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籲將「台北劍潭青年活動中心」轉型為「台北市國際參與中心」

呼籲將「台北劍潭青年活動中心」轉型為「台北市國際參與中心」
Photo Credit: 青平台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臺北長期享有最充沛的國家資源、不僅是臺灣在地與不少國際NGO組織的所在地,同時也匯聚了來自全球和異文化、跨文化背景的工作者。因此,在城市的自我期許和發展目標上,應該更積極邁向、轉型成具高度國際參與的世界公民城市。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劉彥甫(自由撰稿人)、劉璐娜(青平台)

在選前電視辯論的刺激之下,台灣眾多城市市長候選人的政見雖逐漸明朗,但對於城市在中美貿易戰方興未艾的趨勢中,如何扮演國際交流的關鍵角色、提供公共場域作為國際參與活動與志工培訓的「培養皿/孵化器」(incubator),進一步提升台灣對外關係能見度等積極作為,卻鮮少出現在市長候選人的市政藍圖之中。

有鑑於「國際消除貧窮日10月17日」進入第25周年,並回應聯合國將主題定調在「建立普遍尊重人權和尊嚴的包容世界」,在2018年10月16日在台北集結了諸多台灣長期從事國際志工及國際參與的行動者和倡議者,包含全球在地行動公益協會、青平台基金會、作伙國際參與暨國際志工交流平台 (以下簡稱「作伙」)、擔任過駐外外交工作的台北市議員候選人劉仕傑,及多位NGO資深工作者,共同呼籲將台北劍潭青年活動中心轉型成「台北市國際參與中心TIPC (Taipei International Participate Center )」,並積極敦促政府各級教育單位落實「國際教育」,培養跨文化識別和參與國際事務的能力。

除了期許台灣可以更積極承擔世界公民責任的這份重擔,也希望促成國際參與中心的誕生。而這項任務,為何要落在台北這座城市的肩上呢?倡議者一致認為,因為台北長期享有最充沛的國家資源、不僅是台灣在地與不少國際NGO組織的所在地,同時也匯聚了來自全球和異文化、跨文化背景的工作者。因此,在城市的自我期許和發展目標上,應該更積極邁向、轉型成具高度國際參與的世界公民城市。

Depositphotos_128633610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國際志工的期待與勉勵

作伙國際志工交流平台成立於2015年年初,「作伙」成員之一的賴樹盛(Sam),不僅有超過10年的國際志工經驗,其著作《邊境漂流》已成為國內外大專院校指定讀物,更是台灣立法機構在草擬《難民法草案》的參酌依據。賴樹盛強調,從16年前在英國就讀國際發展研究所,一腳踏入泰北志工服務6年後,再轉進加勒比海,他常在思考並期待台灣社會有積極參與國際社會的能力,並從中不斷省思與成長,與世界共好。

過去曾有緬甸難民詢問Sam來自何方,在Sam表明來自台灣之後,對方可以對台灣的處境侃侃而談。Sam一方面驚訝當地難民對台灣知之甚詳,但反觀當時的自己和台灣卻普遍對泰緬邊界的克倫族難民卻毫無所知,而感到非常遺憾。

2012年,Sam再次動身前往聖露西亞參與志工與諮詢服務,並與美、日、韓、東南亞的志工合作。Sam問美國志工的高階官員,為何要不斷培訓年輕人參與國際事務,因為「青年是國家的未來」,美國人如是說。

「台灣教育場域的孩子,知識量越來越充沛,然而對世界卻越來冷漠,且缺乏同理心;能了解難民的困境,但該有的實際行動卻總是付之闕如。」Sam指出,這就是他決定回台灣和許多夥伴成立全球在地行動公益協會(Glocal Action Taiwan)以及促成了作伙平台的初衷;一個夢想在他心中油然而生的起點。

「台灣的未來必須要有更多人一起思索,台灣國際參與的定位與方向。」因為台北的商旅、貿易中心、辦公室、社企館各處樹立,卻沒有一間能真正培養與傳承台灣學生國際參與的實踐與能力。不過,Sam認為,台灣民間充滿活力與可能性,所以夢想有實踐的可能,有一天台北可以跟東京一樣,有一間包含青年協力、國際NGO進駐、住宿的國際參與中心。

