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尋自我消亡的危險:LSD將我兒子的潛力吸食殆盡

追尋自我消亡的危險:LSD將我兒子的潛力吸食殆盡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其中,澳洲是世界上LSD急診數最高的國家。此外,追尋「自我消亡」的危險,在於個體或許無法在藥退後,重建身份認同。對外界的感知,自此改變。LSD慣用者在最後一次用藥後的幾週或月,甚至數年後,都還有可能產生幻覺重現(flashback)。

文:胡中行(現任澳洲臨床試驗協調員,西澳大學護理碩士,國立臺北藝術大學戲劇學士)

2017年,雪梨北部的一幢花園洋房,十七歲的中學生Tom獨處臥室。社交貧乏,寂寥無邊。「何不來探索點新鮮的?」他曾在網路論壇與YouTube上,瀏覽過資深娛樂用藥者,對「自我消亡(ego death)」的描繪:當藥效開始,自我意識也逐漸流失。最終,「我」將不復存在。

及至2016年為止,作家Andrew McMillen連續五年,每年約嗑一次LSD。如同多數「2017全球藥物調查」(Global Drug Survey 2017)受訪者用藥的目的,他藉此沉靜自我,檢視人生,試圖改變想法。有時獨自使用,迸發寫作的熱情;有時也和朋友共享。三個擁有大學學歷,在專長領域工作,戀情穩定,年近三十的健康男子,偶爾用藥扭轉對世界的觀感。激化的色彩、崎嶇的線條,在八至十二小時的欣快與荒謬中,無需進食,時間感盡失,堅定的情誼於此更加鞏固。

之前大量呼麻惹事後,Tom開始由母親陪同,去位於北海岸的雪梨藥物教育與諮商中心(Sydney Drug Education and Counselling Centre)。保護當事人隱私的政策,令Tom的母親無法得知諮商內容。取得Tom的信任後,諮商員讓他暢所欲言,探討用藥習慣是否構成問題。同時,Tom離開原校,疏遠損友,卻也造成空虛。在新學校尚未找到的歸屬感,勢必要獲得其他心靈層次的補償。

Andrew用藥的態度,是近乎宗教信仰的虔誠,富含哲思。崇敬藥物的力量,認知到它們並非得以任意操用的鈍器。若派對上別人提供不明劑量,你已經灌下十杯啤酒,還敢服用,便是純粹的愚莽。反之,他視LSD為精雕細琢的器具,如使用得宜,則可以深入一個人的精神核心和決策能力。這樣的智慧將長久迴盪在心底,即使藥效早已退盡。

2017年的那個週五,Tom決定給自己一份期末考後的獎賞。

澳洲約有310萬人使用非法藥物。一生中至少用過一次迷幻藥的人口,在十四歲以上佔9.4%,十二至十七歲則約2.8%。儘管澳洲典型的LSD使用者,通常是20歲時,才在朋友的陪伴下,於家中初嚐此藥。在Tom尚短的人生中,這已然將是第五次使用迷幻藥。由於前四次毫無不良副作用,他相信一切都在控制中。這回勇於加倍劑量,追尋「自我消亡」。

黑市販賣的LSD,每一小片「吸墨紙」(tab,即泡了藥物的小紙片)要價澳幣19元(約台幣423元),但有些實為NBOMe等危險性更高的毒品,從外表上無法辨識。Tom謹慎地切下的一角,丟入從嬉皮商店買來的玻璃管。管內的液體轉為暗紫,顯示化學物質確是LSD,絕非其他合成品。Tom心滿意足,當場吞了四片。晚間八點,精油香氛與迷幻電音繚繞房間。他躺上床,靜候藥效。

Andrew他們三人相約,要在2016年聖誕節前的某個週六早晨十點,舒適的家中,由另一名友人的監視下進行。他確信那會是個難忘的旅程,並於心底反覆彩排當天的程序:將浸潤LSD的小紙片從冷凍櫃取出,小心翼翼地剪成幾份,然後含於舌下。化學物質會在紙片被嚼碎吞嚥之前,逐漸進入生理系統。

不久,Tom的心跳逐漸加快,胃液翻攪,無論睜眼閉眼,斑斕的浪濤迎面襲來。Tom的父親突然打開他的房門,瞧他眼神迴避,不發一語,以為是撞見Tom在自慰,於是火速離開,和妻子前往慈善晚會。

然而,就在執行計劃的前幾天,Andrew面臨寫作生涯的重大挫折。他開始懷疑一切,連對長期以來信任的藥物,都產生了動搖。基於擔心負面藥效,他終究取消了派對。Andrew的疑慮絕非空穴來風,多年前在布里斯本宿營時,他將LSD與大麻混用,曾導致恐怖的經驗…

Tom被父親嚇到的同時,體內藥效趁勝追擊。這趟旅程目前順暢,已然達到如詩如畫的巔峰,卻仍持續攀升,以致強烈的焦慮隨之而來…

就是經驗豐富的用藥者,也無法預期「旅途」的好壞。伴隨著緊張、困惑、傷感或恐懼而來的,還可能有瞳孔放大、心跳加快、血壓升高、顫抖、盜汗、失眠。一旦LSD進入血清素受體,一個蓋子便會包覆其上,使之無法脫落。藥效在服用三十分鐘內便開始作用,2小時內血流中就無LSD的蹤跡,但即使是小至100毫克的劑量,效果最長亦可維持十二小時。

「我是誰?不記得自己的名字和朋友,連原本熟悉的臥室都顯得陌生。」他奔向陽台,再企圖躍上屋頂,卻失足墜落,把前院泳池邊的木桌壓得粉碎。機警的鄰居見狀,立即撥打電話報案。Tom拖著血跡,飛快進屋。不久又出來,衝破圍籬,衣衫襤褸地闖入後巷。

Andrew的意識崩解,「自我」漂流漸遠,外表則顯得安靜退卻。負責內省以及感知外界的腦部區域之間,溝通增強。掌管意識的區域則被關閉,思緒毫無拘束地流動。在15個血清素受體中,LSD專門激化5-HT2A受體,影響前額葉皮質控制個體衝動的能力。

Tom亂砸窗戶,而被憤怒的鄰居追逐,其內心的多疑與恐懼隨之加劇。他穿過數條街,最後全裸倒在路中央,由二名女警、救護人員與群眾包圍制服,並戴上手銬。同時,警察以保護未成年者為由,隔離遠處徘徊的媒體工作者,以避免Tom惡名遠播。期間他不停地反覆嘶吼:「全宇宙都與我們作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