墾丁怎麼死的:從屏東縣政府在保護區「倒淤沙」談起

墾丁怎麼死的:從屏東縣政府在保護區「倒淤沙」談起
Photo Credit:遊客123/作者提供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面臨種種危機的墾丁,傾倒淤沙的執政者卻好像不太在乎會不會影響生態,畢竟充其量只是壓死一些寄居蟹,悶死一些珊瑚和海草,除此之外,也沒有太多能死的東西了,是吧。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沈祐平

前幾天,某單位在墾丁的後壁湖漁港清淤,將大量淤沙傾倒在附近的生態保護示範區,此舉引起民眾譁然。一時間眾說紛紜,有人擔心泥沙會讓珊瑚死亡、有人擔心機具壓死寄居蟹、有人覺得此舉破壞美景,有關單位則急忙表示是誤會,實際上此舉清淤又養灘,一舉兩得,豈不美哉!

黑色的淤沙是否適合養灘,尚留給專業人士釋疑,但個人不禁覺得有點感嘆。

曾是旅遊勝地的墾丁,如今淪為過街老鼠,連這樣一件公評未定的事,也會讓鄉民下意識地先圍剿一番再說。

曾經,墾丁是台灣人夢中的夏日之都,在2007的電視劇「我在墾丁天氣晴」和2008的電影「海角七號」相繼爆紅後,聲勢扶搖直上,那曾是墾丁最有機會成為國際一流景點的時刻,那麼,它怎麼會淪落到今日的地步呢?

個人認為有三大核心原因:「上層的規劃不良」、「基層的短視近利」、「國際競爭失敗」。

上層規劃不良:規模巨大,管理單位卻分散

身為台灣最早的國家公園,墾丁依循的「國家公園法」是以保育生態為核心宗旨,盡可能減少人為干擾和經濟活動,採用的人員編制以生態保育和環境教育的專才為主,缺乏專業經理、行銷企劃、公關、旅遊規劃的高階專業人才,連國家公園警察隊的人員也相當短缺。

這類單位適合管理人煙稀少的自然環境(如雪霸、玉山),但面對墾丁這不只是山與海,同時是台灣的一大旅遊經濟體,國家公園管理處要斡旋於恆春鎮公所、飯店集團、民代、地方派系,要促進產業轉型、創造商業模式、與國際知名景點競爭......面對這麼龐大的格局,這個小組織是非常無力的。

20年前,它管控不了開始氾濫的水上摩托車;20年後,它更阻止不了整個區域的名聲臭掉。

官方只能用一篇又一篇的聲明稿,試圖挽救一點什麼,只是,要救現在的墾丁,早就超出國家公園,甚至任何單一在地單位的能力範圍了,但我們真能期待鎮公所、縣政府、墾管處、中央政府、企業集團和民間派系,會突然間上下一心,合力救墾丁嗎?

墾丁大街
Photo Credit: Thomas AuCC BY 2.0
基層短視近利:削價競爭,除了快錢什麼都沒留下

其實,這正是缺乏規劃的必然結果,當政府失能時,民眾的想法自然趨向悲觀,甚至有一種末世情結:「能撈就撈,現在不撈,等別人撈完我就吃虧啦!」

缺乏公共財的社會氛圍,就是墾丁人民的敗因。去墾丁常會有人推銷套票:水上摩托車六合一、大腳車隊、半潛艇……猜猜這些活動有何共同特色?答案是遊程短、成本低、環境負擔大,用白話說,就是用犧牲未來的方式賺快錢。

好不好玩?我不知道,只知道這樣下去總有一天玩完。

根據一位老教練所言,墾丁早期的浮潛品質很高,當然單價也高(據說一次超過600元),可以想見,如果堅持下去,配合海洋保育成果,即使當下少賺一點,但長期下去,其高品質將會慢慢能吸引優質國際客,最後,墾丁的名字可能和馬爾地夫、帛琉、大堡礁並列。