期待劍青中心不再只是旅館,應該轉型成為國際參與中心,理解國際發展議題與解說,有互動設計的體驗還有模擬聯合國會議,以及模擬難民逃難的情境。

資深訓練者的期許

同樣是擔任國際資深志工和帶領的講師楊琇雯(Ula),則證實和呼應賴樹盛的說法。很多學生都曾擁有一張志工服務證,但如何回台灣將經驗分享、持續在志工服務的道路上奉獻,這都需要有國際參與中心的平台銜接與討論。而且台灣普遍對國際志工有迷思與誤解,似乎是有錢有閒、不需要專業訓練、在學經歷上追求加分,才會選擇投入國際志工這個經歷,這嚴重偏離事實。

Ula提到,一個國際志工的核心能力,必須具備志願服務倫理、文化識別能力、同理心培養、需求評估、反覆書寫、服務計畫書撰寫、還有其他專業技能培訓。尤其是在需求評估上,志工對自身專業能力的評估必須非常詳細,條列能夠提供在地的能力、至少會包紮與基礎的衛教觀念,否則曾有志工到東南亞當地染病,卻把當地的藥品消耗殆盡的狀況,恐怕就會重複發生,那不但將嚴重影響救援進度,更會大幅提升志工團隊的負荷量。

Ula回憶道,自己在東南亞壯遊時,確認了自己符合當地志工服務的專業需求,遂決定投入柬埔寨的志工服務。志工必須先照顧好自己,發自內心自發行動提供服務,最後才能承擔責任做一件對的事,讓柬埔寨與志工彼此獲得雙贏,成為正面的循環。

所以志工服務的訓練至少可分成三大層次:

  1. 作為一個發現者tourist,具備觀察力、探索與獨立的能力。
  2. 作為一個能動者traveller,秉持志誠、自發行動。
  3. 作為一個領航者guide,承擔責任、做對的事情,形成正循環。
AP_108109967135
Photo Credit: AP/達志影像
第一線外交事務工作者的期許

曾派駐帛琉的青年外交官劉仕傑(Jerry),分享過去在帛琉服務期間,Jerry曾被帛琉朋友探詢是否留下基因。雖然在理性分析後拒絕,但一想到帛琉這個只有一萬人的小國家,頻繁近親繁殖的結果,可能將造成很多基因缺陷,唯有曾在地投入與同理心才能了解帛琉人的要求,其實這樣的探問只是基於優生學的科學考量。

對於現階段已投入議員選舉的Jerry來說,思考的議題的縱深必須擴及台灣下一代的未來。Jerry認為,台灣不但有使用中英文的能力,又能夠近距離觀察中國14億人口的龐大社會,其中所囊括的人權與環保等各種議題和語言上的低門檻,都讓台灣具備很好的國際參與基礎。

不過,從國家提出新南向政策以來,台灣社會對東協國家的認識不僅非常片面且缺乏創意。像在偏鄉的學校、新住民後代的比例甚至已經到20%,但台灣的心態並沒有作好與國際銜接的準備,欠缺培養未來南向人才的打算。

如果要貫徹國際教育從小學做起,就必須在前一年度的預算鬆綁,這已經刻不容緩。雖然政府宣示台灣要走向雙語教育,但現有本土的英文師資,並沒有辦法做自然與美術等其他科目的教學,教師不但沒辦法負荷,私立的美語托兒所與補習班也與法規有諸多扞格。

然而,在今年金鐘獎的典禮上,鄭有傑導演曾說,台灣擁有東亞最大的言論自由。台灣身為最大的自由國度,雖無法參與國際組織,但在非政府組織的能量卻非常充沛,台灣熱切地想參與國際組織的熱誠,其實可以讓倡議者的夢想不再是夢。這也證明了各領域的倡議者,都心心念念著台灣。

Jerry認為在未來的十五年內,會是台灣成立國際參與城市的關鍵時期,因為台灣在現有侷限的環境之下,國際志工的能力卻非常卓越,如果從此刻起順水推舟,台灣會成為國際參與的模範國家。

Depositphotos_39338731_l-2015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台灣的表現和自我期許

