叔本華《孤獨通行證》:​​​​​​​衣食無憂者不必卑躬屈膝

叔本華《孤獨通行證》:​​​​​​​衣食無憂者不必卑躬屈膝
Photo Credit: Depositphotos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當我們考慮到人類有那麼多的需求,人類的整個生存都建立在這些需求之上時,就不會再驚訝於財富如此受人尊崇,甚至比世上任何東西都更榮耀的事實了。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亞瑟・叔本華(Arthur Schupenhauer)

衣食無憂者不必卑躬屈膝

財富猶如海水,喝得越多就越覺得口渴。

伊比鳩魯 [1] 將人的需求分為三類,這位偉大的幸福論者所做的劃分正確又精妙。第一類是自然、迫切的需求。如果不能滿足,就會產生痛苦——如食物和衣物,這些很容易滿足的需求。第二類雖然屬於自然,但並不那麼迫切的需求,比如某些感官的滿足。不過,我在這裡要補充一下,在第歐根尼.拉爾修的記載中,伊比鳩魯並沒有指明他所說的感官是哪些,所以在這一點上,我對他這個學說的闡述會表達得更清楚、詳細。這類需求的滿足就相對比較困難一些了。第三類屬於既非自然又非迫切的需求,如豪華奢侈、鋪張揮霍的需求,光耀門楣、輝煌顯赫的追求等。這類需求永無止境,要滿足它們非常困難。

人類對金錢的欲求

要對我們渴求財富的願望設定一個合理的限度,如果不是不可能,那也是相當困難。因為讓一個人覺得滿足的財富要多少,並沒有一個絕對或確定的數量。這個數量總是相對的,也就是說,恰好維持在一個人所期待的財富和他實際獲得的財富兩者之間一個合適的比例上。僅根據一個人實際獲得的東西,忽略他所期望得到的東西來衡量他是否幸福,就猶如在計算分數時只考慮分子而忘了分母,是完全無效的。當一個人從來沒有對某些東西產生需求時,他就完全感覺不到它們的欠缺。

沒有這些東西,他照樣過得幸福快樂。但另一方面,就算一個人擁有百倍的財產,如果他想得到某樣東西而不能,也會抑鬱不快樂。事實上,在這方面,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視野,並且希望在這個範圍之內可以盡可能獲得。如果出現在視野中的目標事物,看起來是他確信能得到的,他就會覺得快樂;反之,如果對象目標事物的獲取困難重重,他就會覺得痛苦。所有在他視線範圍外的東西,都不會對他造成任何影響。因此,窮人並不會因為得不到萬貫家財而激動不安;而富人如果有什麼願望落空,那他的所有財富都無法使自己得到安慰。

有人說,財富猶如海水,喝得越多就越覺得口渴。名聲也如此。當一個人失去財富、榮華之後,只要忍住最初的劇痛,他的心境就會慢慢回復到從前的狀態。因為,一旦命運減少人們的財富,那他們就會立刻相應地降低自己的要求。在遭遇不幸時,要減少我們的需求量確實痛苦萬分;但當我們完成了這個過程,痛苦就會越來越少,直至最後感覺不到,就像已經癒合的傷口。相反地,如果好運降臨到我們的頭上,我們的期望就會越來越高,以致最後無法約束。快樂就來自這種期望膨脹的感覺。但是,這一歡樂並不能維持太久。當整個膨脹的過程結束以後,快樂的感覺也會煙消雲散。因為我們已經習慣不斷擴大、增加欲求,於是對能滿足目前需求的財富就不以為然。荷馬在《奧德賽》中的一段話就揭示了這一真理,這裡我引述其中兩行:

凡人的心緒會隨著神和人的父親的賜予,隨著時日的來去改動。

我們之所以感到不滿,就是因為我們不斷努力提高自己的需求,同時卻無力增加能夠滿足這些需求的事物數量。

當我們考慮到人類有那麼多的需求,人類的整個生存都建立在這些需求之上時,就不會再驚訝於財富如此受人尊崇,甚至比世上任何東西都更榮耀的事實了。我們也不會再迷惑懷疑,盈利成了人生的唯一目的,任何不能達到這一目的的事物都被拋到一邊或棄之不顧——例如哲學,在研究它的人手中就落得了這樣的下場。人們對金錢的渴望高於一切,熱愛金錢勝於一切,為此常常受到指責。但是,對於人來說,喜歡金錢是自然乃至不可避免的。它就像不知疲倦的普羅透斯 [2] 一樣,時刻準備把自己變成我們飄忽不定的願望和各種各樣的欲求所需的一切物品。一般來說其餘的物品只能滿足一種願望和需求,如食物只有在人飢餓時才是美好的,醇酒只有在人能夠享受時才是醉人的;藥物之於病人,皮裘之於寒冬,愛情之於青年,等等,都是如此。這些事物的好處都只是相對的,唯有金錢才具有絕對的好處。因為金錢不只是能滿足某一方面的具體需求,而且能滿足抽象意義上的一切需求。

