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人的區域認同:如何從「郵遞區號」判斷對方是怎樣的人?

倫敦人的區域認同:如何從「郵遞區號」判斷對方是怎樣的人?
Photo Credit: 關鍵評論網/TJ Ting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分區其實不那麼絕對,倫敦市也有意無意的將高級住宅與國宅(公屋)混合開發,但傳統上,倫敦人只要聽見對方的郵遞區號,就能大約知道他是個什麼背景的人。

文:Elanor Wang

倫敦生活了一段時間,養成了從Postcode(郵遞區號)或對方住哪區來判斷對方是怎樣的人的惡習,即便倫敦市政府有意無意實行將高級住宅與國宅(公屋)混雜的都市計畫,分區的刻板印象多多少少還是殘留在日常中。這篇文章,就將簡單介紹倫敦大致分區狀況,以及我詢問過數個土生土長的倫敦人,談他們如何怎樣看待各區。

基本上因為英國人很難取悅,所以會有許多很莫名其妙的論點出現,大家斟酌相信就好不要太認真。

1
倫敦市官方分區,兩條隱形的線將城市切成東南西北四個部分(圖片來源:New London Architecture/作者提供)

倫敦人對地域的劃分並不會如此明確,人們對於地區其實是模模糊糊的概念,本篇還是以市政府官方分區為指標,倫敦市大致上可以被分成東南、西南、東北、西北四區,在這大範圍的四區中,又分成各個小區由不同City Council管轄。

大部分觀光客熟悉的景點都聚集在City of London 和City of Westminster,City of London就是塔橋(Tower Bridge)周遭,羅馬人在西元前43年入侵倫敦建造城牆、驅趕原有部族,但真正發展起來則是在稍後的盎格魯薩克遜(Anglo-Saxon)時期,倫敦作為貿易港口茁壯,而在中世紀時取代溫徹斯特Winchester成為英格蘭最重要的城鎮,在這段期間內,倫敦都是圍繞著City of London 和City of Westminster這兩區發展開來,如今的「大區」Islington和Hampstead當時都只能算是市郊的小村落,因此觀光客沒有打算在倫敦待久的話,可以住在City of London 和City of Westminster這一帶將景點一網打盡。

然而這兩區不大,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倫敦人,住在這裡機率很低。

西南倫敦:有錢人的聚集地

2
作者提供

南倫敦永遠是最有趣的地方,雖然都是南倫敦,東邊和西邊氣氛卻是截然不同,Richmond和Kingston那一帶有許多豪華的房子,有次朋友輕描淡寫的說老家走路就到Richmond Park(曾為皇家獵鹿場,現為倫敦市管轄的公園,佔地2360英畝,順帶一提香港維園為47英畝),常常跟爸媽散步去那看鹿,當時旁邊人都挑了眉,只有我沒意識到這代表他家有錢的要命。

這區的人們在球隊的支持上也傾向選擇豪門車路士(Chelsea),我那來自東南倫敦的室友M就曾大翻白眼說長在倫敦又支持車路士的都是「Bloody Rich White Boys(天殺的有錢白人男孩)」。順便一提,倫敦目前有六支球隊在英超,但其中兩支長年積弱不振,據倫敦朋友的講法是北倫敦人會自動分成熱刺(Tottenham Hotspur)或阿仙奴(Arsenal)迷,西南倫敦就是車仔的天下,而東倫敦的勞工階級則死忠擁護韋斯咸(West Ham),其球風也比較硬漢。

東南倫敦:不太正式,但很自豪

3
作者提供

Grime(按:英國近年風行的樂風,結合電子樂舞曲、饒舌和牙買加的奏拍)的代表歌手Stormzy在他代表名作〈Shut Up〉中唱到「I’m so London, I’m so south.(我超倫敦,我超南)」這講得可絕對不是前面提到如Hugh Grant一般posh posh的西南倫敦。

倫敦的分區也跟移民大大相關,Peckham是非裔移民區,而當初大不列顛王國從中美洲招募來建設英國的疾風號居民也被安置在Brixton(弔詭的是,Brixton其實是在Lambeth,是官方分區的西南倫敦,但大家常常把它歸在不posh的那邊),在高大上的白人階級分區中,東南倫敦相對之下就是比較貧窮的階級,這邊的人語言也受到東倫敦影響,很多人小時候在學校裡都講Cockney。

