音樂、情感渲染,以至為男女老幼、性格剛柔配搭不同的聲音語調,營造出沉浸式的體驗。[6]在美國,蘭登書屋(Random House)在2017年推出George Saunders小說Lincoln in the Bardo的有聲版,就共有166名人士參與「演出」。[7]

有聲書市場增長強勁 是出版業「救星」?

美國能夠出現如此大規模的「有聲閱讀」製作,多少有賴其令人憧憬的市場空間。根據美國出版商協會(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的數據,該國2018年上半年的電子有聲書收入,較2017年同期增加35.4%,升幅遠高於其他圖書格式,例如精裝書(5.8%)和平裝書(1.1%),更莫說倒退了4.8%的電子書。[8]電子有聲書充當出版業的增長火車頭,似乎已持續一段時間,在2017年上半年,當時電子有聲書收入同樣較2016年同期增加32%,遠超其他格式的單位數字升跌幅。[9]

book

全球最大電子有聲書零售和發行商亞馬遜Audible執行副總裁Beth Anderson,在接受當地傳媒訪問時指,他們有大量客戶持碩士或博士學位,本身就是書籍的愛好者。亦有當地研究生表示,在健身房時,他感覺自己在浪費時間,但聆聽有聲書卻可使他擱下這種想法。[10]

潛力不止於填補「零碎時間」

消磨通勤時的「零碎時間」雖是有聲書的主要功能之一,但其潛力並不止於此。[11]根據內地有聲閱讀平台「喜馬拉雅」在去年7月發表的用戶行為洞察報告,上午9時和下午1時等通勤和午休時間,固然是熱門收聽時段之一;不過全日播放量最高的時段,其實是晚上8時至9時等晚飯後、睡覺前的傳統合家歡時段。[12]換言之,「有聲閱讀」不但可在「零碎時段」用耳朵代替眼睛,其獨特的娛樂功能也不容忽視。

「喜馬拉雅」報告引述艾媒諮詢的統計及預測顯示,近年內地有聲書市場與美國同樣處於高速增長期,自2016年至2020年,市場規模年均增長可達34.8%,用戶規模年均增長亦達26.5%。[13]

有研究指「聽」書有助增進閱讀能力

除了娛樂功能之外,也有人探討「有聲閱讀」的教育作用。美國更有研究聲稱,「有聲閱讀」可幫助學生改善閱讀理解能力。非牟利組織WestEd在2016年3月發表報告,介紹他們在三藩市灣區學區進行的一項關於學生使用有聲閱讀平台Tales2go的對照測試。其中,實驗組學生被安排每周收聽Tales2go有聲書五次(三次在學校,兩次在家),每次20分鐘,為期十周。[14]研究人員稱,在研究結束時,使用Tales2go的學生閱讀理解能力,較沒有使用的提升得更多。[15]

但值得注意的是,該研究也有相當限制。除了報告所提及的樣本數量有限,令成效在統計學上並不顯著,以及介入時間較短之外[16],實驗組學生在家中撥出時間「聽」書,也令人懷疑他們突出的表現究竟是源於「有聲閱讀」,還是額外的學習時間。

中文世界不一定適用 惟港人可考慮用以學習英文

即使上述研究結果可靠,但其主要是針對英語世界的語言學習,而英語作為拼音文字,聆聽與閱讀的關係密切。[17]然而在中文世界,聲音與文字的關係並不像拼音文字那麼密切,如一音多字的情況就極為普遍,對語言能力有待建立的學童來說,單純「聽」書是否有助於閱讀理解、讀書「識字」,相信必須打上問號,有待學者進一步探究。

不管「有聲閱讀」是否有助學習,也無阻其走進年輕人耳窩。根據「喜馬拉雅」的報告,內地移動有聲書的用戶以年輕人為主,30歲以下的年輕人佔比達63.4%,而其中在24歲或以下的用戶,佔比更是所有年齡組別之冠,達到33.8%,其他組別依次是25至30歲(29.6%)、31至35歲(15.6%)、41歲或以上(12.2%),和36至40歲(8.8%)。[18]

至於香港市場,現時廣東話有聲書的選擇不多,除了市場規模有限,也有曾經參與製作廣東話有聲書的業界人士指出,廣東話作為口語,在將文字轉化為聲音時,不宜依書直說,須斟酌如何取得平衡。[19]

雖然廣東話有聲書發展不易,但是對於有興趣追求「兩文三語樣樣精」的港人來說,現時英語和普通話有聲書市場的蓬勃發展,仍然是一大福音。

  1. 打工仔為何不快樂? 調查:工時長未必最影響心情……」。取自香港01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23日。
  2. 過海返工 通勤時間3小時 私人時間剩多少有數計……」。取自香港01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7月29日。
  3. 一分鐘閱讀」。取自RTHK網站,查詢日期2018年11月8日。
  4. 《百家講壇》往期回看」。取自CCTV網站,查詢日期2018年11月8日。
  5. 宋元話本」。取自燦爛的中國文明網站,查詢日期2018年11月8日。
  6. 懶人聽書大咖發聲 聚焦有聲閱讀文化價值」。取自中國經營網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8年9月19日。
  7. "America’s unhealthy obsession with productivity is driving its biggest new reading trend," Quartz, March 31, 2017.
  8.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Publishers (AAP) Reports Publisher Revenue for Consumer Books Up 3.6% First Half of 2018; 3.4% Increase in eBook Revenue for University Presses," Info Docket, last modified September 7, 2018.
  9. "AAP Reports Publisher eBook Revenues Down in First Half of 2017," The Digital Reader, last modified October 26, 2017.
  10. 同7。
  11. 同7。
  12. 「潤物有『聲』:2018喜馬拉雅有聲書用戶行為洞察報告」,喜馬拉雅、克勞銳,2018年7月,第16頁。
  13. 同12,第4頁。
  14. "How Listening Drives Improvement in Vocabulary and Reading Comprehension: A Study of Promise using Tales2go," WestEd, March 2016, pp.8, 9 and 17.
  15. 同14,第1和16頁。
  16. 同14,第1、16和17頁。
  17. 同14,第2頁。
  18. 同12,第11頁。
  19. 給忙碌的人:有聲書」。取自metropop網站,最後更新日期2017年10月3日。

本文獲授權轉載。原文見智經研究中心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王陽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