陷於貧困

如果有人生來富貴、衣食無憂,那麼,他就會將手中的財富作為能夠抵禦種種可能發生的災難和不幸的堡壘,而不會把它當作自己可以在這個世界上任意尋歡作樂的保證,或認為這樣恣情縱欲、揮霍錢財是天經地義的。而那些生來並不富貴、依靠自己的某種天賦才能——不管是何種才能——獲得巨大財富的人,幾乎總是錯把他們的天賦才能當作永久的資本,以為自己獲得的錢財不過是這一資本的利息而已。他們不會將收入的一部分當作固定資本,而是盡其所有隨意花掉自己賺得的全部。因此,他們常常又陷入貧困。他們的收入不斷下降,或完全消耗一空,原因或許是時過境遷,他們的天賦才能已枯竭、耗盡——例如,從事藝術的人就常常發生這樣的情形;或者他們的才能只在某種特殊的環境中才可以發揮作用,一旦環境改變,就失去效應。

對於那些依靠自己雙手勞動來謀生的人來說,如果他們願意的話,沒有什麼可以妨礙他們這樣花錢。因為他們的技藝才能並不會輕易消失,即使消失了,也可以用自己同僚的技藝來替代。並且,他們所從事的工作,是任何時代都需要的。所以,有句諺語說得千真萬確:「一技在身猶如金礦在手。」不過,對於各個領域內的藝術家和學者專家來說,情況則大不相同,這也是為何他們獲取的報酬是如此豐厚。他們應該將賺來的錢財儲存作為資本,卻輕率魯莽地僅僅把其看作利息,結局就是走向傾家蕩產。相比之下,繼承大筆財富的人至少可以認識、區分何為資本、何為利息,而且,他們之中的大多數都會盡力維護自己的資本,使其免受侵占、損失。甚至,如果條件允許,他們至少會把利息的八分之一存起來以備將來不時之需。

因此,其中大多數人都保持了自己的地位,過得充裕、富足。不過,這裡關於資本和利息的些許討論並不適用於商人。因為商人只是把金錢作為進一步盈利的手段,就像工人使用手中的工具。所以,即使他們的錢財、資本完全是自己辛苦賺來的,他們還是會妥善利用,努力保存這筆財產並使其增值。因此,財富最適宜待的好地方就是商人階層的家裡。

一般來說,那些對匱乏和貧窮有過切身體會的人,相比那些僅僅聽說過貧困的人,會不那麼害怕貧困,因此更容易傾向於揮霍浪費。事實上,那些出身富貴、成長環境良好的人,通常會比那些因為某種好運而突然從貧窮走向富貴的人,對未來更加慎重認真,過日子更加節儉小心。這樣看來,貧窮似乎並不是真的像我們從遠處感覺的那樣糟糕。不過,真正的原因也許源於這樣的事實:那些生來富有的人會把財富視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東西,沒有了它,就像失去了空氣一樣無法生存。這樣的人保護自己的錢財,如同保衛自己的生命般小心翼翼。所以,他通常喜歡過有條不紊、穩健謹慎、勤儉節約的生活。但那些生而貧困的人,則會把貧困視為一件十分自然的事情,如果偶因機遇發了大財,他會認為這樣得到的財富只是一種累贅,需要盡快將其享受或者揮霍掉。因為,如果錢財花光耗盡,他仍然可以像從前一樣過得很好;而且,還少了一樣煩惱。這就像莎士比亞所說的那樣:

這句俗語一定可以獲得印證:
乞丐騎馬,馬不累死不下馬。

——《亨利六世》第一幕,第四場

但應該指出,這種人都有一個極其堅定和過分執著的信念——一部分是對命運,一部分是對幫助他們脫離貧困境地的特殊能力或手段。這個信念不僅存在於他們的腦海裡,而且還深深扎根於他們的內心。所以,他們不會像生來富裕的人那樣,把貧困看作無底的深淵,而是認為,一旦他們用力蹬上幾腳、重新觸到地面,就可以再次上來。他們就以這種想法來自我安慰。正是人性的這一特徵,解釋了為何出身貧窮的女子比那些為夫家帶來豐厚嫁妝的女子,貪欲更大、欲求更多,更容易揮霍、鋪張。因為一般來說,富家女子不僅帶來了豐厚的財產,而且比貧家女子更多了一種極為熱切、得之於遺傳天性保護財產的願望。