Cockney這是種不太「proper(正式)」的英國腔調,柯德莉夏萍(Audrey Hepburn)在《窈窕淑女》(My Fair Lady,1964)中就是滿嘴Cockney,近期一點的電影則是《皇家特工》(Kingsman)中的Taron Egerton,兩部電影都在講操著Cockney腔的勞工階級後裔,被紳士改變而提昇社會聲望的故事,從中可知Cockney在英國人心目中的形象。

有趣的是,東南倫敦人都以自己的地域自豪,提到成長的地方時絕對會特別強調自己是東南而非西南,並且無論喜不喜歡都能對Grime如數家珍。這邊七八年前治安不太好,不只遇到一個人提起Elenphant & Castle(東南倫敦的一個區域)心有餘悸說在那邊差點被搶,但這幾年倫敦擴張快速,治安問題也逐漸被解決,而此區也因為發展較緩,地價較便宜,因此越來越多的夜店和藝術家逐漸往這邊發展,極有可能替代東倫敦成為下一個派對重鎮。

東北倫敦:高房價正在驅逐次文化

Brick Lane, London
Photo Credit:Corbis/達志影像

而東北區中,年輕人最愛的Hackney、Islington和Tower Hamlets即是大家常掛在嘴邊的東倫敦,舉凡文青花市Columbia Flower Market、夜生活區Shoreditch、古著巷和獨立唱片品牌巷Brick Lane、或觀光客不熟但其實很有意思的Dalston都是這邊。早年多為工人階級,Cockney最早也是指這邊居民不正統的英文。


猜你喜歡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為平凡生活注入新生命,萬秀洗衣店孫-瑞夫與SYM找到新燃料的契機
Photo Credit: 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共感」,是張瑞夫當時成立萬秀洗衣店社群平台的發想原點,與長輩一起做一件有感覺的事情,正是共感所想傳達的念頭。同樣在台灣機車品牌中,SYM也以「共感」為核心,讓許多消費者有著相同的共鳴,透過對生活的觀察,找到了車款與生活中的相同頻率,隨之而來的熱烈反應,就如同深入人心的萬秀洗衣店一樣,正是「共感」效應的合理發酵。

不改變對方 「共感」是找到彼此對頻的節奏

「過去,與阿公與阿嬤相處時,總想要改變對方,逼對方找到與自己相處的模式。」身為萬秀洗衣店的主理人,張瑞夫回憶起過去與長輩相處的方式,不禁感嘆。但後來發現,要能達到生活的平衡,是要讓彼此相處和諧,不是要改變對方,其中的「共感」就很重要。「也就是雙方感受同一件事物,發現彼此對應的頻率,不求改變對方,而是找到彼此生活光譜中那一條相同的色彩。」張瑞夫分享著當時創立萬秀洗衣店的歷程與初衷。

當萬秀洗衣店在社群平台上爆紅後,張瑞夫也發現,原來在社群網路上,人們的聯繫,也同樣透過「共感」來找到彼此有感的節奏。「網友們看見我的分享,紛紛回應說原來長輩的衣服如此有型、也分享了相當有想法的阿公與阿嬤等訊息,透過我與網友間的分享,我們也找到了彼此感動的點、找到了彼此共感的關鍵。」

DSC0907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如何從與長輩、網友的互動中,體驗到「共感」的精神

所謂的共感,其實就是能夠換位思考,找到在不同個體、群體間,都能獲得同樣感受的人事物。在全球競爭最激烈的台灣機車市場中,SYM重新思考著以消費者生活為出發點,觀察的民眾的生活習慣後,以其需求打造出適合的對應車型,以合適的車款來讓民眾的生活更便利、更增色,SYM將自身擅長打造車輛的頻率,對應到民眾生活的節奏,兩者對拍後所譜出的結晶,就是如滿足有裝載需求而來的4MICA、滿足熱愛玩樂需求打造的KRNBT,更有瞄準喜愛長途旅行、騎車環島族群而來的MMBCU最新機種。SYM導入的造車新思維,不也是與民眾用車需求間的一種共感結果嗎?

