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岸風電費率正式拍板:每度5.5元,但增加「打折制度」做財務控管

離岸風電費率正式拍板:每度5.5元,但增加「打折制度」做財務控管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黃筱歡 攝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曾文生說,對於開發商的努力,予以肯定,但超過努力的部分,也要謹慎考量財務管控。

(2019.1.31 更新開發商回應)

爭議多時的離岸風電躉購費率,30日正式拍板,相較於2018年費率,從每度5.8元下降為5.5元,降幅5.71%,今年度也祭出了全新的「打折制度」– 每年滿發超過4200小時,費率將打75折,超過4700小時則打5折。經濟部次長曾文生表示,對於開發商的努力予以肯定,但「超過努力的部分,也要謹慎考量財務管控」。

經濟部去(2018)年預告2019年再生能源躉購費率,比起去年的費率,離岸風電下跌12.71%,太陽光電也有2至12%的降幅,引發業者反彈,一度傳出有可能撤資,台灣的供應鏈廠商也擔心,連帶影響後續訂單。

30日公布的躉購費率,再生能源整體而言皆往下降:

再生能源類型 民國107年下半年費率(每度) 民國108年費率(降幅)
離岸風力發電 5.8498元

20年固定費率:5.5160 元

(↓ 5.71 %)

階梯式:前10年6.27元、後10年4.14元

大型陸域風電

(20瓩以上)

2.73 - 2.77元

2.5元(↓ 8 %)

(30瓩以上)

小型陸域風電

(1 - 20瓩)

8.67元

7.8元(↓ 9 %)

(1 - 30瓩)

屋頂型太陽光電

(1 - 500瓩)

4.24 - 5.75元

4.31 - 5.79 元

(最高降幅 ↓ 2.05%)

地面型太陽光電 4.29元

4.1元(↓ 4.3 %)

有特高壓供電系統4.55元(新增)

水面型太陽光電 4.69元

4.5 元(↓ 4.02%)

有特高壓供電系統4.93元(新增)

為鼓勵太陽光電模組回收,每瓩將收取1000元的廢棄費用。

其中外界最關注的離岸風電,能源局長林全能說明,因為台灣目前只有2座竹南外海的機組,沒辦法完整反映大型風場的設置成本,去年預告草案只能以國際的案例來當做基礎,但他也坦承,國際設置成本和國內環境不一樣,這次採納開發商意見,做出了調整。

能源局長林全能表示,躉購費率的審定,嚴謹依法,並且一切透明,所有的會議紀錄都會上網公告給外界做檢視。

比起公告草案,改了什麼?

一、躉購費率下降幅度稍減

離岸風電躉購費率,從去年草案預告的5.1元(降幅12.71%)調升為5.5元,不過比起去年的5.8元,仍有超過5%的降幅。

二、3600 小時滿發上限取消,改採「打折制」

草案預告,年售電量一年滿發3600小時,超過的每度電將以低價的「迴避成本」(非再生能源的平均購電成本,約為1.96元/每度)收購。

不過林全能表示,過去3600小時是參考竹南的風機(裝置容量4MW),不過依照最新的風機裝置容量,每架風機容量應該會是8MW,風機變大、年發電量也會增加,海上風況不穩,經濟部以開發商推估的發電時數,設定每年3750小時的「獲利基礎」,超過的部分,則以2種折扣的方式控管開發商獲利:

  • 第一階段,年發電量超過4200小時、未滿4500小時,將打75折,每度電降為4.1370元
  • 第二階段,如果年發電量超過4500小時,則打5折,每度電降為2.7580元

三、維持「前高後低」階梯制費率

過去離岸風電有前、後10年不同的躉購費率,通常是前10年每度電7元、後10年每度電3元,使業者在前期能盡早回收成本、方便向銀行融資,不過去年預告草案取消了這樣的「階梯制度」,一律採固定20年的躉購費率(都是5.1元),引發業界抗議,這次也予以恢復,但調整為前10年每度6.27元、後10年4.1元。

這次最大的爭議是什麼?

不過,這次最大的爭議,在於發電時數設立的天花板仍然沒有拿走,為此林全能表示,這次以全年發電滿4200小時打75折、滿4500小時打5折,純粹是財務考量,讓財務上有個管控機制,「不會讓國家的錢,隨便付得太多。」

經濟部次長曾文生也表示,這是2018年提出的新的控管,為了財務支出要有可以預估的狀態,用3750小時做為基礎。如果當年風況不好、達不到滿發時數,業者達不到財務目標,在這樣的範圍內就用躉購費率做為支持。

不過如果來到4200小時,曾文生說有可能是天候因素,也可能是業者提升技術所至,在這個部分只打75折;但如果超過4700小時,委員會認為超過預設的3750小時20%,可能已經不是開發商技術,或許是氣候。

風電小組召級人胡耀祖也說,以3750小時做為獲利條件的基礎,是以單機8 - 9.5MW每年估計的滿發時數,也參酌國外專家的建議,但4200小時的上限,是台灣自己第一次的施行。第一階段以超過3750小時的10%,原本是4150小時,但政府放寬到4200小時來做控管;如果風況真的很好,超過4500小時,那就會是超過近20%,胡耀祖說「以現在的數據來看機率很低,容量因子需要超過50%-60%。」

開發商買不買單?經濟部喊話「不要輕易放棄」

曾文生說,對於開發商的努力,予以肯定,但超過努力的部分,也要謹慎考量財務管控。

這次調降為5.5元的結果,曾文生說,已經納入更多國外的經驗,考量到在台灣離岸風電前期的調查成本以及併網成本全歸於開發商,另外台灣秋冬海象非常差、海上施工天數真的比較短,海床地質也和歐洲北海不一樣,必須使用較複雜、也比較昂貴的套筒式水下基樁,這次都有納入開發成本的考量。

至於業者能不能接受,曾文生表示,審議委員會無法事先做出完整的判斷,不過他也和所有參與太陽光電、風力發電的業者喊話,

台灣政府在推動再生能源發整的決心是清楚的,過去也一起做過很多的努力,我們將收集到的資料,如實反映在費率上,希望過去做過很多努力的業者,不要輕言放棄,希望還能一起合作,繼續努力,位台灣的再生能源增加更多的發電量。

至於國產化成本,曾文生說沒有將國產化成本直接對應在這裡,因為細項很多,加上很多國內成本還在議價階段,無法成為明確的依據。

開發商:不撤資,但重新與供應商議約

日前曾因躉購費率降幅太多,一度要求本土供應商暫停執行合約的沃旭能源,經過一夜與丹麥總部密集開會,今(31)日早上發出聲明。全球離岸風電事業執行長馬汀諾伯(Martin Neubert)表示,比起2018年,2019年躉購費率的降幅將近6%,並且增加年總售電量的條件限制,設定總購電量上限將導致「無法最有效的營運離岸風場,進而產生實質負面影響」。

馬汀諾伯表示,將與本地供應商夥伴密切溝通,尋求方法降低總購電量上限和躉購費率調降之負面衝擊,盡力讓大彰化風場計畫仍具投資可行性。

沃旭能源董事會將仔細評估大彰化東南及西南風場計畫,與本地供應商完成明確議約,再做出最終投資決定。

相關文章:

核稿編輯:楊士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