如果有誰懷疑這一觀點的真實性,認為事實正好與此相反,那麼,他盡可以在阿里奧斯托第一篇諷刺詩裡找到支持他論點的權威說法。但另一方面,詹森博士 [3] 則贊同我的意見。他說:「一個生而富有的女子,已習慣於處理錢財,因而會理智審慎地花錢。但一個在婚後才首次獲得掌控錢財機會的女子,如此熱衷於花費金錢,因而會大肆揮霍扔掉錢財。」[4] 不管怎樣,我要奉勸那些娶了貧窮女子為妻的先生,不要將資產留給她們,而只讓她們領取利息,而且要尤其注意不能讓她們掌管孩子的財產。

財富自由

在這裡,我提醒人們要小心保護自己辛苦賺來或繼承的財產,我相信無論如何,這不是一個不值一提的話題。因為,如果一個人一開始就有足夠的資產來生活,那他就可以保持獨立,不必辛苦工作就能過上舒適的生活,即使他的財產只能保障自己的生活而不能滿足全家人的需要,這也是一個無與倫比的優勢。因為這意味著他可以免除人生無盡的貧乏之苦——窮困潦倒像瘟疫一樣糾纏人的一生,而且可以從被迫操勞的苦役中解放出來——這是每個凡夫俗子不可避免的天然命運。只有得到命運如此的青睞和眷顧,一個人才能說是生而自由的,才能真正成為自己時間和力量的主人,才能在每一個早晨都可以說:「今天是屬於我的。」也正是這個原因,一個年收入一百萬英鎊的人與一個年收入一千萬英鎊的人之間的差距,和一個年收入一百萬英鎊的人與一個一無所有的人之間的差距相比,幾乎可以小到忽略不計。

不過,如果是一位具有極高精神稟賦和思想天分的人繼承了祖傳的家產,且他所執著追求的生活與謀求錢財毫無關係,那麼這份遺產就能發揮出它最大的價值。因為此時,他就擁有了命運的雙重饋贈,可以完全為自己的天賦而活。他可以取得別人無法取得的成就,他可以創造出為世界增添光彩、為人類贏得榮耀的偉大作品。這樣,他就以百倍的價值償還了自己對世人所欠的債務。而擁有同樣優越條件的其他人,則可能會選擇用自己的財產從事慈善事業,為世人做出一點貢獻,從而有資格贏得大家的尊崇和敬意。

但是,如果一個生來富有的人,不曾做過上述的任何事情,甚至也完全不想去做,而且從來未曾嘗試去學習某一門學科的知識,以支持和促進這一學科的發展,那麼,他就是一個純粹的無所事事者,一個懶惰、可恥的虛度光陰者。這樣的人不會感到幸福,因為,對他來說,免除需求匱乏之苦只會將他引入人類痛苦的另一個極端——無聊。無聊的致命之苦折磨著他,令其難以忍受。假如貧困能讓他有事可做,那麼他的生活也許可以過得更好一些。而因為無聊、煩悶,他就很容易走向揮霍浪費,於是他本來就不值得享有的優越條件便喪失了。無數的有錢人發現自己最後陷入貧困的境地,原因就在於,他們在富有時大肆揮霍,他們花錢只不過為了從壓迫自己的無聊感中獲得片刻的解脫。

不過,如果一個人的目標是在政治生活獲得勝利,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因為在政治生涯中,最重要的是要獲得別人的好感、支持自己的朋友和各種社會關係,以便依靠他們的幫助一步步登上晉升的階梯,甚至升到最高的職位。對於夢想這種生活的人來說,身無分文被丟棄到這個世上反而更好。如果這個胸懷抱負、志向高遠的人不是出生於高貴顯赫之家,而只是一個擁有某些天分、才能的人,那麼絕對的一無所有、窮困潦倒反而會更助於提高他的優勢。

因為所有人在平常與人相處時,最喜歡的就是顯露出自己的優越高貴、勝於他人,在政治生涯中尤其如此。而只有一個完全一文不名的窮光蛋,才會對自己在各方面絕對、徹底、明顯、客觀的劣勢深信不疑,對自己的無足輕重、毫無價值、低賤渺小深信不疑,因此才能不聲不響地在政治舞臺上獲得一席之地。只有他才能不停向人彎腰致意,甚至在必要時完全躬身到看不到他的臉;只有他才能默默忍受一切,微笑面對一切;只有他才清楚認識到功績的毫無價值;唯有他在與那些高於自己或擁有地位、影響的人交談或通信時,會用上最響亮的聲音及最無恥的樣子;倘若這些人隨便塗抹幾筆,他就會立即大加稱讚,將這拙劣的文字鼓吹為妙筆傑作;唯有他才懂得如何搖尾乞憐。

