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人怎麼過新年】以巴衝突下的伊斯蘭新年,緬懷自省而不「慶祝」

【外國人怎麼過新年】以巴衝突下的伊斯蘭新年,緬懷自省而不「慶祝」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許多來自以色列屯墾居民與軍隊的壓力,使得如今我們希伯侖居民不再像過去一般能大肆慶祝新年了,但無論如何,我們仍會繼續保有最重要的新年傳統——緬懷、自省,並帶著謙卑繼續努力新的一年。」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以伊斯蘭信仰為生活重心的穆斯林族群們,在一年之間共有三次最重要的節日——分別為開齋節、宰牲節(亦稱古爾邦節),與伊斯蘭新年。

伊斯蘭新年與其他伊斯蘭節慶一般,有別於西元紀年的格里曆,則是依據伊斯蘭曆,也就是所謂的陰曆,每年推算得知日期。伊斯蘭曆的起算年為西元622年7月16日作為元年1月1日,係為先知穆罕默德從麥加遷徙到麥地那的時間點,為伊斯蘭史上非常重要的事件。

穆罕默德原先在麥加宣傳伊斯蘭,隨著影響力擴增,威脅到當時的統治者而開始受到打壓與迫害。於是在西元622年時,穆罕默德決定帶著信徒離開麥加,正式在麥地那開始推廣伊斯蘭,建立了第一個伊斯蘭城市。這個遷徙之舉被稱之為「希吉拉」(Hijra);因此,伊斯蘭曆法的縮寫為AH,即意為「遷徙之年」。

除了推算日期以外,觀察月相的變化也佔了很重要的比例,因此有時世界各地的穆斯林歡慶節日時有可能會面臨不同起迄日的情況。例如在每年伊斯蘭曆9月的齋戒月,起迄的計算精準度就必須仰賴月相,不單單只是依據9月1日作為齋戒日開始與結束的準則。

而伊斯蘭新年元旦的開始也有別於見到曙光的第一刻,而是自傍晚日落後見到新月升起時正式起算新的一年。第一個月稱為穆哈蘭姆(Muharam),意為「聖月」,這個月份的重要性僅次於齋戒月。

每年穆斯林的過年時間比前一年提前約10天——去(2018)年的元旦開始於公曆9月10日,而在今(2019)年,伊斯蘭元旦則始於8月30日傍晚。

伊斯蘭新年的慶祝和世界上其他國家、宗教或文化慶祝新年的方式有非常大的區別。由於這個聖月背後的故事與意義,元旦與新年對穆斯林來說標誌著一個自省與省思過去歷史的機會,許多穆斯林大多會齋戒數日。尤其在伊斯蘭曆第10日的阿舒拉節,無論順尼派或什葉派的追隨者,都會齋戒以此提醒自己毋忘前人的犧牲與努力。

在巴勒斯坦,慶祝伊斯蘭新年與阿舒拉節的人,比起開齋節與宰牲節雖少了許多,對當地人來說仍是一個重要的節日。在西岸自治區的希伯侖市便有其專屬的新年慶祝模式——在元旦日的日出後,一齊到舊城中心的易卜拉欣清真寺做禮拜,在禮拜結束後,眾人便接著攜朋友家人上舊城市集去採買食物、禮物,一大家族的人齊聚一堂團圓。

「在這一天,不只是希伯侖的居民而已,有許多西岸各地的巴勒斯坦穆斯林,也會專程在清早聚集到這裡(易卜拉欣清真寺)做禮拜。我們大多不會『慶祝』這一天,因為在伊斯蘭裡主要的慶典仍是開齋與宰牲節,但新年時宗教部門仍會在易卜拉欣與阿克薩清真寺做活動,領導信眾唱無音樂的誦文來緬懷先知與過去為我們宗教犧牲的前人們。在禮拜後的市集總是熱鬧無比,好像又注入了這個城市一股新的生命力。」從小在希伯侖市出生長大的巴迪一面回憶,一面形容起舊城於元旦時非凡的熱鬧面貌。

「但是老實說,現在的元旦慶祝,比起以往還是差了太多」,巴迪深深嘆息,接著表示,「過去我還小時,我們一家人總是會到耶路撒冷的阿克薩清真寺做禮拜,那裡對我們穆斯林的意義是無法被任何地方取代的。但是隨著以色列軍隊對耶路撒冷的掌控越來越嚴格,我們已經完全沒有希望可以從希伯侖到耶路撒冷做元旦禮拜了。加上以色列屯墾區在希伯侖這裡越建越大,我們常常會在慶祝元旦的時候,在舊城裡遭到這裡屯墾居民的阻撓或騷擾。」

RTX6DUL3
Photo credit: Reuters/達志影像

希伯侖是這個區域十分歷史悠久的城市,也是在巴勒斯坦西岸自治區中爭議非常大的城市。

1967年六日戰爭,以色列獲勝以後,希伯侖成為以色列非法佔領的領地之一。而在1995年第二次奧斯陸會議與1997年的《希伯侖協議》後,希伯侖被一分為二——H1區域,有約12萬巴勒斯坦居民,由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管轄;與H2區域,住有約4萬巴勒斯坦居民,以及約600位猶太屯墾居民,卻完全落入以色列軍事管轄內。兩區域的界線十分模糊,又跨越了舊城,隨處可見武裝士兵四處巡邏,猶太屯墾居民亦號稱需「自衛」而家家備有槍枝,但卻時不時挑釁,自至高處的屯墾區向巴勒斯坦居民潑灑屎尿或投擲石塊,使得希伯侖成為以巴衝突的好發中心。

猶太屯墾區每年擴增,逼迫著居於希伯侖H2區域的巴勒斯坦人不得不搬出去,人口逐漸減少。希伯侖H1的居民雖應屬巴勒斯坦政府管轄,卻處處受以色列軍隊騷擾,許多孩童每天上學之路都必須經過士兵檢查哨,易卜拉欣清真寺外也有鐵柵門與武裝士兵駐守,居民僅僅是出入清真寺禮拜都需要先檢查身分證或搜身。

巴迪結論道,「許多來自以色列屯墾居民與軍隊的壓力,使得如今我們希伯侖居民不再像過去一般能大肆慶祝新年了,但無論如何,我們仍會繼續保有最重要的新年傳統——緬懷、自省,並帶著謙卑繼續努力新的一年。」

責任編輯:羅元祺
核稿編輯:翁世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