而投入青年工作與國際事務多年的劉璐娜(Luna)則回應,過去我們的社會普遍慣於將台灣青年連結到「爛草莓」的刻板印象,其實是錯誤的。台灣青年往往更願意跨出國界,成為超國界的公民、共好的基礎,但如果沒有一個國際參與的平台,讓台灣公民社會更加蓬勃發展,這很可惜。

台灣過去得接受美國的援助,但現在已能付出能量回饋社會,台灣一直都是國際社會的一部分。當前的國際局勢與地緣衝突已經變得非常複雜,但今年選舉並沒有太多候選人,提出台灣國際參與的願景,所以將倡議者凝聚一齊面對未來,率先拋出議題,讓台北這個人文匯聚、具備多元全球公民的地方,呼籲站在第一線的教育與NGO工作者一起付出。

這是至關重要的,因為台灣社會必須被國際社會評價,必須受到國際社會認可尊重的前提,就是得先主動加入國際社會,不停的加強與國際組織的參與,以壯大台灣的自信心,填補過去被打壓與缺席國際社會太久的空缺。

近年有越來越多國際組織像是國際特赦組織Amnesty International、綠色和平Greenpeace、樂施會Oxfam、無國界醫生MSF、無國界記者組織RSF、國際人權聯盟FIDH等,都在台灣設置據點並有頻繁的活動。透過這樣的能量,我們的國家必須要有更長遠的視野和資源投入去協助和培力台灣國際參與的工作者,以及建構社會與官方的友善環境和系統,去連結彼此的社會網絡。

如果劍青中心只是經營旅社和場地出借場所是相當可惜的,因為台灣需要有培訓與培力在地工作者和協助連結國際團體和青年的平台,一個友善可親的國際參與中心讓人與人之間可以面對面溝通、接觸,讓國家重新思考國際參與的可能性。台灣需要有政策的引導甚至民意代表的支持,培養未來年輕人熱衷與國際社會互動並付出,平等對待各膚色人種。

Luna認為,台灣青年有成為世界公民的可能且潛力十足。儘管目前的國際參與充滿限制,但民間已有能力揮出漂亮的安打。舉例來說:台灣捐助福島的金額相當驚人、目前台灣在籌募國內外公益捐款都有非常驚人的表現,這也是社會希望積極參與國際援助、盡一份心力的訊號。不過,倡議者與政府必須思考更多可能性,讓台灣再推進幾個壘包,成為醫療互助、急難跨國救助的平台,當台灣與各國交誼都能有更好的結果,台灣各領域就會一直得分。

台灣官方要成為青年的後盾,必須有「接地氣」的國際參與中心,直接讓台灣青年邁開大步走進國際社會,讓他們更有自信不再冷漠,勇敢與世界各國接觸,擁有更好的教育資源,成為一個更好的台灣公民、世界公民,這才是台灣推動實質外交的一環。世界已經走進來台灣了,台灣準備好擁抱世界了嗎?

Group therapy. Group of people sitting close to each other and communicating.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小學教育融入國際文化的實例

座談另一個亮點是,帶著教育現場第一線經驗而來的台北市文化國小家長會長陳佩文,很大程度的鼓舞了倡議者與許多聽眾。因為文化國小雖創校僅27年,但自2001年開始,學校與家長會合作募資聘用外師,讓學校一至六年級的孩子,每週都有5堂英文課,以及每周一撥放晨間英語、一年一度國際遊藝會的舉辦、使接觸外國人成為生活的一部分,學校也獲得教學卓越獎,邁向師生雙贏。

此外,每周一堂的國際文化課,上課內容不刻版和大量的討論和應用,深受校內學童所喜愛。比如曾讓登山活動與難民處境相連結,伴隨模擬聯合國會議,讓學生代表敘利亞、美國與德國政府,針對各自立場各抒己見,輪番演講與倡議,所有的成果展現都讓學生親歷蒐集資料、活化思辨與運用。

隨著每年模擬聯合國的主題更改,學生涉及議題的多樣性就會廣泛,文化國小的經驗可以在台灣各地區開展,提升學生對國際參與的興趣,如果城市中有國際參與中心,從小學到高中一貫的國際教育成效,將更為顯著。

