冏星人「人設」太無聊無法加入主流YouTuber故事線?這樣的比較沒有意義

冏星人「人設」太無聊無法加入主流YouTuber故事線?這樣的比較沒有意義
Photo Credit: 冏星人Kyon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知識型頻道對資訊嚴謹和藝術上的堅持是連新聞都像綜藝節目的時代所需要的,這樣的頻道並不能單純用流量來定義它的價值,觀眾甚至會基於它的價值提供更多的幫助彌補他在流量和生產成本上的困難,因此用一樣的標準看待所有的頻道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文:王品淳

這篇文章的作者分析冏星人頻道,提供有趣的觀點,但是缺乏全面性。

首先冏星人抱怨平台演算法和使用聳動標題的YouTuber較容易有高人氣,這是很合理的抱怨。有非常多的人抱怨演算法,不是只有小眾YouTuber,PewDiePie抱怨過自己的影片在推薦影片區大幅減少曝光。畢竟YouTube想要觀眾停留在網站上的時間極大化,就更動推薦影片的演算法來讓觀眾不斷點下去,而YouTuber也就是抱怨這個他們使用的平台無法預測,是很合理的。抱怨某些風格的YouTuber比較有人氣也是很常有的事,也絕對不是只有小眾YouTuber會抱怨,比如Joey Graceffa就有說到近期在YouTube上似乎不炫耀自己擁有的東西就不會受歡迎暗示近期的YouTuber精品開箱影片點閱率很高讓他不知道自己的影片方向該怎麼走,畢竟影片創作者看到自己成績不如預期總會抱怨、懷疑觀眾的口味。

作者提到冏星人人物設定(簡稱人設)太無聊,無法加入主流YouTuber故事線,可以分成兩個部分討論,首先是冏星人人設到底無不無聊?基本上知識型YouTuber本來就不是綜藝取向,他們本來就不是走大叫吵鬧路線,不同的觀眾本身就適合不一樣的風格,可以從Jake Paul dabbing的青少年粉絲Nerdwriter影片底下討論自己喜歡的畫家觀眾的差別看出來,且知識型網紅本身的人設其實並不無聊也很符合觀眾喜好。知識型網紅講話的節奏不像趕火車,邊吃便當邊看不會噎到,且知識型網紅對資訊的重視就是觀眾欣賞的點,可以看看Nerdwriter、Laci GreenVox之類的知識型頻道的頻道主講話的風格,另外Vox時常在底下的留言區修正影片中的數據,這樣子對資訊的重視受到觀眾欣賞可以從Vox修正數據的留言按讚率看出。

另一部分是加入主流YouTuber故事線,這句話我也不太確定是什麼意思,不過聽起來應該是指能不能被feat?畢竟作者前面也有提到好的人設比較能被feat。所以就合作影片(collab/feat)來說,事實上合作影片的重要性是有爭議的,Psych IRL詳細得分析近期觀看人次下降的YouTuber Tyler Oakley, Marcus Butler等人,他們在2012-2014年人氣很高並擅長做合作影片,藉由彼此的朋友哄抬彼此的聲勢但是近期觀看人數急速下降,所以collab其實也不一定是成功的必需。

作者也有提到冏星人副頻道賣的是非主流邊緣女同志,只能吸引到一些奇怪的人。這句話是非常欠缺思考且荒唐的話,到底什麼樣的人是奇怪的人?同志情侶頻道、同志頻道、同志日常頻道所提供的是主流媒體所沒有提供的同志代表性(representation),同志無法在主流媒體中找到自己的身影,是許多同志成長過程中共同的失落。金球獎得主Sandrah Oh描述亞裔代表性不足時就有透過觀看瘋狂亞洲富豪的過程描述這種失落:

Just speaking for my own community, people cried a lot in[‘Crazy Rich Asians’], and It’s not only because it’s a great story and a classic romantic comedy-It is because seeing yourself reflected onscreen is really emotional when you don’t even know that you’re carrying so much grief of never being seen.

歐巴馬總統任內其中一張最有力量的照片,便是一個非裔小男孩摸著彎腰的歐巴馬的頭髮確認是不是跟自己的一樣,這張照片在時常更換照片的白宮應廣大民眾的要求一掛就掛了三年。冏星人的副頻道所提供的不只是娛樂,而是彌補失落的代表性。

3532376714_cc9ce8cf80_b
Photo Credit: Obama White House by Pete Souza

就知識型網紅的觀眾而言,事實上知識型網紅在台灣已經發展得很好了,出乎意料地好,這麼窄小的市場。知識型網紅發展得好到發展出「知識型網紅」這個名詞。知識型網紅在台灣發展好壞可以粗略地這樣看,用知識型網紅的訂閱人數比較最多人訂閱的非傳統藝人/公司的頻道訂閱人數,在台灣冏星人536,042的訂閱人比這群人2,339,200的訂閱比是1 : 4.36,在英文的YouTube界扣掉訂閱人數的極值pewdiepie的83,261,005人和有娛樂公司宣傳的傳統型藝人訂閱人數,比較適用的數據是SmoshShane DawsonNigaHiga 20,000,000左右的訂閱人數,因此用知識型頻道代表Nerdwriter 2,433,856的訂閱人數比上20,000,000是1 : 8.21。1 : 4.36粗略代表在台灣主流口味的觀眾是知識型頻道觀眾的4.36倍,而在英文YouTube界主流口味觀眾是知識型頻道觀眾的8.21倍,所以事實上在台灣知識型網紅是相對發展得很好的。

