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代力量進入「後黃國昌時代」,下一個被吞噬的本土小黨?

時代力量進入「後黃國昌時代」,下一個被吞噬的本土小黨?
Photo Credit: 楊之瑜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政黨走向派系化是正常的發展,從這一千多名黨員選出的決策委員來看,時代力量並沒有意識到2020的生存危機。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正義戰神之友會

時代力量第二屆決策委員會昨天出爐,乍看之下彷彿是由所謂的「林昶佐派」拿下多數席次。但事實上,由秘書長陳惠敏推舉的派系,才是真正的大獲全勝。

從選舉的結果來看,15名正取決策委員,加上候補的3名,由陳惠敏為首的的6人名單全數達陣,可以說是本次選舉最大贏家。但是從勝出的15人名單來看,時代力量恐難以面對2020年的挑戰。

這場選舉在黃國昌無預警宣布退出之後,黨內黨外不斷有知情人士放話,炒作林昶佐在組織派系爭權奪利,企圖將決策委員會選舉打成派系鬥爭。但無論是選舉期間的操作或是結果,所謂的「派系運作」,根本就只有陳惠敏派。

競選期間,除了地緣相近的竹苗地區由邱顯智以帶領子弟兵團體作戰外,其餘候選人幾乎以直播或推薦的方式取代「聯合名單」,避免被視為派系競選。就只有秘書長陳惠敏,毫無顧忌地推出6人名單,以包裹競選的方式,要一次拿下6席。

在全連記制度中,一人最多可以投18票。也就是說,只要掌握夠多的「黨員名單」,派系拿下全部的席次都不是問題。在當選名單中,幾乎都是黨內知名度高的現任立委、議員、參選人或地方主委,唯獨陳惠敏6人名單中,能夠將知名度不高的候選人抬進前18名,可見手中掌握的票數相當多。​​

所謂的「全連記制度」又稱為「多議席多票制」,指選民最多可選擇與議席數量相同候選人的投票制度。其缺點是,雖然選民可投多個人選,但由於只供參選名額,執政黨只要容許相同的多張名單參選,便可取得全部席次。 ​​

黨內選舉不比公職人員選舉有固定的選區,要找到黨員拉票,只有黨中央或地方黨部,手中握有完整的黨員名單與聯絡方式。其餘個別候選人沒有管道,就只能在網路上對著空氣拉票。

決策委員會從原本的7人小組,一口氣擴張到15人,有不少優秀的年輕黨員入選,也代表時代力量真正地從過去「大人政治」,慢慢轉型為代表年輕人的政黨。但這樣的「門面」在地方選舉時或許有用,在黨務運作就不見得是好事。

依照時代力量的黨章規定,黨主席由15名決策委員互相推舉選出。以目前的情勢看來,邱顯智接任黨主席幾乎是勢在必行。

時力決策圈派系劃分

上圖為目前時力新任決策委員派系之粗略劃分。可以發現,親黃(黃國昌)派與昶派的比例為8:7。也就是說,未來時力的決策方向仍然圍繞著以繼承黃國昌意志的派系為主。

2018年地方選舉中,邱顯智作為地方黨部主委,在竹竹苗地區交出幾乎全壘打的漂亮成績單。再者,邱顯智與黃國昌從社會運動時期就是併肩作戰的戰友,2016年邱顯智也是因為黃國昌的極力遊說而披上時力戰袍,在艱困的新竹選區參選立委。綜合以上因素,邱顯智的勝選經驗與親黃背景可以說是兩大派系之間的最大公約數。

然而,權力中心是實力主義,除了要引導黨的走向,還有選舉時的募款能力。

過去的創黨元老林世煜、林郁容(林峯正胞兄)兩人意外落馬。時力色彩濃厚且過去出力不少的胡博硯曾威凱,也未能當選或進入候補名單。過去在社會上有人脈,能協助黨部募款、找資源的人,已被核心排除在外;選前喊出願意幫時力規劃2020年選戰的「人渣文本」周偉航,也無緣進到決策核心。

政黨走向派系化是正常的發展,但派系的主事者必須兼顧黨的走向與台灣未來幾年的局勢發展。

雖然陳惠敏被視為黃國昌的嫡系人馬,但走出時代力量,誰認識陳惠敏?連柯文哲的光環都無法順利過渡給陳思宇,身為創黨四年多來卻無人知曉的秘書長所領銜的派系,還有機會打著黃國昌的旗號號令天下嗎?更別說2020年將卸任不分區的徐永明,在地方肉搏戰的選舉中,是否還能生存下來。

從這一千多名黨員選出的決策委員來看,時代力量並沒有意識到2020年的生存危機。

一是要力保黃國昌的立委席次。黃國昌身為時力最鮮明的招牌,退出黨務運作後,首要目標就是得留在立院。但在汐止面對民進黨籍的沈發惠挑戰,若是三腳堵的局面,勝算恐怕不大。時代力量一但失去黃國昌,將喪失改革、揭弊的最佳招牌。

二是柯文哲是否組黨,在支持群眾重疊度高的情況下,柯的政黨將吸走時力政黨票,不分區還能維持兩席嗎?

從決策委員選舉看來?時力黨員對於資源的募集與選舉的操盤毫無概念,黨內選舉成為「投票一時爽」。當柯文哲確定組黨,或是與民進黨全面對戰時,缺乏資源與策略的時代力量,恐怕將繼台聯之後,成為下一個被吞噬的本土小黨。

相關評論:

責任編輯:羊正鈺
核稿編輯:翁世航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政治』文章 更多『讀者投書』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