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暫的婚姻》:無瑕白璧還是重圓破鏡?

《短暫的婚姻》:無瑕白璧還是重圓破鏡?
我們想讓你知道的是

最令我滿懷感動的——也許其實是希冀——反而是最不討好的Terry在舞台劇版中的最後一段說話。

唸給你聽
powered by Cyberon

文:羅金義(香港教育大學社會科學系副教授)

編劇莊梅岩在訪問(2019年1月27日《明報》)中說《短暫的婚姻》她是先著手撰寫舞台劇劇本,後來因為雨傘運動放下了,再後來劇本變成了電視劇,去年她將劇本修改,成為最近公演的舞台劇。我是先讀2019年1月出版的舞台劇劇本,再從網上觀看2017年首播的電視劇。

舞台劇版的故事餘韻不息,因為那裡雖然有三段不愉快的婚姻,卻不容易將「壞透的」和「深表同情的」標籤毫不猶豫地為主角們分門別類,總會有些地方令人要當道德判官之際下筆遲疑。Galen對亡妻生死兩茫情深義重嗎?那麼一向深沉冷靜的他終於按捺不住率先向Terry揮拳,是不是因為後者一句「有冇男人好似你咁下流㗎,博同情,攞個死人老婆出嚟媾人妻⋯⋯」說中要害而老羞成怒?他對Terry沒有善待太太訓話一通,為什麼聽完Terry說「你點對你老婆我哋冇人見過,你咁消沉可能就係因為你有好多嘢對佢唔住⋯⋯」之後就為之語塞?

Malena自稱是婚姻上的完美主義者,但一句「我好想知道,我可唔可以再愛上其他人」就能為她主動跟Galen熱吻開脫了嗎?她到底是在什麼時候已經對Galen芳心暗許?Ceci辛辣逞強,但她對Malena夫婦的仗義友情,跟她作為一位單親母親在著緊掙錢之餘依然顧及法律良知,性情源出一脈;她解說跟Terry的酒後一夜情是來自weakness而不是evilness,真的言不合情嗎?

評頭品足易,設身處地難。電視劇版反而太「黑白分明」了嗎?人到中年,我也不確定「黑白分明」的故事是不是就比較能夠道出世道滄桑。Malena早在知道丈夫不忠之前已經戀上她心目中的「情聖」Galen;那幾組羅蜜歐茱麗葉式的露台甜蜜談情,以及二人的倫敦浪漫之旅,令觀眾幾乎可以忘記Galen就是那位抑鬱地在何文田街喪逛地球四次的痴情鰥夫;Terry就是簡簡單單的色慾「狗公」一名,沒有什麼好交代。

舞台劇版Galen分別跟Malena和Terry的一段對話,構成一種頗有深意的psycho-analysis式觀賞層次:Malena對夫妻關係的「潔癖」是不是源自她父母那恬淡不渝的婚姻?Galen自責不懂跟妻兒相處,跟自己少小離家缺乏親情深有關係?Terry的一段「懺悔」甚有尼采式悲情:少時立誓不會像自己父親那樣因為好色而拋妻棄子,結果還是父孽子承 ── 當你凝視深淵時,深淵也在凝視你。

可惜,這些都沒有出現在電視劇版;於是,它可能是一個成功的愛情肥皂劇,卻不再那麼蕩氣迴腸 ── 編、導、演都如此用心,實在不忍心「道德主義」地說它不過是個少婦見異思遷出軌或是富男「偷㗳」鄰家人妻的不倫故事吧?

編導演用心之後能夠做到心緒貫通,當然更理想。也許因為自身一些相近的經歷,看電視劇時要理順編導演的心緒,我時感吃力。一位從小在英國boarding school長大的人會不會順口溜出「究竟哪種結束是最可怕的?是雖死猶生,還是雖生猶死?」之類中文如此漂亮的自白?陳奕迅在第一、二集細致地演繹喪妻的深情,向心理治療師報告病情、見Amy夫婦時那心枯、漠然的眼神,說望著兒子的眼睛就令自己對亡妻「不思量,自難忘」,在英國亡妻墳前獻花「無處話淒涼」,這抑鬱情聖形象都經營得太神了,怎麼一下子就跟Malena表現得風流帥氣,還精心算計出那倫敦夢幻?Malena在公園走失時他心細如塵地向保安員描述的明明已經是Malena而不再是阿敏吧?那麼,我們還應該被他鈎起「縱使相逢應不識」的感動嗎?

在電視劇版Ceci不再是主角之一而被簡化為小配角,也沒有Galen兒子Darren用航拍機從天台偷拍眾人生活的投映片段。不知道這些部分是在拍攝電視劇時刪剪了,還是在播完電視劇之後才加上去,反正缺少了這些太可惜。舞台劇版的Ceci,不論是角色本身還是她跟其他三位主角的互動,都令情節的張力和各人的性情豐富多彩得多;透過Darren這小孩子的眼睛去凝視眾生,看到的可能比各人的自說自話更堪細味。

我想自己還不算是個太Roland Barthes式的觀眾,對作者本身的價值觀還是感興趣的。電視劇版的Galen在母校校園給Malena細說他對母親送贈的手錶如何珍而重之的往事,Darren也將同學的手錶擲去亡母在學校遺留的園圃,以示抗議這小粉絲對亡母不再忠誠——作者是比較憐愛從一而終的Galen父子?抑或是說「不過我諗我唔應該再幫佢搵藉口,有時有啲嘢同過去無關,而係佢應該點樣揀自己嘅將來」的Malena?莊梅岩在訪問中也沒有直白清楚;至於塵世中云云眾生當中的其中一位小觀眾,不知會否令編劇有點出乎意料:最令我滿懷感動的——也許其實是希冀——反而是最不討好的Terry在舞台劇版中的最後一段說話:「阿Mi唔原諒我我會等,我會改變畀佢睇,我會說服佢,我會話畀佢知婚姻唔一定完美,就算衰咗我哋都可以從新嚟過。」無瑕白璧,有嗎?重圓破鏡,多好。

責任編輯:歐嘉俊
核稿編輯:黎家樂