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乳房的歷史》:乳房史的演進隱藏著一個基本問題——誰擁有乳房?

《乳房的歷史》:乳房史的演進隱藏著一個基本問題——誰擁有乳房?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如果我們回顧歷史,會發現當代西方人對乳房的想法其實非常武斷,本書的主旨便在回顧歷史,涵蓋過去兩萬五千年,但特別側重某些時代,在那幾個時代裡,乳房被賦予某些意義,改變了西方人看待它的方式。本書是以電影蒙太奇手法處理那幾個時代,劇情往前推進又不時重疊,因此它不是一本線性敘述的乳房史。

文:瑪莉蓮.亞隆(Marilyn Yalom)

前言:不斷改變的意義

本書旨在帶領大家以全新的角度思考乳房。對多數人而言(尤其男人),乳房是性感的裝飾品、女性氣質的王冠權杖,但這並非放諸全球皆準的想法,在美洲與南太平洋的部分文化裡,女人自古以來就是袒胸露乳,這些文化因而不像西方世界那麼強調乳房的情色意義。非西方文明有它們自己的拜物對象,譬如中國人迷戀小腳,日本人迷戀女人的頸背,而非洲與加勒比海地區的人則執迷於女人的臀部。不管哪種拜物,單獨的身體部位之所以充滿性感意味,是在於它的「若隱若現」,套一句法國詩人馬拉美(Stéphane Mallarmé, 1842-1898)的話,是「遮掩的情色」。

如果我們回顧歷史,會發現當代西方人對乳房的想法其實非常武斷,本書的主旨便在回顧歷史,涵蓋過去兩萬五千年,但特別側重某些時代,在那幾個時代裡,乳房被賦予某些意義,改變了西方人看待它的方式。本書是以電影蒙太奇手法處理那幾個時代,劇情往前推進又不時重疊,因此它不是一本線性敘述的乳房史。

男人不斷企圖將女人的乳房據為己有

乳房史的演進隱藏著一個基本問題:誰擁有乳房?它屬於必須仰賴母乳或代乳的嬰兒?還是屬於愛撫它的男女?它屬於描繪女體的藝術家,還是屬於不斷迎合市場新需求、專斷論定乳房大小美感的權威人士?它屬於向少女、成熟女人、小乳房女人推銷少女胸罩、支撐胸罩與魔術胸罩的胸罩製造商,還是屬於不斷要求女人端莊遮掩乳房的宗教、衛道人士?它屬於悍然逮捕「上空女人」的法律,還是屬於有權決定女人多久做一次乳房X光攝影、何時做切片與乳房切除的醫師?它屬於替女人美容隆乳的外科整型醫師,還是屬於花錢購買它、暴露它,然後用以貶抑傷害女人的色情業者?乳房是女人身體的一部分,但它屬於女人嗎?上述疑問點出了整個乳房歷史裡,男人與建制不斷企圖將女人的乳房據為己有。

乳房做為女性身體的象徵,自古以來,便有「好乳房」與「壞乳房」不同形象。聖經〈創世紀〉裡的夏娃既是眾生之母,也是妖婦的原型。猶太教與基督教信徒或許自詡為夏娃的後裔、祖先曾吸吮過她的乳房,但無數的藝術作品也顯示:夏娃蘋果般的乳房也被比喻為引誘人類墮落的禁果。

當「好乳房」的形象占優勢時,重點都放在它的哺育功能,甚至成為宗教靈性與政治養分的來源。五千年前,西方與近東古文明普遍崇拜女性偶像,乳房的形象如此;四千五百年後,義大利盛行聖母乳子像,乳房的形象亦是如此。兩百年前,法國新共和誕生,裸露的乳房則象徵了自由與平等。

當「壞乳房」的形象當道時,乳房成為誘惑與侵略的象徵,不僅聖經〈創世紀〉的觀點如此,希伯來先知以西結(Ezekiel)也將耶路撒冷、撒馬利亞兩座城市比喻為一對放蕩的娼妓,有著罪惡的乳房。莎士比亞經常描寫「壞乳房」,其中又以恐怖的馬克白夫人最令人膽顫。壞乳房常和性與暴力連結,大量出現在現今的電影、電視、廣告與色情出版品裡。由此可見,不管好乳房還是壞乳房的形象,多半只是在表達男性觀點。

探索過去的女人如何看待自己的乳房,是寫作本書的一大挑戰。我在本書裡探討了女人如何決定乳房該怎麼遮掩、怎麼使用,基於什麼理由決定是否餵食母乳。女人在什麼時刻才有權決定乳房應當接受何種治療?她如何以乳房做為商業、政治工具?女性文學與女性藝術裡的乳房和男性持有不同觀點嗎?此外,我也特別注重二十世紀末女人奪回乳房所有權的奮戰。

哺育與挑逗左右了乳房的命運

本書從舊石器時代的女神瀏覽到當代的女權運動,乳房的歷史之旅雖漫長卻充滿驚喜。我們看到史前雕像的乳房被賦予神妙大能,譬如邁諾斯克里特文明的裸乳握蛇女神、多乳房的阿蒂米絲(Artemis)雕像,這是基督文明誕生前最後一波的女性神祕崇拜。在舊約聖經希伯來世界裡,女人最重要的角色是母親;新約聖經時代裡,人們則仰拜神奇的聖母馬利亞,因為她孕育了耶穌基督。猶太教與基督教傳統裡,乳房是製造乳汁的器物,攸關著希伯來子民與基督信徒的生存,聖母乳子的形象成為滋育信徒靈魂的象徵。

聖母乳子像興起於十四世紀的義大利,可是不久後,乳房便產生了新的性感意涵,從十五世紀到十七世紀,法國、義大利、英國與北歐出現了無數歌詠乳房性感的詩歌與繪畫,讓乳房的情色意涵遮蓋了它原始的哺育與神聖意義。

自此,乳房的兩種意義展開了拔河,哺育與挑逗兩種功能不斷拉扯著女人的命運。從猶太基督文明起,神職人員、世俗男子與嬰兒便認為他們擁有女人的乳房,毋需女人同意,便可以自由使用它。

乳房的意義隨著歷史推進而變動

到了十七世紀荷蘭共和時代,新的力量加入了乳房爭奪戰,使它成為公民責任的象徵,餵食母乳不僅對家庭有益,對國家也有貢獻。一個世紀後,餵食母乳成為法國大革命的重要部分,不少法國人奉行盧梭(Jean-Jacques Rousseau, 1712-1778)的主張,認為法國母親如果不將幼兒送往奶媽處扶養,而是親自哺乳,便能達成社會改革的目標。餵食母乳原本是個人選擇,當時卻成了公民責任的象徵,無數繪畫還以裸胸女人做為法國共和的象徵。從君權統治邁向代議政治的過程裡,乳房也「民主化」了。

乳房史研究如果少了醫學,便不完整。儘管乳房醫學研究在二十世紀時逐漸聚焦於乳癌,早期的希臘與羅馬醫學文獻卻比較專注於乳房的哺乳功能,在各種語言寫就的無數文獻裡,可以看到醫師仔細教導女人注意懷孕期間的乳房變化、飲食、運動、正確哺乳方式、照顧乳房膿腫與斷奶方法,十八世紀以後,這類醫學文獻尤其多,讓我們一窺醫學雖增進女性的健康,卻將女人的主要角色界定為生育者與哺育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