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人一腳活了超過40年:亞洲第一對成功分割「連體兄弟」,哥哥忠仁去世

一人一腳活了超過40年:亞洲第一對成功分割「連體兄弟」,哥哥忠仁去世
Photo Credit: 中央社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張忠仁、張忠義兄弟是亞洲第一例接受分割手術重獲新生的連體嬰,哥哥張忠仁1月31日突然在公司昏倒後過世,享年42歲。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台灣第一對分割成功的連體嬰忠仁、忠義兄弟,哥哥張忠仁1月31日突然在公司昏倒,2月1日清晨4時多突發腦幹出血過世,享年42歲。兩兄弟成功的分離手術在當時引起轟動,醫師估計兩兄弟活不過20年,不過40年過去,展現二人強韌的生命力,弟弟忠義表示,將代替哥哥繼續活下去。

亞洲首對成功分離連體嬰,當初要不要切割成社會議題

1976年出生的張忠仁、張忠義兄弟,可說是在鎂光燈下長大。兩兄弟出生時胸部以下相連,兩人共用1個骨盆、3隻腳、2付脊髓骨、各有食道、胃、小腸及2個腎臟、2個膀胱,但在小腸後端合成一條,沒有肛門,並有先天的巨結腸症。

醫學上稱為「三肢坐骨」連體嬰,是最難分割的手術,在忠仁、忠義前,美、英、法國也執行過連體嬰分割手術,美國的案例2人都存活、英國是1死1活,法國則是2死。台灣是世界第4例,是第一例男性坐骨相連成功分割案例,也是亞洲首例。

攝影記者楊永智在《數位島嶼》刊登的專文指出,當時大部份醫生認為不要分割為佳,少部份認為可以分割,有的還以分割後「製造2個殘障的怪物」的理由反對,最後在報紙、電視等媒體輿論壓力下,台大醫院終於決定要分割。而據《壹週刊》報導,分割小組成員台大醫師陳楷模曾表示:「其實當時院方是決定要放棄忠仁忠義的,畢竟存活機率不高,而且將來也不見得會過得很好,不過因為《聯合報》把這件新聞炒大了,造成當時台大不做也不行。」

1979年9月10日,台大醫院動員36人醫護團隊,進行12小時馬拉松手術,當時超過200人登記捐血,中視全程轉播,最終完成分割創舉,一人一腳活了下來。

手術後,兩兄弟都有半個骨盆、一隻腳、半個大腸、一個膀胱、一個正常的腎臟及較小的腎臟,都用人工肛門排便,各有一個睪丸。

當時醫療團隊曾評估,忠仁、忠義可以活著走出手術房,就算成功了,忠仁保留右腳、忠義保留左腳,但部分器官不全,估計能活到20歲已經很厲害,結果超過了40歲,遠超出預期。不過,成長過程中,2人幾乎是每年都必須開刀,長年帶著尿袋,每月要換一次尿管。

鎂光燈下的心酸,無法回歸原生家庭

2人出生於台中,母親懷孕期間未做產檢,自然分娩後遭受打擊無法接受,將他們棄養在醫院,由醫院接手照顧。分割手術後,送至教會露德之家育幼院,後來陸續委託3位保姆24小時照顧。

忠仁日前接受《鏡週刊》專訪時表示,「很多人認為我們過得很好,愛心捐款很多,有金山銀山。」但他表示,21歲的時候,700多萬元的愛心捐款用罄,無法繼續接受保姆照顧,2人必須獨立生活。

2人自國小畢業後,就不再回原生家庭。忠仁回憶曾在教會安排下寒暑假回家,但母親不太跟2人說話,也因排拒2人,常與父親爭吵。父親在夜市擺攤賣中藥,但忠仁說「因為我們很有名,我爸擺攤時被認出來,客人就指著他的鼻子罵:『你家生這樣子的孩子,誰敢吃你們的藥?』」

忠義說:「早上窗戶不能打開來,只能看電視,要是有親戚朋友要到家裡來,我們就得到2樓躲起來,把房間門關起來,不能出來,不能有聲音。要出門看醫生的時候,清晨6點鐘,好像押解犯人那種感覺。」後來父母為了躲避2人的「名氣」帶來的閒言閒語而搬家,兩兄弟至今不知道父母住哪。

最大的遺憾:不是父母的驕傲

兄弟把彼此當作是唯一的家人,哥哥忠仁目前是台北市環保局清潔隊雇員,弟弟忠義則從事禮品業務。忠義在婚宴結識護理師蔣文燕,2人相戀,但蔣文燕的家人始終反對,愛情長跑10年,終於在2014年結婚、2016年生下龍鳳胎。

太太懷孕時,為了安胎躺在醫院3個月,讓忠義想起自己出生的狀況,「生孩子的辛苦,跟小孩子的痛苦,跟媽媽的付出,是我覺得很感動的地方,我想要說,媽媽你這麼辛苦把我們生下來,難道你都不會有任何的情感嗎?你會這樣子,表示你生完我們,你一定有很大的壓力,所以你對我們會有一個城牆在。」

是因為(母親)會遭到旁人的閒言閒語嗎?忠義:「對,人家會說,你可能是做人不好,一些有的沒的。」

《蘋果日報》報導,忠仁曾感慨的說,過去也曾看到有菲律賓連體嬰珍妮和潔妮來台灣分割,但看著人家家庭能一家美滿,「他們家庭是完整的,他們的爸爸媽媽也是很辛苦,但是他們認為這是他們的驕傲,而我們卻不是原生家庭的驕傲,對我們來說是很難過的。」

連體嬰是胚胎在裂變過程中,可能因為裂的程度不夠均勻適當,導致2個胚胎之間互相併不完全獨立,出生時2個個體之間或多或少地互相纏繞。據美國馬里蘭醫學中心統計,連體嬰發生機率僅20萬分之一,多數無法存活,約4到6成會流產,約35%只能存活一天,而成功來到人世的連體嬰存活率,則端視他們是共享哪種器官而定。

誰先走,就要替另一個人活下去

忠仁未婚,曾說「如果哪一天我先走了,忠義會幫我演講,讓後面的人,更了解我們是怎麼成長的。如果忠義先走,我一定會擔起照顧孩子的責任。」忠義也說,「哥哥就是我的分身。一個人不在,那另外一個人,會把另一個人留下的事情給照顧好。」

根據台北市環保局副局長盧世昌表示,張忠仁昨日下午約5時50分左右被發現倒在輪椅上抽搐,送往台大醫院急救,仍因腦幹出血於今天凌晨去世,,還未辦成的分割40年攝影展也成了永恆缺憾。

忠義中午接受《中央社》電訪時表示,「會代替哥哥繼續活下去」,這樣的意念不會改變。

相關文章:

新聞來源:

核稿編輯:羊正鈺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新聞』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Abby Huang』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