因此,他在很早的時候,剛剛離開少年時期進入青年時期的時候,就已成為通曉這一隱祕真理的最高人物,歌德揭露了這一隱藏之謎:

抱怨卑鄙下流並沒有用。
因為無論人們說什麼,
都是它們統治了這個世界。

相比之下,那些生來衣食無憂的人,一般來說都有獨立的心智。他習慣於高高揚起頭顱,闊步前行,不曾學會上述卑躬屈膝者為人處世的藝術。或許他擁有某些引以為傲的天賦才能,但他也應該知道,這些才能與諂媚、庸俗的處世之道完全無法匹敵。隨著時間流逝,他終究會明白那些比自己身居更高位置的人是多麼庸俗低劣;當他們試圖侮辱、冒犯他時,他就會變得執拗倔強,深受羞辱。但生存在這個世界上,這並不是一個好辦法。這樣的人應該奉行伏爾泰勇敢說出的那句話:「我們在這世上的時日不多,不值得浪費時間去取悅那些卑劣庸俗的流氓。」但是,唉,令人遺憾的是,「卑劣庸俗的流氓」竟然可以適用於世上的很多人。尤維納利斯 [5] 曾說過:「如果貧窮大於天分,那麼德行和才華是很難展現出來的。」看來,這句話更適合追求藝術、文學的人,而不適合熱衷於政治和社會野心的人。

這裡,我並沒有把妻兒包括在一個人所擁有的財產之中。因為,與其說他擁有妻兒,還不如說是他們擁有他。朋友也許更容易被劃歸在一個人的所有物之中。但是,一個人的朋友屬於他,他也同樣屬於自己的朋友,二者完全是相等的。

註解

[1] 伊比鳩魯(Epicurus,前341∼前270 年),古希臘哲學家。

[2] 普魯透斯(Proteus),希臘神話中的早期海神,有預知未來的能力。他經常變化外形使人無法捉到他,只向逮到他的人預言未來。

[3] 詹森博士(Dr. Johnson)即塞繆爾.詹森(Samuel Johnson,1709∼1784 日),英國詩人、評論家、傳記作者、散文家和辭典編纂者,是十八世紀中後期英國文壇執牛耳者。

[4] 出自鮑斯威爾(Boswell)著《詹森博士傳》(Life of Johnson)。

[5] 尤維納利斯(Juvenal,約60∼127),古羅馬最後一位也是最有影響的一位諷刺詩人。

相關書摘 ►叔本華《孤獨通行證》:外表比你想的更重要

書籍介紹

本文摘錄自《孤獨通行證:我們在熱鬧中失去的,必將在孤獨中重新擁有》,野人出版

*透過以上連結購書,《關鍵評論網》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

作者:亞瑟・叔本華(Arthur Schupenhauer)
譯者:張寧

是時候,為你的生活按下靜音鍵,來一場孤獨狂歡。
請收下這張將帶你踏上孤獨之旅的車票,
你的列車長是從不為孤身一人感到抱歉的叔本華,
讓他用一場盛大的寂寞,
挽救你分貝破表的喧囂心靈

在這熱鬧超載的世界,「孤獨」彷彿成為無法大聲喧嚷的禁忌,承認孤獨彷彿承認自己與這世界格格不入,不被需要。然而,孤獨大師叔本華說:「一個人只有在獨處的時候,才能成為真正的自己。如果他不喜歡孤獨,那麼他也不會熱愛自由。」因此,請找個安靜的角落,翻開這本《孤獨通行證》,找回你在人際噪音中無處安放的自我。

享受吧!這必將伴你終生的孤獨旅程

哲學家叔本華化身厭世教主,用頹廢姿態帶你看破人生百態:

  • 我們所有的不幸和痛苦幾乎都來自於與他人的交往,這種交往也破壞了我們內心的寧靜。
  • 在這世上只有兩種選擇——要麼孤獨,要麼庸俗
  • 社會就像一團熊熊烈火,明智的人透過與其保持適當的距離來取暖,而不是像傻瓜那樣靠得太近,灼傷自己
  • 寧願獨處,也不要與叛徒為伍。
  • 是結婚好還是不結婚好,這個問題在很多情況下等於是問:愛情的煩惱會比生活的焦慮更為持久嗎?
  • 這個世界和這種生活完全不是為了讓我們幸福存在而安排設計的。

尼采:「他(叔本華)全然的孤獨,連一個朋友都沒有;然而在一與零之間,存在的是無限的永恆。」、「對德國學者來說,沒有比叔本華的特立獨行更能惹怒他們的了。」

getImage
Photo Credit: 野人出版

責任編輯:翁世航
核稿編輯:潘柏翰

或許你會想看
更多『評論』文章 更多『人文』文章 更多『精選書摘』文章
Loa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