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宣仁教授感恩一生的告白:慶幸我的一生有為文明世界帶來一點貢獻

沈宣仁教授感恩一生的告白:慶幸我的一生有為文明世界帶來一點貢獻
沈宣仁 Photo Credit: Ling Hon Lee Facebook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我對權力,財富,名譽,甚至知識這些看似是今天主導的價值可能導致人性的敗壞非常警惕。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沈宣仁  譯:李凌瀚

今年是沈宣仁師逝世十周年,這兩天草草譯畢沈師簡短遺作 Confession of a Grateful Life,以茲紀念,並祝八十多高齡的沈太在美生活愉快,身心平安。

求學生涯中沈師是我有幸遇上唯一極具人格魅力的老師。沈師一生非常重視人格整全性(personal integrity),即中國人所言之正直不阿之氣節是也。無論對信仰或學問,他都抱著忠於基督誠於學術的態度。現附上沈師年輕(謝阿堵翻拍這些珍貴老照片)及晚年的照片,以及譯文的原文。

感恩一生的告白(2004)

我的人生可算是平凡的,除了遇上太平洋戰爭,了無波瀾。我沒有受過很多苦。記憶所及,未曾於何處受過嚴重的欺騙與傷害,反之亦自覺未曾欺騙與傷害過何人。回想過去,縱沒犯過什麼大錯,我卻深知自身的弱點與不足,如應該做及必須做的事沒有完成,生活上亦沒有達到自己定下的要求。

沈宣仁 Photo Credit: Ling Hon Lee Facebook

上帝認識我,勝過我對自已的認識,而且更透徹。祂如我所如的接納我。我因而得以一直生活在上帝的恩典以及周邊友朋的包容中。

從中學到海外十年研究院漫長的學習經歷令我受益於真正並優質的博雅教育,而且往往受教於最優秀的老師。之後我便在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渡過了三十六年豐富的教學生涯。

崇基學院這個相對理想的工作場所,讓我可以一展所能,做我最喜歡的事。人所共求的最優秀學生與最出色同事,我都有幸遇上。他們在我耳順之年把拙文輯印成書,又在我七秩之慶舉行學術會議,回顧我一生的學思志業(宗教、哲學及大學教育理想),並於去年結集成書,出版紀念文集向我致意(《在求真的道路上 – 賀沈宣仁教授七秩之慶》)。

以上種種,比起1992年獲選母校芝加哥大學神學院「年度校友」,我更感榮幸。師生與親友為我付出之多,實在無法回報。我只能與他們並肩前行,做到最好,並將我所獲所得的美好事物,傳承給後起之秀。

沈師與師母婚前在美的合照(1950年代)Photo Credit: Ling Hon Lee Facebook

我在一個幸福的基督教家庭長大,又享有美好的婚姻與家庭生活。妻子既虔敬又忠誠。她愛我至深,遠勝於我所能給予之回饋。我們有兩個受過良好教育又孝順的兒子。他們在所選的職業上成就非凡,但若以傳統中國的觀念視之,他們至今還未成家可說是一種遺憾。(或許今天這個時代,維持單身勝於錯誤的結合,且又何必將孩子帶進這個灰暗的世界?)( 譯按:沈師幼子沈其樂其後成婚並育有一子)

沈師與師母晚年合照 Photo Credit: Ling Hon Lee Facebook

受中國傳統及那避無可避的儒家文化所熏陶,我生性保守。但同時身為五四一代的繼承人,我又深知求知過程中自由與批判精神的可貴。我從柏拉圖、奧古斯丁、湯樸威廉與懷德海等偉大思想家中獲益良多。我深愛形上學,卻又不曾安頓在任何一套系統。既為蘇格拉底的仰慕者,我就不可假定自己是一位一般意義上的宗教信徒。我當然渴望成為耶穌基督忠誠的追隨者,努力成為一位基督徒。我一生努力活出屬我的呼召,成為一位基督徒知識人/學者/老師。

我對權力,財富,名譽,甚至知識這些看似是今天主導的價值可能導致人性的敗壞非常警惕。在這個上帝看為美好的世界中,人類之未來也讓我憂心。然而,我沒法不看見「光照在黑暗裡,黑暗卻不接受光」(約翰福音1:5)。因是之故,往往讓我動容的,不是環顧的悲傷、苦難或那令人無言以對的邪惡,而是身邊觸手可及的點點滴滴,是在神聖臨在中人性所呈現的真而又真的美好與美麗。

我一生的作為,是履行學者/ 教師之職,把人生視為志業(特別是身為一位摺紙創作人)。我慶幸在我短暫但豐富的一生中,我的作為不只是與人分享,亦為我們的文明世界帶來一點貢獻。

Confession of a Grateful Life. Photo Credit: Ling Hon Lee Facebook
Confession of a Grateful Life. Photo Credit: Ling Hon Lee Facebook

附記:以下是我稍從人生追求的角度說明一下摺紙這不甚普及的愛好。

摺紙(紙藝)於我,是一種對完美的追求。以一門手作而言,摺紙目標是將設計好的造型折疊得「恰到好處」。以一門藝術而言,摺紙追求的是創作美好的造型,一個有用、有趣,或單單只是耀眼的造型。一個真正美好的造型,是幾近完美,以致不可能在其上再作改進。一個完美的造型,是永恆理念最明晰的範例。

這理念一旦被發現並且妥帖地植入造型,則將永遠存在。縱使那體現此理念的紙張終將破滅,但只要有摺紙者及紙張,並以摺紙為樂及付諸實行,這理念便會一直存在。摺紙故而在日常平凡的生活中,給予了我們最接近完美的體驗。

本文獲譯者李凌翰授權轉載,原作者沈宣仁-〈Confession of a Grateful Life〉

沈宣仁(1931-2004),香港著名神學教育工作者,1931年生於菲律賓,1963年獲芝加哥大學博士學位後,即於香港投身大學教育工作,在香港中文大學崇基學院執教34年,曾任中大文學院院長、崇基學院院長等職。

責任編輯:周雪君
核稿編輯:楊士範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教育』文章 更多『精選轉載』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