DSC09332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與SYM以共感為精神打造出來的車款MMBCU

放下自認為的理所當然 挑戰傳統會有驚人成果

看著家裡洗衣店堆積如山、忘了取回的衣物,張瑞夫靈機一動成立了「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平台」,為了這些被遺忘的衣物找到重新「活化」的舞台。透過祖父母的智慧,張瑞夫分享了衣服保存的方法、穿搭的新想法,在採訪這天他就身穿來自爸爸衣櫃裡的牛仔外套。除了創新之外,最重要的是「從平淡生活中實踐永續的價值。」張瑞夫強調著,自從循環機制成立後,萬秀洗衣店成為了台灣很多永續品牌展現自我價值的舞台,甚至也讓傳統洗衣店看見了改變的可能性,「對於許多長輩、傳統品牌而言,要他們改變,是不容易的事,但透過新型態的方式,我們做到了。」

在機車市場中同樣是老字號的SYM,能在競爭激烈的當下,勇於做出創新與改變,同樣是讓張瑞夫感到激賞且共鳴的事。「以前我認為台灣打造的機車差異只在排氣量的不同,外型上都很類似。」但沒想到SYM透過對於消費者的資訊整理,重新規劃了旗下產品陣容,願意改變既有的研發、生產車輛的習慣與傳統,「這真的很不容易,畢竟很多人最害怕的就是改變。雖然審美觀因人而異,但對於我而言,SYM近年來所推出的每一款車型我都覺得越來越好看、越來越有自我的風格!」

DSC09164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分享萬秀洗衣店與SYM同樣從老品牌開創新局面的共鳴

「萬秀洗衣店」、「被遺忘衣物循環機制」等社群平台的創立後,網友們各式各樣的回覆,才發現原來自己從小所累積對於衣物保存的知識,竟然是別人眼中的寶貴資訊。「自己認為的理所當然,並非每一個人認為的理所當然。」過去台灣機車大廠也習慣著當車輛研發出來之後,自然就會有消費者購買,但當重新修改的研發思維,共感車主日常生活中的需求打造出來的車款,所獲得的共鳴,就是近年來SYM繳出的優異成績單。

第一台機車就是SYM 與品牌共譜的生活回憶

提及SYM,張瑞夫不僅止對於眼前的MMBCU極為激賞,「我人生中第一輛車就是SYM巡弋!當時是我阿公在我要上大學之前買給我的一輛二手車。」一聊起生命中的第一輛機車,張瑞夫的回憶不斷湧上,想起當時巡弋搭載著同級罕見的陶瓷汽缸、騎著巡弋夜衝去看跨年後的第一道曙光…「我還記得小時候生活中部時,親朋好友還有鄰居幾乎都騎著迪爵,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國民神車。」

DSC0915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興奮地分享與SYM的共同回憶

除了對SYM有著許多共同的回憶,在代步工具的選擇上,張瑞夫對於機車更是情有獨鍾。「就算現在有了汽車,但有時候要機動性,我還是喜歡騎車。」雖然沒有騎車環島的經驗,「但我記得人生第一次環島是坐火車,但每到一個城市之後,我就會租車進一步的深度旅遊。」張瑞夫一聊起機車,話匣子停不了。

DSC09427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試乘SYM最新的MMBCU車款

從巡弋到MMBCU,張瑞夫對於SYM的進步大感驚艷,「這曼巴綠的烤漆會在不同光線照射下產生變化,竟然還可以把蛇腹的紋理呈現!」此外,身高178cm的張瑞夫,在MMBCU找到了相當舒適的騎乘姿勢,順暢且飽滿的動力輸出,讓初次體驗的張瑞夫愛不釋手,就算拍攝結束後仍騎乘了好幾回。「騎著這一款車確實可以感受到SYM當時研發的初衷,在設計、機能與動力等面向,都有適合長途騎乘的優點。」

DSC09233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張瑞夫感嘆SYM如何應用精緻的工法,將蛇腹紋理呈現在車體上

當「共感」成為核心精神 張瑞夫與SYM重新觀察生活後獲得的豐碩果實

愛好騎車的張瑞夫與機車大廠SYM,兩者同樣找到了對於「共感」的共鳴,透過對於平凡生活的觀察,注入不同世代的想法與創意,激盪出的豐滿果實,無論是平凡的洗衣店、被遺忘的衣物、視為日常工具的機車,都能重新賦予生命與嶄新價值。

DSC09365
Photo Credit:The News Lens Brand Studio

想為生活日常找到新的可能性?不妨穿上衣櫃中那被遺忘的衣服,跨上MMBCU來趟對於台灣土地的深度旅遊,這個假期,一定會很不一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