接續10月16日的座談會,青平台基金會也將持續與作伙的夥伴,並擴大邀請,協力遊說和推動創設台北市國際參與中心TIPC本項計畫,甚至依照區域的特色,與中央部會和其他縣市討論本項可能性。

國外案例參考

台灣目前雖有公部門的外交部非政府組織國際事務會(簡稱外交部NGO事務會)、財團法人國際合作發展基金會(簡稱:國合會ICDF),或是由民間公民團體特別是著重在推動國際發展/人道救援事務工作所發起的Taiwan Aid的平台,但是在實體據點和更有系統的培力上欠缺臨門一腳。

以下,我們提供了臨近國家日本和新加坡的案例,希望提供台灣成立國際參與中心的參考。可觀且具體的願景其實也在不遠的前方,重要的是,台灣所累積了不少的知識和能量,諸多倡議者和行動者已經有教材教法回饋台灣社會,台灣的政府與公民,這是一件值得投入和參與的工作。

  • 日本

國際參與對國家的重要性可從很多實例中驗證,以鄰國日本為例,成立於1974年的「日本國際協力事業團」,以100%政府財政預算承擔政府開發援助資金(ODA)、並在全球54個國家設有事務所,合作領域涵蓋環境保護、農林水產業、醫療保健、教育、工礦業、能源、運輸、交通、通訊等諸多方面。2003年轉型定名為「獨立行政法人國際協力機構JICA Japan International Cooperation Agency」,並持續原業務。

JICA在各國成立國際事務所之外,日本國內重要城市亦設立國際中心,其中JICA東京中心(JICA Tokyo Center)成立於1985年,是JICA規模最大的國際中心,其主要負責業務涵蓋東京、群馬、埼玉、千葉和新潟縣的知識共創、公民參與國際合作計劃。

每年在日本接受的JICA知識共創計劃的一萬多名參與者中,約有四成參與者來自Tokyo Center,參與計劃包括教育,基層技術援助,國際志工計劃以及非政府組織計劃,以及中小企業的海外拓展業務。對於這些計劃的參與者,中心提供441間臥室(包括5間無障礙客房)、會議廳、餐廳與娛樂設備,讓所有國籍的參與者都能有回家的感覺。

隨著日本在2020年夏季奧運主辦宣傳的展開,估計世界各國政要屆時在參與奧運盛會之時,同時也會關注與參訪JICA與轄下的Tokyo Center,各國除了可以同時更新日本最新的軟硬體實力,Tokyo Center中的各項計畫細節與進展,也能直接面對面再確認,讓日本與各國的關係再提升一層,足見城市轄下國際參與中心的重要與遠見。

  • 新加坡

而位於南亞的新加坡,其國際地位除了再次獲得「川金會」認證,成立於1991年的新加坡國際基金會Singapore International Foundation (SIF),一直都以加強全球社區聯繫與協作為目標,試圖將海外社區的新加坡人、全球的朋友們聚集在一起,實現積極變革的力量。

自2013年開始,SIF成立國際參與中心(I²Hub, International Involvement Hub),將四個非營利組織(新加坡國際事務研究所(SIIA),新加坡國際基金會(SIF),新加坡紅十字會(SRC)和淡馬錫基金會(TF))集結在國際參與中心,旨在「Homegrown Non-Profits Launch 'International Involvement Hub' To Connect Singaporeans To Asia And The World」,積極鼓勵和培訓新加坡志工、非營利組織在國內外救濟和社區發展項目的探討、各式圓桌會議,公共研討會和講習班,皆可免費向公眾開放。

這些聚焦在「愛的勞動」的討論,很快就落實在新加坡國際基金會與新加坡紅十字會的協作專案「生命之水」,這個清淨水源的計畫,提供緬甸約七千名公民,將可獲得乾淨的飲用水。而新加坡也與淡馬錫基金會合作,啟動了加強斯里蘭卡國家醫療保健教育的倡議。

上述這些在國際參與中心反覆操演討論下的SOP,不只可以提供各國學習參考,新加坡對南亞一帶國情的掌握、推升新加坡的國際能見度,都從國際參與中心的設立開始,讓新加坡的國力獲得了升級。

責任編輯:彭振宣
核稿編輯:翁世航

4月主題徵文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社會』文章 更多『青平台』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