但這件事沒有成真,在各種時空因素下,業界產生了惡性削價競爭,400、350、250…….到了現在,一位教練拉著十位以上的客人,像湘西趕屍般拖一大串,匆匆繞一圈就回去,翻桌率高了,但體驗差、回頭客少、危險、教練累,這些無形消耗的成本,終有一天會反撲。

於是,約在2010至2012年間,陸客快速湧入,墾丁投資蜂擁、民宿林立,用上述的模式大賺其錢,更加深了墾丁產業畸形化的程度,卻沒注意到,同時有一件大事在發生。

國際競爭失敗:如果到沖繩和墾丁的價格一樣......

21世紀初,廉價航空快速發展,2010左右,各大廉航公司東南亞地區快速的佈線,這造成什麼結果?幾年間,亞洲旅客到沖繩、科隆、長灘島、沙巴……等海島度假勝地變得相當便宜,甚至對台灣人(尤其是北部人)而言亦是如此。

這代表什麼?隨著全球化的進展,終於到了墾丁登上世界舞台,和全世界一流海洋景點競爭的時候了。

「到沖繩跟到墾丁花一樣多的錢,那我當然去......」你是否聽過這句話呢?你心中的答案又是什麼呢?

當墾丁商家還沉迷於壓榨環境、惡性競爭時,忽然間遊客變少了,研究一下,發現新出現一票競爭對手,不研究還好,一研究,哇!人家有鯨鯊、有長尾鯊、有鬼蝠魟、有潔白漂亮的海岸、有整潔的環境、有合作共享的完整產業鏈、有完整區域規劃、有國際級的人才、有永續的旅遊模式,這時才發現,啊,死定了,我們什麼也沒有。接著就像乾涸池塘裡的一群魚,不是相濡以沫,而是拚死爭搶著最後一點水。

到了最後,墾丁最能穩定賺錢的事業體,居然是實際運營起來跟海洋沒太大關係的——BOT的國立海洋生物博物館。

高屏燈會聯合行銷 墾丁業者憂人潮被吸走
Photo Credit: 中央社

回到這次新聞的主角:後壁湖生態保護示範區的傾倒淤沙,這次官方的作為,可說是過去20年錯誤發展的一個縮影:上層應付苟且、底層貪圖便利,最後造成區域競爭力削弱的結果。它不是大事件,但墾丁的現狀,就是一連串這樣的小事件堆疊而成的。

簡單介紹一下這片沙灘的特別之處吧:

  1. 它是當地極少數沒有陽傘、沒有水上摩托車、也沒有業者在賺快錢的沙灘,遊客的照片裡不會有破壞畫面的廉價生財工具;
  2. 它外圍有一圈環礁,能夠擋住海浪,幾百公尺的範圍內時常平靜無波,海流也比較弱,對於海況險惡的台灣海灘而言,是很稀有的條件,適合自由潛水、SUP、浮潛和戲水;
  3. 它的深度介於1至8公尺間,「曾經」有許多大海葵、小丑魚群、燕魚群、海龜、海膽、海蛞蝓、軸孔珊瑚……還有一些特殊物種。

但這樣的一處仙境,每年水下生物都在變少,年復一年,如今有價值的生物早已被盜獵一空,生態系崩壞後,水下趨近於死寂,徒留空蕩蕩的海景。終於,有關單位動作了——他們把重機具開到沙灘上,傾倒港內清出來的黑色淤泥,並大力解釋它不會影響生態。

其實,已經不是很在乎它會不會影響生態了,畢竟充其量只是壓死一些寄居蟹,悶死一些珊瑚和海草,除此之外,也沒有太多能死的東西了,是吧?只是,都等了這麼久,對於這片美麗的南國秘境,相關單位的大動作就只有「倒一坨沙」嗎?「一片生機盎然的大海」難道沒有觀光價值,沒有搶救的價值嗎?

本文經作者授權轉載,原文發表於此

延伸閱讀

責任編輯:丁肇九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