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空間解讀的世界史》:世界三大洋中,大西洋最具備驅使近代世界出現的動力

《從空間解讀的世界史》:世界三大洋中,大西洋最具備驅使近代世界出現的動力
Photo Credit: L. Prang & Co., Boston Public domain in the United State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稱霸海洋就能稱霸全球貿易,而稱霸全球貿易就坐擁全球財富,實際上就是擁有了整個世界。」這段話道出一個新時代的轉換,由海洋所串聯起的浩瀚空間開始成為創造財富的源頭。

文:宮崎正勝

第四次空間革命與登上世界舞台的大洋空間

在馬匹掀起「空間革命」之後,接著由大小僅一個網球場大小的帆船,與英勇的船員擔負起空間革命的推手。始自十五世紀的地理大發現,將世界史舞臺從歐亞的陸地空間,向外擴展到佔地表七成面積的大洋空間,於是由三大洋串聯五大洲的全新時代宣告來臨(第四次空間革命)。海上物流的形式隨之誕生,便利性遠勝於過去以歐亞乾燥地帶為主的物流形態,大規模地重新編組了整個世界的樣貌。

海洋空間和陸地空間兩者的性質完全迥異,在海洋廣大的空間裡看不到既有的「道路」,各地區藉由記錄於航海圖上的航路而彼此相連。正如比較經濟史學家川勝平太於《文明的海洋史觀》(文明の海洋史観)一書中曾提到,地理大發現後,由眾多島嶼以及海洋所形成的「群島」(archipelago),其座標軸、聯絡網所建構出的空間開始躍居世界史的主舞臺。由多元網絡所構成的海洋空間與沙漠地帶的商業空間類似,但卻和以擁有領土為目標的帝國及主權國家形成對比。

本書先前提到的卡爾・史密特,他認為:「基本上,世界史是一連串陸海相爭的過程。」地理大發現是由陸地空間轉換到海洋空間的一場巨大革命,已徹底翻轉了人們既有的世界觀。他更進一步指出:「(地理大發現)包含地球地理空間與人類世界在內,是第一次完全且貨真價實的空間革命。」論及到地理大發現所掀起的第四次空間革命,史密特強調人們需要更宏觀地理解這個現象,「所謂的空間革命已經遠遠超越我們過去的認知,它不只是踏上一片未知的土地,其中人類生活所有階段與範圍的空間概念都需要改變。十六、十七世紀的時代巨變,正在向我們揭示空間革命的意涵為何。」

地理大發現不僅改變人們的世界觀,更不能忽略它也促使依賴動物馱運的傳統運輸方式,開始受風向、海流等海洋自然現象的影響,繼而形成一種符合「海洋」獨特性的特殊空間秩序。人們的運輸航線擴及到海洋空間後,貨物流通的中心開始從歐亞、北非的乾燥地帶(以沙漠為主的「陸地之海」)移至海洋,歐洲崛起的時代隨之到來。「歐洲的時代」即是在地理大發現後首次來臨。

英國是唯一被卡爾・史密特評為成功從陸地蛻變成海洋國家,並建立出一套海上系統的國家。當英國逐步轉換成完全以海洋為主的國家時,它與其他國家之間,尤其是歐洲各國,所有根本上的關係都必須跟著改變。當時英國政治的標準和比重,都是歐洲各國無法相比而且迥異的。最終英國成為君臨海上的女王,不但支配了全球海洋,還一手打造版圖擴及全世界的大英帝國。「根據地要設在何處?」「海上航路該如何安排?」諸如此類的想法左右著當時英國人的思維,被其他民族視為故鄉的遼闊大地,在英國人眼中不過是隸屬於海港的一塊腹地。

重視「領土」特定空間的傳統陸上系統,和以全球網絡為根基的海上系統,這二者之間的差異在史密特的論述中再三地被強調。在大西洋空間裡逐漸茁壯的資本主義,也成為海洋時代所產生的革命性的經濟系統。伊莉莎白時代的華特・雷利爵士(Sir Walter Raleigh, 1552-1618)曾說過「稱霸海洋就能稱霸全球貿易,而稱霸全球貿易就坐擁全球財富,實際上就是擁有了整個世界。」這段話道出一個新時代的轉換,由海洋所串聯起的浩瀚空間開始成為創造財富的源頭。

資本主義形成海洋空間的新秩序

曾提出現代史學主流學說之一「世界體系理論」(world-system)的美國經濟史學家華勒斯坦(Immanuel Wallerstein, 1930-),將世界視為結合政治、經濟、社會各面向差異的單一系統,從此奠定他的巨觀歷史學研究。而同樣為二十世紀歷史學帶來重大轉折的還有法國的布勞岱爾(Braudel, 1902-1985)。他提出「經濟世界論」(economie-monde)的概念,主張一套經濟體系能創造一個世界。華勒斯坦對布勞岱爾這位史學前輩有著相當高的評價,並深受其學說影響。但不論布勞岱爾還是華勒斯坦,他們都主張是資本主義主導了近代世界的產生。

然而,他們兩人對於形塑資本主義的過程卻有著不同的見解,布勞岱爾延續既有的歷史框架,回溯至十六世紀前的歐洲找到資本主義的起源;華勒斯坦則主張資本主義是在十六世紀之後的大西洋空間裡,才首次形成(弗朗索瓦・多斯編,《布勞岱爾帝國》(Braudeldanstoussesétats))。這段前言篇幅雖然有點長,但本書認為資本主義與第四次空間革命的關係密不可分,此觀點正好與華勒斯坦的看法不謀而合。

地理大發現來臨後,在大西洋發展出一個連接寒帶歐洲、亞熱帶及熱帶西非與美洲大陸的海洋商業圈,並形成一套適合這個海洋商業圈的經濟體系。大西洋三角貿易開始與大量生產農作物的大型農場種植園相互結合,擦出火花。

大西洋是一個連接各種「異質性」陸地的廣大空間,亟需一套透過商業與商品製造,來創造財富的經濟系統與海上的交通規則。而負責制訂這套遊戲規則的國家是以荷蘭與英國為主,他們所制訂出的經濟系統正是資本主義,而明訂船隻在公海有航行自由的「國際海洋法」則成為航海的規則。

要認識大西洋這個嶄新空間如何影響歐洲,可以從下列兩個方向切入:(一)將進入新階段的歐洲視為大西洋空間的一部分;(二)把資本主義當作一套在大西洋形成的海上系統。

地理大發現的空間拓展與新秩序的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