知識型網紅的觀眾忠不忠誠可以分成兩部分討論。首先知識型網紅的觀眾所展現所謂的「忠誠」絕對不能和主流YouTuber比較,這是很合理的,比如我們可能會欣賞某個哲學家的作品和他的想法,但是絕對不可能對待他像對待BTS一樣瘋狂,這完全是不同的心理。另外不論是主流YouTuber還是小眾YouTuber觀眾忠誠與否也是非常難說的,Psych IRL分析提到2007年左右最大的幾個頻道Philly D, Lisanova, Shane Dawson, Shay Carl, Kassem G, the bdonski到現在還存在的是極少數,而存在的也經過非常多次的風格轉變,因此不論知識型或主流YouTuber都希望觀眾對他們忠誠,但是他們都同樣無法掌握觀眾的忠誠。

知識型網紅和主流YouTuber本質上的差異,讓知識型網紅經營上也產生很大的差異。知識型影片製作成本和點閱率不成比例。生產一個資訊嚴謹的影片,要對每字每句的來源斟酌,這是一個淘寶開箱影片不能比也不需要比的,知識型影片創作者也常有自己剪輯上的藝術堅持,一個普通的vlog剪輯所消耗的時間自然少很多。知識型頻道製作的時間成本和實際素材的成本都很高昂,而流量又不多,所以知識型頻道經營上有很特殊的地方。

知識型頻道通常分兩種,公司形式如臺灣吧、Vox、Crash Course,或個人形式如冏星人、Nerdwriter、Ash Hardell,公司形式可以彌補個人頻道產量低的問題,但是仍然無法逃過流量低導致廣告收入不足的問題。因此不論是公司形式或個人形式的知識型頻道都會尋求贊助者Patreon,觀眾自發性以每個月的定額贊助給予頻道穩定的收入,這是知識型頻道的生機,也是主流頻道所無法執行而知識型頻道能夠做的一個方式,因為相較於專精於惡搞影片提供娛樂的頻道,觀眾在知識型頻道中看到的價值和重要性讓他們願意掏錢贊助。

知識型頻道對資訊嚴謹和藝術上的堅持,是連新聞都像綜藝節目的時代所需要的,這樣的頻道並不能單純用流量來定義它的價值,觀眾甚至會基於它的價值提供更多的幫助,彌補他在流量和生產成本上的困難,因此用一樣的標準看待所有的頻道是完全沒有意義的。

責任編輯:潘柏翰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遠傳子公司-數聯資安助企業厚植資安能量,降低數位營運風險,邁向永續發展
Photo Credit:遠傳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過往除了政府、金融及電信等特定產業,企業對於資安的投資相對保守。隨著上市櫃公司指引的修正將規範逐步擴大到各級產業,加上各種勒索攻擊等事件頻傳,大型企業尤其電子製造業,對資安風險的重視與需求也明顯上升。

法規驅動資安投資升溫,供應鏈數位化的資安缺口引關注

成立於2004年的數聯資安,擁有全台首座企業級資安監控中心(SOC),2009年成為遠傳100%子公司後,整合集團豐富資通訊網路資源,提供專業資安監控、檢測、治理等解決方案及顧問服務,成為企業數位轉型路上最可信賴的資安夥伴。

數聯資安總經理李明憲觀察,近來企業關注的供應鏈資安議題主要有兩個面向,一個是從技術面去應對供應鏈上下游數位化串聯所形成的間接攻擊威脅,以及軟體開發來源是否被內植惡意軟體而形成的資安缺口;加上疫情以來大量遠距工作引發的資安風險,「零信任(Zero Trust)架構概念」也受到更多產業的重視。

資安長首重理解企業商業價值,從管理面完善風險排序與資源配置

另一個面向則是管理面,去年底金管會公告要求111家第一級上市公司設置資安長與專責人員,並且對資訊資產盤點、資安管理制度的建立稽核等都有完整規範,帶動了企業的剛性需求,加上資訊與通信科技(ICT)、半導體等供應鏈受到國際大廠客戶的要求,因此今年以來導入ISMS資訊安全管理制度/ISO27001認證受到高度詢問。

配圖一_ISO認證
Photo Credit:遠傳
數聯資安擁有業界唯一通過ISO三項認證的SOC中心,以及第一套國人自行研發的資安管理系統。

李明憲建議,企業應洞悉資安指引背後的意義:資安就是風險管控,當資源有限,要找出最優先防護的重要資產,並每年重新盤點風險來源。例如企業因應疫情從實體通路轉進電子商務,當營運模式改變,資安的重點就應有所調整。

由此來看,企業如何找到合適的資安長?李明憲也建議,「技術純熟非首要考量,資安長應對企業的商業營運模式有充分理解,能據此定義風險來源並排序重要性,進而作資源配置和建立制度。」以製造業來說,重要資產可能在運營科技(OT)端,不在資訊科技(IT)的管轄範圍,因此資安長要跳脫傳統IT的框架,從更高點來思考風險和資源配置。

破除迷思:資安非零和遊戲,未來靠AI大數據應對進化的風險

李明憲也提醒,過去的思維可能以為投入資安防護就不會發生事件,但進入到數位化與物聯網的時代,資安風險範圍太廣,佈防成本相對提高,因此最重要的還是損失要可控管。

隨著風險不斷進化,李明憲也期許數聯資安結合母公司遠傳的「大人物(大數據、人工智慧、物聯網)」策略,針對數量龐大的資安事件及警告,運用大數據的整合關聯分析,並透過AI機器學習來偵測異常行為,及早找到潛藏的風險和威脅來源,以差異化的解決方案,成為資安託管服務供應商的領導者。

本文章內容由「遠傳」提供,經關鍵評論網媒體集團廣編企劃編審。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