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生兒虐案就怪社工的歪風,只會讓人力更加短缺

發生兒虐案就怪社工的歪風,只會讓人力更加短缺
Photo Credit: Deposite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社會大眾、議員真的十分在意兒虐,那麼請停止獵巫式的攻擊第一線的社工,不要讓愛心淪為痛心,遏止了有意進入第一線服務的專業人員們。

文:非彌

2019年才剛開始,不到一個月的時間裡分別在不同鄉鎮傳出兒虐事件,甚至有孩童因此喪生,讓人相當難過。近日台南市社會局安置的一名男嬰遭到保母虐待,住進加護病房,這起事件讓該市某市議員相當關切,在臉書上批評台南市社會局竟將男嬰受虐的狀況誤判為感冒,引起大眾對社工的誤解。做為一個過不久即將踏入社會工作實務領域實習的社工系學生,看得實在是十分憤怒與恐慌。

市議員相較於一般民眾有非常多的管道與機會能夠了解社工實務工作的工作倫理與相關限制、工作模式,市議員若要博取版面大可透過關係在尊重社工專業與解決兒虐問題之間取得適當的資訊,再透過幕僚集思廣益想出一個既專業又能解決問題的做法來強調自身在社福領域的關注與專業。但市議員卻選擇以傷害社工專業人員的方式來獲得曝光,將兒虐社工推向前接受大眾的批評。

根據衛生福利部的統計,每年台灣約有8千到9千名孩童遭到虐待,其中甚至會出現虐待致死的狀況。2017年兒少保的通報量甚至來到了5萬9千件大關,平均下來每個縣市一整年的通報量恐怕就有2千6百多件這麼多,但社工人力卻遠遠不及案件量。

社工人力短缺、人才流失早已不是新聞,高壓力、高案量、薪資卻不成正比的狀況成了社工系學生在畢業後是否會投入職場,一個非常大的絆腳石,社工系學生們在畢業前得謹慎的思考是否投入第一線的社工實務現場。

然而,在社工人力如此匱乏的現況,林大議員在臉書聲稱自己對於社工人力短缺議題十分關注,卻在臉書上再三質疑社工的專業,以反問的方式激起民眾對於社會局乃至於社工人員的不滿,對於社工人力的補齊與民眾對社工專業社群形象的提升無疑是雪上加霜。更何況,市議員意有所指的事項對社工而言更是強人所難、莫名其妙。

其一,基於保護個案的原則,兒虐個案的病例、受傷狀況等資訊,沒有一個社工會將相關資訊洩漏出去,議員選擇開直播公審社工人員,無疑是將社工人員推向觸犯倫理的危機之中。

其二,作為兒少保的專責社工,從該童接案到被法院判決需安置處分,再到安置後受虐,一連串的過程都須經評估與相關流程的作業,社工專業更是應將安置背後的原因加以釐清,並協助其改善現況,絕非不是重點。

其三,社工專業養成過程中需要接受三大方法、心理學、社會學與各細項領域的專業訓練,但訓練過程中絕無涉及醫療行為的判斷,市議員意有所指的表示「感冒」、「傷不嚴重」,不但欠缺對社工專業養成的了解,更是忽略了虐待者本身會竭盡所能隱匿虐待事實的狀況。

男童疑遭師責備後墜樓  家長盼釐清事實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做為一個市議員,當然不可能每一項領域都十分專業、了解,但希望市議員能夠明白,市議員所擁有的權力之大,無心的一句話、一個貼文,都有可能會重傷在第一線辛苦工作的社工人員。

當兒虐事件頻傳,在社工與其機構尚未來得及做自我檢討前,就被迫被社會大眾、民代大肆批評,對於事件本身不但沒有幫助,更是讓原本短缺的人力更缺人,如果社會大眾、議員真的十分在意兒虐,那麼請停止獵巫式的攻擊第一線的社工,不要讓愛心淪為痛心,遏止了有意進入第一線服務的專業人員們。

延伸閱讀

本文經新公民議會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


猜你喜歡

Tag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