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陽翎擱筆《關鍵》專欄:感謝支持,後會有期

王陽翎擱筆《關鍵》專欄:感謝支持,後會有期
Photo Credit: Deviantart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王陽翎宣告擱筆《關鍵評論網》專欄,本文是此平台的最後一篇。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致親愛的香港、台灣朋友、讀者們:
我在香港媒體「罕見的奢侈歲月」

這是我為《關鍵評論網》撰寫第610篇文章,也是這階段最後一篇。你們都知道,我特意寫文章講述自己的事情是十分罕有的。

兩年半以來,我在這裏有過相當奢侈的時光,專責撰寫各種評論、提供顧問意見,期間沒受過任何言論限制,無論是題材、形式乃至稿量,都全數由我自訂,最敏感的議題和時局分析,我沒有絲毫避忌,好像早前中美科技新冷戰系列,你們看到的是我最真切的看法,有些朋友說我直腸直肚的寫法有一定風險,但我必須忠於自由的土壤,不能隨便自我審查,如果尚有自由的時候仍去設限,一旦連土壤都沒有了,還會做甚麼?

無論如何,從2016年中到現在,老闆鍾子偉向我保證能擁有最高程度的自主,只要我想寫甚麼,就寫甚麼,最終他說到做到,感覺比香港「一國兩制、高度自治」踏實多了。

如果要說其他壓力的話,不過是出於自我要求,總之,沒有任何人在內容方面向我施壓,既然如此,當你們看到我用「奢侈」二字形容,便明白這絕非誇飾之詞,而且任何媒體同行看到,可能一時感到難以置信,原來香港竟然存在如此自由的媒體。

遺憾在重新定位編輯導向之下,香港部無法維持原有的人手比例和精細分工;其實香港、台灣媒體經營生態的差異,許多人都很清楚,無論如何走下去,我們每個人都處之泰然,不管大家對事情如何抱持不同看法和堅持,總之部門有如此組合和化學作用,是非常難得的經歷。早前鍾先生為此鄭重跟我致歉,我覺得是言重了,倒是他的誠懇與承擔令人敬重,令我記起日本岩田松雄的話,其人有「顯貴者的高尚」(noblesse oblige)。

這段半長不長的日子,我結識了不少良師益友,亦由於一些主題我累積的分析變得更有系統,榮幸獲邀出席一些講座,更全面闡釋我對那些問題的看法。是故,不管是出於感激之情或各種緣由,在此由衷答謝各位支持者,如有任何不足,也為此致歉,鐵定會「有則改之,無則加勉」,亦期盼華文媒體可以看得更遠,有朝一日促成亞洲版《The New York Times》。

還有一些心底話要說

我曾經歷過教育界難堪的亂局,也身陷過勾心鬥角的政治邊緣地帶,看過無數事與願違、遺忘初衷的人和事,諷刺的是,最終那些執迷鬥爭、做事不顧一切的人,還是無法得到想要的結果,不但陣營四分五裂,更遺下極難磨滅的仇怨。

這些往事觸發我三、四年以來認真探索「人性是何物」。為何大多數人一邊標榜理性、機關算盡,另一邊卻做盡不合符效益、遠離目標的雙輸行徑,犯下一些顯然易見的錯誤,那些不必要的折損是怎樣來的。

此刻,不禁記起羅賓.德瑞克(Robin Dreeke)說到我心坎裏的一段話:

「我們站在一個新時代的開端,但因為戰爭疑雲徘徊不散,這個分水嶺深切的重要性經常被忽視。我們正進入一個潛能無窮但艱困痛苦的年代,人們不再相信市場、人民、國家和理想的力量。那份心已被恐懼取代,不信任是當代的新主流價值。」

是的,我們應該會發現在認識的人之中,能夠有基本操守又嘗試達成理想的人,已愈來愈少;這個時代,我們的心思開始變得矛盾和神經質,既自我膨脹,亦十分脆弱,各種雜亂資訊在干擾我們的判斷力,連帶對人和事都感到疲累,寧願回到最細小的舒適圈,但完全放下心中盼望,又心有不甘;分別在於,誰會確切承認內心感受,誰不欲宣之於口。凡有志者,必須有更廣大的胸襟、更多的意志力克服前人未曾遇過的新環境。

我在意的是一步步交代這些思慮、逼近事情的真相,而不是「首先」站在某套道德信念進行批駁,不是為了證明某套價值觀是對的、絕對正義的;我認為,在歷史與科學裏重新掌握一次世事的本質,自有其必要。說穿了,這就是我抓住在《關鍵評論網》無比奢侈的時光,將上述態度融入了實際事務之中:

凡事必先建立在了解之上,盡量弄清了再作判斷。

接下來我會做的一些事情

心跡說過了,還有另一些事會隨時間逐一交代。近來我做了一個高風險的決定,暫且婉拒了一位老前輩的引薦,他說不希望我浪費了過往的成果,想我到大傳媒尋求另一次發展機會。

可是,我直覺這不是短期應走之路,而且即使最終要這樣走下去,我必須先有充分心理準備,今後我撰寫的文章,可能因為立場或敏感議題,被臨時修改、抽起等等,至少有好些題材不會是任憑我的判斷取捨。始終,我不是10年前剛大學畢業的天真小伙子,當你遇上複雜多變的環境,總要應付「紅皇后的焦慮」(若是長期讀者應懂得這詞的意思);明白人生有些「奢侈」只是一時,可能真的僅此一次,隨時不可一、不可再,就好像必須接受香港那曾幾何時的自由度,經已一去不返。

接下來,我與台灣《方格子》將有各種合作計畫,繼而一起探索林林總總的可能性,那是目前我看到最直接保住言論自由、自主度最高的收費平台,詳情我將會在3月1日前於facebookMedium概述,此前未有持續更新的facebook page稍後會改為「生活思想雜誌」形式分享內容(倘若相關計畫更新、有變,我將會在個人facebook另行分享)。

請別擔心,往後我只會將「部分作品」設成收費,其餘部分依然會公開發布。

我的信念是:

我與各位一樣,相當享受在網絡世界自由選讀文章、觀看影片,同時樂於與眾分享各種思想見解,21世紀如此龐大資訊量是古人從未有過的寶庫;但總有些時候,這些長期為作品消耗莫大心力的作者們,希望獲得讀者偶爾訂閱,將點滴支持化成恆久的驅動力。在香港自由最脆弱的艱難時期,若能集合每一分軟性的力量,為華文世界重塑免於恐懼的文化土壤,將會是這時代的一大意義。

最後,過往未圓滿的「連載/系列」,不久將來會重新整理出版,大致包括(擱筆之意,特別針對是「中止連載」,改以其他收費方式或媒介延續下去):

{話說宮崎駿動畫}
{閱人與閱世}
{冷看風雲}
{透視電影}
{科技大勢}
{講座專輯}
{放讀.一時}
{信仰深處}

由於數百篇主題文章過多,無法在此一一列出,寄望日後我碰上有心人能共同設計一個精美分類版面,適合不同類型的作家展示多年作品。

再次感謝各位兩年多以來的支持,不管你是喜歡或討厭我的作品,日後還望多多指教。

【昔日專欄】

核稿編輯:歐嘉俊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layout.lifestyle』文章 更多『王陽翎』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