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書評:白銀、猶太人、國王流蘇的平行與交錯

《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書評:白銀、猶太人、國王流蘇的平行與交錯
皮薩羅抓住阿塔瓦爾帕的瞬間 1845年繪|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本書正如書名《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所顯示的,並非以西班牙征服印加作為唯一敘事視角,作者網野徹哉在書中以「平行的主線」與「交錯的連接線」將這段時期的歷史鋪陳出來,體現出其卓越的選材眼光。

一般說來,對於印加的概述可能是被西班牙人征服前的「獨立」樣貌,或者也可能側重於從十八世紀末的庫斯科大起義以來的「獨立」活動,但本書的作者網野徹哉選擇了將重心放在殖民時期(十六世紀初至十九世紀初),這是考慮到十八世紀末的獨立活動中的「印加要素」並未隨著實體王國的覆滅而消失,讓人不由得想知道在三百年來的殖民社會裡,這種要素是如何在政治、宗教雙重壓力下延續下來。本書正如書名《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所顯示的,並非以西班牙征服印加作為唯一敘事視角,作者網野徹哉在書中以「平行的主線」與「交錯的連接線」將這段時期的歷史鋪陳出來,體現出其卓越的選材眼光。

平行的主線:印加與西班牙各自的國家發展

印加帝國的疆域大抵為現今的祕魯、玻利維亞、厄瓜多爾、智利北部,其前身為十二世紀成形的庫斯科王國,大約在十六世紀初擴張到極限。印加帝國的政治結構為中央政府以及四個「蘇尤」(Suyu)行政區構成,中央政府位於庫斯科,東南西北四方剛好就是四個蘇尤區,通常由王族成員及地方貴族控制;經濟型態則是以貢物及勞役為主。整體而言,印加帝國統治者的權威來自於他在位期間所能直轄的領土,這些領土依照傳統往往是經由對外擴張所獲,而現任統治者過世後,這些領土並不會繼承給繼任者,而是轉為他自身的私人領地,領地的收入則主要給予該統治者的姻親貴族。

隨著印加帝國的擴張到達極限,因周遭地理環境及工具技術的影響,印加人無法征服叢林地帶的部落,使得「王畿」難以增加,到了第十二任薩帕.印卡(西班牙語:Sapa Inca,印加帝國君主的尊稱)瓦斯卡爾的時代,他決定將歷代薩帕.印卡的私人領地收歸國有,使之成為自己的轄地,得罪了依靠這些土地收入維生的貴族,因而在瓦斯卡爾與阿塔瓦爾帕(之後的第十三任薩帕.印卡)的王位內戰中,瓦斯卡爾派的軍隊故意屢戰屢敗,最終讓瓦斯卡爾兵敗被捕。勝利的阿塔瓦爾帕則是在與西班牙人會面的場合中,被後者突襲捉拿,1533年被處死,至此印加帝國宣告滅亡。

從網野徹哉的描述來看,印加帝國的擴張是以被征服的地方貴族承認薩帕.印卡的權威,換取帝國承認貴族在地方上的統治權,這是一種較為鬆散的政府結構,其穩定取決於統治者與地方貴族的信任,因此當瓦斯卡爾不得不破壞「祖宗家法」時,也間接摧毀了帝國統治的基礎。

另一方面,本書的另一主角——西班牙帝國,則是卡斯提爾王國與亞拉岡王國締結婚姻聯盟後,透過對伊比利半島南部的伊斯蘭國家展開宗教戰爭(收復失地運動)後的產物。相較於印加帝國在政治上的鬆散,西班牙帝國歷經宗教戰爭後,為了「淨化」國內的社會結構,不僅對境內的穆斯林加以驅離,也對非基督教徒的猶太人逐步壓縮其信仰與生活空間,例如要求穆斯林、猶太人改信基督教,否則就離開西班牙。日後的異端裁判所則將這種「淨化」工作更加系統化,依網也徹哉的描述,在收復失地運動之前,原本的伊比利半島大抵上是個較為寬容的社會空間,無論是南部的伊斯蘭國家或北方的基督教國家,彼此信仰不同的人皆能在這個空間立足,這是源自於早先穆斯林於八世紀征服伊比利半島後所建立的社會傳統。

