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年生的金智英》:女孩子太聰明,公司也會覺得有壓力

《82年生的金智英》:女孩子太聰明,公司也會覺得有壓力
photo credit: The Yomiuri Shimbun/AP/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學姊明明成績優秀,也具有書處理等求職必備的執照,就讀的科系更是受業界青睞的管理學系,她卻認為自己可能連個不確定發不發得出薪水的小公司都進不去。「妳看那些回來做求職說明會的前輩幾乎都是學長,有看到幾個學姊?」

文:趙南柱(조남주)

大三寒假開始之際,金智英也正式開始準備就業,她重修過去大一時考砸的科目,提升在校成績,多益分數也越考越高分,但光有這些還不夠,金智英決定畢業後要從事行銷宣傳工作,所以在找尋相關實習機會或學生競賽等資訊,但礙於她就讀的科系與這些工作沒有直接關聯,所以也很難透過系辦得到實質上的幫助。

金智英後來在寒假期間跑去聽文化中心開設的相關講座,比起學習,她更希望能藉此拓展人脈,也真的在那裡遇見幾位聊得來的朋友,一起組成了類似讀書會的團體。團體一開始只有三名成員,到後來增加到七人,中間陸續有朋友拉自己的朋友進來、有人退出也有人加入,這個團體中還有和金智英就讀同一所大學經營管理科系的女同學,叫做尹慧珍。雖然她和金智英是同一屆,但因為是重考生,所以大金智英一歲,可是尹慧珍希望金智英不要對她說敬語,於是兩人便以平輩之間的語氣交談,並直接稱呼對方的名字。

團員之間會彼此分享就業資訊,也一同撰寫自我介紹和履歷表;他們報名參加企業的實習,金智英甚至和尹慧珍組成一隊,挑戰各種企業競賽,並在地方政府創意競賽及大學生創新創意競賽上得過幾次獎。

在尚未開始正式投遞履歷、參加面試之前,金智英還不會對未來太過焦慮。她覺得只要能做自己想做的工作,儘管不是大公司也無所謂。然而,相較之下,尹慧珍就顯得比較悲觀,她明明成績比金智英優秀,多益分數較高,也具有電腦操作、文書處理等求職必備的執照,所就讀的科系是更受業界青睞的經營管理學系,她卻認為自己可能連個不確定發不發得出薪水的小公司都進不去,就更別說大企業了。

怎麼說?

因為我們不是最頂尖的人才。

妳看那些回來做求職說明會的前輩,我們學校其實也有很多人畢業後進好公司啊!

那些人幾乎都是學長,妳仔細回想一下,有看到幾個學姊?

金智英彷彿第三隻眼被點亮般瞬間睜大眼睛,這下才恍然大悟。

她回想自己參與過的求職說明會和校友回娘家分享會,那些場合裡的確幾乎看不見學姊的身影。金智英大學畢業那年,也就是二○○五年,在一個求職資訊網站上針對韓國百大企業進行了問卷調查,結果顯示女性錄取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九點六;然而,光是這樣的數值在當時就已經表示女性的社會地位提升。同年,該網站又針對韓國五十大企業的人資部門主管進行了問卷調查,題目是「如果面試者的資質相同,請問會選擇男性面試者還是女性面試者?」結果選擇男性的回答占百分之四十四,選擇女性的回答則是零。

根據尹慧珍的說法是,以她就讀的經營學系為例,雖然不定期會有非公開的工作機會私下透過系辦或教授招募人才,但是每次學校引介的學生都是男同學。由於通常都是私下進行,所以確切是哪間公司需要人、審核條件資格又是什麼就不得而知,除此之外,究竟是學校只推薦男同學,還是企業只想要男同學,也是一大疑問。然後尹慧珍又告訴了金智英一名學姊的故事,那名學姊是幾年前才剛畢業的。

學姊一直都是該學院的榜首,外文分數極高,獲獎經歷、實習經驗、各項執照、社團活動、志工活動等,無一不缺,堪稱擁有人人稱羨的「完美履歷」。當時學姊非常想進某間公司,但是後來她輾轉得知,原來那間公司透過系辦早已招募了四名男同學,那是她從其他面試落榜的同學口中得知的。

學姊後來向指導教授表達強烈抗議,詢問推薦學生的標準是什麼,要是教授說不出個可以令她接受的理由,學姊就會將這件事情公諸於世。她見了多名教授,甚至與系主任面談,而在這些過程中,教授們的口徑一致,都是以企業希望招募男同學為由,解釋著因為將來男同學會成為一家之主,這些機會也算是他們當完兵的補償等,提出一些聽在學姊耳裡極為荒謬的說詞,其中系主任的回答尤其最令她絕望無助。

「女孩子太聰明,公司也會覺得有壓力,像現在也是,妳看,妳知道自己給人多大壓力嗎?」

所以到底要我們怎樣?條件太差會被嫌,條件太好也被嫌,那卡在中間不上不下的人,難道又要被嫌太中庸嗎?學姊認為不值得繼續白費口舌,於是不再抗議,在年底該公司舉辦公開招聘時,順利獲得錄取。

「哇,太帥了!那學姊現在還在那間公司嗎?」

「沒有,聽說做了六個月就辭職了。」

某天,學姊環顧了一下整個辦公室,發現部長級以上幾乎都是男性,找不到女主管的身影。她在公司餐廳裡吃午餐時,看到一名大腹便便的女同事,於是便向同事詢問這間公司是否有提供育嬰假,結果和她同桌吃飯的人,從課長到職員五個人都表示自己從未看過請育嬰假的同事,不太清楚。因此,學姊在無法預見自己未來十年的情況下,經過一番苦思,決定遞出辭呈,最後也招來其他人無情的調侃,說一些「這就是為什麼最好別用女性」之類的閒言閒語,學姊則反駁道,就是因為這社會老是讓女人做不了事才會如此。

根據統計資料顯示,二○○三年請育嬰假的女性勞工只有百分之二十,直到二○○九年才終於突破百分之五十,等於是職場上每十名女性當中,依舊有四名產後婦女沒有申請育嬰假,堅守著工作崗位。當然,在那之前因結婚生子而提早退出職場,連育嬰假申請統計都無法取樣的女性更是多不勝數。另外,二○○六年原本只占百分之十點二二的女性主管比例,也有逐年成長的趨勢,只不過成長速度實在緩慢,二○一四年才達百分之十八點三七,也就是十名女性當中不到兩名是主管職。

「所以現在學姊在做什麼呢?」

「去年考上了司法特考,學校不是還掛布條恭賀,說是多年難得一見的合格者,妳有看到嗎?」

「啊,對,我想起來了,那時候也覺得能考上真的很厲害。」

「我們學校也很好笑,原本還說她太聰明會給人壓力,現在人家不靠任何學校支援,自己苦讀考上了司法特考,然後再來沾學姊的光,說什麼以她為榮。」

金智英感覺自己彷彿站在白霧瀰漫的狹窄巷弄中,當下半年各家企業開始公開招聘員工時,這片白霧已化作連綿的雨滴,打落在她嬌嫩的肌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