在西班牙完成「收復失地」後,儘管在君主宮廷內仍有零星的被「寬容」成員,但在一個要求國家純淨化的社會氛圍中,「寬容」只能視為是個案。當這樣的國家前去南美洲征服一個異教國家時,出人意外的是,相對於伊比利半島境內肅殺的淨化風氣,「印地亞斯」(當時西班牙人對美洲殖民地的稱呼)卻允許印加人保留諸多原有的習俗與信仰形式,雖然仍要求印加人接受基督教教士的傳教,但是在內容上卻是混合了基督教與印加宗教的情況,可能一方面要感謝耶穌會的核心精神——這些耶穌會教士主張運用當地語言與文化傳統來傳教,因此他們會試圖將大西洋兩岸的宗教「異中求同」,事實上,這也是早期基督教在歐洲、北非、西亞各地傳教時所採用的策略。

另一方面,可能是直接管理「印地亞斯」對西班牙王室來說成本過高或者毫無興趣,王室透過委任總督的方式來治理殖民地,要求總督定期上繳貴金屬給國家,作為交換,總督往往擁有殖民地的各種特權,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裡,殖民者對於殖民地只考慮到財富的搜括,沒有什麼興趣把「印地亞斯」給「西班牙化」。印加帝國被征服後,印加人仍能在相對「寬容」的環境裡維持自身的文化傳承,多少與上述原因相關。

209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空中樓閣馬丘比丘 越來越具有說服力的推論,是馬丘比丘在當時,應該是作為印加國王的「別墅」。

產生交錯的連接線:白銀、猶太人、國王流蘇

隨著西班牙征服印加後,原本屬於各自獨立發展的社會結構也開始出現融合的現象,網野徹哉在本書詳加闡述這些情況,筆者在此以白銀(經濟)、猶太人(宗教與社群移動)、國王流蘇(政治)來說明印加人在殖民時期的生活樣貌。

  • 白銀

原本西班牙殖民美洲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發財,而印加原來並沒有貨幣觀念,貴金屬通常拿來加工成藝術品,因此十六世紀時西班牙確實從美洲輸入了可觀的黃金、白銀,只不過當時西班牙在歐陸上參加了許多戰爭,這些戰爭的經費光靠本國稅收不足以支撐,所幸其時歐洲銀行業已頗具規模,當時的義大利商人願意以西班牙從美洲運來的金銀當作抵押,貸款給西班牙王室。因此這些美洲貴金屬可不是意外財富,而是某種期貨性質的擔保品。十六世紀晚期開始,西班牙人透過佔領菲律賓群島建立起東亞貿易的據點,由於中國人與西方人做生意只接受以白銀購買貨物,因此原本從印加開採來的白銀,不知不覺就被商人偷偷流入菲律賓,以便跟中國買東西。受到東亞貿易的影響,當時不少中國、日本的製品也流入印加社會之中,形成一種潮流。白銀貿易之下,最不開心的就是西班牙國王了,因為這些白銀本來是他要拿去支付欠款的。

  • 猶太人

歐洲的猶太人在中世紀前期以前,似乎不是太嚴重的社會問題。它之所以變成社會問題,主要是因為歐洲境內的宗教衝突越來越激烈,以及社會結構的改變導致貧富差距增大所致。前者可以第一次十字軍東征(1096年)為界,後者則是隨著西羅馬帝國瓦解後的社會震盪逐漸弭平後,中世紀前期的封閉性莊園經濟也慢慢轉變為工商社會,貿易活動促使不同地區的人恢復往來交通。在這種情況下,從事原本社會地位低落的金融業者逐漸拉大與一般農民、手工業者的財富累積速度,由於當時教會規定基督徒不可放貸,因此金融業可以說是猶太人的綁定職業。伊比利半島的情況更顯示出,當外在敵人(穆斯林)消失後,內在敵人(猶太人)就開始代替前者成為社會攻擊的標靶。這些猶太人即使改信了基督教,基督徒仍認為他們骨子裡仍是猶太教徒,改信只不過是偽裝。後來部分伊比利猶太人決定到美洲定居,猶太人社群的網絡也成為大西洋貿易的商業網,促使西班牙殖民下的印加城市快速發展為美洲貿易中心。

  • 國王流蘇

西班牙人征服印加帝國後,由於軍隊人數明顯遠少於當地人,因此西班牙選擇扶植一位印加貴族當作魁儡,借用原本印加帝國薩帕.印卡的權威來統治印加人。這個作法古往今來都很常見,只不過當外來政權決定借用本地權威之際,本地權威往往也會藉此機會「創造」歷史。我們所知道的印加王權傳承譜系,很大一部份是當初與西班牙人合作的印加貴族為了抬高自身聲望而修飾出來的,雖然未必全屬捏造,但似乎也不盡然是事實的體現。這些印加貴族大多數是過往歷任薩帕.印卡的後代,他們與殖民者合作的同時,也試圖繼續維持舊有印加王室的權威,其中之一的作法就是在祭典上使用象徵薩帕.印卡的國王流蘇。西班牙在十八世紀末以前,允許這些貴族在當地的祭典上這麼做,而這些貴族也將西班牙國王的權威融合進祭典當中,形成以舊制度鞏固新體系的特殊現象。或許正因為在政治上長期的寬鬆統治,印加的權威並未消失,直到十八世紀末的庫斯科大起義,領導人何塞.加夫列爾.孔多爾坎基宣稱自己是

圖帕克.阿馬魯(印加帝國滅亡後,繼續抵抗西班牙人的最後一任薩帕.印卡)的後代,率領長期被殖民者剝削的印加族人展開戰爭。西班牙平定這場起義後,也隨之禁止國王流蘇的使用,但已無法阻止當地人渴望獨立的風潮。

西班牙為何能長期殖民印加?

本書雖然並未直接處理到這個問題,但是就筆者讀後的感想而言,印加人之所以接受殖民統治,一部份原因可能跟印加帝國原有的體制被轉移到西班牙殖民政策當中,例如印加的勞役傳統是各地居民接受中央政府集體調度到首都庫斯科或其他地方進行修築工作,到了西班牙殖民時期,印加居民將殖民政府驅使住民前往礦山挖掘的作法,視為是過往印加帝國勞役義務的延續。另一方面,本書也提到,西班牙人將原本只用於祭典上的古柯與奇恰酒,大量生產後販售給印加人使用,讓他們沉迷於嗜好品上而無心反抗。最後,十九世紀時,原為印加領土的地區紛紛從西班牙獨立出來,但是地區領袖卻產生出「印加很好,但印地安人卻不然」的觀念,只欣賞抽象性的印加制度而揚棄活生生的印加族人,或許也是殖民統治下產生的馴化痕跡。

相關書摘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從安地斯社會的轉變,看兩個帝國的共生與訣別》,八旗文化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網野徹哉(あみのてつや)
譯者:廖怡錚

印加帝國 vs. 西班牙帝國──
世界史上前所未見,兩個完全相異的文明正面碰撞,
「印加」如何在帝國滅亡後仍持續保住命脈?

在安地斯山脈上形成的殖民地社會,如何與我們一般認為是主流的「世界史」接軌,最終訣別,脫離西班牙統治,實現了「沒有歷史主體」的歷史化?

位在南美洲安地斯山脈上的印加帝國,留下了包括馬丘比丘在內,無數令人驚嘆的建築遺跡。然而在一五三二年時,西班牙征服者皮薩羅僅靠著不到兩百人的部隊展開奇襲,便擊潰了印加國王阿塔瓦爾帕數萬人的大軍。從此,印加帝國便逐步崩解。

在征服與融合孕育出的、多元的殖民地社會中,上演著各種人群彼此的共生和反叛。西班牙人、印加後裔、土生白人(克里歐優人)、混血的墨斯蒂索人、甚至猶太人與黑人,他們如何在動盪的「新大陸」上生存下去?

如果將「印加」納入世界史的主流之中,那麼印加史就不該隨著帝國的瓦解而畫下句點。只有將帝國的衝突,當成印加與西班牙兩條歷史發展線段的交錯、揉合,才能理解「印加」留給安地斯社會的遺產。

《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能夠帶給台灣讀者什麼啟示?

台灣該如何真正的「去殖民化」?南美洲借用「印加」去除西班牙殖民的經驗,能提供台灣什麼啟示?從歷史之中該如何建構主體性?

十九世紀脫離殖民、獨立後的南美各國,雖然將「印加」視為國家歷史榮耀的依歸,但因為社會已是多元文化融合的狀態,對於真實的印第安人文化反而不感興趣,形成「缺乏主體性的歷史化」。印加對於同樣在歷史中追求「主體性」的台灣來說,是前車之鑑。

來自日本講談社的全球史鉅獻

《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從安地斯社會的轉變,看兩個帝國的共生與訣別》屬於日本講談社紀念創業一百週年,所出版的「興亡的世界史」套書第13卷。這套書的出版是希望跳脫出既定的西歐中心史觀和中國中心史觀,用更大跨距的歷史之流,尋找歷史的內在動能,思考世界史的興衰。八旗文化引進這套世界史的目的,是本著台灣史就是世界史的概念,從東亞的視角思考自身在世界史中的位置和意義。

(八旗)0UWH1013印加與西班牙的交錯_300dpi立體書封(書腰)
Photo Credit: 八旗文化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丁肇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